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八章 即将落幕(下)

第五百二十八章 即将落幕(下)

正当他们三人都沉浸在楚明晖离世的悲痛之中时。掌柜悄悄地即开了密室,他快速的推动着石头,石门轰隆轰隆的关上了,里头的三人都浑然不觉。

“快,快去拿炸药。”

掌柜的让方才那名男子去搬,早已事先安排好的炸药。

少顷,男子取来了炸药,二人合力将炸药布置了几处地方。

直到许久之后,阿诺才首先发现不对劲,此时哪里还有掌柜的身影。他们在密室里头,完全听不到外头的声音。

阿诺总觉得这掌柜带他们进来之时,神色有些异常。可当时他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希望一切只是自己多想了而已。

他快步走到石门旁,用力的推动石门,发现根本推不动。他记得他们在进来密室之时,外头有一块大石头要挪动才能开得了。

里面不知道有没有机关按钮之类的,可以将石门打开。

“阿诺,怎么了?”

余光转头发现阿诺站在石门,双手在石门上一阵摸索着。

“石门被关上了。”

阿诺皱起了眉头。

刚一番摸索,并没有发现有可以移动的东西。

“掌柜的应该在外头,叫他把石门打开。”

余光也走了过来。

“嗯。”

阿诺点头。

“掌柜的,请你将石门打开。”

好半晌之后,发现外头没有动静。

“这密室可能是封闭性的,外头听不到里头的声音。”

“我觉得这掌柜的有些……”

阿诺话都未说完。

突然外头毫无预警传来一阵轰然大响,他们所处的石室,上面的石头,泥土,沙石纷纷被震落了下来。

“怎么回事?”

俩人抱着头蹲在一旁。

接着第二声轰隆大声,比前一次震动的还要厉害。

“余光,估计我们中计了。”

阿诺脑中闪过非常不好的预感。

“快,快将夫人扶到安全的地方。”

余光也有同感。

现下最要紧的是先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呆着。

“夫人,我们先找个角落呆着。”

他们抱着头,跑到了白羽的身旁。

“不,我不离开。”

白羽还沉浸在悲伤中,无法自拔。

“人死不能复生,夫人现在最重要的是找一个安全的地方。”

外头轰隆隆的声音持续不断,整个密室震动得非常厉害,他们二人只能一左一右的架着白羽的肩膀找了一个看起来还算比较安全的地言躲了起来。

他们现在心知肚明,这掌柜的绝对是有问题。

密室的门头一块块的砸了下来,白羽看到有很多的大石头砸到了楚明晖的身上。

“不——”

她大声的喊道。直觉地就想冲过去。

“夫人,不能过去。”

阿诺和余光拼命的拉着她。

“你们放手!”

她用力的扭动着手臂,他们二人也相当为难,怕太用力箍着她,会伤到她。

白羽挣扎了好一会,有一只手挣脱了出来。

她想都没有想,便给余光一掌。

余光被她突如其来的一掌震得撞到了墙上。

“余光~”

阿诺分神的看了余光一眼,就在此时,白羽也一掌打在了阿诺的胸口上。

她的两只手终于获得了自由,转身奔向楚明晖。

白羽才跑出几步,就被顶上跌落下来的石头砸中了脑袋,她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头上的大块,小块的石头像雨点一样砸下。

“夫人~”

余光和阿诺见了,同时跑了出来。

他们很快的也被砸得头破血流。

“快……快将……”

血已经模糊了阿诺的眼睛了,他用自己的身子挡在了白羽的身上。

“阿诺……”

余光抱起了白羽的身子。

“快……”

他快要支撑不住了。

“走……”

短短的距离,仿佛漫漫长路,举步维艰。

火把全都熄灭了。

他们三人终于走回到之前躲避的地方时,阿诺终于支撑不住倒了下来。

“阿诺!”

“照……顾……”

所有的时间静止了一样。

数日之后……

水方

“他们都死了?”

楚文宣喝着美酒,怀里抱着美人。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他推开了美人,稍微做直了身子,望着底下蹲着的男子。

“是的,宫主。”

男子微微抬起头回道。

“好,太好了!”

楚文宣哈哈的一阵长笑。

“下去领赏吧。”

他大手一挥。

“多谢宫主的奖赏。”

男子缓缓的起身,慢慢的后退。

此人赫然是几日前引白羽他们到密闭的掌柜。

原来他一直都是楚文宣安插到楚明晖身边的眼线。

这一次,他也正好抓住了机会,若不是楚明晖深受重伤,他也绝对不可能那么轻易的成功。

想起几日前,他用炸药将整个密室都炸,即使他们侥幸没死,这么多天,他们也应该饿死了。

密室所有的路都封了,他们铁定是必死无疑了。

又过了两三日。

幻逸辰手上拿着信件,是水方发来了密件。

看完了之后,他将信件交到了幻凌风的手中。

“爹,你看看。”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楚明晖和白羽最后是以这样结局的。

“他们都死了?”

幻凌风也相当意外。

“是的,都死了。”

接下来,他们就要处理幻擎天了。

“辰儿,去颁公告吧。”

“是的,爹。”

他们早已经掌握了幻擎天意图想谋朝募位,以及勾结外人的证据。

一切都雨过天晴了。

幻逸辰向父亲告了假,与言仲文,莫少白来到了星月宫的附近。

影儿收到他的信件之后,瞒着曾祖父偷偷的溜了出来,在通往星月宫的必经之路等着幻逸辰。

“小姐,我们回去吧。”

燕子着急的围绕在影儿的身旁。

“你再啰嗦,我就自己飞走哦。”

影儿被她一连念了好一两个时辰了,她的耳朵都快要长茧子了。

“小姐,你的伤才痊愈没多久……”

燕子实在拿她没有办法,宫主让她好好的照顾小姐,可小姐除了受伤的那几天安分一点之外,之后的每一天,她都操碎了心。

明明还不能习武,她偏又上窜下跳,这棵树飞到那棵树。

“好啦,我知道了。”

影儿根本没有用心在听,她现在一颗心都快要飞到幻逸辰的身上了。

他们有整整一个多月没有见到他了。

在这里没用手机,写信最快也要三四天才能到对方的手中。

哒哒……

她听到了马蹄的声音了。

“他们快到了。”

“哪里?”

燕子只是一般人的耳力,她自然听不到远距离的马蹄声。

半刻钟之后,影儿终于见到了为首的幻逸辰骑着一匹白马奔驰而来。

“嗨——幻逸辰——”

她挥舞着双手。

幻逸辰也看到影儿了,他收住的缰绳,从马背上利落的飞了下来。

“影儿,你怎么在这里?”

他微微的讶异的看着她。

“我在等你呀。”

影儿开心的迎了上去。

“你身子痊愈了吗?”

幻逸辰拉着她,从头看到了脚。

她看起来脸色红润,精神也很不错。

“嗯,好了,我信中不是也告诉了你吗?”

“嗯。”

“你记得我们之前的约定吗?”

影儿的眼睛左右瞟了瞟,不敢看他。

她当然记得。

当时,他抱着受伤极重的她说道:假如,我们今日都逃不过此劫了,你能否答应嫁给我?

“我是来要求履行承诺的。”

幻逸辰认真的睇着影儿。

影儿被他深情的双眸看的难为情的撇开了眼。

“我没有答应。”

“是吗?”

幻逸辰挑了挑眉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影儿对他吐了吐舌头。

“你想撒赖?没关系,我找宫主去评评理。”

“喂!你怎么可以这样?!”

幻逸辰转身已经朝着星月宫的方向而去。

她马上提着裙摆追了上去。

“小姐~”

燕子愣了一下之后,她也拔腿追了过去。

“小姐,你等等我——”

——全书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