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可怕的传说——土阎王

第45章 可怕的传说——土阎王

倚雪的观点和眉千笑的真实身份有很大误差,不过结果倒是一样。眉千笑一个整天待在白木崖上,沉迷走火入魔无法自拔(他师傅逼的),每天徘徊在生死线上,后来下山了又变成一个只能东躲西藏的过街老鼠(他师傅害的),对于上位者的统治来说当然像个局外人啊。

“那么后来怎样了?”听风又问。

听风和柳悄悄年纪相仿,脑子也比较单纯,但两人还是有很大的区别。听风更活泼,是个不安分的急性子。柳悄悄就一点都不急,默默看着眉千笑,专心聆听。

她喜欢安静地,慢慢地,听眉千笑把故事说完。就和以前她在白木崖的时候一样,她说想听故事的时候,笑哥就会屁颠屁颠跑过来,有时跟她说他听来的故事,有时跟她说陪师傅跑下山的见闻,有时跟她说他独自下山后亲身经历的趣事。

她不会做任何催促,或者说,她那时只想笑哥说得再慢一些,慢到时光永远停在他说她听的一刻,就好了。因为那个时候,眉千笑只专注在她身上,而她也只专注在眉千笑身上,无暇旁顾。

“后来?传说中的‘魔童’成为楼兰女王左右手,在他怪物一般的实力的帮助下,在一个星期之内,把楼兰败部重新收拢,并且将婼羌、小宛、精绝、且末等几个小国吞并,将这几个小国的仇人斩杀在楼兰皇族们的墓碑前,以慰他们在天之灵。”

“冤冤相报何时了……那岂不是血流成河?”听风呢喃道。

“没有血流成河那么夸张,听说楼兰女王只把首脑和带兵的将领杀了,皇室家眷一概没动。好像是看到那些家眷就想到了自己,如果那天没有魔童出现,她也一样无辜地死在了战争的屠刀之下,祸不应该及儿女。所以她朝他们说‘我已经报仇了,但如果你们也想报仇,就放马过来吧’,就把他们放了。”

“哈哈哈,这个楼兰女王在经历了灭族绝望之后,却还能保持如此理智和自信,霸气十足,拿得起放得低,是条铮铮汉子!”姜譲点头称赞道。

大哥,被你称赞成“是条铮铮汉子”估计人家不会高兴吧?

倚雪默不作声,但内心也被这样的人物的人格魅力深深所折服。家族被残杀殆尽,还有几个人能保持理智,不把仇人的家族杀尽以报血恨?但最后那句自己已经切身体会的“要报仇,就放马过来吧”朝对方说出口真的太燃了!放了他们,就不怕他们报仇!谁都会有想帮亲人报仇的心思,但她不在意,因为她有不放在眼里的自信!

“我觉得其实还是杀光了好吧,以绝后顾之忧。像楼兰女王,就是没被杀掉,所以那几个小国就灭亡了。”听风说道。

“我倒觉得……她不多造杀孽,会不会是因为那个‘魔童’?”柳悄悄突然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她觉得魔童实力很强所以不怕对方报仇?”姜譲说道。

“不。听笑哥的故事,魔童的出现很突然,而且似乎和楼兰一族毫无纠葛。他会凭空出现是不是只是路见不平动了恻隐之心,救下可怜的楼兰女王并且杀光了嗜血狂杀的联盟军?如果是这样的话,楼兰女王若是变成一个嗜杀之人,魔童怕是不会侍奉在她左右。他会救下无辜的楼兰公主,或许也一样会救下无辜的婼羌王子,救下无辜的精绝皇妃,救下无辜的小宛公主……和楼兰公主的杀戮形成矛盾。”

“其实魔童是个眼睛不眨随便杀掉两千人但心地善良的人吗?这么反转的性格我有点接受不来……”听风挠了挠头笑道。

姜譲和倚雪倒觉得柳悄悄的推理有点意思。

“所以笑哥,那个魔童是好人还是坏人啊?”柳悄悄抬头看向眉千笑,好像他说的就是最终结论。

“只是个传说啊,我咋知道。不过呢,传说中他凶残成性,杀人如麻,面目狰狞如野兽,就算他只杀嗜杀之人,那也是杀戮。总之满手鲜血,好人一定说不上了,背负着恶名也不一定坏到骨子里头,这个世界上很难精准地认定一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呐……”眉千笑摸了摸柳悄悄的脑袋笑道。

这个世界很难精准地认定一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倚雪和姜譲都是一怔,在他们眼中所有人非好即坏,第一次听这样的理论。

“接下来楼兰女王使用魔童的力量统一了西域三十六国?”听风继续问道。

“哪有那么简单啊,就算魔童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只凭他一个人的力量把西域三十六国统一,那么多国家的士兵,站着让他一个人杀,杀几天几夜都杀不完啊。这里不得不提到另外一个传说中的人物——土阎王。如果说魔童是楼兰女王身边一个无人能敌的清道夫,那么土阎王就是拥有一往无前战无不胜魄力的大将军。”

“楼兰女王打败了小宛等几个小国,收编了它们的领地和兵力,实力一下子从西域三十六国下游一跃而上成为西域最强七国之一。其余西域三十五国虽然都打算坐收楼兰国出乱子的渔人之利,但它们之间的关系也不是拧成一团那般坚固,反倒因为瓜分楼兰国这块肥肉的利益分配造成不小的矛盾,划分成数道势力,明争暗斗。这倒是给楼兰女王一个反击的机会,楼兰女王仔细判断西域三十五国的势力分割,利用各个势力之间彼此牵制的关系,一个接一个把它们蚕食……土阎王便是那个身先士卒,攻城拔寨的战神。无论多么难攻陷的城池,中计被敌方增援围困多么危机的时刻,都能绝地反击打败敌军。这种具有对战争的统治力和军事才能的家伙,才是楼兰女王一统西域三十六国最为关键的一环。”

“这个土阎王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姜譲迟疑地问。

“土阎王的存在倒是没有那么玄幻,更像是真实存在的家伙。可能是楼兰女王的家臣,也可能是吞并小宛等几个小国的时候收编的有将才的俘虏,被楼兰女王慧眼识英雄挖掘出来。西域三十六国大多是蛮荒之地重武轻文,只要是个男的基本都身体强壮骁勇善战,如果被楼兰女王倾尽资源培养军法战术,弄出一两个厉害的将军来也不稀奇。毕竟对手都是一群指挥蛮战的士兵嘛,打起来自然就像神将一样厉害。”

“明面上有一位统兵大将,征战四方;暗地里有一位嗜血魔童,护其左右……”姜譲点头说道,“先不说传说是真是假,楼兰女王将这两人的无敌形象成功塑造出来,就足以震慑外敌和内民了。”

“总之花了一年的时间,楼兰女王成功完成了对西域三十六国的征讨,西域三十六国尽入楼兰女王之手。所以现在虽然西域还是三十六国自治,但楼兰女王可以以联盟盟主的身份随便指挥它们。楼兰女王对我朝保持相当友好的态度,故而我朝没有对楼兰女王统一西域三十六国的事情做出任何干涉,甚至隐隐有支持她的意思。所以你们没发现吗,朝廷的最强武力‘镇国四武’的四位绝顶高手,有三位坐镇在北方南方和东方,却没有任何一位被分配在西方吗?正是因为楼兰女王表露出足够的诚意与我朝交好,我朝就用这个来代表支持楼兰女王的证明。”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