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不怕事的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不怕事的

对于皑皑血衣分配不下去的这个问题,罗澈理解归理解,但他一点也不打算要这位猛人,仿佛是看出了罗澈的心思,南方王小萝莉连忙一抬手,“你别忙着拒绝,皑皑血衣虽然是一柄凶器,但只要用的好了,那可就是一柄利器啊……”

说到这里,南方王小萝莉整个表情都变得意味深长起来,虽然是个萝莉,但能坐上南方王的位置,当然不可能天真无邪,罗澈知道,对方这是在说z市的格局!

罗澈能坐上合并公会会长的位置,无非就是剑圣、火蔷薇和眼镜蛇看他黑桃k的势力最弱,本身等级也最低,短时间内根本对他们造不成威胁,简单来说就是扶了个傀儡会长上去,等这次事情之后,到底是要会长换人,还是重新分裂出去,还不是看他们心情?

当然,对于罗澈的手段,南方王小萝莉也是比较信任,剑圣他们想要分裂出去肯定没那么容易,就算最后真能分裂出去,也必然是要付出不小的代价,但这整个过程无疑是会产生损失的。

不过这是在仅凭罗澈一人之力的前提下,一旦加上八级的皑皑血衣,这实力一摆出来,先不说号称z市最强者的八级剑圣,作为曾经手下败家的火蔷薇和眼镜蛇绝对是要老实一阵子了,就像南方王小萝莉说的那样,这要是用的好了,绝对是一柄利器啊!

看着陷入沉思的罗澈,南方王小萝莉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如果一定要给z市定个主人,那她宁可让罗澈坐在这个位子上,好歹自己看他顺眼,至于其他人,哪根葱啊?

罗澈真的是难得纠结,一旦开始纠结,那就证明这个选择真的非常要命,按照罗澈的计划,就算没有皑皑血衣,他凭借着自身的手段,也能保持住这个公会,当然,之后肯定免不了陷入长期的内部斗争,直到他真正执掌z市,而这期间自然也是避免不了各种变数。

皑皑血衣的出现就可以说是一个巨大的变数,利用的好了,可以让他更快的成为z市的主人,可一旦利用不好,那可就是反噬其身了。

这是一个镇不镇得住的问题啊,罗澈一脸头疼,最后终于下定决心,“那好,南方王殿下,这份礼物,我就收下了。”

将事情谈妥之后的罗澈很快就准备动身回z市,这期间,自然是得带上南方王殿下送来的那份大礼,皑皑血衣。

看着那张阴沉到了极点的脸,罗澈心中一阵苦笑,好吧,被人当礼物送过来,估计换了谁心情都会不爽,更别提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人,要不是很明确的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南方王小萝莉的对手,皑皑血衣估计当场就会翻脸。

“真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见面,魔术师!”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罗澈,一身休闲装束的皑皑血衣已然是眉眼带杀!浓重的杀意简直就像是一柄利刃一般向着罗澈刺过来,当初i市高级区那一战,自己因为一个大意,败在罗澈手中,直接被削成一根人棍这件事,可是被皑皑血衣视为奇耻大辱!

感受着那浓重的杀气,就算是早有心理准备,罗澈依旧是感到一阵头疼加棘手,不过表面上却是表现的无比平静,“所以说人生还真是个奇妙的东西啊……”

看着一脸平静的罗澈,皑皑血衣心中不禁有些意外,在他想来,有过那样的过节之后,魔术师再次见到自己,就算不至于惊恐交加,也应该面色凝重,如临大敌才对,哪会像现在这么平静?

双眼敏锐的捕捉到了皑皑血衣的细微神情变化,罗澈哪里会不知道对方在想点什么?心中不禁感到一阵好笑。

没错,他承认皑皑血衣的实力,的确是强到了怪物般的程度,但由于这个死亡游戏系统机制的原因,谁也无法否认,在这个游戏里,一个人的力量真的是有限的,只要罗澈想,那么皑皑血衣一个人就根本奈何不了他,打不打的过是一回事,能不能杀死对方就是另一回事了。

“你站在这儿,那就说明你已经知道了,南方王殿下把你送给我了,也就是说,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属下了。”罗澈一脸淡定的说出了简直要命的话。

果然,听到这话的皑皑血衣当场就炸了,那张本来还算有几分英武的脸一瞬间扭曲到了极点,紧握着的拳头直接向着罗澈砸了过来,“魔术师,你找死!”

面对皑皑血衣的突然攻击,站在旁边,履行着自己保镖职责的杨烈硬着头皮顶了上去,不知道为什么,南方王殿下并没有将他和周馨洛(小秘书)调回女王的餐桌,而是继续跟着罗澈。

好在皑皑血衣这次是含怒出手,并没有什么招数可言,杨烈两手一抬,硬挡下皑皑血衣的一拳之后,只感觉自己双手小臂都快要断了,痛的杨烈一阵龇牙咧嘴,八级玩家的身体强化果然不是开玩笑的,同时心中亦是郁闷,“你说你平时不是挺会说话的吗?这次面对皑皑血衣这个炸药桶居然说的那么直,我也真是哔了狗了……”

这边的动静让周围的玩家很快就围了上来,毕竟他们还在南方王殿下的地盘上,周围当然也都是女王的餐桌的玩家。

意识到对方人多势众,一击不成的皑皑血衣虽然依旧是一副杀气腾腾的模样,却也是没有再追击。

然而引起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罗澈此时却像是个没事人似的弹了弹指甲,然后不咸不淡的来了一句,“别那么激动,你差不多也该接受现实了。”

“魔、术、师!”

眼看着皑皑血衣又要爆发,杨烈不禁在心中暗暗叫苦,“老板、大哥、大爷!我叫你大爷了行不行?罗大爷,您老能别再挑衅他了吗?会出人命的啊!”

哪知,还不等皑皑血衣爆发,罗澈居然又开口了,“我还是六级的时候,你就败在了我手里,当初要不是南方王殿下把你捡回去,你早就是一个死人了,皑皑血衣……”

说到这里,面带冷笑的罗澈话锋突然一转,“而我现在已经七级了,并且随时都能升上八级,怎么?想打一场?这次输了,可没人能把你捡回去了。”

(ps:求收藏、求推荐、求订阅,求支持创世或起点的正版!)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