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风云起

大结局·风云起

老太太跟老太爷乃至夏正松都是喜气洋洋,梁氏正房内却是一片愁云惨淡。

胭脂等在屋内真是大气不敢出,生怕惹到了梁氏的霉头被打骂一顿。

可饶是她们再怎么小心伺候,梁氏到底是大发雷霆。她将桌上所有的东西一把拂落在地,铁青着脸站起身来欲往外面冲。

胭脂等人骇的几乎魂飞魄散,梁氏若是这么铁青着脸冲出去,免不了到时候要吃老太太等人一通排喧的。而梁氏吃了亏,倒霉的还是她们这些做下人的。

可是她们偏偏又不敢下手去拦,梁氏的脾气她们都知道,对外最是慈善不过,可是真要是触怒了她,轻则打骂重则要被撵的,一时间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好在梁氏自己冲到门口就停了下来,犹豫再三终究没有不顾一切的冲出门去。

胭脂松了一口气,忙上前去赔笑着扶住她:“太太竟也不必生气,凭她嫁的再好,终究是您的女儿,您若不好了,她也好不到哪儿去。”

胭脂的话是正理,可是此刻的梁氏却一点儿也听不进去。

若是夏青筠当上了太子妃,她也就不会在乎一个夏青心捡些便宜,可偏偏现如今夏青筠出了这种事,别说太子妃了,连个勋贵之家也没能嫁的过去,反而要跟着一个从五品的破落户的儿子过一辈子。

她真是怎么也吞不下心里的这口恶气啊!

她是正房太太,生的女儿又是好的。怎么偏偏就猪油蒙了心呢?!

梁氏气的冒火,只觉得头疼眼睛疼,身上无一处不舒服,偏头喝止了胭脂:“你给我闭嘴!”

胭脂吃了一惊,见梁氏面色不善,再不敢开口相劝了。

好在没等胭脂提心吊胆太久,外头就嚷嚷着说大姑娘来了。

她不着痕迹的松了一口气,随即却又一口气梗在了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以往这个大女儿当然就是梁氏的开心果,她做什么都是好的,可是现在这种情况。说不定就会惹了梁氏更加生气。她心里叫苦不迭。却不敢拒绝夏青筠进门,只好心底暗暗念佛,希望这两人能别出什么岔子。

夏青筠是来问梁氏到底什么时候跟林家商谈婚事的。

可是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先被梁氏劈头盖脸的数落了一通:“现在你高兴了?!如意了?!被一个妾生子踩在了头顶上。被一个庶女比下去了你开心了?!我不怕告诉你。日后有你后悔的时候。你现在年轻,为了一个男人就家也不要了,爹娘也不管了。眼里心里只有你那个林表哥,我看你日后靠不住他的时候去求谁!”

夏青筠没料到还没说话就先被梁氏这么骂了一通,一时有些蒙圈了,可是她到底是聪明人,只略微想了一想就明白了梁氏为何会如此生气。

夏青心现在是恭王世子妃了,连带着孙纤淳日后都会是个王妃......

她咬了咬唇,可是想到林晋安和煦温婉的笑,到底还是咬着牙闷不作声的跪倒在了梁氏面前。

还没等梁氏再开腔说些什么,外面李峪家的就面色古怪的进门来了。她是梁氏的心腹,平日里也经常进进出出来回话的,因而倒也没什么好遮掩的。

梁氏揉着额头直叫唤,道:“什么事这么急着找我?”她还以为是因为老太太要为了夏青心的事情办什么喜宴,因此心情格外不好,语气自然也不好。

李峪家的看着夏青筠,脸色为难,欲言又止的吞吞吐吐。

梁氏火了,怒道:“到底什么事这么遮遮掩掩的,现如今还有什么好藏的,你只管直说吧。”

李峪家的定了定神,声音越来越低:“那边......林府那边传来消息,说是表少爷身边的一个妾侍已经怀上了孩子.......”

这话一出,不见夏青筠目瞪口呆,连带着梁氏也惊呆了。她立即站起身来斥责道:“胡说!这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有主母还没进门,妾侍就先怀孕的道理?!

李峪家的万分无奈,还是硬着头皮道:“确实如此的......这消息还是直接送到了老太太跟前的,断断错不了.....老太太如今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叫我来问问太太的意思。”

夏青筠俨然已经懵了,呆呆的坐在地上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梁氏却只觉得心肝脾肺肾无一不疼,她忍无可忍,终于还是扑上前去打了夏青筠一耳光,眼睛通红的道:“你看看你挑的是什么人?!我刚刚说的话你还不信,现在现世报就来了!他到底有什么好的啊?!”

夏青筠却自己先已经哭起来了,她这回真的是心中难受至极,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丝毫没有千金小姐的仪态了。

这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呢?!她抓着自己的衣襟毫无意识的喃喃自语,忽然伸手将梁氏推开,拔腿就要往外跑:“我不信,我要自己去问他!”

“快给我拦住她!”梁氏唬了一跳,尖叫着冲众人道:“快给我拦住她!”

可是到底也晚了,外头早听见正房的动静,夏庆松已经带了人过来瞧个究竟,谁知他才走到门口,就与满脸是泪的夏青筠撞了个满怀。

“这是怎么了?!”他吃了一惊,随即就有些不耐烦的叫人将夏青筠拉进了屋:“你们在这里吵嚷什么?!外面都听见了。”

梁氏见他来了,吃了一惊,忙擦了脸上的泪,狠狠地瞪了夏青筠一眼,强笑道:“没什么,这丫头左性儿又犯了。正跟我闹脾气呢。”

“现在这个时候还闹什么脾气?!”夏庆松闻言有些不悦:“四丫头的事是大喜事,你作为嫡母不去帮忙操持倒是在这屋里哭哭啼啼的,传出去外人还不知道要怎么想你。你怎么连这点子都想不到了?”

从夏青筠出了之前的事起,夏庆松就已经对梁氏不满之极,他这一不满,就发现了许多以往没发现的事来,一一捋顺了之后对梁氏就有些厌烦了。现在见她又不懂事,还在这么喜庆的日子里生事,不由得更加不喜。

梁氏又不好说林晋安的事,心里又憋得冒火。不由得脸都涨红了。

夏青筠却忽然噗通一声跪倒在夏庆松面前。哭着求他给自己求个公道。

夏庆松原先还不着调闹出了这种事,一听之下几乎没被气死,都说嫁女嫁高,他的嫡女却被一个从五品的白丁儿子骗到了手。早已经是不喜至极。此刻听说林家没规矩到这种地步。不由又急又怒,道:“岂有此理!”

夏青心饶有兴致的在夏子然屋里听卫瑾墨讲这些事,不由展颜笑道:“倒像是你亲耳听见的一般。”

“虽不是亲耳听见。但是也差不多了。”卫瑾墨笑的活脱脱像只狐狸,道:“你可知道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夏青心拈着一枚棋子做思考状:“估计是息事宁人了吧,大姐姐再不愿意,到底现在名声坏了。老太太跟老爷可不会叫她这么闹。”

“猜的太对了。”卫瑾墨拍掌大笑:“不只如此,你父亲还不管三七二十一,也不顾夏青筠的哭闹,只是叫林府处理了那个妾侍,仍旧定了日子。不日你大姐就要嫁过去了。”

夏青筠原先对这门亲事怀着千万分美好的幻想,此刻幻想破灭,心里一定难受至极吧。何况她是那么骄傲的人,怕是心里此刻已经心灰意冷了。

怪就怪夏青筠实在太骄傲,她以为林晋安会是戏文里的翩翩公子,却不想想现在的男人有多现实。凭你是天仙呢,也有他厌烦的一天。

她在这个时代怀着对这个时代的男人不该有的幻想,不心碎才怪。

何况,依孙纤淳说的,林晋安生性风流,日后还有的是姨娘们,夏青筠又是这样的脾气,日后还有得是苦头吃。

而梁氏也因为这个打击而憔悴了许多,加上老太太嫌她不会办事,养废了女儿,已经将管家的权利交给李氏了。

也好,总算她们都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日后还有的是办法慢慢折磨她们。

夏青心舒了一口气,瞧着对面的卫瑾墨笑道:“那日后.....就要请世子您多多关照了。”

卫瑾墨伸手去拧她的脸颊,满意的看她露出两个酒窝来,也笑的高深莫测:“彼此彼此,日后世子妃可要多多的关照本世子。”

二人不经意对视一眼,竟都忽然愣住了。

怎么这种眼神,好像在哪里见过?

........

“怎么会?!”

二人异口同声的脱口而出,都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你是......你是我小时候见过的那个......”卫瑾墨瞪大了眼睛,拉着夏青心的手猛然收紧,他吃惊道:“你不是杜芳曦?”

当年夏青心刚穿越过来两三年,想学着人家出去转转做生意碰碰奇运,可是她没碰到不说,还差点被人贩子拐走,幸好碰见个小男孩搭救......

夏青心下意识的点头道:“天哪!”

这么巧!卫瑾墨就是当年那个小哥哥!

卫瑾墨又惊又喜,又有些不满:“你当时为什么要骗我?!”

夏青心有些不好意思的想抽回手:“我还小嘛,又是个庶女,被发现了会被打死的.....”

“所以你害的我跟在杜芳曦屁股后头那么多年......”卫瑾墨气死了。

“现在你不也认出来了嘛......”夏青心被他看的又心虚又不好意思:“而且,而且你也不吃亏啊,我现在......不是都要嫁给你了嘛?”

卫瑾墨终于满意的笑了:“你说的也是,这回你可永远别想逃了。乖乖的认命当我的世子夫人吧!”(未完待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