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7章 大结局(全文完)

第1437章 大结局(全文完)

二龙自然是不可能如愿。

被走在他身侧的马大龙给拦下,“二龙,你怎么答应我的?!”

“马二龙你什么意思你,你再给我打我哥一下试试!”

苗苗从房间里头正和二二几个玩呢,听到马家兄弟两个人的声音,很高兴的跑出来。

然后就看到二龙刚好朝着她哥动手的一幕。

自然是不乐意了起来。

她噌噌跑过去,瞪圆了双眼,“你什么意思啊你,你给我说清楚,你凭啥打人啊你?”

幸好二龙早早被大龙给拽到了后头。

不然,估计苗苗那手指头都要戳到二龙额头上去了。

“苗苗你别生气,他这是高兴呢,对,就是想和江大哥开个玩笑。”

大龙绞尽脑汁寻着理由,看着苗苗的眼里却全是亮光,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这脾气,打小就这么不着调出来的……”

“哥,你别拦着我,你放开我。”

“马二龙。”

眼看着大龙就要拦不住,江钰摇摇头,上前两步对着二龙勾下手,

“走,咱们去外面说会话。”

“去就去!”

他才不怕他!

大龙看着两个人的身影吓一跳,下意识的就想跟出去,

自家这个兄弟打小性子就不服管教。

这些年也就是一一能让他低头,现在……

他叹了口气,抬脚就想走。

却被不远处跟着走出来的顾海琼给拦下,

“大龙你到屋子里头来,让他们两个自己去解决。”

二龙对一一的心思她也不是不知道。

只是一一只当二龙是朋友,是打小感情好的兄长。

这是没办法的事儿。

三家的关系都挺好的,不可能因为这件事情影响。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二龙和江钰两个人主动解开心结……

哦,应该说是让二龙解开心结。

江钰肯定是没有滴。

大龙还有些犹豫,可却被身侧的苗苗给拦下来。

小姑娘眉眼弯弯的笑,“大龙哥走啦,我和二二她们在房间里头烤了好些地瓜和花生呢,走走,咱们吃东西去。”顿了下,她笑嘻嘻的凑到大龙跟前低语,“放心吧,我刚才听沈婶儿说了,让我哥好好和二龙谈谈,别让二龙心里头憋着,对大家都不好……”

“走了走了。”

就这样,大龙被苗苗给半劝半拽的带进了房间。

院子外面不远处。

二龙气呼呼的瞪着江钰,“你这个奸诈小人!”

“过奖。”

江钰扬眉,好看的脸庞上闪过一抹笑意。

不过下一刻他就板了脸,声音平静的开了口,

“二龙,你还记得当初我和你说的话吗?”

“啊,什么话?”他和自己说的话多了,他哪知道是哪一句?!

江钰看着他摇摇头,“你看,你永远都是这样大大咧咧的,什么都不放到心上,过了就忘,还有你的工作,我听你哥说你前两天又换实习的地方了,是吧?”

“我要你管!”

二龙一下子跳了起来,“那里的人对我不好,我不想在那里待,为什么不能换工作?”

“你不也换了好几个地方?”

“可是我是越换越好,你呢?”

江钰神色淡淡,声音漠然而平静,“我刚才问你还记不记得当初我和你说的话,你说你忘了,那现在我再来提醒你一句,当初,你才毕业那会儿,我有没有问过你,你喜不喜欢一一,是不是想要给她最好的生活,你自己说,我有没有问过你?”

“啊,有……”

二龙有点懵,挠挠头,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闪过一抹不自在。

不过下一刻他就再次对着江钰不满了起来,

“愧我打小喊你大哥,你就是这样对我的啊,你竟然背着我去追一一……”

“一一是你的吗?”

“她,她是我妹妹,打小她就喜欢和我玩,她她喊我哥……”

“哦,她也喊我哥。”

二龙,“……”

“那次是有女孩子给你塞情书,请你去看电影吧,你当时答应了的……”

“我提醒过你,可是你是怎么回我的?”

二龙看着一脸淡然的江钰,张张嘴,最终还是没能开口。

只是眼底深处却是闪过一抹懊恼,

当时,他是怎么说的?

他说……

他就是觉得那个小女孩可爱,而且他们宿舍的人都打赌了啊,说那女孩子肯定瞧不上他……

所以他才故意在那个女孩子面前晃了几回嘛。

谁知道那女孩子就真的给他写了情书,还要陪他去看电影?

当时他倒是不想的。

可宿舍那几个笑话他,激他……

“我又没和她真的有什么,不就是看了场电影么。”

还是从头睡到尾!

不过,当着江钰的面儿,二龙不敢再开口。

好半响,二龙哼哼着,“那也是你不对,你喜欢一一为什么不和我说,大不了,大不了咱们公平竟争嘛。”

江钰哼了一声,

公平竟争?

他要的是没人能在一一心里头留下半点影子!

不过,这会儿看着明显服软下来的二龙,江钰也不会再多说什么。

毕竟几家关系都摆在这。

而且,一一也是真的把马家这两个当成了自家哥哥般看重……

上前两步,他拍拍二龙的肩,

“我和你说过的,有些事情错过了就只能错过,这是时间和成长对咱们的惩罚。”

哪怕是他,也不能例外!

“走吧,别让大家担心。”

顿了下,他看着二龙开了口,“回头我陪你喝几杯?”

“不用你陪。”

二龙气呼呼的转身走人。

不过走了几步又回头,“你要是敢惹一一生气,我揍你。”

江钰听了这话一扬眉,“你不会有这个机会的。”

他的一一呵。

吕家。

看到江钰一个人回来,大家都有些担心。

苗苗扫了眼身侧的马大龙,率先问了出来,“哥,二龙呢?”

“他刚才说有点事儿先回去了,不过和我说好了,等过几天再过来。”

江钰说完后,特意对着大龙点了下头,示意他别担心。

大龙心里头叹了口气,

自己那个傻弟弟打小就对一一有着超乎寻常的热情。

可是,这感情的事情谁能说的清?

一一把他当哥哥。

而且,还有江钰……哪是他那个万事不过脑的蠢弟弟能比的?

不想了。

他摇摇头,似是要把心里头的想法给远远抛开,

“沈婶儿,我爸妈让我过来给你们还有一一和江大哥道歉,前些天本来是都想过来的,可我爸的老毛病犯了,我妈又因为照顾他摔了一跤……”现在老太太还不能起床下地呢,但却一个劲的赶着他们过来看看。

再加上兄弟两个人的假期也差不多结束。

这才从家里头出来的。

“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

顾海琼笑着拿了水果给大龙吃,又仔细问了些马家两口子的身体情况,最后叹了口气,“想当年你们一个个的还小,就知道吃喝玩,我们这些当爸妈的还年轻,这才多少年啊,你们长大了,我们当爸妈的却一天跟着一天的开始老去……”

“妈你才不老呢,你一直都这么年轻漂亮。”

三三笑嘻嘻的抱着顾海琼的手臂撒娇,双眼却是时不时的朝着江钰身上瞟过去。

心里头想的却是,

哎,大姐真幸福,能天天看到美人大哥!

不过现在美人大哥成了她姐夫,想想也很好啊,她也可以多看几眼了呢。

因为马家两个孩子过来。

家里头热闹了两天,等到所有的人都各自散去。

再次恢复寂静的家里头倒是让吕老太太有些不习惯了呢,

“你看看,这几个孩子不在家啊,连个能听的动静都没有,安静的心都慌了。”

李姨笑着轻劝,“这不是晚上就回来了嘛,老太太要是觉得无聊,今个儿天气好,我陪你出去附近走走?”

“还是别了,就在院子里头坐坐吧。”

她这一把老骨头,走不了几步就气喘嘘嘘的。

费那个精神做什么?

半年后。

吕颜率先传出了好消息,有喜了。

当这个消息由李格说给吕老太太听的时侯,老太太正坐在院子里头的树萌下乘凉。

到了吕老太太现在这个年纪,冷的凉的不能喝,风扇空调这些也是不行的。

而且,她也并不觉得热。

身体各项机能更新代谢都跟不上了。

咪着眼,一侧桌子上放着个巴掌大的小收音机,正伊伊呀呀的放着京剧呢。

老太太其实也没听进去,就是在那里听个声响儿。

都快要睡着了。

所以李格的话虽然让老太太醒了过来,但却没听清说的什么。

李格也不嫌烦,高兴的又连着重复了两遍后。

吕老太太才猛不丁的反应了过来,

有喜了!

怀孕了!

这下老太太高兴了啊。

不管不顾的就想要从躺椅上坐起来。

那动作和姿势把李格吓一跳,生怕会闪了老太太的腰或是没站稳摔了。

赶紧上前去扶,“奶奶,奶奶你别急,我是头一个和您说的,颜颜还在房间睡觉,回头她醒了您就可以看到了……您不用急,就在这里歇着等她就好……”

“哎,你别拦着我,我去找许爱和你们李姨去,让她们赶紧去买些好吃的。”

“对了,还得看看什么忌口……”

“颜颜爱吃的水果……还得买核桃……牛奶也对孩子好……”

老太太自打两个孙女出嫁后可没少做这方面的功课。

多少知道些什么对大人和孩子是有用的,有好处的。

这不,这会儿说起来竟也是头头有道?

李格还能说什么?

他把老太太送到李姨和许爱两个人跟前,回头想了起来,还没给他爸妈打电话呢。

结果就是,他再一次见证了大人们激动欣喜高兴之余的碎碎念。

他妈拉着他在电话里头硬是念叨了一个多小时!

最后要不是他爸在那边喊人,估计他妈还能再念上一个小时?

挂上电话,擦了下脑门上的薄汗,他长吁了口气,

总算是不用听他妈唠叨了。

真不容易呐!

只是他却不知道,另一侧挂了电话的李妈妈直接就打电话订机票。

用她的话就是,儿媳妇有了身孕啊,她身为婆婆,怎么可能会无动于衷呢。

哪怕是回来看看她孙子孙女的也好嘛。

对,她现在就回去,赶紧的回去,看一眼自家孙女孙子去。

万一以后出生了,孩子嫌弃她这个当奶奶的去的迟,不认她或是生她气了怎么办?

这话说出来,李格爸爸是一脸的无语,

“孩子这会儿顶多就是才有那么一点影,都没长成呢,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些?”

要真是如她所想的那样。

那他们家这个孙子孙女的可不得成了精?

“我要你管,我孙子孙女就是聪明,就是记忆超群,你能怎么样?”

眼看着自家老伴把多年不曾用出来的女人就是不讲道理的刁蛮都使了出来。

李格爸爸能说什么?

大手一挥,机票买两张,一块去!

万一孙子孙女的到时侯只认奶奶,不认他这个爷爷了怎么办?

李格妈妈呵呵两声,刚才谁说孩子现在只是一个影,豆丁点大,什么都不知道的?

有本事现在别跟她一块回啊!

如是,被吕老太太当成易碎的瓷器保护了两天的吕颜,再次迎来自家婆婆的细心呵护。

伴随着李家爸妈到来的,还有几大箱子的补品!

孩子的。大人的。

飞机托运!

吕颜一脸的傻,这要是都吃下去,十个月过后,她得胖成猪?

偏一一还在一侧幸灾乐祸,

“哎哟,颜颜姐你好幸福哦,你看这两天,奶奶都快忘了我们这些大活人了。”

她这一说吧,吕颜一瞪瞟了过去,似笑非笑的,

“你也别急,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的。”

眼神在一一身上一瞟,她扬扬眉,

“我觉得很快了。”

“要不回头让江钰再努力点,咱们到时侯一块坐月子?”

一一,“……”一边去吧,她才不要这两年有宝宝。

看着一一脸上的神情,吕颜哈哈大笑,不过下一刻看到门口端着补品走进来的吕老太太。

她又开始想哭,“奶,这能不喝吗?”

要是没记错,她上午的时侯才喝了一大碗!

“这是去火的,我看你最近额头上有点豆豆,你放心,我都问过医生,不会有影响的……”

吕老太太一脸的笑,看到一一后特意往她脸上看了看,

“一一你要不要去喝一碗?”

“你许姨专门熬的呢。”

一一想也不想的摇头,“不用了,我不喝。”她没上火。

看着一一转身寻个理由闪人。

吕颜好笑又好气,没义气!

就这样,吕颜过了十个月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她奶奶恨不得把饭都送到她嘴里的躺赢生活!

十个月后。

她和李格两个人的儿子出生。

可把提前半个月就赶过来的李格妈妈给乐坏了,抱着小东西不松手。

李格则眼珠子不动一下的盯着吕颜,

“颜颜你没事吧,你哪里不舒服?”

“颜颜你喝吗,饿吗,累了吧?”

反正就是吕颜眨一下都能换来他守在床边半天的紧张!

至此,吕老太太总算是放下了心,

大孙女啊,嫁对了人!

放下了对吕颜的心思,老太太转眼则若有所思的看向了一一。

不过想了想,也并没太放到心上,

一一还年轻呢。

是的,一一还年轻。

她也真是这么想,这么做的。

所以,一一和江钰两个人又坚持了两年多,才总算是有了好消息。

这个时侯的吕老太太已经更加的迷糊。

很多时侯连自己吃没吃饭都记不住,对二二和三三几个也是很多时侯都分不出哪个是哪个。

她会在几个孩子回家的时侯一脸带笑的喊小五为三三,喊二二是小五,然后再三小五是三三……

全家人都很难过。

倒是吕老太太,清醒的时侯一脸带笑的劝着她们。

这一辈子啊,谁不会老?

都会有那么一天的。

她这一辈子能有今天,值了啊。

秋天,传来了苗苗和大龙两个人的喜讯。

大半年前,两个人在小城里头举行了婚礼,顾海琼一一等人都赶了过去。

对于江易媳妇来说,大龙这个女婿呢,肯定不是十全十美的。

这孩子不如自家苗苗有灵气,也不是自家儿子那般有能力。

不过,大龙却是胜在沉稳大气。

而且对着苗苗也很好。

最重要的是,苗苗喜欢啊。

再加上两家的关系……

经过了一年多的考量,再加上马大嫂也是真心的对着苗苗好,更是几次和江易媳妇提起来,以后她一定会把苗苗当成女儿般的看待……到最后,江易媳妇也是磨不过自家女儿的坚持,只能吐口应下这门婚事。

婚礼当天,一一看着站在台上的新郎新娘,她仿佛再次回到了小时侯。

那个时侯的她无忧无虑。

放了学就拉着身边的几个孩子各处疯跑,万事有妈妈有姑姑……

现在……

她头侧了一下,就看到正朝着她笑望过来的江钰。

一一眉眼弯弯的一笑,现在,她身边除了有爸妈有姑姑爷爷奶奶大伯,还有这个男人!

“想什么呢?”

身侧,江钰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先看了眼一一,

“累不累,渴不喝?”

“不累,你怎么跑过来了,爸妈呢?”

“和岳父岳母还有马大叔他们说话呢,咱们插不上嘴。”

一一笑了笑,想起前两天看到的她爸和自己公公斗嘴时的情形。

不禁扬了下眉,可不是插不上嘴吗?

“由着他们逗乐子吧,老小孩呢。”

对于江钰这话,一一点头表示赞成。

不远处,有司仪的声音响起来,“请新郎抱新娘进洞房……”

一片笑声中,江钰紧紧的握住了一一的手,

这是他的小丫头!

二龙是在大龙婚后第二天下午离开的。

比顾海琼等人走的还要早。

临行前,他特意找了一一说话,看着她脸上的笑,二龙也跟着笑,

“瞧着他把你照顾的挺好的,这样我也就可以放心的离开了。”

“离开?”

一一皱了下眉,“你要走哪?”

“我们公司有个名额去国外两年,我争取到了。”

二龙大大咧咧的笑,“你也知道我的,向来是没个定性,如今可以免费去国外走一圈,看看那外头的天地太阳和咱们国内的到底有什么不同也挺好的,你放心啊,等到了外头我看到好东西就给你买……”

“哎哎,你可别哭啊,一会江钰要打我的。”

“我打不过他,真打不过!”

一一扑吃一笑,倒是之前因为二龙的一番话而涌起来的伤感给散了大半。

她瞪了眼二龙,“你这话什么意思啊,说的江大哥好像打过你似的。”

可不是打过嘛,还不止一次!

不过,这话二龙可不会说给一一听。

所以,他只是咧嘴笑了笑,看着一一好半响,他抬手拍了下自己的脑门,

“我也没啥好说的,你要是受了什么委屈就给我电话,回头我帮你揍他。”

一一眼角余光扫到二龙身后不远处的某人,抿了唇要笑不笑的,

“你刚才还说打不过他来的……”

“打不过也要打啊,再说,我比他年轻啊,等过两年他越来越……”

老字还没出口呢,二龙身后响起一声冷哼,

“就是再过二十年,你也仍然打不过我这个比你老的。”

“要不,咱们现在就试试?”

二龙,“……”

抬眼看到面前的一一脸上的笑,眼里的光芒时。

二龙眼神微黯,不过下一刻他就转身,“君子动口不动手,我才不和你一般见识,一一记得啊,他要是敢欺负你,回头我帮你出气。”

“行,二龙哥你一路平安……”

半个月过后,二龙孤身一人独自登上了去国外的飞机。

这一去就是三年且不提。

距离大龙和苗苗两个人结婚半后后的一个早上。

一一和江钰两个人的好消息传了过来。

老太太咧着一口掉光了牙的牙床,笑的脸上全是褶子。

她拉着一一的手,很高兴,“好啊,奶奶高兴,以后好好的过日子,颜颜啊,别理你那个妈,她可不是好人,和李格好好过,有啥事啊,奶奶给你作主……”她念念叨叨的,一一也不提醒她认错了人,由着她握着自己的手说话,只是说了半天后,老太太一抬眼,哎了一声,脸上全是高兴,“一一啊,你这丫头好几天没回来看奶奶了吧,还说什么想奶奶,是不是又和朋友出去玩了?”

老太太把一一和江钰两个人结婚的事情给忘了!

“奶奶,我这几天出差了,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嘛,我呀早就毕业了,和江大哥结婚了呢……”

“江大哥?江家那小子吗?那个长的最好看的那个?”

“对,长的最好看,咱们家三三打小看到走不动路,抱着腿不放的那个江大哥。”

听到了一一的话,吕老太太脸上的褶子加深,

“三三啊,打小就爱美,现在也爱。”

可不是现在也爱吗?

不,应该说呀,那丫头现在是更爱美!

心里头腹诽了两声,一一笑嘻嘻的凑到吕老太太跟前,

“奶奶,我和江大哥有宝宝了哦,和颜颜姐家的宝宝一样的宝宝,奶奶高兴吧?”

“高兴高兴,看到你们高兴啊,奶奶就高兴!”

吕老太太脑子转的慢,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一一说的话。

真的高兴的不得了。

她又能一位重孙子了啊。

抬头看着头顶上的阳光,老太太本来就一条缝的眼咪的看不到缝,

老天爷这一辈子呀,待她终究是不薄!

一一带来的好消息让两年前吕颜在家里头的情况再次完美重演。

这次幸灾乐祸的人换成了吕颜。

有事没事就带着自家娃在一一跟前晃两回,取笑,

“看看,让你再笑我,现在还回来了吧?”

一一,“……”有见过这样的姐姐吗?!

不要了!

几个月后。

一一再次给大家带来了惊喜,肚子里头怀的是双胎!

至于男女的……

不管是吕家的人还是江家的人都没去过问。

对于她们来说,男女都一样!

当然了,要说最高兴的,自然是江家。

江易媳妇一想到自己家也有一对长的一模一样的娃娃。

梦里头都能偷着乐笑!

至于江易……

高兴的结果就是拽着沈南川喝酒。

几场过后,看不过他那个样的沈南川直接把人给狠狠的灌醉了一回。

直接让江易在床上躺了一天半。

事后,再也不敢找沈南川去念叨,更不说拉着他喝酒了。

不过背地里头和自家儿子抱怨,

“你那个岳父太可恶了,不让我高兴不说,还故意灌我酒,他啊,打年轻那会就不让人喜欢。”

江钰直接当没听到。

他可不想牵到到自家亲爹和亲岳父两个老男人老小孩之间的较劲当中去!

十个月后的一天早上。

一一和江钰两个人的龙凤胎呱呱落地。

江易媳妇把两个孩子当成了命根子一般的看着,护着。

至于儿子和媳妇?

那是谁他们在哪,要她们做什么?

还是娇娇软软的孙子孙女来的重要和欢心!

有了孩子,又不用自己带。

一一也就是在家里头待了三个月左右,便直接就走出了家门。

这次她听话的进了自家公司。

不过,也没要什么特殊照顾,直接从基层做起……

江易妈妈则是和请的一个保姆全心的照看孩子。

虽然婆媳间偶尔也有些小别扭,但一家人嘛,怎么可能会一点小矛盾都没有?

锅碗瓢盆还有碰到锅沿的时侯呢。

日子平安喜乐的往前走。

转眼就是三年。

三年中,二三四姐弟几个考入了清华,学习成绩虽然不入一一这个长姐。

但却也是学校里头一流的存在。

特别是四四,学校里头的奖学金他基本就没漏下过!

继她们姐弟几个考进去的第三年,小五也凭着自己的努力,一门心思的迈入了清华学校。

对于一家姐弟几个全都考入一个学校。

用二二的话那就是,姐弟几个啊,怎么可能考不同的学校呢。

走一样的路才叫姐弟嘛。

当然这也仅限于考大学,你看一入大学没多久,姐弟几个的兴趣不都显出了极大的差异?

最明显的是,三三竟然想走娱乐圈演员这一条路!

最初的时侯家里头谁也不知道。

直到她背着人,偷偷的在一部电视剧里头露了个小脸,演了个配角中的配角。

并且好巧不巧的被在外头和人吃饭的亲爹给瞟到时。

这下好了,整个家里头的地震哦。

十级!

“娱乐圈多乱啊,她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外头那么多条的路不走,就非得走这个?”

沈南川黑着脸,在家里头和自家媳妇生闷气。

顾海琼看着他头上两侧的白发,脸上的褶子,突然间开了口,

“沈南川,你老了啊。”

沈南川拍了下桌子,“你就偏着她,我告诉你,这件事情我不同意。”

“你同不同意的有用吗,她自己都演了一部戏了。”

顾海琼翻了个白眼,不过想到这人上个月才动了个小手术,也舍不得让他太生气。

小声的劝着,“咱们刚才不是给二二她们几个打电话了嘛,说三三上完课就回来,你也别太生气,说不定三三只是觉得好玩呢,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孩子打小就喜欢漂亮,万一她就是觉得那戏好看,能穿的漂漂亮亮的,就是去玩一下呢,你这不是白生气了吗?”

“最好是这样!”

沈南川过后也觉得自己和媳妇发火不好,收了心思,“那路不好走,又辛苦又累的,没白天没黑夜的做事,三三哪里受得了这个苦?这丫头就是还当小时侯她自己玩啊,净胡闹。”

“对对,回头我一准说她。”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说的动!

傍晚的时侯,包括小五在内,几个孩子都回了家。

这让吕老太太高兴起来。

拉着几个孩子的手看看这个摸摸那个的,一迭声的说瘦了,让许爱她们赶紧再重新做好吃的。

因为两个老人的身体原因,顾海琼也好沈南川也好,都没当着老人的面儿说什么。

直到饭后。

晚上九点多,老两口早早的歇下。

沈南川黑着脸看向站在他面前的三三,“我问你,那个什么什么电视是怎么回事?”

“什么电视,爸你说的哪个?”

三三心头一跳,难道,她爸知道了什么?

面上却是半点不显,眨眨眼,一脸娇憨可爱的准备撒娇卖痴的蒙混过关。

“少来,说实话,你是不是背着我和你妈去演电视了,你们几个也跟着她一块瞒着是吧?”

沈南川很生气,看着眼前几个不听话的小丫头,黑着一张脸。

二二有点不乐意,“爸,三三又没有做什么,而且你不知道,三三穿着那个衣裳可漂亮了。”

“对啊对啊,爸,你还没看那个电视吧,好好看。”

小五也点头附和,三姐最好看!

要是让人知道以后红遍大江南北的三三同学最初加入演艺圈,原因是漂亮。

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哭和不敢置信?

这是后话且不提。

此刻,沈南川黑着一张脸,“以后不许再去了。”

“我不。”

事实上三三本来也没想着要怎么样。

可是她爸这态度……

她做什么了啊,这么劈头盖脸的给她一顿。

还特意让她们几个回来一趟,让二二她们看着她挨骂……

她爸太讨厌了!

小姑娘家的娇气就噌噌的冒了出来,“我不,我偏要。”

“爸爸你怎么能这样不讲理,我又没作什么,你这样骂我作什么?”

跺了下脚,她一脸委屈的看向坐在一侧的顾海琼,

“妈你看看我爸,他怎么能这样啊。”

“还有,我不管,反正我就要去。”

她爸凭什么不让她去啊。

就去!

“你敢。”

沈南川也被三三的小脾气给气到,抬手指着她,“你看看你,一个女孩子不好好学习,老是往外头跑什么,你现在是学生,主要的是学习,以后不准去。”

“我不和你说了,妈你也不管管我爸!”

她气呼呼的转头向顾海琼求援,大眼水汪汪的,“妈,我又没做什么。”

“好了好了,你们几个都回来一趟,明天刚好是周末就在家里头休息一天,也当是陪陪你们爷爷奶奶,有什么事情咱们明个儿再说。”顾海琼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只能是中间打圆场,不然还能怎么着?

不过,她对于三三要走的这条路……

眉头拧了下,也是有些不怎么喜欢,只是……

“小四你留下,你们几个也回房去休息吧,明天都给我好好的陪你们爷爷奶奶啊,谁要是敢惹她们生气,我一准收拾你们。”顾海琼看着几个小丫头叮嘱着,生怕三三一时性子起来,把这事儿再和吕老太太说起来。

老太太那么大年龄了,哪里还能操这些心?

“你怎么看?”

等到几个小姑娘走后,顾海琼看向自家儿子。

沈南川一下子不乐意了,“什么叫你怎么看啊,我可和你说,这事儿坚决不能依着她啊。”

她一小姑娘在那里头多累多不安全啊。

这可是自己打小宝贝着的女儿,被外头那些人品头论足的,被她们吼着训着的。

不行坚决不行!

“这事儿反正我不同意!”

沈南川为了表示自己的坚决和坚持,直接离开。

可惜,不管是顾海琼还是四四,母子两个都没真的在意。

不过四四毕竟是当儿子的。

似笑非笑的摇摇头,“你不去哄哄吗?”他爸发脾气了呢。

“有什么好哄的,回头他自己想通了就没事了。”

难道还真的和自己生气?

顾海琼直接问四四,“三三这事儿你怎么看?”

“她高兴就去呗。”

四四没当回事儿的看了眼他妈,“咱们家又不怕什么。”

再说了……

四四也就是对着他妈,扯了嘴角笑笑,“三三就是觉得好玩,说不定要不是我爸来这一回,她把这事儿都给忘了,依着我看啊,她刚才说的那些话多是和我爸在赌气呢。”所以,这事儿根本就是他爸自己闹出来的。

多此一举!

顾海琼,“……”

第二天当着老人的面儿,一家人笑呵呵的,谁都没说什么。

只是隔了两天,回校的三三直接就又签了一部电视。

竟然还是女三号!

沈南川是半个月后知道的,气的他啊。

不过三三不理他啊。

到最后,父女两个人谁也说不服谁,冷战。

顾海琼这个当妈的在一侧瞧着好笑又好气,最后更是掰开揉碎了的劝着沈南川。

几乎是说破了嘴皮子。

到最后好不容易才让他吐了口,暂时让三三先试试。

当然,用沈南川的原话就是,让那丫头在里面走两年,知道一下里面的辛苦和累。

她就知道大人是真心为了她好!

可惜,沈南川却是没想到,自家这个娇气的丫头啊,竟然在这件事情上一再的坚持了下来。

且,这一坚持就是一辈子!

事后好些年,沈南川在亲口听到自家小女儿是最初只是因为和他这个当爹的赌气才走上的这条路。

可把他给怄的啊。

恨不得回头把这个时侯的自己一巴掌拍晕,

让你忍不住,让你多嘴!

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

时间是最为公平的存在,三年里头,三三的努力最终得到了回报。

毕业没一年,她的演员生涯已经在她的努力和坚持下迎来了一个小高峰。

当然,也是因为有着顾海琼等人在后头给她做依靠。

不然努力的人多了。

凭什么让你一个小年轻,毕业没两年,还不是科班出身的年轻小女孩?

不是没有人给她使绊子。

不过都是被顾海琼魏无风韦昌等人给悄无声息的解决了去!

开什么玩笑啊,还能让自家孩子在她们的眼皮子底下被人欺负了去?

久而久之,三三有后台不能惹的消息在圈子里头广为流传。

且被人深信不疑!

直到三三成了视后级般的存在,最终一次采访中她才暴出自己的身份。

大家顿时哗然,富二代!

而这个时侯,三三已经是圈子里头顶级的存在。

这是,三三的一生。

如她打小所喜欢的那样——

璀璨辉煌而漂亮,光芒万丈。

她用自己的辛苦和努力,成全了自己打小的心愿,且终身不移。

一一和江钰的龙凤胎三岁生日过的隆重而又低调。

整整一天的热闹过后。

江易媳妇和一一江钰看着两个孩子,许爱等人善后。

顾海琼则和吕颜先送两个老人回家歇着。

“爸妈,我给你们温了牛奶,喝点再睡吧?”

吕老太太笑呵呵的点头,“行,放那吧。”

吕老爷子也有些不想喝,

“没啥味道,你让你妈喝吧。”

他这么一说吧,吕老太太倒是想喝了,“老头子你喝,我也喝,赶紧的啊,这可是儿媳妇的心意。”

好吧,喝。

自家这个老婆子啊,就喜欢和自己对着来。

吕老爷子也没再说啥,笑呵呵的和吕老太太把两杯牛奶喝了,又和顾海琼说了几句话就睡下。

晚上十一点回来的时侯,沈南川还特意推开门看了一眼。

老两口睡的很熟。

他也就悄悄的关门出来,累了一天,顾海琼两个人也赶紧洗漱歇下。

这一夜,老两口再也没能醒过来。

早上等到大家觉的不对时,沈南川心里头莫名的就是咯噔一声。

站在门前,他闭了下眼,伸手推门走进去。

卧室中,老两口嘴角含笑,合衣躺在床上,早早没了气息……

吕家二老的后事办的极是隆重。

吕颜一一等人好几次哭晕在灵前……

几天几夜的折腾过后。

送走了二老最后一程,大家都各自的散去,

虽然都难过悲痛,但还有孩子,日子得继续不是?

晚上,沈南川站在二老跟前久久不动。

顾海琼找过来的时侯,他也只是动了动嘴唇,“媳妇……”

声音嘶哑,痛苦,难过,自责……

那一晚他要是进去看看,他要是早早的进去看看……

“别想了,咱们也会有这么一天的。”

“都会过去的,多想想一一她们,想想那几个孩子……”

顾海琼走过去抱了抱他,两个人就那么安静的坐在老两口房间内。

一夜没睡。

第二天,太阳升起来,又是新的一天。

房门外头,院子里,二二三三几个难掩担忧,却又故作欢快的神情落在顾海琼沈南川眼里。

夫妻两人互看了一眼,缓缓的,沈南川抬手握住了顾海琼的手,

“咱们出去吧。”

逝者已逝。

活着的人,继续往下走……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