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原始小空间

第一百五十九章 原始小空间

天道空间,无数规则的波动充斥在这片神秘区域,作为世界的“最高处”,它是一方世界的核心及控制中枢,而从时间的角度,它也曾是孕育出这个世界的早期胚体。由于诞生得最早,这里留有最纯粹、最原始的面貌,这里的一切仍旧保持原始规则的状态。

对于绝大多数世界来说,天道并没有意识,它们仅作为原始规则驻留在天道空间中,就像脐带血一样,天道空间保留着世界诞生之初赋予的原貌。当下界演化的规则发生冲突,或遭到外部规则干扰时,寄存于天道空间中的原始规则便以至高规则的地位对下界进行梳理。

表现出来的形式,便是对外来者的镇压,及对混乱的拨正。

由于至高的地位,天道空间不是谁都可以踏足的,尤其对世界内部诞生的生命而言,它们的到来,形如“低级的个体”妄图指染“高级的存在”,分分钟就会被至高的规则摧毁,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就会化作飞灰。

所以在姜牧的世界中,拥有进入天道空间权限而能保持无恙的,除了姜牧本人外,仅有他的分身,以及原来的天道小天——现在的天图。

姜静姝是第一次来到天道空间,她的身躯被包裹在一个透明的气泡中,一脸惊奇地看着周围的景象。

“这里就是天道空间吗?”她回过头,震惊地问道。

虽然身处在气泡中,但她能够清晰地看到周围充斥着五颜六色的如丝绸一般的彩带,这些由规则形成的线条在不断游走,时而细如游丝,时而又宽如帛布,每时每刻都在变幻着千奇百怪的造型,仿佛就像拥有生命一般。

就像不破爱花第一次来到天道空间时那样,眼前美轮美奂的场景也让姜静姝感到震撼。

姜牧点头,笑道:“你不是要当天后么,以后会慢慢习惯这里的。”

姜静姝哦了一声,脸上露出振奋表情。她挥动手臂,就像初学游泳的新人,开始在天道空间中游逛。

然后慢慢朝中央处线条最集中,也最亮的地方游去。

姜牧静静地跟在她身后,当看到她游向规则最聚集的地方,然后被规则缠绕后,脸上露出了笑容,随后露出思索的表情。

上天是公平的,确切的说,成熟的上天是公平的。

一个人该有怎样的成就,与其出身,还有后天的努力分不开。

出身不能选择,运气的好坏似乎也无法断言,那么这一切可以归结于外在的赋予。

对于姜静姝来说,原本的她绝无踏足天道空间的资格,而因为姜牧身为此方世界的天道,这才使她拥有进入天道空间的资格,甚至有希望成为天后。

这该是多么巨大的福缘啊。

巨大到这份福缘已经完全盖过她后天的努力,仅凭这份福缘,就可以达到旁人一辈子也无法抵达的高度。

不立功德,何以得到上天的亲睐?

在她这里完全失效。

就凭她是女的,就凭她有张好脸蛋?

姜牧盘坐下来,静静地思考着。

如果说姜静姝因为自己的关系而一步飞仙,那么自己又是因为谁的关系而有了现在的权柄?

那边,姜静姝惊叫一声,当姜牧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她已经被丝状的原始规则捆成了一个蝉蛹,只露出一个脑袋在外面,样子看上去很滑稽。

姜牧心中一笑,正要挥手将那些规则打散,忽然,他愣了下,打消了这个念头。

“天图……”他轻轻呼唤。

“上神……”一个银色长发的身影出现在他身旁。

姜牧问道:“万界大陆那边情况怎么样?”

天图道:“目前已经成功融入了二十三个二星世界,不过万界大陆的层级仍旧停留在三星世界巅峰,另外卡拉巴生命之树的根系已经覆盖万界大陆的每一个角落。”

姜牧听完点了点头,天图负责将开辟的虚幻世界融入到万界大陆世界群中,而阿尔泰尔则以全知全能的管理者身份,对世界群内部进行着管理。

两者分工合作,倒相得益彰。

至于万界大陆目前的层级仍旧停留在三星世界巅峰,姜牧认为是因为自己这个掌控者的缘故,谁叫自己是三星巅峰的天道呢。

“继续加快二星世界的融合,不要担心天道之力。”目前来说,姜牧手中还握有一万七千余道天道之力,存货比较多,暂时不缺乏。

“是!”银发少年屈身行礼道。

这时一道波晕闪动,红色神袍的牧皇大天尊出现在姜牧的面前,刚要说话,姜牧笑着挥了挥手。

牧皇大天尊作为自己的分身,思维上与姜牧具有单向相通,他要开口说什么,姜牧一早就知道了。

“血狱世界离得越来越近,姜皇大天尊那边有些吃力,往后创造虚幻世界的任务暂时交给天图负责,你去配合姜皇大天尊,务必要保证大道地界的稳定。”

大道地界即当前的太阳系世界,是姜牧的老巢,有牧皇大天尊和姜皇大天尊两大分身一同配合,他也放心。

而天图原先是这方世界的天道,如今融合了虚幻世界的真理,一半真实一半虚幻,已经作为真实世界与虚幻世界桥梁的存在。

在姜牧的打算中,还准备将真实世界与虚幻世界更加紧密的联系在一起。

“是!”牧皇大天尊朝姜牧淡然行礼。

牧皇大天尊走后,姜牧看了天图一眼,随即两人来到天道空间的一个角落。

此处规则稀薄,当然这里的稀薄是相对其它地方而言,在天道空间中,没有真正规则稀薄的地方,此时在姜牧前方三米的地方,一个玻璃球大小的扭曲空间正在孕育。

“上神,这个翘曲空间是在我与真理融合之后诞生的,我探测了下,发现这个空间兼具真实与虚幻的成分,但严格来说更偏向真实一面。”

姜牧饶有兴趣地看着前方这个亮白的小小空间。事实上,这个翘曲空间是小天与真理融合后,由小天的内核塌缩而来的。

就像大质量的主序星衰亡后塌缩成黑洞一样,当小天成为天图,它的内核失去了原来的“主人”后,自发走向了毁灭。

只不过小天毕竟不是真的毁灭了,所以它的内核也没有彻底启动毁灭程序,而是塌缩成了这么一个玩意。

因为是另类的存在,为了避免被天道空间的规则毁坏,姜牧专门将它安置在这里。

“到底是天道毁灭后的遗骸啊,看它现在的样子,似乎有重新发育成世界的趋势。比起一开始那半死不活的状态,现在就像一个嗷嗷待哺的幼儿。”

“有意思有意思!”

兼具真实与虚幻,但又偏向真实的世界。

如果说在虚幻侧可以尽情的创造虚幻世界,难道以这个胚体为基础,也可以创造真实的世界?

心里这么想着,姜牧看了边上的天图一眼,心中一动,一个简单的世界构架在他的心目中成形。随即将设定规则打入小空间中,仿佛听到了开天辟地的声音,尔后一座小型的城市在空间内部形成。

有日出、有日落,行人匆忙,车水马龙,这就是一座模拟的现代都市!

姜牧微微点头,下一秒这座模拟的现代都市烟消云散,又恢复成了原始的小空间。

经过这番试验后,姜牧拧眉思考起来。

作为大道地界的天道,虽然他在这方世界中拥有绝对的权柄,但说实在的,世界万物已经成形,他的作用不过是全局性的进行掌控而已。真要说让大道地界重回混沌,不是说办不到,只是姜牧自认除非自己嗝屁,否则绝无可能,因为那等同于挫伤自己的元气啊。

但这小空间内他却可以尽情施展自己构想,一个可以像虚幻世界那样操纵的真实世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