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我想要领铁饭碗!

第3章 我想要领铁饭碗!

有人会奇怪,为什么眉千笑不干脆把日月神教一条黑路走到底,干脆就做个魔教,烧杀抢掠日子能过得丰裕许多。

先不说人家心中有把尺,正义挂高堂……首先有这种想法就已经离死路不远了。

虽说江湖无边法力无边,啊呸,能人异士无限。但这个天下,还是李姓天子天盛帝的天下,对于武力强横的江湖,天子会不忌惮吗?

天盛帝统治有方御人有术,先祖本就是江湖人士,用武力打来了天下,他作为三代目,自然也明白江湖侠士的重要性。这是个灭不得宠不得的存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的势力渗透进去,大家和平相处共成一家。

从先祖开始这件事情就在进行了,到了天盛帝这一代总算完成得差不多。做法是创立了三个和江湖人士紧密相连的武力机构,分别是“拱卫司”、“东厂”、“影都府”,里面广招江湖侠客,慢慢培养成忠于朝廷的人。各大势力也乐于与朝廷交好,和天子作对是不明智的。

时过变迁,三大武力机构里头的成员早已涉及各门各派,和各门各派形成千丝万缕的关系。这三大机构出手,各门各派都得让着几分,毕竟里边还有自己的人在呢,不给朝廷面子也要给自家师兄弟姐妹面子啊。

对各方各面的情报,也一样从这里开始。有了其他门派弟子加入,获取其他门派的消息也就方便多了。所以天盛帝可以做到足不出门,耳听江湖各处事。

难道天盛帝会相信围剿事件各派掌门带回来的话,任你们行被剁成肉酱连尸首都带不回来吗?他从很久以前就知道任你们行这号人物了,还曾经有过一点渊源,是个成名已久的绝顶高手,你们这些人上去白木崖毫发无伤就弄死他?别说皇上不信,连鬼都不信。

再说,他也大概知道日月神教和其他魔教之间的关系,他在其他魔教也有“暗卫”卧底其中,差得日月神教和其他魔教联系甚少。刺杀他的这事,也是那个魔教分支自把自为的事情,和日月神教没多大关系。但他依然要召集人手去弄日月神教,主要是想杀鸡儆猴。

这本就只打算给日月神教一点威吓,谁让全部魔教都自称是你分堂,甭管是不是事实,天下所有人信了那就是事实,不搞你皇帝面子下不去。如果任你们行看不懂龙威敢跳出来闹事,那皇帝就真要下死手了。还好任你们行聪明(其实是躲债),懂得自己消声灭迹(还是为了躲债),那皇帝也就让那群人敷衍过去了了。

另外,天盛帝大张旗鼓围剿日月神教还有一个目的,是为了声东击西。另一边他派出了拱卫司的好手,对了,拱卫司在民间比较常见的叫法是“锦衣卫”。

那个真正刺杀皇帝失败了的魔教天煞门,全员躲在自己老家,眼看皇帝老子去找日月神教的麻烦,马上松了口气松懈下来,当晚在自家搞酒宴庆祝大难不死,殊不知死神已经笼罩在他们头顶了。

结果人家锦衣卫也是狠,静悄悄来到他们门前也不进去,你们搞酒宴是吧,那咱们就守茅房呗!

喝的醉醺醺的魔教门徒每去一个茅房就少一个人,就连那枭雄恶霸的掌门去了厕所都被削了脑袋,死的时候还有半撇屎尿没拉完呢!

当晚天煞门就被锦衣卫给全歼了,而且大半死在粪池里,怎止一个唏嘘可以形容。这也是历史上最成功的一次以茅厕为核心的战术歼灭战,被狠狠记入了皇家史册,尽管所有人看了都蛋疼。

所以啊,

做魔教教主是没有前途滴……

还是专心找找哪里有五险一金的好差事,不要再当什么日月神教的教主浪费自己的大好青春吧,年纪轻轻的不好好当个颓人简直就是慢性自杀啊!

等等……眉千笑突然灵机一动,他不知道哪里有好差事,但他知道哪里有五险一金啊!给政府打工不就是五险一金、年假不少、补贴牢靠的铁饭碗吗!没错,就是这,老子要当个酒囊饭袋公务员!

他一个粗人想去领铁饭碗,之前提到天子底下的那三个武力机构就再好不过了。

“拱卫司”锦衣卫,说穿了其实就是高级打手,有什么节日的时候还要当圣上的高级保镖,一听就知道是苦力活,苦活粗活不适合咱退休人士,不去。

“影都府”暗卫,这个是锦衣卫的低配版,连锦衣卫还不如。主要就是专门为圣上干脏活累活见不得光的地下工作者,待遇好不好不知道,但很可能你每月的粮饷你都没法去领。等你死在了某个卧底的地方再一次性当体恤金发给你家眷倒是有可能。这个玩无间道的地方不适合咱这种退休人士,不去。

至于“东厂”,哼哼,没错,这确实就是个太监弄出来的机构。给阴阳人当手下听起来挺难听的,但今时不同往日了。东厂已经不只是一个单纯的太监组织,他们为了发展自己的实力,大量吸收江湖里的武士,听说里头卧虎藏龙,连皇上都相当器重,势头渐渐有赶超锦衣卫之势!这说明什么,说明该企业有前途啊!正处于事业上升期呢!

这些都不重要,对于眉千笑来说,最重要的是东厂的职能。

东厂算是一个情报组织。无论上至极臣,下至民间,他们都可以先调查再上报,相当于皇上的眼睛。而抓人嘛,抓大臣需要皇上定夺,这种时候反抗的就是抗旨,直接可以判死刑了,大臣们才不会傻乎乎反抗,自动自觉就会跟你走。抓普通人就更简单了,甩给锦衣卫去做就好啦!

这种真善美的地方,眉千笑觉得自己不进去混吃等死都对不起创建东厂的前辈们!

废话不多说,马上启程!

三大机构在全国各地都有分驻地,但是想当一个钱多工少够休闲的养老男青年,自然要去它们的大本营应聘,大本营就在天子的脚下——皇都!那可是皇都啊,平日哪有那么多犯事的人给你忙活!连天子脚下都不太平,那这个天子估计坐不稳了。

眉千笑就这样,穿上最帅的一身衣服——大约也就比流浪汉强一些吧。梳了一个帅气逼人的头——大约就是往手上吐了两口唾液将长发整理在身后不要冒出太多杂毛呆毛。整理好包袱——里面除了几本小黄书和以前在江湖上走跳时的贴身物啥都没了。就这么下山了。

接下来思考,从北方怎么去南方怎么去?坐马车?想得美!没钱!

眉千笑在鼎鼎大名的日月神教里贵为三大护法之一,竟然身无分文,说出去怕是三岁小孩都不信!

但他就真是没钱,他也不是没有随他师傅出去赚过钱,但那些钱全进了他师傅的口袋。也不能这么说,有些冤枉师傅了,那些钱通过师傅全进了经营吃喝嫖赌的人的口袋。

所以他没钱,所以他才那么想退休,他以自身为例子就可以证明当个在野的武林中人真是太寒酸了。他这身可以混进丐帮的烂布衣,穿了起码五年,这能是大魔教三大护法之一的行头吗!能吗!

能啊!都说穿了五年了!

就是因为能,所以他才对这个江湖失望透顶。他不要什么天下第一强的实力,他只想要伸手进衣兜就会溢出银子的富裕啊!

废话那么多没用,他也只能用轻功跑的去帝都。

从北域跑去南京,很多人能做到,但是全程用轻功的,能做到的寥寥无几。

不是内功深厚得吓人的高人,绝对做不到……当然,眉千笑就是内功深厚得吓人的高人,尽管外表看不出来。说起来可能很多人觉得是个笑话,但眉千笑在四年前下山独自闯荡的时候已经发现……他已经找不到一个能与他匹敌的对手。

想到这里他更觉得悲哀,强无敌=穷无敌……无敌是多么寂寞,多么贫困……

眉千笑用轻功赶路比马车快多了,第二天,时隔一年多,眉千笑再次走进皇都。

他没钱住店,正努力在脑袋里搜刮在京都有什么相熟的人可以借点钱,或者借个落脚处,突然发现自己的交友圈非常狭隘。认识他的人或者他认识的人,不是各大掌门,就是天皇老子,去找那些人以后还想获得安生日子?没门!

正当眉千笑深刻明白到一个人朋友的多寡是和自己的收入成正比,落入无限悲寂的时刻,他看到南城门内不远处的皇榜前围了一圈人,而且看起来都是江湖中人,这就有点意思了。

“诶诶诶,哪来的臭乞丐,别挤啊!这招聘启事你来凑什么热闹啊!”

你才臭乞丐!你全家都臭乞丐!你他喵这是小瞧乞丐了是吗,臭乞丐都比老子有钱!

眉千笑他把头发挤成鸡窝状才挤入人群,定睛一看,得了!无巧不成书!正巧碰上皇朝三大机构招人!

哼哼,公公我来了,啊呸,东厂我来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