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五百二十五 祖辈的那些事儿七十五.零

一千五百二十五 祖辈的那些事儿七十五.零

等用过了简单的午膳之后,代王爷和吴清若想要逛逛镇国公府,本来应该沉昊林或者沉茶作陪,但宁王殿下却主动请缨,带着两位兄长去参观镇国公府。

代王爷和吴清若很为难,虽然他们三人都是家中长辈,但镇国公府的意义又不仅仅是家中子侄的府邸,更是边关元帅的驻守之地,他们没有主家的带领,是不可以随便乱闯的,万一出了点什么意外,哪怕是长辈,他们也是难辞其咎的。

就在他们左右为难之际,秦正和晏伯从神采奕奕的出现在花厅,他们刚刚挑选完了这次参加大比武的将士,挑选的人都很令他们满意,心情非常的好。

尤其是秦正,他这几天预想的配置都已经完美的实现,就等着接下来的实际操练,如果顺利的话,他认为他的人马应该是可以在这次大比武中崭露头角,或许能成为一匹不得了的黑马。

“哟,这是谁啊?”

秦正看到站在花厅门口、面露难色的代王爷和吴清若,规规矩矩的给代王爷行了礼,起身的时候,顺便朝着吴清若翻了个白眼。

“秦老将军,莫要君前失仪。”吴清若当作没看到这个白眼,自己拉着代王爷往后退了几步,请秦正和晏伯进来,压低声音说道,“陛下在,不要失了分寸。”

秦正回了他一个冷哼,进入花厅,走到宋珏跟前,向他行了礼。

“臣秦正、晏峰见过陛下,吾皇万岁!”

“两位老将军快起!”宋珏伸手虚扶了一下秦正和晏伯,“多日不见,看到两位老将军精神矍铄,风采依旧,朕也就放心了。”

“劳烦陛下惦念,臣等愧不敢当。”

“客套话就不多说了,两位老将军来的正好,王叔和皇伯父想要参观一下镇国公府,镇国公和大将军与朕还有些话要说,不如劳烦两位老将军作陪,陪同王叔和皇伯父参观参观?”

“没有问题。”秦正和沉昊林、沉茶交换了一个眼神,“陛下放心,一定会让二位宾至如归的。陛下,既然要陪二位王爷,那臣等先告退了!”

宋珏点点头,看着宁王殿下陪着四个老人家推推搡搡的离开花厅,等离开他们的视线范围,就听到秦正的大嗓门,没一会儿又听到了吴清若冷酷的反驳声。

“他们怎么回事?”宋珏轻轻叹了口气,“吵了一辈子了,还没有吵够?”

“吵架时他们联络感情的一种方式,他们都已经习惯了,既然这是他们舒服的方式,我们就不要管了。”沉茶轻笑了一声,“咱们继续刚才的话题吧!”

秦正和晏伯花了大半个时辰,领着代王爷、吴清若和宁王殿下逛遍了整个国公府,当然,也只是去了可以去的地方,沉昊林、沉茶以及现在薛瑞天住的地方,都只是在外面看了一眼,除非院子的主人允许,是不会轻易让人进去的。

等到他们重新回到花厅,宋珏和沉昊林、沉茶、薛瑞天的小会谈也基本上结束了。

“代王叔、师父,看得好不好?”看到吴清若点头,沉昊林松了口气,“您两位熘达了一圈,应该也累了,不如我们去隔壁侯府看看,院子时都已经打扫干净了,只等你们住下了们住下了。”

“住侯府?”宋珏轻轻摇摇头,“不不不,昊林,我还是住在国公府吧,之前我就是住在国公府,现在还住这里,也不用挪来挪去,这样也方便一些,是不是?”

“陛下,国公府已经没地方了,侯府只有宁王殿下一个人住。”薛瑞天拍拍宋珏的胳膊,压低声音说道,“别想一出是一出,老实的给我住侯府去,别给我们添乱!”

“陛下!”沉茶微微一欠身,

“侯府现在有暗影的精锐保护着,住过去我们才会放心。”她看了看宁王殿下,压低声音说道,“王叔知道代王叔和皇伯父要来,可是盯着侯府的仆役,整整打扫了三天呢!”她挑挑眉,“现在可不是你之前看到的那样了。”

“可是,我想跟你们住一起。”

“你别闹。”沉昊林沉着脸,看了一眼正在跟宁王殿下说什么的代王爷和吴清若,“代王叔和我师父今天必定是要去祭拜我父母和薛伯父、薛伯母的,你可别捣乱,要是耽误了他们这个,他们可是要生气的,到时候,就算是我和茶儿也是救不了你的。”

经沉昊林这么一提醒,宋珏突然想起来,在来边关的路上,他的王叔和皇伯父就已经多次提到过这个事儿,刚才因为荆王兄弟的原因,情绪过于激动,都把这个事儿给忘了。

“要不是昊林提起,我真的是忘得一干二净。”宋珏点点头,“既然这样,就去隔壁侯府看看吧。”他站起身走到等在一边代王爷、吴清若和宁王殿下身边,笑眯眯的说道,“皇伯父、两位王叔,昊林和小茶刚才说,请咱们去侯府看看要住的环境,顺带沐浴更衣、歇息片刻。”

“可以。”吴清若看看跟在宋珏身后的沉昊林、沉茶跟薛瑞天,“还有一件事儿,等我们略带休整之后,你们两个,还有小天,引我们去灵堂,祭拜一下你们的父母。自从他们过世,我们还没有机会祭拜过他们,正好借这个机会,好好的缅怀一下旧友。”

“是,师父,东西我们已经备齐了,您放心!”沉昊林侧身一让,“请!”

沉昊林依旧是陪着代王爷、吴清若走在最前面,引着他们穿过国公府的庭院,往隔壁的侯府走去。

“今天可以睡个好觉了。”宋珏打了个哈欠,他看看走在前面的人,拍拍跟在身边的沉茶,又拍拍薛瑞天,压低声音说道,“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再跟他俩出门的。”

“很累吗?”薛瑞天轻笑了一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吗?”

“还真让你说准了,就是这么回事!”宋珏轻轻叹了口气,“每天早晨,天还不亮,两个人就已经起来了,然后每天晚上,吃过了晚膳,两个人绕着下榻的驿站熘达几圈,就准备睡了,每天睡下的时候还不到子时,可怜我天天都要批阅从西京城快马送过来的奏折,一直到天明,我还没睡下呢,他俩就又起来了,我只能继续跟着他们赶路,抓紧时间在路上睡。可你们也知道,路上那么的颠簸,我也是睡睡醒醒的,直到昨天晚上,才勉强在床榻上睡了一会儿。”

“这可真是太辛苦了,平日在西京城,在皇宫里,还有机会好好的睡上一觉,现在出来之后,连睡个安稳觉都不行了。”薛瑞天拍拍宋珏的肩膀,“今天晚上好好睡一觉吧,明天愿意什么时候起就什么时候起,没有人强迫你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