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痴傻的真相

第三章 痴傻的真相

“小九,你才退了烧,身子虚得很,还是让我背你吧。”栓子搀扶着张九莘,走一会歇一会,一盏茶时间才走到庙河边。

张九莘摇头,坚持道:“过了八拱石桥,就是郭郎中家了,我们快走吧。”

庙河村张氏族人聚居在庙河两岸,河东的称东张氏,西岸的称西张氏,西张氏富贵,东张氏贫弱。

除了冬至祭祖和一些宗族议事之外,东张氏和西张氏来往不多,毕竟血缘关系已在七代之外,而且贫富和地位悬殊。

郭郎中家在西岸边上,张九莘两人到达时,郭郎中提着背篓,正要上山采药。

......

“嘶”

当郭郎中看到栓子后背那触目惊心的伤痕时,倒吸了口凉气,处变不惊的脸上也变了脸色:

“你们......你们家的人也忒狠了,再怎么说,栓子也还只是个孩子呢。”

张九莘也心疼,记忆里,栓子身上似乎永远带着各种各样的伤。

等郭郎中给栓子上了药、包扎好,张九莘又让郭郎中把栓子全身上下检查完一遍后,才示意脸色早已变得难看至极的郭郎中到偏厅说话:

“郭伯伯,您看栓子哥的身体可曾留有什么隐患?”

郭郎中把擦手的帕子递给小药童拿下去,闭目好一会,才把想要爆粗口的怒气压下去,摇头道:

“栓子背上的鞭痕,每日涂一遍金疮药,一旬也就无碍了。但是......”

郭郎中叹气:“他左足以前受伤留下的旧患,若是不能及时医治,恐怕以后他那左腿就废了。”

张九莘身子一震:“郭伯伯,无论花多少银子,求您一定要把栓子哥治好。”

看到张九莘急迫的表情,郭郎中脸色和缓了些,可随即又皱眉道:“栓子左足的隐患,多费些时间,名贵药材,总能治好,但是......”

郭郎中郑重其事:“堵塞住他脑神经的血块,若不能及时消融,栓子随时都会有毙命的风险。”

张九莘瞳孔一缩:“怎么回事?”

在郭郎中的讲解下,张九莘才了解栓子脑子不灵活的真相。

据郭郎中所说,栓子是一出生就被人下了手脚,导致脑部淤积了一血块,顶住了神经。而不是天生的弱智儿童。

血块一旦消融,便能如常人一般。

可随着年龄渐长,脑域扩大,血块对神经的压迫越发严重,再过几年,血块若还不消融:

则栓子的成年之日便是丧命之时。

......

从郭郎中家出来后,心事重重的张九莘一路沉默不语,搀扶她的栓子也感受到其不安的情绪,便也没有多话。

“小九,给。”栓子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只小巧的竹篾做成的蜻蜓。

张九莘看着栓子小心翼翼讨好的表情,心里一痛,展颜道:“栓子哥真厉害,这竹蜻蜓做得越发像是真的一样了。”

“小九喜欢就好,小九高兴比什么都好。”看到张九莘笑了,栓子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眼里的光芒再次汇聚。

走过庙河的八拱石桥,途径村头大榕树下的凉亭时,张九莘看到一熟悉的身影,鬼鬼祟祟的进了一间比旁人家矮了半截的黄泥蓬草房。

“栓子哥,那是谁家的房子”张九莘这具身体的原主长到十一岁,都没出过张家院子,可记忆中对这间茅草房却隐隐有种恐惧感。

栓子道:“那是盲婆婆的房子。”

盲婆婆,一个乡间跳大神的仙姑。

一个念头从张九莘的脑海一闪而过,快得其来不及抓住。

走过凉亭时,张九莘又回头瞥了眼那乌压压的泥草屋。

张家在村东头的望月山下,两人快到山脚下时,突地听到山坡的竹林里传来对话声:

“茹儿,你......你嫁给我吧,我发誓,我一定会对你好的。”

“柱子哥,我娘不会同意咱俩成亲的。”

“......”

张九莘两人站着听了一会,栓子眨眨眼道:“咦,这不是三姐姐的声音吗?三......唔唔唔”

“嘘!”张九莘万万没想到栓子会喊起来,吓得赶紧捂住他的嘴巴,狼狈而逃,两人跑到家门的篱笆墙的柴门时,迎面又撞上了一人。

“哎呦,哎呦,可疼死我了,疼死我了都。”

张九莘不用抬头看,只听这别扭的发嗲声,便知道对撞之人是二婶杜氏。

“呦,是小九呀~,走路怎么那么不当心啊。”一身大红色圆领对襟长袄的杜氏,抬手把发髻上歪斜了的绒花扶正。

杜氏眼睛滴溜溜的在张九莘身上溜了一圈,便像躲瘟疫般闪进了院子。

栓子挠了挠头,疑惑道:“二婶今天怎么那么好说话了,我还以为又得挨一顿打呢。”

“事出反常必有妖”张九莘心想,脑海里又浮现盲婆婆家那黑压压的茅草房。

推开柴门,进了院子。

张九莘一眼便看到上房饭厅里,八角拼桌上摆放的盘子里的三个菜团子。显然这是给张九莘和栓子准备的午饭。

男女不同席,是张家的规矩。

老爷子不在家,家里便只有中午和晚上两餐。

张九莘咬了口菜团子,咀嚼了许久,伸长了脖子也咽不下去。

这菜团子,是把晒干的蔬菜在热水里焯一下,汤用来喂牲口,然后把菜切碎,和稗子、少量的大米掺和在一起煮熟后捏成团。

这稗子在现代就是用来喂牲口的饲料。

张九莘实在咽不下去。

栓子却吃得津津有味,眨眼就把一个菜团子给吞了下去,看到张九莘拿着菜团发呆,又扫了眼仅剩下的最后一个,舔了舔嘴唇:

“小九,你想什么呢,菜团子可得热乎乎才好吃,今天钱奶奶加了猪油,可香了!”

张九莘见栓子看着菜团子眼睛闪闪发光,把手中的菜团子也递给了对方:“栓子哥,我刚退了烧,没胃口,你都吃了吧。”

栓子看着张九莘塞到手上的菜团,却突然发起愣来。

张九莘见他许久不说话,忙道:“栓子哥,栓子哥,你怎么了?我......我是真的没胃口~”

栓子歪着头,像是在回忆:“小九,荠菜团子是你最爱吃的,有一次好多天你什么都吃不下,但是荠菜团子却能一下吃掉三。”

“小九,我怎么感觉你变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