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第2轮测试是个坑

第15章 第2轮测试是个坑

“同知大人,久仰久仰!如今一见,确实人中龙凤器宇轩昂才高八斗斜头歪脑,啊呸,邪魔外道见着都要退避三舍的真英雄!”

管你什么人,总之眉千笑万变不离其宗,一顿马屁过去就对了。

“呵呵呵……眉侠士你这样称赞我我也不会高兴的啦……”向日龙摸了摸歪着的脑袋笑得见牙不见眼。

很好,果然是个智障,这轮应该能糊弄过去!

“请问同知大人,我们这轮要测试什么。”眉千笑趁气氛不错,连忙扯回正题。

“没什么,你放轻松,就是问你一个简单问题。”向日龙歪嘴笑道,“请你简单介绍一下你们丐帮的情况,任何方面都可以,但必须是你在里面感受最深的,而非街知巷闻的。对了,你所说的内容真不真实我们会仔细查证,所以不要胡编乱造。”

眉千笑一听就明白这轮测试的含义是什么了。

这轮测试不是考智商和文笔,考的是身份。拱卫司作为隶属朝廷一个江湖势力,对忠诚度的要求特别高,毕竟服务的是当今圣上,总不能弄个刺客进来当皇上的保镖那么作死吧?

这么说有点极端了,想当圣上的贴身保镖肯定是最受信任的锦衣卫,刺客想混到那个档次很难。但不代表没有什么牛鬼蛇神想混入三司机构,特别是一些为非作歹危害社稷的魔教中人。他们派些人混入三司,就算无法干一番大事,也能掌握一些皇家情报。

比如前不久的魔教天煞门几乎全部被坑杀在粪坑惨案,如果早早有情报人员得到锦衣卫的动向,哪会死得那么惨。

抱着各种各样的目的,许多魔教邪道的人趁此机会混入三司。这些人前来报名,当然报的是假身份,这一轮测试其实就是先简单地过滤掉这些人。临时抱佛脚的家伙,学一套名门正派的入门武学很简单,但让他们讲些门派内的秘闻或感触却是很难。这一轮肯定会把这些人过滤掉。

但是眉千笑也是要被过滤掉的旁门左道的家伙啊,而且他还是魔教日月神教的新晋教主呢!最大的大魔头可以说就在你们面前了喂!

不过他最担心的还是柳悄悄,那家伙如果说漏嘴,分分钟就要被打入死牢听候发落,然后明天的新闻就是“拱卫司喜提魔教大护法人头,立下汉马大功劳!”。

“嗯?怎么了?你说不出来?”

向日龙语气渐冷,歪着脑袋的双眼聚拢寒光……

看来这一轮考测,那些邪道中人反倒被瓮中捉鳖了。难怪来审查的是个指挥同知大人,其他房间内当审查官的估计也都是实力强悍的锦衣卫,遇上露出破绽的家伙直接就拿下,抓回大牢慢慢审。

“当然说的出来啊!那我就说一说我感触最深的事吧。那次我有幸受邀来到洪帮主的宅邸作客,那可真是大开眼界……”眉千笑突然摇头晃脑起来,用手指轻轻敲着桌面,敲出一个深山和尚敲木鱼一样的节奏,用数来宝的速度念道,“同知大人你听我慢慢说。丐帮帮主洪一公,手下弟子数不拢,痴痴颠颠常发疯,其实是个老顽童。别看只是臭乞丐,家中良田上千亩,家住浅山处,院子没尽头,儿女妻妾成堆,下人丫鬟成排。别院养鸡鸭,后山放牛羊,马车两三辆,领养宠物狗。白天当乞丐,黄昏逗旺财,晚上数手指,看看翻谁牌……”

向日龙听得脖子不禁跟着眉千笑摇头晃脑,晃着晃着脖子都直了,但越听越不对劲连忙叫停眉千笑。

“停停停,

可以了,别再念了!你过关,出去等候吧!”向日龙在桌上的册子上划了几笔,让眉千笑离开,“你今日在这里所说之事,切莫不能出去乱说!”

“明白,明白……”眉千笑点头哈腰退了出去。

洪一公那点破事让他出去到处说他还不愿呢。

出来之后他就又在之前的场地角落找到柳悄悄,看到柳悄悄安然无恙笑眯眯的模样,他才暗暗放下心。

“悄悄,你怎么比我晚进去,却比我还早出来?审查官的问题你没有乱回答吧?”

“没有什么好回答的啊,审查官问我帮派势力内的情况,我说我是个孤儿,没出生前死了娘两岁半的时候死了爹,为生活所迫在外流浪,后来被一户土地主收养了回去当下人。但那土地主心存歹念竟然是个喜好龙阳癖之徒,想对我下手,他的四个儿子和八个女儿也都对我的帅气虎视眈眈,明面其乐融融内里惊涛暗涌。于是一个夜黑风高天打雷劈的夜晚,我逃了出去。之后有幸见到一个道士,教了我一套拳法和心法,我就在外四处游历了……”

……

眉千笑花了半分钟才接受了这样的设定,然后就问了一句话:“审查官对你娘的死没有任何怀疑吗?毕竟死得挺神乎其技的。”

“没有,还一直喃喃自语‘我见犹怜、我见犹怜啊’在那嚎啕大哭,非常亲切地让我过关了。”

……

眉千笑又是一阵短暂的沉默。

我勒个去,拱卫司里头的该不会全是智障吧!你们家能先死娘再生你啊!

这场测试之后,拱卫司招聘分会场内的人数又减了一半,剩下不足百人。第二轮的测试和之前不同,进了小房间的人只有两个下场,要么就是通了关的,从房门走出来站在这里;要么没通关的,一个都没见走出来。估计已经被抓进大牢了吧。

…………

另一边,向日龙在眉千笑走后急急忙忙离开了房间,从侧门走到内里的一间办公用书房。

“那个丐帮弟子如何?是假冒,还是真的?”

李梦瑶大咧咧地交叉脚坐在椅子上,下摆絮柳状流苏全被叉开,那双雪白无瑕的美腿晃让向日龙忍不住瞟了好几眼才控制住自己的眼睛,答道:“回指挥使,下官让他过了。”

“哦,看你的样子,你似乎也心存疑惑?”李梦瑶见向日龙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惊疑道,“把过程说一说。”

她专程让向日龙去把守眉千笑的第二关,正是因为自己心存疑惑,没想到连向日龙一脸迷惘地跑回来。

“是这样的,他一开始是这样的……”向日龙摇头晃脑,似乎在找刚才眉千笑数来宝的那个节奏,花了三十秒终于找对节奏了……又发现自己不记得怎么念那串词儿了。

“简要说,傻大个!”

李梦瑶一只鞋子就这么扔了过去,对于向日龙来说不痛不痒,但还要装作被开水烫着一般倒退好几步,咿咿呀呀喊疼。

“属下明白,我简要的说!”

“等下,鞋子给回我……你他喵敢偷闻试试看!”

“不敢,不敢,刚才下官只是鼻子痒想挠挠……喏,大人的鞋子,还温着的。”

“余温你也他喵不放过?!欠揍!”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