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金乌血脉,纯阳神通

第三百一十章 金乌血脉,纯阳神通

身披铠甲的修士一愣,随即暴怒,化为一道闪电,向武天发起可怕冲击。其元婴期的力量,毫无保留的释放而出,决定将武天碾成粉末。

“这就是玷污战台威严的下场!”他瞬间来到武天身后,法力澎湃,一拳落下,让战台都抖了三抖!

武天丝毫不为所动,身上也没有一点法力波动散开,仿佛一个凡人一般。

砰!

一声低响,所有观战的修士,都瞪大了眼睛。只见那元婴期修士,仿佛一拳落在一座仙山上,瞬间倒飞了出去。

“大修士!!”身披铠甲的修士,手臂发麻,体内血气翻涌,刚才哪一刹那,只有他才最真切感受到那个看似平平淡淡的青年修士,拥有多了可怕的力量。

他深吸口气,随后道:“前辈,按照规定,元婴期以上的修士,需要到城中心的战仙擂台参加挑战!”

“可以,我先吃完这顿饭再说!”武天淡淡笑道:“你先回去吧,我想后面应该没有人会再来挑战我了!”

“谁说的!”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以极为不和谐的姿态传来。

武天侧目一看,只见妖艳修士、青衣修士、以及之前与他战斗过的高大男子,几乎同时跳上战台。

“你这俊小子,扮猪吃老虎,可要不得!”妖艳男修士,伸出兰花指,向武天轻轻一点。

“你慢慢吃,我却会会这三个家伙!”武天拍了怕丹晨的脑袋,缓缓起身,若有兴趣的看向对面三个修士,道:“原来你们是一个组合啊,够怪异的!”

高大男子再度一笑,一声长啸之间,身躯之上泛起一阵金色的光华,亮的刺眼,让人不敢睁开双目直视而去。

武天双目微微一眯之间,看着那高大男子金色的光华,不由神秘的一笑:“妖族!!”

金色的光华闪耀之间,似乎达到了巅峰之感,光线此时渐渐弱了下来,璀璨之意收敛,当光华落尽之时,战台之上一只数十米之巨的金黄色豹子,双目如同两个灯笼一般泛着幽光,张口之间一声豹吼传来响彻天宇,台下修士实力稍弱者不禁捂着自己的耳朵似乎承受不了这般强烈的吼叫之声。

巨豹出于对武天的尊重,俯下身子看着他,吼道:“来吧,你我巅峰一战!”

其气息堪比大修士,肉身血气更是可怕。妖族最强大的就是肉身,何况武天发现,眼前这只豹子的血脉,没那么简单。

武天纵身一跃,化作一抹遁光,在空中盘旋。

“莫非他要认输了?想要离开?”众人皆是不解,似乎带着不解之意。

霎时之间,遁光化作一个黑色的光团,如同一轮黑日一般遮蔽整个天日,天似乎黑了下来一般,黑色的光团渐渐胀大想要遮蔽整片天空,突然之间光团急速落下向着战台轰砸而去。

砰!

一声巨响之声,响起,黑色的光华落尽之时一只与巨豹相仿的生灵浮现之间,长着狰狞的獠牙双目,如同两个灯笼一般泛着绿光看向前方那只凶悍的巨豹。

下方此刻惊呼而起,看着两个庞然大物,不由暗暗惊叹,者这般实力势均力敌,看着这番情景似乎将要两败俱伤。

这是武天所施展的化妖神通,能将肉身血气,化为大妖虚影,获得大妖的小部分神通。

此术是从仙妖之术中衍生而出,武天无法修炼仙妖之术,却能参悟此功法!

此刻二者周身的气势似乎更为炽烈一分,隐隐之间武天周身盘旋着一股幽黑的气息,泛若来自幽冥之中一般让人心颤,远远遥望之间便是带着一股肃杀之意,若是临近只怕无力一战。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皆是汇聚在二人身上,一只巨虎全身散发着黑光凌冽着幽冥之气让人感到心颤,巨豹子周身如同燃烧着火焰一般,轻吼之间如同在示威一般。

此刻巨豹挥爪向着黑虎拍去,带起劲风可断金裂石一抓之下黑虎丝毫不躲一爪迎上而去硬撼之下,二者皆是身躯微微一颤之间,后撤一步,然而下一刻二者相互厮杀而去,扑杀之间带着无尽的威势,二者的吼叫之声震慑鬼神,厉吼之下众人皆惊。

此时巨豹一跃而起向着武天俯冲而去,带着嘶吼之意张开血盆大口,布满獠牙的嘴满是骇人之感,一望之下让人不禁头皮发麻,两只巨大的生灵相互撕咬之下,化作一团,金色与黑色的交织不断缠绕而起滚落之间,发出剧烈的震动之声。

砰!二者落地,后退而去,带着高昂的战意。

“吼!你果然很强!”巨豹轻吼之间传达着战意,如聚的双目燃着战火看向远处。

二者停下厮杀相视一眼,交谈之下,彼此之间越发欣赏对方,周身气息依旧不散,反而愈发的浓烈,尤其是那股战意之力更为强盛,隐隐之间似乎达到了巅峰之感,无可替代。

“最后一击,若是你能挡下我也不是你的对手”巨豹带着低吼之声对着武天说道。

“请!”巨虎虚影中,武天神淡淡一笑,他只需用神识空中化妖术即可。

巨豹此时周身那金黄色的毛发此刻如同化作金色一般,熠熠生辉,金色的毛发汇聚之间巨豹一声轻吼那右掌之间。

金色的光华不断向着右掌汇聚而去,此刻右掌若灿金一般,整只豹爪如同黄金所铸通体鎏金。

巨虎虚影巨大的头颅仰天望月,周身幽冥之气凝聚之间汇聚在身躯之前。

巨豹一声巨吼之声响起,豹吼之音传遍各处震慑神魂,此刻即便武天也是不禁微微蹙眉,周身法力运转之间挡住那如同化作实质的音波,此刻那音波如同涟漪一般不断向着远处扩散,向着更远处而去。

巨豹抬爪之间一跃数百米之高,向着武天而去,金色的豹爪一抓便是拍下。

巨虎虚影张口,口中黑光凝聚一抹黑色的光虹便是汇聚向着巨豹而去,黑色的光虹带着幽冥的气息,泛若来自地狱一般带着阴冷之意,阵阵而来,直摄人神魂。

此刻金色的爪子拍落,拍在黑色的光虹之间,顿时略作抗衡之下,金色的爪子不禁暗淡下去巨豹的身躯在颤抖,然而巨虎虚影却丝毫不动,黑色的光虹依旧如墨。

噗!过了许久,巨豹终是坚持不住张口之间,一口鲜血洒落,偌大的身躯不禁倒飞出去。

倒飞之时,不断缩小,当其落地之时已是化作人形,口角依旧带着鲜血。

“我输了!”高大男子微微一叹,开口之间没有懊恼带着畅快之意,虽败却丝毫不曾气馁,目光之中带着一丝敬意看着武天。

此时的武天,已经散去巨虎虚影,归于平淡!

“废物!”不和谐的声音,从下方传来!

武天闻言,不禁看去,一个长相十分普通的青年之人站在人群之中似乎很不显眼%2C然而此刻的话语却是有些刺耳,隐隐在挑衅。

“你是何人?”武天冷冷开口,目光直射,上下打量着那名青年,神识一扫,却是感觉不到这名青年的深浅。

青年微微一笑:“我?我就是一个普通修士!”

武天此时看着那青年总是感觉不对劲,他身上那份隐晦的气息实在过于隐晦,整个人泛着一丝丝淡淡的光晕如同一个星辰一般若隐若现,若是一动便是璀璨的耀眼,让人惧怕。

青年看了一眼众人,轻声道:“若是我胜,你便成为我的仆从,并立下血契!若是我败,我则成为你的仆从,这样可好?”

高达男子死死盯着青年,目光之中一丝丝冰寒之意不禁涌现,隐隐之间感觉那人不是在针对武天,而是在针对自己一般。

“大块头,有人看扁你了!”妖艳男子掩嘴一笑,而他身旁,手持玉笛的青年修士,则不动神色。

“狂妄!”高大男子一声长啸,法力如同潮水一般涌现,汇在一拳之上。

一拳之间调动如此之巨的法力,显然是想一击制胜。

当一拳涌出之时,法力如狂潮一般轰砸而去,临近青年面前之时,青年轻笑之间微微抬手伸手便是一把抓住他的拳头,动作很慢,却接住了如此狂暴的一拳。

高大男子感到一惊,此刻青年的脸上依旧带着一丝微笑,反手之间轻轻一震,瞬息之内,高大男子还未反应过来,整个身躯便是如同风筝一般飘飞而去,差点落下战台。

“你还不够强!”青年开口,十分温和。

这名忽然搅局的修士,居然如此强大,再次让观战修士们大开眼界。

高大男子身躯微微一颤,面色一紧,生生将一口鲜血咽下,他手臂在微微的颤抖着,一滴滴鲜血在滴落顺着手指滴在地面之上。

“怎么?一击之下便是不行了?”青年冷笑道。

“闭嘴!”高大男子带着愤怒之意吼道。

青年的手微微在动,一个细微的光点在手指之间凝聚,让人难以发觉,然而此时,武天目光之中一抹淡淡的蓝光散去,面色一变,低喝道:“小心!”

青年嘴角浮现一丝笑意,却是无人可察觉,即便距离他最近的高大男子皆是未曾察觉。

武天瞬移而来,站在高大男子身前,冷冷道:“这位道友,出手是否过于重了些!”

武天此时言语之间语气也是带着一丝怒意,看着那青年之时,眸子之中带着一丝冰寒之意。

青年手指微微一收,光点散去,微微侧目看向武天,淡然道“重?我可不这般觉得,这仅仅是随手一击罢了,何来重一说?”

“你在找死!”武天真的动怒了!

青年此刻目光微微一凝,看向武天神情之中带着一丝惊讶之感:“你竟可以看出我的实力?不错嘛,可是觉得我出手重,我可不认同,我认为这只是因为你等实力过于低微罢了!”

“你是不是想被我打残?”武天笑道。

青年微微蹙眉,此时不禁正视武天细细打量着他,饶有意味的道:“激将法,可是你觉得这般于我有用吗?”

似乎一道雷霆划过,如同晴空霹雳一般,原本的天空此时乌云盖日渐渐阴沉下来,伴着硕大的风声呼啸在众人的耳畔响起。

武天轻笑之间,手中一凝,战灵剑浮现,泛着可怕的寒光,令人感到畏惧。

青年双目不由一亮,泛着贪婪的目光。

“你当真想要与我斗?”即便到了此时,青年依旧淡然的看着武天,完全不在意,根本就没有打算正视。

武天脚步一踏之间,长剑横空,一剑落下妄,并没有过多的废话,剑气纵横交织。

青年一笑,一掌拍出,掌印在刹那之间凝结而起并未有着多么宏大,小小的掌印拍在剑气之上,剑气顿时爆裂而去,化作微光消散而去,掌印也在此时渐渐消失在虚无之间。

“不错嘛,看来你也没那般弱小”青年似乎在夸赞一般,却带着无比的讽刺,说话之间手中再度一凝一道印诀生出,一抹光虹顿时射出向着武天而来。

武天看着那掠出的光虹,面无表情长剑一挥,劈落而去斩向光虹,此时那光虹如同金铁浇筑一般,长剑斩落之间发出铿锵之声,武天不禁后撤一步,凝目之间光虹再度临至,似乎无损。

武天双手握剑,举过穹顶,带着长虹贯日之势一剑斩出。

砰!一声巨响之间,武天倒震,长剑嗡鸣之间,光虹为之一滞,瞬时之间光虹寸寸碎裂,转眼之间便是消散而去。

青年见此,嘴角带着一丝笑意道:“哦?越来越有意思了!”

此刻青年手中印法未散,双手此刻向着天空一散之间,无数光虹此时漫天而起,不断交织缠绕指间向着武天席卷而来,有着铺天盖地之势,让人感到一种猝不及防之感。

武天目光一凝,手无数剑气顿时横空而现,当剑气浮现的那一刹那,青年双目不禁一凝。

剑气悬空,无数剑气横斩而来似乎要斩落天宇,然而剑气斩在光虹之上时,一抹别样的光彩凝现而出,光华洒下一道道凌厉的剑气顷刻之间崩散而去。

漫天的剑影纵横,一剑剑斩落而出,不断斩在光虹之上,光虹翻转之间如同金蛇狂舞一般不断摆动之间,扫在剑气之上,剑气顿时泯灭化作虚无。

青年手中印法一变之间,光虹舞动尽数向着武天而去,武天持剑之间剑气纵横而起不断斩落,斩在光虹之上。

此刻光虹已是临近武天十米之内,他持剑力劈而下,斩在光虹之上,再度发出金铁交加之声,此时武天手臂感到巨震,蹙眉之间另一道光虹再度临至直袭而来。

无尽的光虹此时渐渐融化,将武天封在当中,武天极力挣扎之间却依旧无法穿透,在众人看来这仅仅是青年随手一击,却将如此众人眼中如此强悍的武天困住,让他无法挣脱而出。

青年静静站在原地,看着那光虹包裹之中的人,嘴角掀起一丝得意的微笑:“怎么样,现在你还想对抗我吗?”

武天血气涌动,冲霄而出,直接震碎封印。他看着对面的青年,一字一句道:“金乌血脉,纯阳神通!”

闻言,青年的眼神不禁微眯,温和的笑意此时变得阴冷下来,口中不断轻念之间,似乎在颂咒语一般,手中十指飞舞之间再度凝结印法,一丝丝淡青色的法力涌现之间,破碎的攻击再次凝聚而出。

“啊!”另一个方向传来高大男子的惨叫之声,此时鲜血透过交织的光虹洒落而下。

青年似乎并未有着丝毫的感觉,仅仅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洒下的鲜血:“你发现了又怎样,能救得了他吗?”

高大男子处在交织的光虹之中,两道光虹如同实质一般透过他的胸口之处,鲜血不断浸染,透过身躯的光虹此时化作血色一般。

男子死死咬牙坚持着,豆大的汗珠不断滚落之下,脸上浮着一丝丝狰狞之感,身躯皆是猩红,。

“嗯?”青年不由感动惊奇,高大男子竟然未曾叫出声来,一念及此手中印法一动,交织的光虹之中两道光虹再度透过他的身躯。

“啊!”凄厉的惨叫之声响彻天宇,所有人皆是不禁头皮发麻,听到那凌厉的叫声,所有人皆是无法想象他究竟承受着怎样的痛苦。

到了这种时刻,高大男子的同伴,妖艳男子和手持玉笛的青年修士,仍旧不为所动,仿佛一点都不担心。

武天早就发现了这种诡异的情况,也没有急着出手。

他看向拥有金乌血脉的青年,道:“不愧是洪荒大妖的后裔,年轻气盛!你如此不可一世,就不怕遭劫吗?”

“哈哈哈!我族速度天下第一,哪里去不得,哪里又能留下我?”青年张狂大笑。

“好好的一场战斗,被你这厮打扰,你还这般大放厥词,气死本座了!!”高大男子,身上幽光一闪,所有伤势瞬间复原,一股让武天神色剧变的气息,轰然爆发。

这股气息之强,已达到化神大圆满!

“老三被彻底激怒了,竟让本尊传送法力过来!”妖艳男子对武天抛一个媚眼,让武天浑身不舒服!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