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追杀

第五十章追杀

回头一望,两三百只烈雀扯着嘶哑的嗓子,飞快地朝良人这边逼近,吓得良人脸色一白拔腿就跑。

在野外招惹到一大群烈雀可不是开玩笑的,那是有丧命的危险,波波比良人更加清楚被一大群烈雀追杀是什么概念,一招烈暴风朝身后打出,然后追上良人的脚步一起慌乱地朝山林更深处逃去。

“嘎……”

“嘎……”

此刻烈雀那嘶哑的嗓音仿佛像一声声催命魔音,一向性格冷静的良人一时间也都有些惊慌,失了分寸的良人竟然朝着林子深处跑去,山林深处的野生神奇宝贝,可不比烈雀群的危险性低。

“这个时候不往林子深处跑,朝其他方向能逃得了烈雀的追杀吗?”

波波一招烈暴风让猝不及防的烈雀们疾冲之势顿了顿,恢复冷静的良人脚步又加快了几分,仍然是山林更深处的方向。

林子外围林木稀疏,如果跑到更加开阔的大路上,估计更容易被烈雀们追上,这个时候往林子深处跑反而还有一线生机。

打着祸水东引主意的良人,此刻也只能不去多想如果自己直接被林子深处危险的野生神奇宝贝攻击可能,毕竟这个时候他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

“嘎……”

烈雀的飞行速度比良人两条腿快太多了,听见身后越来越近的烈雀群的嘶哑鸣叫,良人冷静的面容下同样有着一抹竭力压制的恐慌。

波波不断地用烈暴风阻拦身后的烈雀群,不过起到的效果却是微乎其微,不仅没有拦下烈雀群的攻势,反而让这群报复心极强的家伙变得越发的愤怒。

身后烈雀越来越近,良人已经能够感受到身后凌乱的气流,冰冷的风丝钻进头发丛里,危机之中良人仿佛感觉自己大脑越发的冷静灵活。

“波波,我们往东。”

郁郁葱葱的山林,古木参天,藤蔓缭绕。

茂密的枝叶宛如高高的伞盖一般,遮住了整片的天空,终日见不得几缕阳光。

淡淡的树影斑驳之间,葱葱的密林中一片的沉寂的景象,不过此时这份静谧却被良人急促的脚步,还有身后不断逼近的烈雀群嘶哑的鸟鸣声给打破。

“咕咕……”

领头的几只烈雀离良人已经不足五米,波波再次一个转身振翅,一阵烈暴风狠狠地朝身后刮去。

看着四周幽暗的环境,良人知道自己不能再继续深入了,不然到时候就算找到了帮他阻截烈雀群的神奇宝贝,事后他也没那个本事走出这片危机四伏的山林。

良人当机立断,疾冲的身子顺势抓住一根缺乏阳光照射,长势有些凄惨的小树,带着身子一个扭转,一人一宠转向朝着东边狂奔而去。

“嘎……”

“嘎……”

良人此时算是体会到什么叫做生死时速了,头皮渗出的汗水从发际线淌出,带着额头上的汗珠顺势朝下滚落,眼睛酸涩的刺痛和嘴角咸咸的滋味,让良人脚步越发地不敢停下。

可惜这已经由不得他了,心脏高频率地砰砰跳动,让他怀疑下一秒是不是就会骤停,之前他的生活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图书馆看书渡过的,至于锻炼也只是最近这段时间收服波波后才开始的。

他这身体哪里有跟烈雀竞速的资本,如果不是波波一次又一次地用烈暴风干扰,估计他早就被烈雀群给追上了,不过眼下这情况估计被烈雀群追上也只是分把钟的事情。

“呼哧呼哧……”

刺痛的肺部像破架风箱一样死命抽动着,

湿热的气流呼哧呼哧地顺着气管,从鼻腔中呼出,他体力已经严重不支了,但是为了活下去他只得捏紧拳头、咬紧牙关继续朝前跑。

野生神奇宝贝的世界没有仁慈,他这身体落入烈雀群里,要不了多久就会被利爪撕得支离破碎,他的天灵盖会被烈雀的钩嘴啄出一个大窟窿。

这些年联盟之所以倡议训练家先到学校进修,通过学校组织的野外生存学习后,19岁从神奇宝贝高级学校毕业再考虑旅行的问题。

就是因为野外对于新人来说实在是太危险了,以前旅行风气很盛的时候,每年外出旅行的新人训练家死亡率居高不下。

被阿伯怪咬伤,救治不及时最后中毒死亡;被大针蜂群追杀,最后被双针戳成了筛子;被攻击性极强、报复心又重的烈雀群火爆猴群攻击,最后丧命的不在少数。

血淋淋的事实让很多犯傻的新人训练家明白,野外不是游乐园里的鬼屋,虽然吓人但是并没有什么危险,在野外生存,一个不小心就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呼哧呼哧……”

幽暗的林子里没有阳光照射,空气不仅森冷而且潮湿,然而冰冷的风刮在脸上,仍旧没办法让滚烫充血的面部有半点降温。

死亡的阴影伴随着身后烈雀群的聒噪鸟鸣越发的压抑,良人这个时候心里并没有什么懊悔的情绪,如果时间回溯到十五分钟以前,他还是会毫不留情地让波波朝林道上那只烈雀发动进攻,只不过在离开的时候他会更加果决和小心。

对于野外生存方面的经验,他一直以来也只是从一些训练家的回忆录、传记上读到过,具体的一些细节他也是半懂不懂,对此他倒也还是有自知之明。

“嗡嗡……”

跨过一丛低矮的灌木,良人透过耳畔呼呼的风声,隐隐约约突然听到了一阵嗡嗡的虫鸣。

“波波,往南。”

一刻都没有停歇地被烈雀群追着跑了十多分钟,良人此刻喉咙处的气管干涩刺痛,扯着喑哑的嗓音给波波说道。

不得不说神奇宝贝真的是心思很纯粹的生命,满打满算他收服波波才一周时间,然而波波对他的忠诚度却已经这般高了,面对身后一群凶恶的烈雀,波波竟然没有抛下他独自逃离,这让他心里感动不已。

烈雀是杂食性鸟类,良人陷入烈雀群被啄死是毫无疑问的,但是烈雀们不一定会吃了他,但是波波不一样,在野外波波只要被烈雀打倒,基本上都逃脱不了被撕碎吃掉的命运,这就是血淋淋的自然法则。

虽然都是要死掉,但后者被吃掉无疑更加令人恐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