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8章 我们一起走

第898章 我们一起走

“安安,一直以来,我都不是盛靳年,我是臻牧枭。”

温初安面色一僵,“什么意思?”

臻牧枭知道自己一旦说出来温初安,必定会无法接受,但除了说出来以外,他已经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了,本来他是想要安静处理好一切,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从小就生活在威国,臻家臻牧枭,就是我姓名。十八岁那年,家族争斗,我被绑架,催眠失去了所有记忆,等到父亲寻我回来以后,我已经成为了丧失记忆的废物,他嫌弃至极,当然不能宣布承认我已经失去了所有的记忆,否则隽秀司副会长的位置,就保不住了,于是,他到景城找了一个与我一模一样的男人,把我安排过去,并在期间寻找换回记忆的大师。”

“所以你在我比赛之前离开,就是因为他们已经找到了可以唤回你记忆的人了吗?”

“嗯。”

“那……那真正盛靳年呢?”

温初安无法接受,从小/便和他一起长大的盛靳年,竟然不是面前站着的这人?

“因为意外,离世了。”臻牧枭苦笑,“这也是我为什么没有主动见你的原因之一,我知道你喜欢盛靳年,而我不是。”

温初安几乎花了将近两分钟的时间才能完全消化,她黑白分明的眸子盯着臻牧枭,欲言又止。

臻牧枭又恢复清冷,言表:“你要是无法接受,今天就当做我们从来没有见到过。”

“今天当着我,我们从来没有见到过,然后,你再也不要/我了,再威国当你的臻牧枭,把我和宝贝儿子丢下来是吗?”

臻牧枭喉口一梗,温初安笑着吻了吻他的薄唇,又冷又苦,可在温初安口中,却是甜的。

“我不管你究竟是臻牧枭还是盛靳年,我承认,我是小时候失明时喜欢上你的温柔,可我最终爱的是你,我与你手机里的那些痛苦和感动,都是处于你臻牧枭之手,所以你究竟是谁,我根本就不在意,我只知道你是我孩子的父亲,是我今生所认定的那个人。”

臻牧枭熬得眼眶通红,两个人疯狂拥吻,这一吻,倒不分情/欲,这像是两个人在宣泄那无法言表的情感。

之后,臻牧枭道:“其实你不应该来的,你要走。”

“傅森屿你还记得吗?建立寒惩伐的幕后之人,那只是他其中一种身份,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那便是我的哥哥,他们需要一人来继承家业,他本来只是私生子,没有能力与我争夺,但我离开这些年,权力早已经被架空,他私生子的位置也一跃龙门成为继承热门人选,我怕他要对你和宁宁动手。”

温初安心底一惊,真的就这么复杂吗?今天这一天她算是经历了几乎半辈子的震撼,最要命的是她本身想要争斗的那个人,居然是臻牧枭的哥哥……?

“所以他筹备寒惩伐……”

“嗯。”臻牧枭坦然应答,“是为了争夺继承之位,我回来的太突然,他那边已经做好了,完全准备,只等着与我斗个你死我活。这一仗——我不想你参与进来。”

臻牧枭尽管没说,温初安深知他的心,在谈话之间就已经猜测出来了大半,臻牧枭这一次与他争斗,多半是要两败俱伤。

想到臻牧枭可能要冒下两败俱伤的危险,温初安咬牙反驳:“不行!我不能让你去冒这个险,你要是出事了,我和你宁宁怎么办?”

臻牧枭淡笑着撩开温初安额前的碎发:“我向你允诺,我绝对不会有事。”

温初安又气又笑:“你允诺不算,你还说过在比赛之前会和我碰面的,结果不到头来还是我过来找你的。”

“那是因为我当时记忆恢复,只被困在这里,没办法回去。”

“那连一个短信也不能发给我吗?”温初安也并不责怪,马上又回到正题上:“既然我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那么这件事情就单单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了,你放心好了,这次我们一起走。”

……

一星期后,臻牧枭靠在别院正厅喝茶,赶过来的佣人顶着雨水跑到门口:“先生,傅爷来了。”

傅森屿这一次只是一个人过来的,手上撑着油纸伞,身上披着一件保暖的大衣,灰色长褂,相貌美得惊人,却又没有半点女气,带着阴邪,笑了两下那阴森森的感觉就没了。

他手白的像是白纸里出来的,合上油纸伞,他就坐到了大厅的旁边,笑着看臻牧枭。

“弟弟,这还真是好久不见了,算一算日子,大概也有个八/九年了吧?”

臻牧枭变了,傅森屿上一次宴会真没认出来,如果不是因为这一次家里人告知他臻牧枭回来了,他再怎么也不会想到臻牧枭就是盛靳年。

臻牧枭因为失忆被安排到其他国家去,这件事情他并不是不清楚,只是因为两个人处于对立面的状态,父亲藏得深,就算他想要调查也根本无从调查。

“是,有八/九年了。”

“这八/九年来,过得怎么样?”傅森屿喝了一口清茶,声音听起来不重不轻,就连关切也显得冰冷。

臻牧枭一口饮尽:“还好,你呢?”

傅森屿呵呵一笑:“我当然还是那些父亲,从一开始就说过,我做的那些都不过是小孩这把戏,我哪里比得过你,失忆成了总裁,回来,仍旧把隽秀司副会长的位置,坐的热火朝天。”

臻牧枭像是听不出来傅森屿的若有所指,只是吝啬的勾了勾唇角。

寒城,一辆面包车直达寒惩伐门口。

还没有开进去就被人拦了下来,脖子一道疤的男人拎着棍棒走了过来,敲了敲面包车车头问:“诶!里面开车的谁啊?有人让你们过来吗?来干什么的!”

豹子头把车门打开,挠着头笑嘻嘻的走了下来,顺手还递了一根烟过去:“兄弟,你别误会,我们是过来送东西的。”

那人可不吃这一套,看到那根烟冷冷的推了回去:“少在我面前打哈哈,我问你的是谁让你们过来的,我们这是什么地方?就你们这样开着廉价面包车的也能进来?赶紧走赶紧走!”

“好好好,不好意思哈,我们这就走。”

豹子头挠着头转头回去,正准备关上车门的时候,忽然手臂猛地一伸,捏断了那人喉咙,甩飞拖了几米远才停下。

除去了那人,寒惩伐发起了一级警报。

坐在面包车的人慢悠悠的下来,温初安吩咐:“红辣椒豹子头,待会儿门口来的除了,我和莫余崇进去,把里层座下的三个高手解决。”

“好好好!今天总算可以爽一把了,憋了半年,奶奶的,真是憋坏了!”

……

“我还记得你离开这里之前,个子比我矮上了半头,没想到这些年过去了,以后反而我还不如你了。”傅森屿慵懒的靠在椅背上,拿着含着笑的眸子对上臻牧枭。

臻牧枭不紧不慢,只顾着喝茶,简短回答:“是吗?以前的事情我都忘得七七八八了,兴许吧。”

傅森屿眼神敛下一抹暗光,“你确实是忘记了,可我还记得一清二楚,以前发生了什么?做出了什么事情,就像是刻在我脑子里似的,怎么也不会忘记。

我还记得,十二岁我刚回臻家,你吃了半块不要的桂花糕,我捡起来就吃,只可惜我还没有尝到味,就被你踢开丢池塘里了,自此,我时隔那么多年了,依旧在回想,那桂花糕究竟是什么样味道的?有多甜多香?”

傅森屿轻笑着摇了摇头:“只可惜我走遍了大江南北,也再也没找到那一模一样的桂花糕。”

“是吗?”臻牧枭轻皱了一下眉头,“你没吃?”

傅森屿哈哈大笑,饶有趣味的说:“我吃没吃,你不是最清楚的吗?”

臻牧枭喝着茶,一句话没说,片刻之后,他道:“我让佣人给你备了一份。”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