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神净(9)——不同的羽翼所承载之处

第149章 神净(9)——不同的羽翼所承载之处

尚未散去的瓦砾包围了灰烬中的人影。

破土而出的丝之黑翼,在数次的拍打过后,将捕获到的黄衣女子彻底拖入了地面中。

生与死的较量往往只在一瞬间。

不过。

某位少年并不满意。

……混账……

难以动弹的始作俑者仰面躺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

明明通过诱导和计算成功反将了对面一手,可一方通行的脸上却看不到胜利的喜悦。

……咳……这就,是所谓的,魔法』吗……?

感受着遭到未知原因逐渐恶化的身体状况,第一位咬紧牙关。

……该死的……

事实证明,即便他可以‘反射’诸多事物,但仍有不能适用的领域。

没有看清的法则比他想象的要更为复杂。

亲身体验过后,他依然尚未整理出答案。

但是,收集起的线索已经足够了。

拥有‘一方通行’之名的少年是这座都市里最强的超能力者。

并非单纯地指代‘能力最强’的意思,而是意味着,他拥有‘学园都市最优秀的大脑’。

也就是说,哪怕不是‘反射’,他同样坚信自己可以坐上‘第一’的位置。

所以。

下一个难关是——

躁动的声音来自四面八方。

本该消失的人影再次出现了。

“哈,只是这种程度的话,不是害我白白期待了吗?”

伴随着摇晃与震动,重新登场的前方之风挥舞铁槌,仿佛毫发无损。

抹去了嘴角边的血渍,风的脸上混入了一丝嘲弄。

虽说刚刚那下有些出其不意,但结果,完全在她的承受范围内。

“倒是亚雷斯塔那个混蛋。”

回忆起刚才被白发少年背后伸展的‘线圈’所束缚住的那一幕,身为十字教徒的风气极反笑。

“那家伙到底,还给你装了多少恶心的玩具啊!”

天使』的象征被肆意摆弄,让她对科学的恨意又加重了一分。

“真是个可悲的小鬼。”

风碎碎念着,垂下武器,开始向前走去。

“打从一开始,明明只要乖乖躺在地上就好了。”

她的双眼维持着冷漠。

“可惜啊,错过了反败为胜的时机。”

“光是支撑身体的机能就已经精疲力尽了吧。”

她无趣地哼道。

是的。

风一眼就看穿了一方通行的状态。

连乘胜追击的力气都没有了,穷途末路,说的大概就是这种样子。

说到底。

面对‘未知的手段’,即便第一位有所防备,两个领域的信息差还是造成了难以承受的结果。

超能力者』不能和魔法』兼容这一点,他算是切实体会到了。

一方通行用难看的姿势扭曲着身体,拼尽全力想要重新站起来。

而他的身后,终点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以结果论而言,这意味着他又一次的。

失败了。

开什么……玩笑!!!

他不是这座城市‘最强’的超能力者吗?

为什么,连守住那些家伙的平静生活都做不到?

白发少年愤怒地想要嘶吼,却连这么简单的发泄都无法完成。

但是。

他仍然活着。

那么一切,就还没有结束。

一定。

一定,还有他没有察觉到的契机。

绝不允许自己坐以待毙的一方通行,挤压着大脑中的每一寸空间。

直至,这份延续生存的时间,漫长到连他都感到多余。

怎么……回事?

意识到不对劲的一方通行微微抬头。

就是这个瞬间。

有什么东西,

和他的视线交错而过。

……什……么……?

第一位下意识地发出疑问。

而后,有人替他作出了回答。

“……发光的羽毛?”

不对,这难道是……

一片,两片,三片……漫天的纯白光羽正在四下飘零。

“这种魔力构成式……”

被迫停下脚步的前方之风看着四周,以不可思议地语气呢喃出声。

“龙王的叹息dragoh』……?!”

接着。

下一刻。

响起了某个声音。

以一方通行无法理解的方式,清晰地传递到了他一个人的脑海中。

又是这种狼狈的样子吗,少年。

明明早就给你了……看样子,我留在‘她’身上的‘钥匙’,你并没有用来解出正确答案呢。

“——?!!”

……

……

璀璨的剑光在一瞬间点亮了夜空。

剧烈的环状气浪迸发过后,单看身型,两位圣母崇拜术式』使用者之间似乎并没有分出胜负。

只是——

和优纪的浅笑相比,水却铁青着脸。

更进一步,应该用可怕来形容。

这份变化不像是受到了致命伤的痛楚,而更接近于看到了踏上歧路之人的遗憾和决绝。

调息间,佣兵的喉咙轻轻抖动,发出了知道真相后无法认同的声音。

“原来是这样……”

水目光压抑地看向优纪。

“你,堕落了吧。”

犹如困惑得到解释一般,水的定论覆盖全场。

而不远处,望着此刻的暗妖精,神裂也抿着嘴,面容相当复杂。

能在刚刚那样的大碰撞下轻松自如,现在的剑士少女……

不仅全身都散发着不详的魔力,背后更是有着漆黑的羽翼若隐若现。

要用什么词来描述的话,在女教皇熟悉的知识中,大概只有一个了。

“堕天使』……”

神裂低声道。

这个世界既然存在天使』,那么堕天使』的出现并非不可能,十字教的典籍中亦有类似的记载。

这些还不是结束。

水的分析仍在继续。

“在十字教中,妖精』是矮化的象征。”

主的信奉者声震如炬。

“那圣母』的矮化,自然便意味着一个结果。”

他紧紧盯着优纪的外表。

也就是。

“堕落。”

水断言道。

种种的困惑终于迎刃而解。

奇特的非人外表。

不是圣人却拥有近似的体质。

还有那些不讲理的诡异术式。

如果是通过‘堕落’进行了换取力量的仪式,那这一切便成为了可能。

然而这些。

在神之右席,乃至一位十字教徒看来,可以说是最不可饶恕的叛逆。

尤其是……

“拥有圣母』体质的你居然自甘沉沦。”

水隐隐摇头,语气简单又沉重。

刚刚那一击,落入下风的其实是他。

身上的疲劳虽然还在不断地反馈至全身,但是对他而言,不能输的坚持又多了一个。

无论是作为过去的佣兵,还是现在的神之右席,他都身处过逆境。

要做的事只有一件。

赢得胜利。

再一次的,水摆出了进攻的架势。

可是。

面对即将重新开始的战斗,作为另一方的主角却收起了武器。

“你……”

水不解地动了动嘴唇。

然后。

他便听到了。-

“如果我是你的话,现在还是不要随意乱动比较好。”

轻轻的笑声随风而去。

“原罪』代表审判,炼狱』意味着惩罚,那么你觉得。”

宛若魔王的少女如是说道。

“神曲』,又会象征着什么呢?”

------题外话------

抱歉,又咕咕咕了那么久,还把狂三老爷的盟主鸽了,猛虎落地式谢罪。

主要是我年纪越来越往三十靠拢了,家里人催婚催的紧,看我一直不谈恋爱就找亲戚安排了两次相亲,结果我去都没去直接让他们回绝掉了,最后和父母大吵了一架,唉,他们说不懂我想干什么,我呢,我其实自己也不懂,就像这本书,断断续续也快五年了,老实说,我无数次想要太监,想要大纲遁,可是一直拉不下这个脸,总觉得如果在这里太监了,真写下本书也不会成功。其实我蛮羡慕那些说切就切的作者的,起码他们不像我这样优柔寡断。但是写这本书时的热情确实早就过去了,我估计大家看的都累,我自己写的更累,所以,我会尽快把这本书完结的,是的,我会写完的,至少把这几个世界的故事写完。不然都五年了,我感觉都没法给自己和大家一个交代。只是有些承诺过的世界,只能说声对不起了,我想早点重新开始,也许一切会好起来吧。说出来也不怕大伙笑,我想写的东西,可能都存了一百多个了,嗯,只有开头的那种。

ps:到这里大纲早就乱的一塌糊涂了,所以更新速度才上不去,我其实只比你们提前几个小时知道剧情。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