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动她,问过我了么?

第15章 动她,问过我了么?

“!”

这股威压虽然是朝着紫衣女子而去的,但难免波及到了其他人。

有些修为较低的弟子当即白了脸,胸口沉闷不已。

见此,洛灵均的神色微微一变。

他的身子下意识地前倾了一下,又生生地止住了。

君慕浅眼眸一凉。

果然,叶天北这个老狐狸是在这里等着她。

托叶婉莹的福,她不能修炼这件事可是举宗全知。

叶天北乃是灵宗强者,比现在的她不知高出了多少,他刻意放出的威压,绝对能让她在瞬间重伤!

所有人都这样想,但——

忽然,一声极细的银铃声传入了君慕浅的耳朵里。

也是刹那,那强悍的威压在接触到她的那刻瞬时歇止!

并且!

混元铃竟然还将一部分威压反弹了回去,狠狠地砸在了释放者的胸口上。

这一下子,让向来城府极深的叶天北也不禁微愕和骇然。

不过他的第一反应,是摄政阁主暗中潜入了他星罗宗,保护着这个废物弟子。

叶天北的鹰眸沉了沉,收起了轻视的心。

“宗主这句话倒是把弟子问住了。”君慕浅眉梢一挑,“难道不是摄政阁主看在宗主的面子上,才让弟子安然无恙地回来的么?”

这句话说得很有技巧,表面上是夸赞,实则为嘲讽。

但某些人却听不出,譬如叶婉莹。

她自以为早就看穿了一切,叹气道:“慕师姐,摄政阁主怎么会给爹爹面子,你为什么就不能实话实说呢?”

“你早点认错,毕竟摄政阁的酷刑谁都受不了,只要你没有透露什么消息,我们也不会怪你的。”

听此,君慕浅按了按头,心里有些无力。

她委实不能理解,世上怎么会有这种脑子的人。

跟叶婉莹说话,简直就是浪费她的智商。

“婉莹师妹想让我认什么错?”君慕浅问,“是想说我是奸细,还是没能如你愿死掉?”

被戳中了内心所想,叶婉莹先是一愣,继而委屈地咬唇:“慕师姐,你怎么能这么想我,我可都是为了你好。”

“你这个小弟子,可不要太嚣张了。”西峰峰主眉头一皱,“做出投靠摄政阁这么卑鄙的事情,宗主没直接废了你都不错了。”

“不错!”南峰峰主开口了,“明知故犯,罪加一等!”

又朝着叶天北愤愤不平道:“宗主,应当立即废除她的丹田,然后逐出天玄峰!”

话音一落,两峰的弟子也开始附和,言语是毫不掩饰的恶意。

“师傅说的有理,就该这么办!”

“我忍这个废物很久了,要是她能滚蛋简直大快人心。”

“慕浅,滚出星罗宗!”

“肃静——!”叶天北沉声一喝,嘈杂声顿时收止。

他不理众人,反而看向了一直静默的洛灵均,忽然露出了笑容:“灵均觉得此事该如何处理?”

闻言,洛灵均上前一步,声音冷漠道:“弟子人微言轻,还是由宗主定夺。”

“哦——”叶天北若有所思,“那就依照几位峰主所言吧,废了丹田,逐出星罗宗。”

“不,爹爹,你不能如此惩罚慕师姐。”见状,叶婉莹却是连忙求情,“慕师姐必然是被蒙了心,她会改的。”

说着,又看向洛灵均,眸光微闪:“洛大哥,你是知道慕师姐的为人吧?”

洛灵均垂眸,淡淡:“我和慕浅不熟。”

闻言,叶婉莹满意地笑了。

“好,好。”叶天北对待自己唯一的女儿很是宠爱,他点了点头,“废丹田是有些狠了,还是……”

洛灵均的手指猛地握紧,眉心跳动不止。

然而就在这时,有轻缓的声音悠悠响起。

“诸位是不是忘了一件事?”

众人一愣,旋即“唰——”的一下,目光汇聚在了声源处。

紫衣女子眼眸寒凉,声音冷冽:“我的丹田本来就是废的,婉莹师妹,还记得去年的百宗大战吗?”

听到这话,几位峰主也开始回想着上一届百宗大战。

好像是因为在个人赛中败给了天音门,才打道回府。

不过这很正常,所以他们也没多想。

而叶婉莹的腿一抖,强颜欢笑:“慕师姐你说什么呢,你的丹田被天音仙子打破了我也很难过,但这和我无关啊,你明明可以直接认输的。”

“可是婉莹师妹告诉我,为了宗门颜面,是万万不能怯场的。”君慕浅轻笑,“难道不是么?”

霎时!

那些弟子们和峰主看叶婉莹的眼神就不一样了。

让一个没有灵力的废物和天音仙子去碰撞,脑子是坏掉了吗?

“是、我是这样说了,可是……”众目睽睽之下,叶婉莹顿时慌了,她泫然欲泣,“慕师姐,可你是个废物啊,怎么能如此争强好胜。”

君慕浅冷冷一笑:“师妹若是忘了,我可以提醒师妹,是你亲自把我送到了比武台上。”

“还给天音仙子说,我想和她一较高下许久,一定要好好赐教。”

然后,果然是被好好赐教了一番。

叶婉莹睁大了眼睛,她张口:“我……”

“好了莹莹。”叶天北适时开口,他呵斥道,“你就不要说话了,一切由为父定夺。”

叶婉莹将嘴唇都咬出血来了,委屈地退到后面。

“我不管你和摄政阁到底有什么阴谋,但是既然你选择成为叛徒,就得接受惩罚。”叶天北果断下令,神色微戾,“你丹田既已废,那么就把经脉也断了吧。”

他说的轻描淡写,但就是在逼迫!

叶婉莹就算做错了什么,那也是他的女儿,容不得别人来诋毁。

不,废了可还不够。

叶天北目光狠厉,一定要杀了才行。

这句判令下达之后,没有一个弟子出来为紫衣女子说话,一个个都是幸灾乐祸的表情。

君慕浅依旧平静,她唇边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来。

废了她?

这世上还没有人能办到。

叶天北示意护卫上前:“拿下!”

闻此,洛灵均神色大变,亟要出声。

而就在此刻!

宗法堂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步态轻盈,混润大气,一听就知道来者的修为定然十分的高。

“听说,有人要废我徒弟?”

人未到,声先到。

气势迫人。

“问过我的意见了么?”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