2.第2章 男人

2.第2章 男人

“狼墨,知道什么叫做相互帮忙吗?就是你帮我,我帮你,这种事不用心怀感激……”江晴怒吼。

“睡了,要负责!”狼墨无视。

……

逐风部落,双子湖。

烈日炎炎,双子湖畔花盛草满,天际霞绯漫天。清晨,太阳尚未露出地平线,东方呈现浅粉色,远远看去,就似一把浅粉的羽绒扇,不多会,火红的太阳沾着湖水徐徐从雾霭中升起。

此刻,是双子湖最美的时候,朝阳下湖中就似一只火球在湖面荡漾。

忽而,一道高大的身影踱步出现。

打破了祥和宁静的双子湖。

“日落前,不要打扰我!”

向身后的兰斯和摩卡吩咐了一声,狼墨淡淡抬起手挥了挥,如天神一般,大步走进了双子湖。

随手将身上的兽皮丢到岸边,走向双子湖,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空间突兀出现了一个人形黑洞。

江晴迷糊从黑洞跌跄掉了下来,咬着牙,努力让自己不再发抖。

心里翻涌的热意,几近笼罩了她。

她记得不久前,明明被一辆的士撞到了,浑身是血。

可为什么身上没有半点血迹,完好如初?

来不及深思,江晴视线落到了湖水中的高大背影上。

渴望。

和周恒一起这么多年,除了亲吻,她始终坚守防线。

她想在最美的那刻,将自己送给他。现在看来,她很佩服自己的先见之明,至少她还是自己的。

咦!

有人?

本能地感觉到异样,原本步入湖水中央的狼墨猛地回头,却见一道人影迅猛扑了过来。

每年,七月初七,是狼墨一年中最虚弱的时候。这时候他无法兽化,只能呆在双子湖沉睡。

这事,是逐风部落最大的秘密。

除了狼墨为数不多,几个亲近的好友知晓,部落无人知道这个秘密。

低头,看着扑到身上的人影,目光幽冷。

哪个雌性这般大胆?

双子湖四周有兰斯和摩卡等人守着,不可能有外人进得了双子湖,这雌性是谁?

金黄眼眸冷得像刀,凝视着胸口处的江晴。

伸手,不等他推开胸前的人儿,身体已经虚弱了下去,该死的血禁!高大的身躯,无力靠在江晴娇小的身上,才不至于沉入湖中。

江晴抹了把冷汗,混乱的思绪,让她无法过多思考。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此刻她唯一的念头是压倒眼前这个男人。

深吸了一口气,江晴吃力地挪动着狼墨的身体,好在这里离岸边并不远。

虽然不认识眼前这个男人,不过光看长相,就比周恒那渣男强一百倍。

周恒不是想拿她讨好徐亚涛吗?

她偏不如他的意!

不就是上个男人?

没见过猪跑,还能没吃过猪肉?

说白了,就是一个字——上!

没想好好一个男人,怎么就晕了过去,江晴只想着快点解决,早死、晚死根本没差别。

好不容易把男人拖到岸边,看清躺在岸边的男人的脸,她大吃一惊。

男神?

晨光下,男人的肌肤泛着蜜色,闪烁着诱人的光辉。

刀削般的轮廓,双眸半掩着,鼻梁高挺下,薄削的唇瓣紧抿着,不怒自威,散发着一股子狂野邪肆的霸道。

那是一张足以魅惑世人的脸!

这人是谁?

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光是看着这个男人,江晴已经口干舌燥了。

目测,这人至少一米九的身高,四肢匀称,不见一丝多余的赘肉。强健的身躯,迅猛有力。

男人身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衣物,完美的线条,像是矫健的猎豹。在晨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迷人。

江晴情不自禁吞咽着口水。

她见过周恒没穿衣服的样子,并不怎么好看。

和眼前这个男人完全不能比,看着,看着……

手,忍不住摸了上去。

一会后。

江晴视线停在了男人的嘴唇上,狠了狠心,低下头亲了下去。

一边,闭着眼睛。

“看不见,看不见,决不能便宜了那两个渣男……”

鼓足了勇气,江晴拉过狼墨的手搁在自己腰间。

温热的手掌,透过浸湿的衣物传到相贴的肌肤上,不自觉江晴打了个寒战,心跳陡然加速。

身体,像是煮熟的虾,变成粉色。

亲了几下,江晴歪着头。

“然后……该怎么做?”

身体异样愈发明显,江晴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

于是,江晴抬腿跨坐在狼墨的身上,娇小的身子整个落入狼墨的怀里。

还好,身下的人是昏睡的,不然江晴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么丢人的事!

要不是周恒太无耻,她还真做不出来。

江晴琢磨着该如何继续……

眼神不其然对上了一双金黄的眼眸,好似万年寒冰,冷涩入骨。

“你……你,醒了?”江晴吓了一大跳。

想都没想,就想逃。

奈何,动作太慢。

一只强健的臂膀,瞬间横过腰际,将她摁在原地,动弹不得。

碰地一声,江晴的头撞进了狼墨的胸口。

“你是谁?谁派你来的?有什么目的?”

抓住江晴的手,狼墨森冷如寒冰的声音,突兀在江晴耳边响起。

闻言,江晴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真冷!

这真是人的声音?

这一瞬间,江晴有些不敢肯定。

“我……我是江晴……”江晴害怕答着。

“江晴?”狼墨莫名,深邃的眼眸,看不到边际。谁泄露了他的秘密?七月初七,是他的死穴,这一天就算是最弱的咩咩兽,都能杀了他。

这一天,他会呆在双子湖。不让任何一个人靠近,为的就是守住这个弱点。

兰斯他们是怎么回事?

竟然会让一个弱小的雌性进入双子湖?

难道是兽母的意思?他已经成年十年了,他不是不知道部落中不断有人催促他成亲,但是他看着身边的雌性完全没感觉。

这个雌性是兽母从哪拐来的?

狼墨深沉看着跨坐在身上的江晴。

巴掌大的小脸,白皙莹润,精致明媚的五官比部落中最美的凡倩还要好看几分。

尤其是那双水盈盈的眼睛,一眼就让人忍不住沉沦。仿佛比双子湖中的湖水还要澄澈三分,他只在部落中初生儿身上见到过。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