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知道为什么吗?

第46章 知道为什么吗?

“铛!”的一下,被吓傻了的皇后怀里就多了一个东西。

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在看到那满布着森然的血腥头颅时,还来不及尖叫,直接就将怀里的人头扔了出去。

但结果好巧不巧,扔的方位正是楼彩织那里。

楼彩织终归还是年龄太小,没有她娘心性来得稳,几番惊吓过后,没有承受住,被吓晕了过去。

而在她晕倒之前,那两个侍女也都一同陷入了昏迷之中。

现在唯一清醒的,就只剩下了皇后一人。

真是不禁吓。

君慕浅背负双手站在大殿中央,唇边笑意漠然,她轻嘲出声:“怎么样,皇后娘娘,这回看清楚了吗?”

眼神冷然,声音悠悠:“不过你若是还看不清楚,那我也没办法了。”

“因为啊,眼拙这种病,没法治。”

“大、大胆!”皇后的双颊血色上涌,被气得话都说不清了,“好你个刁民,不仅私自闯入本宫的宫殿,竟还敢在本宫面前大放厥词!”

她勉强扶着贵妃榻,坐了起来,提气叫道:“来人!给本宫把这个贱民押下去,关到天牢里,让她好好地反省一下自己!”

但是,在皇后这句话喊出来之后,却没有任何应答。

四周沉寂一片,连呼吸声都快捕捉不到了。

“别喊了。”君慕浅走上前去,忽然俯身,“派侍卫绑我的人,想以此来要挟我,你很有成就感,是不是?”

那双妖丽的桃花眸此刻泛着冷厉的光,仿佛烈火中淬炼的寒刃,将面前的人生生割裂开来。

“你别过来!”皇后的额头上冒出了冷汗,强忍着心中的恐惧,“本宫命令你,你不许过来!”

这个刁民……竟然真的敢这么做!

杀了她的侍卫,还把人头扔进她的寝宫中。

狂妄,实在是太狂妄了!

“哦?”君慕浅将皇后逼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方,她微微一笑,“不是皇后娘娘让我来您这里的吗?怎么现在还想赶我走?”

那凌厉的气势无比迫人,倒海之势般压了过来。

而此刻,皇后只感觉自己的心脏被一只大手捏紧,痛苦地喘不过气来。

她是有这样的想法,可绝对不是如今这种情形。

“本宫、本宫……”皇后语无伦次,情急之下叫道,“刁民你……”

话还没有说完,“啪!”的一声脆响!

几乎是瞬间,皇后的右脸上就出现了一道血痕。

君慕浅手上握着一条深紫色的长鞭,右脚踩在美人榻上,邪肆一笑:“你叫我什么?”

冷不防被打,皇后懵逼之下,又说出了习惯的称呼:“刁、刁民……”

下一秒,左脸也渗出了鲜血。

“再说一遍,叫我什么?嗯?”

最后一个字的尾音轻轻上扬,颇有点蛊惑之感在其中,诱人至深。

“不,你不是刁民……”

“啪!”

“慕、慕姑娘!”

依旧是一声“啪!”

“小祖、祖宗!”

还是一声“啪!”

没人能看清君慕浅是怎么出鞭的,七星挽月鞭仿佛就是她身体的一部分。

挥舞之间,星光飘落,仿佛真有银河从天而降。

君慕浅看着皇后,声音愈发得轻柔:“再问一次,你应该叫我什么?”

而这次,却像是没听到一般,皇后呆呆地瘫在那里,眼睛无神。

她已经尝到了血腥味,而脸上的热流还在往下淌。

原本保养得当的面容,此刻却血痕交错,狰狞无比。

就算是最顶级的药师,也无法将这些伤痕治愈。

七星挽月鞭上的太阴与星辰之力,非灵药灵力能根除的。

可现在的皇后还不知道她的脸不能恢复正常了,眼下她只想快点脱离目前的处境,找人来医治。

这个刁民小小年纪就狠辣至极,再过几年还如何了得!

先让她放松警惕,再对付也不迟!

“本宫错了!”即便再不愿意,为了以后,皇后也只能硬着道歉,“本宫也是一时的鬼迷心窍,才对慕大人的爱仆出手,还、还请……”

死死地咬牙:“还请慕大人原谅本宫。”

“呵……”头顶上却传来一声极冷的轻笑,“原谅?”

“让我猜猜,你本打算要做什么。”君慕浅捏着下巴,似是真的在认真思考,“你要么打算对我用酷刑,看我狼狈失措、遍体鳞伤的样子,要么——”

“就是准备让几个人侮辱我,好让我没了名声,我说的对不对?”

皇后猛地睁大了双眼:“你怎么……”

知道的?

后面这三个字,她根本不敢说。

“所以啊,皇后娘娘,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呢。”君慕浅目光淡淡,“其实我并不喜欢动手,可是你犯了我的大忌——”

“我平生最恨别人威胁我。”

皇后的嘴唇颤抖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也不敢动,因为生怕惹得紫衣女子发怒,直接将她杀了。

可君慕浅却是微仰起头,声音平静:“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以前我最好的同伴,就是因为这个而死。”

“我没能救得了她。”

紫衣女子的双眸中罕见地浮起了浅浅的雾气,氤氲一片。

时间过得真是快啊,现在连她都死了一次。

可是她死了还能有机会活过来,虽说活得莫名其妙,但有些人……却回不来了。

七大宗门!

君慕浅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杀意,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就算东域帝君出手,也不可能绝了她的复仇之路。

而现在,路才开始。

“今天我不会杀你。”君慕浅平复了一下心情,垂眸看着皇后,忽而一笑,“毕竟,有时候生不如死,才是最惨的。”

这些后宫妃子所重视的,不就是容颜么?

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失去了自己本来就拥有的。

先让这位奇葩国母体验一下这种感觉,再死不迟。

君慕浅漠然转身,朝着大殿外走去。

不过在这时,却有人悠悠地醒了过来。

但连皇后也没有料到的是,楼彩织睁开眼后,干的第一件事,便是抄起了美人榻旁边的一个花瓶,脚步飞快地走上前,将要对着紫衣女子的头部狠狠地砸下。

“伤我母后,你别想走!”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