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四十八章 天破了 归途

第两千零四十八章 天破了 归途

“砰……”

凌霄殿碾压下来,那恐怖的力量,席卷到《地皇书》上面,发出一声震耳欲聋般的巨响,无数的庭院、楼阁,瞬间就被这两件神物,撞击后的余波席卷成了粉碎。

‘江家’的那些宾客、长老和族人,早就乱做了一团。

“好……好厉害的法宝。”赢四海瞳孔一缩,脸色骤变的望着叶星辰,呢喃,道:“这天选之子的际遇,果真是不凡,张元初的那座《凌霄殿》,凝聚了百族的宝库,威力何等的不凡?即便是青铜琉璃盏那样的天宝,在他面前都黯然失色了,此刻,竟然奈何不得那什么阴间?”

“阴间么?”站在一旁的巫灵儿,皱了皱眉头,美眸里满是狐疑的望着叶星辰,不急不缓的,道:“要是我没有猜错,那阴间,应该才是阴墟十殿的真正传承吧?”

“这……这怎么可能?本王耗费了无数心血,才炼制出来的《凌霄殿》,怎么可能撼动不了你的那件破玩意?”

轰隆!

张元初怒了,双眼通红的望着叶星辰,低吼,道:“凌霄殿,碾压。”

‘砰’、‘砰’、‘砰’……

已经暴涨到,跟‘山峦’差不多大小的凌霄殿,对着叶星辰的《地皇书》,不断的撞击过去,那天崩地裂一般的巨响,从《地皇书》上传了出来,每一次撞击,都让在场的其他人,心颤不已。

江静月的一双小手,也紧攥起来,美眸里,满是担忧的望着叶星辰。

“哼,仙王又如何?冥顽不灵……”看到琉璃盏,已经跟《地皇书》融为了一体,那满是鬼雾的刀山、火海里面,多出了一盏指引前路的明灯时,叶星辰也稍稍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有些担心,这脾气古怪的琉璃盏,会跟他对着干,毕竟,这玩意还揍过他,现在看来,这青铜琉璃盏还算是识大体,当然,他不知道的是,若非‘琉璃盏’被凌霄殿欺负得太惨,恐怕也不会这么快妥协。

“哈哈,大言不惭的东西,一个蝼蚁,也敢说本王冥顽不灵?”张元初怒声,道。

“凌霄殿,当诛……”叶星辰抬了抬眼皮,望着不远处的张元初,不急不缓的开口,道:“天地若不仁,万物为刍狗,像你这样的仙王若是不仁,世间的百姓就会为刍狗,若不将你镇压了,这阴间里面的鬼魂,恐怕都要哀嚎得天地变色了。”

“哼,你算什么东西?还想镇压了本王?”张元初怒极反笑的,道。

“那你就拭目以待吧。”叶星辰撇了他一眼,不再废话,冷声,道:“《地皇书》,碾碎他的凌霄殿……”

轰隆!

只是‘融合’了百族宝库的凌霄殿,又如何能够,跟眼前的《地皇书》比?要知道,不管是阴墟、血海,还是十八层炼狱,都可以算做是一界之地了,再加上法则如山。

现在的《地皇书》上面,拥有了完整的法则,已经足以跟眼前的这一方天地媲美了,看到叶星辰头顶上的《地皇书》,对着凌霄殿就碾压了下去,在场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甚至,就连张元初,也是一脸紧张、震怒的望着叶星辰的《地皇书》。

“砰……”

《地皇书》碾压下去。

他的凌霄殿,连两、三个呼吸都没有撑到,就瞬间碎成了粉末,看到这一幕,哪怕是一向不喜不悲的地藏王,脸上也展露出了笑容,呢喃,道:“真……真的成功了?”

“十……十殿之主,你们也该瞑目了。”地藏王轻笑了起来,目光在叶星辰的身上停留了片刻,那早已经濒临溃散的身躯,这才化作了一丝魂雾,进到了《地皇书》里面。

“地藏王,一路走好。”叶星辰叹息了一声,他也知道,地藏王的这一缕残魂,只能算是他生前的执念,现在,看到凌霄殿破碎,他也算是安心了,转过头,冷眼望着张元初,道:“你,张元初,身为这一方天地的仙王,不造福苍生也就罢了,反而还杀得世间哀嚎遍野,为了还这一方天地一片清明,从今日起,我就将你镇压与十八层地狱之中,永世不得再出来。”

“哈哈,小畜生,你想镇压我?”张元初狰笑了两声,眸子里,凶光乍现的望着叶星辰,舔了舔嘴唇,嗡声,道:“好算计,那些该死的鬼王,怕是早就算到今天了吧?本王好后悔,当初在阴墟的时候,就应该彻底毁了整个阴墟,只不过,你们还是徒劳了,我张元初身为仙王,又岂会让你们这些鬼物镇压?”

“砰……”

仙王自爆了。

他身上那恐怖的星力、煞气,瞬间就将偌大的苍穹,都震得龟裂起来,而叶星辰的《地皇书》,也早就在第一时间就将不少地域都覆盖了起来,即便如此,他也被‘仙王’自爆的力量,震得跌飞了出去。

摔在地上。

硬生生的砸了一个巨坑出来。

“叶……叶大哥,你没事吧?”听到江静月的声音,落到巨坑里面的叶星辰,这才稍稍清醒了过来,暗骂,道:“妈的,这张家的人,还真是一脉相承,同样是一言不合就自爆?”

“啊,天破了?”

“这怎么办?”

不少人,都惊呼、慌乱起来,听到这些嘈杂的声音,叶星辰那涣散的眼神,这才逐渐清明了起来,看到头顶上的苍穹,被仙王自爆出了一个大洞的时候,整个人也愣住了。

“啧啧,还真破了啊?”白骨小兽的身影,浮现出来,望着苍穹上的大洞,‘吧嗒’了两下嘴,道:“叶小子,你不是做梦都想,离开这一方天地么?现在可是最好的机会,要不然,想重新打破一个洞,以你的资质,起码要修炼几万年,才有可能追上张元初那厮……”

“你怎么知道?我想离开这里。”叶星辰微微一怔,满脸呆滞的望着白骨小兽,嘀咕道。

“废话……”白骨小兽撇了撇嘴,没好气的,道:“再不走,上面的大洞可就要愈合了。”

“走?”听到白骨小兽的提醒,叶星辰这才发现,苍穹上的大洞,正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不敢再耽搁,他可不想留下这里上万年,深吸了一口气,转头望着一旁的江静月,苦笑,道:“月儿,我……”

“叶大哥,我说过了,不管你要去哪里,月儿都会跟着你。”江静月眼眶一红,眸子里,却满是坚定的望着叶星辰,道。

“好,那我们走吧。”听完江静月的话,叶星辰也不再迟疑,拉起江静月的手,直接就向‘苍穹’上的大洞飞了过去。

“他……他要做什么?”

唰!

看到叶星辰的举动,原本还有些慌乱的人群,顿时都愣住了。

一个个目瞪口呆的望着叶星辰。

“白……白日飞升?”巫灵儿微微一颤,满脸震惊的,道:“我记得,巫族的老祖说过,修为到了一定的境界,就可以离开这一方天地,他这就要离开了?”

“老二,你这王八蛋,本少爷大老远的跑过来帮你,酒都没有喝一杯,你就拐着弟妹跑了?”鲲刹红着眼眶,怒声呵骂,道。

“叶星辰,我女儿就交给你了,你要是敢让她受半点委屈,我就算是散尽烛龙商会的所有财物,也要让你好看。”江富甲抹了一把眼泪,对着叶星辰和江静月的身影,大声喊,道。

“大家,再见了……”

呜呜呜!

叶星辰、江静月,还有白骨小兽的身影,消失了,片刻之后,就连苍穹上的大洞,也完全的愈合了,外面,到处都是璀璨的星空。

漫天的星辰,遍布着。

“叶大哥,我们这是去哪里?”江静月歪着脑袋,小声,道。

“我家乡……”叶星辰抬起脑袋,有些茫然、不知所措的,道。

“哈哈,那糟老头子,果真没有骗小爷,这里到处都是星魂的道场。”坐在叶星辰肩膀上的白骨小兽,骨脸上,满是激动的指着那些星辰,道:“快看,那颗就是红鸾星,也不知道,上面还有没有鸾族。”

“还有那一颗,应该是魔虎、噬魂狼、青天苍蛰龙……”

“……”

白骨小兽一脸的激动,还手舞足蹈的不断找寻着‘饕餮’的命星,而叶星辰,就像是没头苍蝇一般……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一颗‘天蓝色’的星辰,出现在他的眼前,早已经麻木了的叶星辰,身体突然就颤栗起来,颤声,道:“真……真的找到了?”

“叶大哥,那一颗星辰,就是你的家乡吗?”江静月缩了缩脖子,想到上一次,她们几个刚落到一颗星辰上,就被无数‘怪物’袭击的景象,心里也尽是余悸的,道:“你家乡的星辰上面,不……不会也有那么多怪物吧?”

“怪……怪物?”

叶星辰微微一怔,想到他们的经历,还有一颗满是‘恐龙’、‘巨鳄’的星辰,脸上满是宠溺的摸了摸她的脑袋,柔声,道:“我家乡在很多年以前,倒是有一些怪物,不过,现在都已经灭绝了。”

“那就好……”江静月松了一口气,小声,道。

“不过,现在又有了新的怪物。”整个人都轻松下来的叶星辰,看到江静月那娇柔、可爱的样子,也忍不住逗弄,道。

“啊?还……还有怪物?”

“嗯……”叶星辰点了点头,道:“像什么会飞的铁鸟、长了轮子跑得很快的铁盒子,还有很多的小玩具,像什么隔了几万里,都能够聊看、看到对方的塑料壳子啊……”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