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她和轻美人的关系!

第14章 她和轻美人的关系!

从忏悔崖上下来后,已是第二日的夜晚。

君慕浅早就将洛灵均让她去找他的话抛到脑后了。

她径直回到自己的石屋,准备深夜再进入太霄之中修炼。

眼下生生造化泉已经对她没用了,但是混元铃内灵气却比外界要充足的多。

已经体会到了《九转造化神功》的好处,她自然要多加修炼。

而她也询问过蓝衣月,却被一句“女人,没事别来烦我”堵了回去。

君慕浅:“……”

虽然又被怼了,但她好歹也得知这《九转造化神功》的确和混元铃没关系。

所以说她不仅白得了一条命,还附带一部顶级功法?

君慕浅头一次破天荒觉得,她可能走了狗屎运,连带着心情也好上不少。

但是下一刻,这份好心情就被破坏了。

因为待她刚推开石屋的门,就听到有一道极冷极沉的声音含着怒意响起。

“你为何不来找我?”

屋内并没有点灯,唯一的亮是窗外的弯月。

洛灵均半靠在桌边,冷峻的眉宇被月光染成了莹白色,朦朦胧胧。

一双剔透的眸子,此刻紧紧地锁住紫衣女子。

而在看到那微挑的唇瓣时,心中的怒意越来越盛了。

君慕浅不羁一笑,说出来的话却嘲讽至极:“洛灵均,你是不是有病?”

前日在宗法堂上迫不及待地让她受罚,今晚又因为她没去找他而生气。

当她有受虐倾向?

还有,是什么给了他她必须就要去找他的错觉?

此话一出,洛灵均的怒气竟是平息了不少:“慕浅,眼下只有你我二人,还置什么气。”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君慕浅声音一冷,“还有,你最好现在立刻给我滚出去。”

洛灵均手指握紧:“慕浅,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变成这样?”

曾经,那个用憧憬而希冀的目光看着他的人呢?

“发生了什么?”君慕浅微笑,“你不是应该很清楚吗?”

她不相信,叶婉莹做的那些事情洛灵均会不知道。

甚至,他还在推波助澜。

结果现在还来反问她,脸呢?

听此,洛灵均怔了怔,声音竟是低了下来:“抱歉,我应该阻止莹莹的。”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她会被带到摄政阁。

听说天麟王朝的酷刑,连男人都受不了。

“嗯。”君慕浅淡淡,“滚出去。”

这句道歉,该接受的人不是她。

她也并没有听出什么诚意来。

浅淡的月光中,紫衣女子的桃花眸潋滟如波,清魅惑人。

但她的眼神却冰冷至极,没有丝毫的情意,

洛灵均盯着那张绝丽的容颜,神情挣扎了半晌,终究还是垂下了手。

一腔怒气,也无处可发。

不,是没有资格去发。

于是他起身,走到她面前。

随后从衣襟中掏出了一个玉瓶,递了过去:“这是回血丹,能快速恢复伤势。你最近好好歇息,我改日再来看你。”

心中如是安慰自己:女孩子的心思向来难猜,也许过一段时间,她就会恢复正常了。

听此,君慕浅直接笑出了声,她平静道:“洛灵均,收起你的把戏,你是觉得我死一次不够,还想来第二次?”

虽然她不明白洛灵均对她为何人前人后两种态度,但她可知道,但凡是这位第一天才无意中看了一眼的女弟子,都会得到叶婉莹的报复。

不是因为害怕叶婉莹,只是单纯不想和洛灵均扯上关系。

洛灵均闻言,容色瞬间煞白。

嘴唇蠕动了一下,最终还是什么话没有说。

他神色复杂地望了紫衣女子一眼,幽幽道:“慕浅,宗主马上就要回来了,你千万要小心。”

顿了顿,又说:“这回血丹我放到这里,你若不用的话……扔了也可。”

君慕浅绯唇挑起,还是一个字:“滚。”

洛灵均握了握拳,转身就走。

然后刚一出门,就看到他递出的玉瓶被屋内人扔到了地上。

“哗啦——”一声,四分五裂。

犹如心脏千疮百孔,无可复原。

**

果如洛灵均所言,在第三日的时候,叶天北便回到了星罗宗。

宗内传言他是去了大乾王朝的王都,和大乾王做了一些交易。

不过具体是什么,却无人得知。

也正是因为这个传言,才导致天麟王让摄政阁把叶婉莹带走。

只是没有绝对的证据,所以两方还未撕破脸。

但并不代表,此事就会停歇,相反,会愈演愈烈。

君慕浅对叶天北没有任何兴趣,故而不曾同其他弟子前去跪拜迎接。

因为她清楚,以叶天北的性子,一定会为他的掌上明珠出气。

果不其然,连屁股都没坐热,叶天北就迫不及待地派人传唤她了。

地点还是宗法堂,阵势却比上一次大得多。

星罗宗的所有长老以及四位峰主都到了,还有不少精英弟子,洛灵均自然就在其中。

叶婉莹一副乖巧柔弱的模样,站在最上方,眼神一个劲儿地往下飘。

在看到紫衣女子进来的时候,才弯了弯嘴唇。

君慕浅走得不快也不慢,内心更是毫无感触。

即便这是星罗宗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宗门问审,但在君尊主眼中,委实小家子气。

桃花眸轻扫众人,她淡淡开口:“不知宗主请弟子前来,所谓何事?”

此话一出,有人的脸色立马沉了。

“放肆!”护卫也很有眼色,旋即冷喝一声,“见到宗主,还不跪下?!”

话罢,抬脚就狠狠地朝着紫衣女子的双腿踢去。

“砰”的一声响,是重物落地的声音。

闻声,叶婉莹眼中满是畅快的笑,但是下一秒,这笑却直接僵住了。

因为倒下去的人,不是紫衣女子,而是那个出脚的护卫。

四脚朝天,鼻青脸肿。

君慕浅弹了弹衣襟,淡淡:“不知门规里哪一条,说见到宗主就必须下跪?”

她抬头,似乎很恭敬:“还请宗主明示弟子。”

“大胆!”

“够了——”

叶天北挥手制止,鹰眸细眯:“是没有这条门规,你自然不必跪。”

旋即,他话锋一转:“今日唤你前来,是想问你一件事。”

下一秒!

巨大的威压磅礴而出,蕴含着深厚的灵力!

“你和摄政阁阁主到底是什么关系?他为何要亲自派人送你回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