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進入

第一章:進入

【傳送完成,你已返回專屬房間。】

專屬房間內,蘇曉靠坐在單人沙發上,距離進入新的任務世界還有幾小時,在這期間內,他準備小憩片刻,以最佳狀態進入女巫界。

蘇曉將斬龍閃取出,放在茶几上,此時斬龍閃的刀鞘已變成黑紅色,原來的【封魔】刀鞘,則留在惡魔鐵匠那提升。

原本惡魔鐵匠準備以5000盎司時空之力,購買各類材料,憑絕頂的鍛造技藝,將【封魔】刀鞘提升到極致。

只不過,對於怎麼購買材料這點,蘇曉有不同見解,對此,惡魔鐵匠不太贊同,他要購買的那幾種材料,都很罕有,持有這幾種罕有材料的那方勢力,並不缺錢。

因此出靈魂錢幣去買,對面不太可能接受,而以時空之力交易,更像是以物易物,因為除了在輪迴樂園的榮譽商店,其他任何地方,都沒有把時空之力當成一種貨幣的情況,這玩意,本身就極其稀少。

聽到是以物易物,蘇曉就有了想法,他取出些黑楓樹產出的庫存,見到這些黑楓樹產出,惡魔鐵匠把那5000多盎司時空之力丟了回來,並非是時空之力不如黑楓樹產出,而是後者的產出渠道少,很適合用來做以物易物的交易。

如此一來,就省下5000多盎司的時空之力,否則的話,蘇曉都準備到凱撒那,以現持有的一塊【原初之核(完整)】做抵押,和對方借幾千時空之力。

小憩片刻后,閑來無事,蘇曉取出「原罪之書」,將其翻到第六頁后,看到書頁內的【貪婪的生命樹】,看來和五件原罪物外加蛀世做鄰居,它的壓力有些大。

蘇曉將【貪婪的生命樹】放出,生命樹約有兩米多高,樹榦有手臂粗,顏色漆黑,原本黃金色的樹冠,此時顏色暗淡,所有樹葉都有幾分乾枯,整棵樹看起來都無精打采。

無形的觸鬚在生命樹上蔓延,見此,蘇曉單手托著「原罪之書」,這讓生命樹的氣勢驟減,周邊的無形觸鬚都消失。

蘇曉取出一份契約,將其拋出后,契約羊皮紙靜止在生命樹前方,眼下的局面很簡單,【貪婪的生命樹】有兩個選擇,或是簽這契約,或是再次被封困在「原罪之書」內。

【貪婪的生命樹】當即作出決定,它的根系蔓延,觸碰到契約的簽訂處,嘶啦一聲,猶如高溫炙烤,生命樹一陣亂顫,契約簽訂完成。

契約內容為,從現在開始,蘇曉不再干涉生命樹去哪,與之相對,生命樹要提供給他「生命果實」。

「生命果實:食用后,將永久性提升35000點生命值(因此生命果實的超高階位特性,即使多次食用,依舊可獲得提升效果)。」

這可是好東西,蘇曉作為藥劑大師,當然不會直接吃,加以調配,所提升的生命值肯定會更多。

關於【貪婪的生命樹】怎樣結出「生命果實」,蘇曉查看過深淵商店內的詳細資料,乍一看,是【貪婪的生命樹】直接吞噬裝備、稀有資源后,結出「生命果實」,事實上,並非如此。

【貪婪的生命樹】一共有兩部分,眼下所見的樹靈,以及位於未知之處的本體,前者看起來只有兩米多高,後者則高達千米,就算如此,也不及正常生命樹的百分之一高。

可如果對比「生命果實」的品質,被深淵侵襲,高度大幅度降低的生命樹本體,卻要超出正常的生命樹。

樹靈在吞噬稀有物資后,位於未知之處的本體,會逐漸結出「生命果實」,隨後樹靈能通過與本體的共鳴,將「生命果實」轉移到自身。

簡單而言,樹靈就是【貪婪的生命樹】出來覓食的部分,只不過,樹靈有意識,而【貪婪的生命樹】本體,則是沒有思維的植物類存在。

契約簽訂,是時候提供稀有物質讓【貪婪的生命樹】吞噬,蘇曉取出【伯格之心】,這裝備,他使用了有段時間,怎奈其極限品質為起源級,並且在蘇曉晉陞絕強后,這裝備給他帶來的提升,已沒有曾經強,眼下已被【血魂之握(永恆級·滿評分)】所替代。

蘇曉剛取出【伯格之心】,生命樹的根系就攀附而來,將這裝備籠罩在其中,也不知道,一件起源級裝備,能否夠結出一顆「生命果實」的養分,想必是夠了。

蘇曉取出枚寶箱,此為擊殺一名違規者所掉落的【猩紅寶箱】,因「血之惡意」能力的戰利品效果,這【猩紅寶箱】的屬性為:

「猩紅寶箱·靈妖(因受戰利品效果加成,此寶箱內,將涵蓋違規者·靈妖的20%總財富,但因此寶箱的性質特殊,你需在完成本次世界進度,且經過世界評價后,此寶箱才會被完全公證,才可正常開啟)。」

按理說,這寶箱應該完成了公證才對,眼下的情況是,公證的確完成了,卻無法正常開啟,更確切的說,是輪迴樂園禁止開啟這寶箱。

這有兩種可能,一是公證機制出了問題,首先排除這種可能,至少蘇曉沒見過這種事,那麼第二種可能,就是這猩紅寶箱內,蘊藏了什麼了不得的東西。

首先是考慮這猩紅寶箱的來歷,靈妖作為九階頂尖梯隊的違規者,不會這麼特殊,但對方是處於白金使徒的同化下,這就不禁讓人心生警惕了。

被白金使徒同化者,會逐漸被白金使徒吞噬命運,當命運被吞噬殆盡,就會以各種方式作死,例如作為九階違規者的靈妖,主動來找蘇曉單挑。

乍一看,靈妖之死的真相的確是如此,可在【猩紅寶箱·靈妖】出現后,事情就有幾分耐人尋味的感覺。

這樣想來,並非輪迴樂園不允許蘇曉獲得這猩紅寶箱內的東西,是位於輪迴樂園內時,公證機制禁止任何人開啟這枚猩紅寶箱,這是一種對所有身處輪迴樂園內的人,都有的機制,說的更通俗易懂些,就好像是,公共場所的禁止吸煙標識一樣。

如此推斷,這猩紅寶箱內的東西,相當危險,甚至於,只是觸碰,就可能向違規者方向同化,這樣想來,此物必定來自曙光樂園,並且是曙光樂園內獨一無二之物。

整件事的來龍去脈,逐漸在蘇曉腦中構思清晰,首先,違規者·靈妖並非是命運被吞噬一空后,所進行的作死,她前往永光世界,本身就是在白金使徒的潛移默化之下進行。

屬於那種,靈妖認為是自己想去永光世界,實際上,這是白金使徒所操控,這正是白金使徒能力的可怕之處,畢竟被團長盯上,還能活到今天的強大違規者,有這本事,並不讓人意外。

靈妖進入永光世界的目的,是獲得一件位於本世界內,有着強烈曙光樂園特性的物品,靈妖進入永光世界沒多久,就獲得了這東西,怎奈,這東西的曙光樂園特性太強,外加曙光樂園現在的情況,在公證機制上,此物不可能帶出永光世界,無論是虛空之樹的公證,還是輪迴樂園的公證,都不允許此物被帶離永光世界。

白金使徒確定這點后,選擇碰碰運氣,既然他用盡所有手段,都沒可能將這東西帶出去,那就試試擊殺獎勵相關的公證機制,似乎也是不錯的選擇,那就是,讓靈妖被契約者擊殺,變成猩紅卡后,猩紅卡的收益中,是否會包含着「不可被公證之物」?

相比普通契約者擊殺靈妖后,猩紅卡蘊含「不可被公證之物」的概率,讓作為獵殺者的蘇曉,擊殺靈妖,從而讓猩紅寶箱內蘊含「不可被公證之物」的概率,明顯要高出十幾倍。

只要蘇曉沒有未卜先知的能力,這計劃的前半部分,幾乎不可能失敗,真正難的,是怎樣從蘇曉手中,奪走這猩紅寶箱。

毋庸置疑,下個世界進度,白金使徒會找上門,以各種方式,謀奪這寶箱,與之一同的,應該還有其他違規者。

蘇曉猜測,其中不會少了神父,至於到時神父是敵是友,真就不一定,一山不容二虎,白金使徒與神父的合作,肯定是互相利用關係。

這件事最終誰受益,真的不一定,白金使徒與神父都是為了猩紅寶箱內的「不可被公證之物」,而蘇曉,其實也想得到這東西,獲取方法他都想好了,就是逮住一名違規者,讓對方開啟這枚猩紅寶箱。

蘇曉不會直接觸碰這「不可被公證之物」,而是將其收入到「原罪之書」內,隨後在返回輪迴樂園的途中,將此物提交,如此一來,必有一大筆時空之力到手,或許還有其他罕有資源,這可比斬殺高危違規者的收益大多了,搞不好,一整個世界進度的收益,才能與之相比。

如此一來的話,蘇曉就能暫時擺脫晉陞絕強后,特別缺靈魂錢幣的困境。

尤其是,下個世界進度結束后,體力屬性高於500點,從而觸發【起源石·世界】的全能力等級上限提升Lv.10,這提升的確很強悍,與之相對,也需要用大量資源,把各類原本滿級的能力,再度提升到X。

蘇曉取出懷錶,看了眼時間,還剩半小時開啟新的世界進度,他合上懷錶,懷錶的外殼上,有着倒計時,這是下次空座宴召開的時間,估算下來,這次女巫界之旅結束后,就到召開空座宴的時候了,到時可以讓空座宴的幾人,品嘗下升級版的元素佳釀,看這美酒能達到什麼水平。

這次去往超脫·原生世界,蘇曉無需乘坐界級飛船,他是被夜惑女巫公會邀請到那邊,夜惑女巫公會就是女巫界的最強勢力。

蘇曉取出枚黑色的晶質指環,將其戴在食指上,在停留時限倒計時清零時,輪迴樂園的提示出現。

【傳送即將開始,因距離極遠,本次傳送準備中,10、9、8……】

看到這從10開始的傳送倒計時,蘇曉、布布汪、阿姆、巴哈、貝妮的目光都逐漸凝重,貝妮開始嗚喵喵的碎碎念,根據蘇曉對喵星語的了解,這喵在念叨不要被傳送到大海母親的懷抱中。

【傳送開始。】

嘭!

蘇曉眼前一黑,熟悉的悶棍感,讓他原本放鬆的狀態,逐漸進入警惕中,在輪迴樂園內,哪怕貝妮與布布汪打的絨毛亂飛,嗚喵汪汪聲不止,他也能睡的很沉,但在任務世界內,無論他進入何等程度的深度睡眠,一旦有氣息陌生的目標以高速靠近他,迎接這目標的,肯定是一把力斬而來的長刀。

……

咔噠、咔噠、咔噠~

結構精密、造型精美的星象儀緩慢轉動,這是一間上百平米的辦公室,上方是月亮形狀的水晶燈,潔白的燈光映下,古典風格的傢具,讓此地有了幾分歲月的美觀,若有若無的清香味彌散,讓人胸襟舒暢,星象儀的細微機械聲響,有着幾分神秘的格調。

這裏的主人很有品味,這點從各類陳設就能看出,星辰木的厚重辦公桌上,一杯熱紅茶還飄散著熱氣,代表此地的主人剛出門不久,並且過會就會返回。

蘇曉的雙目睜開,從鋪着柔軟鵝絨被的大床上坐起身,他環顧左右,這是一間僅容納了一張大床的密室,此時密室的門開着,外面則是格調典雅的辦公室,一股透著月光氣息的淡淡香氣,彌散在空氣中。

從這大床的被褥等能看出,此地的主人獨居已久,從對方睡在這密室中,可以看出,對方雖位高權重,實力強大,私下卻沒什麼安全感,想來是手下的二五仔不少。

就在這時,提示與各類資料相繼出現。

【你已經臨時掌握女巫界·通用語,Lv.60。】

【進入世界;女巫界(又名巫師界)。】

世界難度:Lv.50~Lv.???

所在位置:月環城·夜惑女巫公會(總部)。

世界之源;0%。

世界簡介;以精神與靈魂的力量駕馭元素的巫師們,必定要承受瘋狂與惡變的風險。

本世界勢力如下:

夜惑女巫公會:本世界最強勢力,此為巫師勢力。

星空研究會:與夜惑女巫公會同位於「月環城」,看似是平和的學派勢力,但其領袖成為月巫師的野心從未平息,此為巫師勢力。

天空城:本世界三大主城之一,弱於同為主城的月環城,強於另一座主城·古王城,此為巫師勢力。

古王城:又名沼光,由古老王朝退化而成的勢力,自從古王被巫師們擊敗,此地就從王城演變為三大主城之一,城內的權貴們,迫於巫師們的強大,只能低下他們高傲的頭顱,但古王的力量傳承不可小覷,多年前,剛戰勝古王,元氣大傷的巫師們,決定不再征討「沼光城」的權貴們,並將此地改名為「古王城」,給予曾經的仇敵古王尊敬,並讓古王城的權貴們,以此為台階選擇臣服,此勢力,為半巫師勢力。

獵人公會:中立勢力。

黑暗教:崇拜深淵,渴望黑暗,與巫師陣營為死敵,雙方敵對多年,有多方大勢力認為,黑暗神教真正的大本營,就位於巫師界的某處,這也是深淵大主教的崛起之地,更有傳聞,當初巫師陣營是與黑暗神教暫時聯手,才戰勝強大的古王陣營。

獵殺者現所在勢力:無陣營狀態。

提示:因你的滅法之影身份,你在本世界將處於初始無陣營狀態。

【世界,開始。】

……

超脫·原生世界沒有詳細的世界簡介,之前去風海大陸,蘇曉已知曉這點,也就是說,有些秘密,只能自行探尋,不過與之相對,他能通過臨時許可權,查看一些本世界的資料。

隨着蘇曉激活許可權,來自深淵巨獸的怒吼聲,傳到他耳中。

多年前,深淵向巫師界侵襲而來,那時本世界總計有六大勢力,六大勢力彼此忌憚,都因顧及彼此的實力,互相克制,而深淵的侵襲,讓六大勢力的強弱,立即體現,其中的四大勢力快速衰落、滅亡,只剩巫師勢力與古王勢力。

巫師們通過鍛煉自身的精神力量與靈魂力量,以此駕馭元素力量,不過,深淵的侵襲,並非他們使用元素力量所引起,從本質上來講,使用元素力量,並不會讓一個世界的元素力量總和減少,吞噬元素力量才會。

巫師們並沒吞噬元素力量的手段,與之相對,他們要承擔使用元素力量的巨大風險,瘋狂失控、惡變等,都是來自駕馭元素力量的風險,反之,如果能吞噬元素力量,以魔能駕馭元素力量,就無需承擔這風險。

深淵的侵襲,在巫師陣營與古王勢力的抵抗下結束,但與其他超脫·原生世界不同,巫師界的深淵侵襲,有着強烈的後續,那正是黑暗神教。

這些見識過深淵強大,並且渴望黑暗的內心扭曲者們,他們力量強大,內心瘋狂,無論是巫師惡變后所化為的污穢者,還是傳承古王力量失敗的被詛咒者,都在黑暗神教的招攬範疇中。

加之與古王同一時期的深淵大主教崛起,黑暗神教成為本世界的最強勢力,巫師陣營與古王勢力,不得不再度聯手,來對付這強敵。

曠日持久的交鋒中,深淵大主教被滅法者囚困到永光世界,成為了重要的轉折點,黑暗神教因瘋狂而強大,此時也因瘋狂而快速衰落。

在這之後,本世界以「希戈尓河」為交界,「希戈尓河」以北由巫師陣營所掌控,設立天空城為主城,「希戈尓河」以南為古王勢力所掌控,將沼光城定位王都。

怎奈,以戰爭崛起的古王勢力,並不甘心卧榻之側,還有巫師陣營這等強敵,悍然對巫師陣營出手,最終因叛徒眾多慘淡收場,「沼光城」的輝光一去不返。

蘇曉關閉這些資料,現階段本世界的幾大勢力,沒一個簡單的,其他不說,單是現在巫師陣營的最大主城·月環城,這裏和風海大陸永環城的蒸汽風格科技不同,此地並不排斥高科技,佔地面積比尋常一個國家還大的同時,160多個城區中,多數都科技發達,天空中飛艇、個人飛船等絡繹不絕。

科技、神秘、蒸汽、秘法等等風格,在月環城都能看到,而在這繁榮的大城內,看似是夜惑女巫公會最強,其實星空研究會也不弱。

星空研究會的會長,有着和女巫公會領袖·月女巫·瑟希莉絲旗鼓相當的實力,若非巫師陣營只能有一位的月之巫師,這位會長,也足以加冕月之巫師。

本世界的掌控者,無疑是巫師勢力,而巫師勢力分為四股,分別是:夜惑女巫公會、星空研究會、天空城、古王城。

夜惑女巫公會是老大,當然希望維持現狀,這次邀請蘇曉到此的,正是女巫公會的領袖,月女巫·瑟希莉絲,更確切的說,蘇曉此時所在的位置,就是在對方的辦公室,把邀請的傳送地點設立在這,可以想像,這位月女巫的誠意。

夜惑女巫公會所在的月環城,對於巫師們而言,有着非同尋常的意義,此地是本世界的最中心,也是巫師力量體系的起源之地。

夜惑女巫公會雖說是眾多勢力中最強的,但月女巫只可能有一位,哪怕現任的月女巫·瑟希莉絲還處於年輕的巔峰期,可月女巫這頭銜的繼承者,也必須選好,否則的話,巫師勢力內的所有高層老傢伙們,都會站出來反對她。

問題是,夜惑女巫公會真的是人才濟濟,單是有資格繼承月女巫這無上頭銜的年輕女巫,就足有三名,這三名全能力都拉滿的新一代女巫,讓月女巫·瑟希莉絲特別頭疼,她看每一名都心儀,都可以作為她的傳承者,可問題是,她還在巔峰時期。

這就導致,女巫公會看似格外團結,但所有人其實都有幾分心虛,就是在月女巫·瑟希莉絲卸任后,下一位月女巫是誰?眼下應該怎麼處理和這三位小姑奶奶的關係?親近?不敢,疏遠?這是在作死,保持中立?似乎可行,但又能中立多久?

這就導致,女巫公會的中高層們,每次看到這三位小姑奶奶,腦瓜子都嗡嗡的,外加這還是三名人精,智商+情商拉滿的那種。

同在月環城的星空研究會,看似是完全支持女巫公會,可星空研究會這一屆的會長,實在是太強了,無論是個人實力、謀略、人格魅力等,都強到,讓星空研究會的幾位長老野心瘋長,並且感覺,女巫公會承載「月之巫師」這等加冕這麼多年,是時候輪替一下了,星空研究會也應該出一位月巫師,而非止步於共有三位的星辰巫師。

另外兩方,天空城與古王城,都是各由一名星辰巫師所管理,天空城作為巫師陣營原本的大本營,底蘊無需多言,可最近這些年,不知道為什麼,天空城巫師們惡變的越來越多,概率都達到驚人的三成,這讓天空城給人的印象越發詭異。

更讓人心驚的是,夜惑女巫公會與星空研究會發現,他們的手都有些探不到天空城。

而最後的古王城,這裏一貫的風格就是混亂,黑巫師與權貴們彼此勾結,不同的派系間,明爭暗鬥是常有的事,彼此交手更是家常便飯。

最初時,女巫公會和星空研究會的高層們,還認為這是古王城的計謀,這些黑巫師與權貴們,故意如此表現,以此麻痹他們,暗中發展,直到後來,巫師高層們驚詫的發現,古王城這些派系間,是真的在互相捶,而且到了即將翻臉的程度,他們趕緊出來調停,才讓古王城的幾個派系沒混戰在一起。

一直到現在,巫師高層們都有一個願望,就是古王城這些精神病,可別再互相捶了,哪怕他們彼此勾結、暗中發展下也好,這麼互相捶下去,除了這些精神不正常的傢伙外,沒人能受得了。

古王城的混亂程度,用一句話就可以概括,就是在非必要的情況下,黑暗神教的成員都不會到這邊來,這邊實在是太混亂了,有幾次黑暗神教剛準備到這邊搞些事,結果進城的當晚,就被捶了三四頓,都給打懵逼了,搞的黑暗神教都認為,古王城的勢力們未卜先知。

其實並非如此,想在古王城立足,就得習慣三天挨五次打的情況,這邊勢力間的矛盾,可謂是環環相套,從巫師內部的派系紛爭,到古王與巫師們的舊怨,再到深淵侵襲時代的舊恨,以及更往前的六大勢力紛爭,各類衝突理由,在此地匯聚,就形成了,隔壁陣營三舅媽二表舅的祖爺爺,是老子的殺父仇人的複雜情況。

這就是巫師高層們頭疼的原因,有時他們派人來調停此地勢力間的紛爭,單是搞清楚這兩邊因為什麼打起來,就得研究半天,終於是研究明白,也想清楚怎麼調解,人家那兩邊已經打完了,一方已經錘死了另一方。

除此之外,巫師陣營的三大主城中,有着不同的禁忌,就比如古王城,這裏禁止一切高科技造物,連飛艇都不允許在其上空飛過,而天空城,則禁止個人通過飛行能力登陸到上面。

本世界的情況很複雜,好在蘇曉不是來對付這些勢力,他被月女巫·瑟希莉絲邀請到此地的唯一目的,是對付黑暗神教。

來之前,蘇曉還疑惑,以女巫界的實力,怎麼還需要委託他人,來此對付黑暗神教,現在看來,很有這種必要,女巫公會的問題是傳承,星空研究會的問題是野心,天空城的問題是惡變,古王城的問題是混亂。

蘇曉坐在床邊思索這些的同時,懸賞相關的提示出現。

【懸賞已激活……】

【你現有時空之力:5010盎司。】

【你即將進入女巫界。】

【根據多種信息來源,判定與你相關的事物中……】

【判定完成,你可通過「獵殺名單·血契」,懸賞以下事宜,當懸賞達成后,你將獲得包含所投入時空之力的五倍收益。】

1.女巫覓心者:擊殺三名惡變后的瘋狂女巫,並將其惡變源頭的心臟,取出封存,作為懸賞提交憑證,此擊殺範疇,需保證瘋狂女巫最低達到絕強級(需支付懸賞抵押金300~500盎司時空之力,可激活此項懸賞)。

2.神速:抓捕違規者10***58號,當此違規者距離你10公里內,追獵許可權將激活(需支付懸賞抵押金800~1000盎司時空之力,可激活此項懸賞)。

3.靈魂試煉:通過靈魂試煉(需支付懸賞抵押金800~1200盎司時空之力,可激活此項懸賞)。

4.黃金挑戰:成為本屆黃金鬥技場的冠軍(需支付懸賞抵押金600~2000盎司時空之力,可激活此項懸賞)。

5.聚集物:找到惡變聚集物,並將其提交給輪迴樂園(需支付懸賞抵押金10盎司時空之力,可激活此項懸賞,因此懸賞難度極高,完成後,將得到100~3000倍追加懸賞金,根據所得惡變聚集物的數量而定)。

……

(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輪迴樂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輪迴樂園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章:進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