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醒来

第1章 醒来

1938年初,晋中,某无名山谷。

“轰轰轰…”一阵阵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以及“砰砰砰,啪勾,啪勾…”炒豆子一般的密集枪声,接连响起,枪炮声响彻山谷,整片山谷都被呛人的硝烟和刺眼的火光所笼罩。

山岗上,一支穿着青灰色军装,手里拿着汉阳造,三八大盖等武器的八路军,正依托着临时抢修挖掘出来的战壕工事,顽强的抵抗着山岗下,至少数百名日军的轮番猛攻。

他们是八路军的一支小股部队,在奉命护送两位战地女记者,穿越日战区势力范围的时候,与一支数百名鬼子组成的日军意外遭遇。

鬼子的兵力是这支八路军的五倍之多,且装备精良,训练有素。

得亏是这支八路军人人以命相搏,加上鬼子起初不知他们的虚实,才让他们有了时间抢修工事,转入守势。

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说,也验证了这支小股八路军拥有十分不俗的攻防转换能力,十分难得。

但是,现在鬼子经过几次试探性进攻后,已经摸清楚了,他们这支八路军的兵力与火力配备,断定他们只是八路军的一支小股部队,而且是一支没有援兵的孤军。

开始全力猛攻,八路军的弹药即将耗尽,伤亡开始骤增,情况变的越发危急了起来。

一名八路军连长,趁着给自己的毛瑟手枪换弹匣的空挡,猫着腰沿着战壕,来到了后面一处相对安全的反斜坡上,对两名躲在这里的女记者道:“同志,我们被敌人包围了,情势很糟糕,为了以防不测,这个你们拿着。”

说完,连长赫然递给了两名女记者一颗木柄手榴弹。

楚若涵伸手接过冰冷的手榴弹,俏丽的脸颊一片煞白,她身旁的另一个女孩也差不多。

两人本是延安新华日报的记者,奉命从延安到山西前线进行战地采访,没曾想在半路遇到了日军。

楚若涵非常冰雪聪明,她明白连长给自己手榴弹意味着什么,虽然她是一名坚定的革命战士,但真到了生死关头,又岂能不怕,毕竟本质上来说,她们还只是两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孩。

连长没和她们说太多,便转身返回了战壕,那里还需要他继续指挥战斗。

就在这时,两名女记者身旁不远处一个凹坑里,突然传来一声奇怪的喊叫:“卧槽,这谁他.妈把老子丢死人堆了?”

楚若涵两人闻言吓得花容失色,直接抱在了一起,因为那凹坑里,全是牺牲的八路军战士,因为战事紧急,来不及掩埋,就全部暂时放置在了那里。

怪叫声刚刚落下,一个血淋淋的大手,就从死人坑里伸了出来,抓住了一块岩石边缘。

紧接着,一个满脸污血,蓬头垢面的八路军战士,便从里面爬了出来。

楚若涵两人见状,顿时吓得尖叫不已:“啊,鬼呀!救命呀!!!”

可惜,前面战斗打的正激烈,枪声炮声,爆炸声连绵不绝。

根本就没有人听到她们的尖叫呼救声,只见那个爬出来的八路军战士,抹了一把脸上的污血,忍不住喊停了她们道:“住嘴,老子根本就没死,什么鬼?再说,老子穿着八路军的军服,就算是鬼,也是个好鬼!你们大呼小叫个什么?”

徐文喝斥了两个女记者一番后,很郁闷的扭头环顾了一眼四周,自语道:“这他娘的是在哪?老子不是在非洲营救受困华侨吗?怎么在这?还穿了八路军的军服?这是某影视剧的拍摄基地吗?”

徐文,共和国天狼大队第3任队长,一周前,非洲某国发生战乱,他奉命率领这支共和国最强大的特种部队,秘密化装成维和部队,潜入交战区营救被困在那里的上百名华资企业员工。

在营救最后关头,为了救一名女童,被反叛军的一颗火箭弹击中,当场牺牲,灵魂却穿越到了1939年,附身在了一名同名同姓的八路军伤兵身上。

原来,这名也叫徐文的八路军士兵,在之前的战斗中,被鬼子掷弹筒发射的小榴弹爆炸余波给击伤了头部,当时昏了过去。

战友们见他头部流血,不省人事,当时战况紧急,也没来得及仔细查看,以为他牺牲了,就把他当尸体给抬到了山岗后面的反斜坡,扔在这一处凹坑里。

不知为何,徐文的灵魂在这时鸠占鹊巢,附身在了这具身体上。

就在徐文茫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时,一团属于这具身体原本主人的记忆,突然从他脑海深处涌出。

一阵锥心之痛瞬间传遍徐文全身,好在作为共和国有史以来最强兵王的他,拥有超乎常人的意志力和忍耐力,强忍住没有叫喊出声。

疼痛感很快消散,徐文吸收了这团记忆,脸色恍然的自语道:“卧槽,我他娘的这是穿越了?还是抗日年代?”

还没来得及消化心中的惊讶,徐文就听到前面山岗上枪声突然渐渐停了下来,只听一些人扯着嗓子呐喊道:“连长,鬼子上来了!”

“全体上刺刀,和小日本拼了!”一个悲壮决然的声音响彻山岗。

紧接着,就听到一些咔咔咔,上刺刀的声音传来。

已经吸收了记忆的徐文闻声大惊,顾不上两个已经几乎吓傻了的女记者,大吼一声:“不好,战况危急!”

便迈着大步,沿着交通壕向前面山岗奔去。

当他赶到时,连长和剩下的几十名八路军战士,已经全部上完了刺刀,提着大刀,做好了冲锋的准备。

听到脚步声,连长回头一看,看见徐文满身是血的跑了回来,不禁有些意外,旋即露出惊奇之色:“徐文,你他娘的没死?”

看着血染征袍连长和幸存的八路军战士,徐文心中升起一种久违的熟悉感,他知道这种熟悉感源自这具身体原主人残存的记忆。

于是,在心里默念道:“兄弟,你安心去吧,以后我徐文会替你好好打鬼子,保家卫国的!”

随后,徐文在地上捡起一支战友们遗落的三八大盖,回答连长道:“连长,我没死!我要与弟兄们并肩作战!”

“好!”连长一脸赞许的看了徐文一眼,悲壮不已的朗声道:“同志们,吹冲锋号,向敌人进攻!要死,咱们也死在冲锋的路上!”

凌厉急.促的冲锋号声骤然响起,在连长的带领下,徐文等数十名八路军将士,纷纷怒吼出声:“杀啊!冲啊!”

一个个端着步枪,提着镔铁大刀,嗷嗷叫着接连跃出战壕,像一头头发了狂的猛虎一般,向山下正在进攻的日军发起了反冲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