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死而复生

第一章 死而复生

2019年5月20日,津南县津南高中附近的一栋老式小区楼内,苏不凡呆呆地坐在自己的出租屋内,呆呆地看着房间里的一切,久久无法言语。

自己竟然没死?

不,自己应该是死了,只是却回到了一个月前的津南。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那张破损的重生卡的原因?

重生卡,这是一款名为“死亡征程”的游戏里面的一种极为珍贵的道具,只能使用一次,一旦死亡之后,会被立即送往“地狱殿堂”复活。

至于“死亡征程”这款游戏,也不是普通的网络游戏,而是一个为了刺激人类进化,激发自身潜能的神秘空间。

苏不凡也是在一个月后一个意外的机会进入了那个空间,当被告知游戏里面获得的能力可以带到现实世界的时候,苏不凡曾兴奋的难以自拔,自己终于可以如小说主角一般屌丝逆袭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了。

可是谁能够想到,他们的第一场游戏就是被投放到一个无人小岛,要集齐二十枚“死亡印章”才能够完成任务。

“死亡印章”就印在他们的背上,唯有杀死对手,才能够剥下印章。

换句话说,那是一场让他们相互厮杀的残酷任务。

进入岛上的有二十支小队,每一个队伍有二十人。

若是你足够的狠,将所在小组的成员全部杀死,依旧可以完成任务。

苏不凡所在的小队有一名心狠手辣的退役雇佣兵,游戏刚刚开始,就一刀斩杀了一名靠近他的同伴,这可吓坏了其他人,一个个纷纷逃离。

苏不凡因为距离靠得较远,第一时间逃走,更是在接下来的逃亡过程中服下了一颗白色的果子,顺利的解开了人体的第一道基因锁,成功激发了潜能,战力大增。

可是他毕竟只是一名普通的高中生,先天体质的孱弱决定他战力的上限,当他再次遇到那名退役雇佣兵的时候,面对同样解开了第一道基因锁的雇佣兵,他根本不是对手,若非他之前幸运获得了一张残破的重生卡,怕是他已经真的死去。

想到这里,苏不凡用力地捏了捏拳头,既然上天给予了他重来一次的机会,他绝不会让这样的悲剧再次发生。

一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那名雇佣兵的名字,但他清晰的记得,刚刚进入游戏的时候,那名雇佣兵还没有解开基因锁,战力也只是比普通人强一些而已,凭借自己解开基因锁的战力,应该能够击败他。

而离进入“死亡征程”这款游戏还有一个月,一个月的时间,自己完全可以变得更强大一些,特别是,自己已经有了解开第一道基因锁的经验。

想到这里,苏不凡闭上了眼睛,开始回忆那种解开基因锁的感觉,当他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的眼中闪过了一缕银芒,整个世界都清晰了不少。

看着身前的一张木桌,苏不凡猛地一拳轰出,砸在了那张木桌上。

“砰!”得一声脆响,那张木桌竟然被苏不凡一拳轰出了一个窟窿。

看着那拳头大小的窟窿,苏不凡的嘴角勾勒出了一抹淡淡地笑意。

若是没有解开第一道基因锁,他根本不可能一拳砸碎这块木桌,但他现在做到了,这就说明了那个游戏中的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

很多科学家都认为,人体才是世界第一机器,正常情况下,这台机械的利用率不过百分之几,可若是解开了第一道基因锁,对于自己身体的掌控将更进一步,这个时候最少能够发挥百分之二十的功率。

总的力量没有增加,可是能够使用的力量却提高了两到三倍,实力自然大增。

不仅是力量,当苏不凡解开第一道基因锁的时候,他的视力,听力,嗅觉,感知,神经反应速度,甚至连记忆力都提高了不少,这也是他当初在解开第一道基因锁之后能够大杀四方的原因。

不过因为自身体质的原因,苏不凡还没办法一直维持这种状态,最多只能够维持几分钟的时间,但这对现在的他来说已经足够。

而且离进入“死亡征程”还有一个月,他完全可以利用这一个月的时间不断地提升自身的身体素质。

当到时候再次进入游戏的时候,自己的起点已经比其他人高出许多,完全可以利用这等先天优势获得最多的功绩点,得到最大的奖励。

想到了游戏中那需要大量功绩点才能够购买的各种提升自身实力的东西,苏不凡的心里就是一阵激动,只要自己顺利活过了第一场任务,自己完全可以成为超人一般的存在。

那时候在现实世界,自己还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咚咚咚……”就在苏不凡幻想着美好未来的时候,外面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来了……”然后就听到了房东高思岚的声音。

苏不凡骤然惊醒。

上一世,他还没有进入“死亡征程”游戏,也是在这一天,呆在出租房内,门外响起了敲门声,美丽的房东高思岚以为是送外卖的,打开门之后,才发现是自己的前人渣男友和他的两个混混朋友。

来这里是问她要钱的,高思岚自然不给,两人起了争执,她的人渣男友更是直接动手打人,那时候的他根本无力阻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高思岚被欺负。

想到这里,苏不凡迅速跑了出去,就看到高思岚正好打开了房门。

然后就看到一名染着金黄色头发,穿着碎花短袖,露出的脖子和手臂都纹有纹身的男子站在门口,在他的后面,还有两名同样纹身的男子。

“夏雄?怎么是你?”当看到来人面容的时候,高思岚整个人都是一愣。

“高思岚,你这个贱人,竟然敢背着我偷男人?”夏雄扫了一眼高思岚身后的苏不凡,冷哼了一声。

“夏雄,你不要血口喷人,他是我的房客……”高思岚气得脸色发白,显然没有想到这个已经分手好些年的男人会找到这里。

“房客?你他妈穿成这个样子跟一个男人共处一室,说是房客,你当老子是傻子吗?”夏雄怒吼了一声。

现在是晚上,高思岚已经洗过了澡,身上穿着一条深紫色的吊带睡裙,里面应该什么都没有穿,一对宏大的丰硕将睡裙托起,不仅能够看到一条迷人的沟壑,白嫩的香肩也是展露无遗,一头微卷的黑发披在脑后,别有一番风味。

这样的景色让夏雄身后的两名男子都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夏雄,我们早已经分手了,我就算和其他男人在一起,跟你又有什么关系?”高思岚也意识到自己的穿着随意了一点,不过她也并不想多做解释。

“好你个贱人,敢给老子戴绿帽子,老子今天就揍死这王八蛋……”夏雄勃然大怒,一把推开高思岚,就要上前教训苏不凡。

“夏雄,你敢动手打人我就报警了……”高思岚一把拉住夏雄,心地善良的她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连累苏不凡。

“报你……”夏雄大怒,一边咒骂,一边反手一巴掌就朝高思岚煽去,只不过他刚刚骂到一半,就止住了声音,只因为他那煽向高思岚的手掌已经被苏不凡一把抓在了手中。

上一世,他还没有进入“死亡征程”,也没有解开第一道基因锁,不过是一个最普通的高中少年,遇到夏雄等人的闯入,他根本无力阻止对方,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欺负高思岚,连同自己一起,承受他们的殴打!

那时候的他是那样的无助,他是多么痛恨自己的无能,恨自己的没用,那件事也成为了他最大的痛楚,连事后的高考也考得一塌糊涂,整个暑假都生活在懊恼自卑之中,一直到进入“死亡征程”。

当他进入“死亡征程”的时候,第一个念头就是想着活下去,变得更强,向夏雄等人报复,正是在这个执念让他坚持找到了那枚白果,解开了第一道基因锁。

如今,一切,似乎回到了原点。

可他再也不是当初什么都不是的高中少年,他已经经历过了好几次生死厮杀,更是解开了基因锁的存在。

他不允许当初的悲剧再次发生!

“有我在,你们谁也别想欺负岚姐……”苏不凡淡淡说着,话音落下的瞬间,他的右脚,已经闪电般踹出……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