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各有难处

第66章 各有难处

冀国都城内集中几处的骚动很快扩散至全城范围,受到鼓动的流放之民们纷纷攻击巡逻的仙兵,争抢后者的武器。相比冲突暴乱造成的死伤,制造出来的混乱效果才是仙人太公望需要的。

奈何他原本笃定会加入的Saber岳飞拒绝了邀请,太公望整出大戏没了重要配角,显得没法继续。就靠城里暴乱的流放之民有什么用?城内的仙兵全部出动,能控制混乱的局面,要是放开手脚随意屠杀威慑,流放之民暴动引发混乱将结束地很快。

仙人太公望不在乎牺牲城里的流放之民,但凡事讲究价值,白白牺牲城里容易煽动的流放之民,属实太浪费了。

铃木友纪这边,她听从白起的建议,同意远离暴乱的流放之民。白起拉起铃木友纪和Lancer秦良玉低空飞行,直奔都城王宫方向。在中途仙人太公望显形,拦下了他们。

“计划还算顺利,现在只等Saber岳飞叛变加入我们。不过……小仙刚才跟她交涉,被她拒绝了。实在搞不懂那人在想什么啊。迦勒底的御主,要不你去劝劝,让她改邪归正?”太公望轻描淡写一句“被她拒绝了”盖过刚才在正殿的言辞交锋。

铃木友纪不知道其中的奥秘,但她短暂考虑一番,摇头表示做不到。“Saber岳飞是一位不会叛变的从者,要她叛变是做不到的。”

“啊?什么意思?”

铃木友纪记得自己岳飞给她看过的情报,除开攻击用宝具,岳飞还具有一个防御用宝具——『精忠报国』,那个宝具属于常驻发动型,带来属性提升的同时,赋予Saber岳飞如同诅咒的忠诚心。要让岳飞叛变,即便同时用三道令咒也做不到。

说明自己知晓的情报后,铃木友纪也不免升起怀疑心理,毕竟岳飞在他们抵达前,的确叛变投降了圣皇,成为异闻带内的一方诸侯王。

所见与所闻矛盾,同样听闻铃木友纪说法的太公望也是一笑置之。

“从者情报不过是主观的自我描述,世上哪来的不会叛变的人。贪生怕死,欲达富贵,求而不得,他人陷害……总有一款诱饵能捕获对应的人心。就像你为了守护人理可以不择手段,跟危险的魔神一同行动,你只是自己觉得没有叛变罢了。”

留意到Berserker白起不善的注视,太公望适时打住煽动行为,他将Saber岳飞那边的情绪带到了铃木友纪身上,的确不理智。

“既然你不愿意去劝服,小仙也就不强求了。但小仙需要提醒你,夏王羿马上就会折返回来。他的军队需要一个时辰以上的时间,而他随时有可能。”太公望操控的个别流放之民已经冲破了城内武器存放仓库,一把把原本配置给仙兵的武器正发放向战意高昂的那批流放之民。

至于没天赋的普通人类使用仙术相关的武器会有什么影响,同样太公望不在乎。在原计划中他指望的Saber带领城内部分仙兵一同叛变,他们占据冀国都城,挟持城内居民逼退夏王羿。

流放之民兴许不重要,但城里数量不少的原本居民要是没能保护好,打得可不只是夏王羿的脸面。

突然太公望注意到了城里开始竖起的特殊旗帜,王宫北面聚集的流放之民也开始后撤,那里正是武器仓库方向。

醒目的岳字旗复制般竖起,彼此相连,形成一面扩散的墙壁,将试图继续哄抢武器的流放之民隔绝在外。接受指挥,原本处于无序状态的冀国仙兵也沐浴在旗帜范围内,

有了行动方向。

冀国原本的诸侯王寒浞已经战死,不情愿接受女性诸侯王代管的冀国仙兵此刻不自觉地放下了成见,他们不觉得自己背离了价值观和寒浞,单单为了守护自己的城市,愿意团结在旗帜的引领下出力。

如同疫苗起效,岳飞的旗帜快速在北面延伸,十几分钟就与东面连结在一起,并一步步将暴乱的流放之民往外驱赶。

“怎么回事?”太公望不敢相信岳飞竟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而且做得高效,将流血伤亡控制最低程度,带领城内仙兵,重组秩序,将流放之民往外驱赶。

看到这番状况,Berserker白起对太公望仅有的一点信任也不剩了,他虽然确信自己不会抑制屠杀平暴民的躁动,如此宽容对待暴民,但他不得不承认术业有专攻,王宫外东北方向的敌对从者做得很好。

对容易受煽动的失序暴民和没人能指挥的仙兵守军,重建指挥系统,抑制暴乱扩散,守护重要据点,可称善良过分的应对策略。白起绝对做不到这种事情。

“仙人,你的计策似乎遇到针对了。那位Saber从者不止没能符合你的预期加入,反而在有效阻止你的计策。你的计划真的顺利?”

白起少有地主动发话,机械化的电子音传到太公望耳中,进一步给后者增添不适。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仙人太公望阴着脸暗骂一句,转而飞向了Saber岳飞所在的方位,像是要去干涉。

“Master,你看到了?仙界的仙人就是这幅嘴脸。我们去帮哪一边?”白起特意询问了铃木友纪,事实上他哪一边都不愿意帮。除了解决异闻带,保护御主两项任务,其他任何事他都懒得搭理,这两项完成起来也不轻松。

铃木友纪刚想说先去看一看,可想到仙人太公望临走时的阴沉神情,不由产生退缩念头。在冀国都城内,铃木友纪可以再现劫狱那天的糟糕场面,召唤数条大型双头蛇使魔,营造出惨烈的烈焰地狱,顺应太公望挟持全城的计划。

但她显然不会主动倒向作恶,尤其见识过自己控制不住恶念的后果,引得Saber岳飞都拔剑向她,连斩巨蛇消除灾祸。

铃木友纪不是不能理解太公望的逻辑,与异闻带开战,异闻带内所有的住民都是敌人,他们走在偏离正确人理的异途,比特异点内有限的异常更进一步。后续如果破坏了支撑异闻带的光柱,异闻带内的一切会如何?不如放开手脚尽情利用这里的资源,反正人也可以视作资源,尤其现在的铃木友纪真有这方面的能力做到。

她不会再那样做了,至少在她能控制行为时。

白起在城市南面低空盘旋一段距离后,带着铃木友纪和Lancer秦良玉去了城市内一处较高的祭台。在那里视野良好,可以临时作为观测点。

“我们阻击夏王羿,不管城内的变故。”铃木友纪给了一个与白起预期符合的选择,只不过白起不从善恶考量,单单凭着他战场指挥的经验,判断出帮城里哪一边都没战略收益。

依旧没有对付夏王羿那离谱的九鼎加护方法,铃木友纪实际见过白起的第一宝具,更是发觉那招对夏王羿的精锐仙兵作用也有限。比起多数宝具直接形式的攻击,白起的宝具实际攻击威力有限,更多依仗清空敌军的战意,造成大范围一击必杀效果。

夏王羿的到来比所有人设想都慢了很久,半个时辰后,他才出现在城市东北方向,以类似飞行的方式掠过冀国都城的东面城墙,期间他看到城里混乱的局面,脸色进一步变得难看。他就知道那个仙界的仙人不会放过任何搞破坏的机会,而且留在战场的不明魔神也让他特别恼火。

不论他怎么射击、劈砍对方。箭矢、法力枷锁、长枪大剑全都砍不中,仿佛他在沙漠里对着不存在的幻觉空挥。

对方魔神也一副随意的姿态,不躲不闪站在原地,一会儿报什么“d100”,一会儿说出一两件他曾经私下无人做过的糗事。最近他对着王宫里两只鸟自言自语那件事也被魔神说了出来。

夏王羿从未打过如此憋屈的战斗,即便在几次尝试后得到了圣皇的神谕,知晓自己遭遇了一个不能攻击别人,也不会被别人攻击或受到外界能力影响的特殊魔神。

他不信世上存在如此离奇的存在,接连用不同方式不同角度发起攻击。圣皇建议他当做对方不存在,可夏王羿忍受不了,尤其对方长着异域女孩容貌,却有着一张极其让人想扯碎的嘴巴。

喋喋不休讲着夏王羿确定他人不可能目击的事情,不带重样,一件比一件引得夏王羿激动和恼怒。

“你这家伙能不能把嘴闭上!”实在忍受不了被“公开处刑”的糟糕体验,夏王羿才放弃跟魔神费劲较量。

“那你跟使用土遁法术的烂肉仙人说去。他没把我也一起带上,虽然他没法把我列入法术对象。”魔神但他林淡定应对夏王羿的咆哮,只要她稳坐自封的“KP”位席,就不会被常理影响,至于动动嘴巴说一些他人记忆中的旧事糗闻算不得对他人的攻击行为,不过是在陈述事实。

多浪费了一些时间,夏王羿放弃准备前往地脉指向的冀国都城时,那个魔神也跟了过来。夏王羿没见过如此离谱的敌人,当时没忍住破口开骂。“你能不能从哪来回哪去!”

“又不是我想来,你跟召唤我的那个烂肉仙人说去,问问他有办法把我反召唤。”

夏王羿回到冀国都城,将抓捕白起和铃木友纪都放在了次要步骤,他现在只想立刻消灭那个仙界派下的仙人。处理不了召唤物,只能先解决召唤者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