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听风,倚雪。

第19章 听风,倚雪。

“下一位!”

向日龙在李梦瑶杀人一般的视线下,停止了自己拙劣的演技。

台下的人惊讶归惊讶,但大多数人水平一般般,听风那几个剑花唬得住他们。就算是误打误撞弄倒了向日龙,但因为对方是个可怜的毁容小姑娘,也都不会和她计较,只怪自己怎么没想到攻击向日龙的肚脐眼呢。

眉千笑就更不会去拆穿这种事情,他是退休来养老的,不是来调查这位姑娘和向日龙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再说,这位姑娘在这里的实力算是中上,入了拱卫司也不算过分。

而且眉千笑没空理会那些琐事了,下一位应聘者已经飞身上了高台。

这次这位又是一位姑娘,装束和之前那位一样,一身黑色劲装。但她的身高比之前那位姑娘高,一双秀美的长腿稍微显眼,肌肤如雪莹,脸上也戴着一个一样的面具,但颜色是黑色。她面具以下的脸颊也露出一丝烫伤的伤疤。

这两人是两姐妹吧?眉千笑几乎可以断定,连身世都推测出来了。某天,天灾人祸降临在这两位可爱的小姑凉身上,一场大火或者别的意外烧伤了她们的脸……

不过这位姑娘和之前那位气质不大一样,浑身上下散发出一阵冷冽的寒意,人如一支寒梅傲雪孤立,那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傲然连眉千笑都有些动容。

只见她持剑斜垂,简单地朝向日龙说:“倚雪,请赐教。”

倚雪说完便举剑朝向日龙走去,步走游龙,身晃如影,高超的身法引起现场一片哗然。长剑不知何时已平举胸前,银光和美丽雪白的细脖争相辉映。

哇哦,眉千笑瞪大了眼睛,这个倚雪可不一般,向日龙可不要放水了,小心被砍死啊……这个倚雪,实力绝对在一流水平!

别人没那么好眼力,眉千笑有,倚雪的长剑之上有一丝淡淡剑芒,那可是内功修炼有成并且对剑有独特见解才修炼得出的剑气,说明此人已经踏入真正高手的境界水平。踏入这个水平的人和普通高手之间的差距可是相当大。而且她对剑芒的掌控精准,刚好铺满长剑,神情不见勉强,显然她还没用上最强水平。

向日龙很强,但也不是无敌啊,对上同级别的高手站在那让对方砍,多硬的硬体外功也得挂!

慌,很慌,超级慌!向日龙看着倚雪游龙步走过来,心里慌得一比!这位姑奶奶似乎是认真了啊!别说现在他不能动手,就是能动手他也没把握能打得赢她啊!向日龙都不顾隐蔽了,朝李梦瑶疯狂打暗示。

李梦瑶完全不理会,专心嗑瓜子。这位大姑娘压根不需要她去担心,要过这关轻轻松松,所以她懒得理会,只要向日龙小心点别被砍死就行了。

问题是向日龙担心的就是自己被砍死啊!

“倚雪姑娘,向某认输行不?”向日龙见李梦瑶不给指示,他只好按自己的方式来求生了,悄悄说道。

“倚雪想见识一下指挥同知的金刚不坏,一招便可。”

倚雪的声音也静悄悄,说完,人影已至。她就是这样么一个人,自己心中有数便我行我素,连对方的回答都不等。

她好似孤秋之上的大雁孤注一掷俯冲落原野,白银光彩不知何时已经点在向日龙的右肩上。快、准、狠,她的招式毫无花俏,讲究的是实用和效率。

对方用的招式眉千笑没看出师承何处,但眉千笑直觉告诉他,这人很适合当一个刺客,她追求的和刺客一样,

要么不出手,要么惊鸿一击,一击必杀。

向日龙一个硬功高手,身法是弱项,完全跟不上倚雪的速度,只好迅速运气护身罡气,硬吃这一击。

空中响起细若无闻一声“叮”,好似两个琉璃月光杯清碰了一下,杯中酒来回荡漾,回音绕梁。

向日龙右肩用力往后动了一下,卸去强大的冲击力,被击中的部位产生了痛觉,但是步子一步不退。

“指挥同知金刚不坏名不虚传,倚雪佩服。还剩两招,放弃。”

倚雪收剑回鞘,那利索英姿让眉千笑看得暗暗赞赏,好一个冷如傲雪的奇女子!可惜了脸儿……

向日龙连忙点头拱手,额头全是冷汗:“承让承让……”

确实是承让,如果倚雪全力刺来,或许依然不能刺破他的护身罡气,但他至少也要连退数步……如果在同一个位置上飞快再刺一剑,必然就破了他的铁布衫。一个修习硬体外功的高手,如果硬体被破就等于全身都是破绽,落入绝境。

不愧是倚雪公……姑娘,实力怕已经在他向某之上了!

“好了,下一位!”李梦瑶突然插话高喊。

本来今日对于她来说,倚雪和向日龙这一战最为精彩。只是她忽然很感兴趣,那个丐帮穷酸相会怎么破向日龙的铁布衫,而倚雪之强早在她意料之中,一早知道结果的比试看过了就赶紧过场吧。

“啪啪啪……”

倚雪飞身落下高台和听风站都一块,这时场上竟然响起了掌声。所有侠士发自内心地位倚雪鼓掌,毕竟全场只有她是以实力击动向日龙的身体,强者为尊,值得他们奉上掌声!

剩下没有上场的人只剩两个,眉千笑见柳悄悄摩拳擦掌打算上去,悄悄朝她说:“我先上,否则你过不了这关。”

“好,笑哥加油!笑哥可要控制住力度,别暴露哦。”柳悄悄俏脸扭到一个外人看不到的方向,朝眉千笑吐了吐樱粉色的小舌头,搞怪的样子让眉千笑心脏怦怦直跳。

搞什么幺蛾子,咋会被自家妹妹给弄得心猿意马的?难道是因为柳悄悄多了下巴一点胡子导致的?难道他心底是喜欢小胡子的基佬?神经病!眉千笑晃了晃头,起身跳上高台,朝李梦瑶、高台边上的审查官还有向日龙各拱了拱手,礼多人不怪。

“我认得你,数来宝!”

向日龙看到眉千笑上台,一直严肃着的脸忍不住咧了咧嘴。因为看到他就想到他那节奏有度内容风趣的数来宝,像个逗逼一样。

“指挥同知大人,在下叫眉千笑。”眉千笑不得不再次自报姓名,免得以后自己就这么被改名“数来宝”。

“好,来,让向某见识见识你的能耐!”

“多有得罪。”

眉千笑朝向日龙再次拱手,却往反方向走去,来到一位审查官面前,朝他耳语了几句。

审查官挠了挠头,随后站起身来,眉千笑拾起审查官坐的板凳,回头马上朝向日龙冲过去。

那场面就好似一个在酒馆喝醉酒的莽汉打架,随手拾起板凳就往别人身上砸,看得所有人眼睛瞪得无比巨大。

板凳砸在向日龙身上立马碎成几节,这是理所当然的,向日龙的硬体外功连刀剑都难以伤分毫,何况是板凳?

但是更惊人的事情还在后头,向日龙随着哗啦一声板凳碎裂的声音,应声倒地,巨大的身躯砸在高台上发出重重“嘭”的一身,扬起不少灰尘。

眉千笑扔掉手中剩下小半截凳脚,拍干净手上的灰……搞那么久,不就一板凳的事情,能不能让流程走快一点啊,午饭时间都错过就算了,晚饭不能错过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