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马屁高手

第49章 马屁高手

眉千笑当真是爬过许多江湖上知名门派或者高手的山门或者后院,不过全都不是出自自愿,更不是爱好。

说起来又要感谢他那该杀千刀的师父,在他十六岁那年心血来潮带他下山到处游历,说是让他见识见识师傅的人脉有多广。

师傅的人脉确实很广,眉千笑简直没有办法可以想象他师傅可以欠那么多人的钱!

每门每派见了他师傅的,就没有一个不掏出借据追他几公里的,就连少林寺藏经阁门外的扫地老僧见着他都倒拎扫帚舞得虎虎生风,要讨回自己借出去的退休金,差点没把他的翔都给揍出来,可见他的人脉有多“广”!上到100岁下到3岁他都不放过啊!不过也拜托你们行行好,他师傅这种长得獐头鼠目一看就不像好人的家伙就不要信他的花言巧语借钱给他啊!他只会拿去打麻将或者救济失足妇女而已啊!!!!

也就是在那时,眉千笑跟着他师傅翻遍了各大门派的高墙,钻遍了各大围栏的狗洞。每次被追得无路可逃的时候,就是靠翻墙逃走,无往不利。他师傅每次带他成功摆脱追债人后,总是这么和他炫耀:没有什么是技术娴熟地翻一次墙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再钻一个狗洞。

故而眉千笑很自豪地说,他敢在江湖翻墙界认第二,没……好吧,他师傅绝对敢认第一!但第二也很了不起了好吗!

爬墙被发现?开什么玩笑,当初整个峨眉派的百合腐女们追着帮他净身的时候,最后他靠的就是钻狗洞逃的命!他的翻墙技术出神入化,一整个峨眉教都发现不了,区区一个拱卫司分驻地能发现得了?他翻墙小能手的名号还要不要了!

说起峨眉派露天温泉木墙角落那个窟窿,还是当年他师傅去偷看峨眉派百合腐女们洗澡的时候发现并告诉他的,他还没有机会使用一次,欣赏那百娇戏柔芙蓉出水万花齐放的画面呢,结果就在那次上峨眉派逛逛被峨眉派掌门追着要他为师傅做牛做马还债的时候用上了!被他这么用了一次,估计很快就要被她们发现并且补上了吧,好浪费……

不对,现在不是感慨那个木窟窿的时候……他的对面,戴着黑色面具散发强烈杀气倚雪才是现在最应该注意的地方!

你误会了啊!哥还还没来得及用那木窟窿做偷窥的事情好吗!只是用来逃命啊!

她是因为这茬联想回澡堂的事情,开始怀疑他是故意偷看她洗澡了吧!

“笑哥,峨眉派露天温泉木墙的疙瘩窟窿不是老早补上了吗?”柳悄悄突然插话说道。

眉千笑是四年前用上的窟窿,柳悄悄是上年去的峨眉,窟窿当然早补好了啊!补了也好,免得他师傅整天都在惦记那个窟窿!

“是啊,当年峨眉派弟子下山找工匠补木墙,我正巧在附近讨生活,又会点木工技术,就被带上山去修了那个窟窿。那个窟窿贼大,连我都能钻过去呢……啊哈哈哈……”眉千笑此时真是千恩万谢柳悄悄傻乎乎的插话,简直救了他的命!

但是为什么没有人在意柳悄悄为什么会知道峨眉派露天温泉木墙边上有窟窿的事情?!颜值便是正义?!

总之听了眉千笑胡编的话后,倚雪总算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杀气,手从刀柄处转移回羊肉夹馍上。姜譲也被眉千笑一阵忽悠,忘了自己还要追究他翻墙出去玩的事情。

几人风卷残云扫光羊肉夹馍,这西北的风味确实有别于中原,也不说有多么美味,听风倚雪和姜譲等人也不是没有吃过顶级美食的人,

只不过第一次吃这样的食物,感觉挺新鲜。

午饭的问题解决,姜譲立即让大家动身,前去寻找总事。

分驻地的地形构造和拱卫司总宪类似,办公的大堂在大院正门口后不远,连内里的装潢也相差无几,顶多就是稍微少了一些华贵的装饰。

董晟睿一早已经坐在高堂上办公,审阅案桌上几叠卷轴。

拱卫司为何会有大堂?而且有总事在这里坐镇办公?

因为这里的工作性质其实有点像高级衙门,寻常老百姓闹出的纷争找县令衙门,但涉及到江湖人士的纷争,便要来拱卫司报案了。因为江湖武士的纷争,像什么魔教中人又偷了谁家的鸡啊、采花大盗又瞄上了哪家的姑娘啊、东派和西帮因为谁先瞅谁而约架啊……这些事情普通衙门哪处理得了,普通衙役也就能和普通人过两手,遇上几个江湖中人几巴掌就给打发了去,只能依仗拱卫司。

所以拱卫司既算是江湖中的一派,又因为有朝廷的背景而成为捍卫正道的组织,别看待遇不错,其实忙得很。特别是对付魔教邪派的人,只要收到消息就得一马当先,没办法,得彰显自己的职能才更好在江湖中立足啊。所以锦衣卫还是一个高危职业。

“是总宪过来的几位同僚啊,有失远迎,十分抱歉。原以为几位长途跋涉还需要多休息,所以午饭时间没让伙夫去喊醒你们,我这就去让伙夫把饭菜热一热,各位勉强凑合一顿,我今晚再另外设宴招呼各位!”

董晟睿看到姜譲几人入内,立刻从高堂上走下来,挂着一脸温煦灿烂的笑容迎接几人,十分平易近人。

姜譲几人一看对方如此热情,皆对董晟睿心生好感。

只有眉千笑心里不置可否,因为他明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他们都看过卷宗,卷宗上有许多基本资料和案件的基本内容还有老大给予的简单指令。他从上面可以得知,论官职,这位总事高他们不止一筹;论地位,更不是他们几个能比得了;论实力,能在这种边疆要地驻守没点水平早就被乱贼给灭了。

官职地位实力都要比他们高,平等客气地招呼就已经非常得体,却摆出一副过分谄媚的笑脸,这种情况下只有三种可能:一,对方有求于人;二,对方城府颇深;三,对方制杖。

“总事不要客气,我们已经随便吃了一些羊……随身携带的干粮,午餐不必张罗。”姜譲这种老实人差点就暴露了眉千笑和柳悄悄翻墙出去玩的事情,着急转口还把舌头给咬了,“晚宴更是不可,我们是来办公不是来做客,一切以公事为重。”

“哈哈哈……不愧是‘拼命三郎’姜譲,难怪指挥使大人如此器重你,果然是拱卫司的栋梁!”

董晟睿十分真诚地给姜譲戴了一顶高帽,马屁拍起来比眉千笑自然多了,搞得眉千笑想约董晟睿私下传授几招奉承绝技。

他拍马屁总是不得要领,他师傅曾说他拍马屁的嘴脸很像那种活不过两集的狗腿子,太贱,气得他差点只活一集就挂了。

“哪里哪里,姜某受不起!”姜譲羞愧得脸颊发烫,“董总事,我给你介绍一下随我来的几位同僚,眉千笑、倚雪、听风、柳悄悄。”

姜譲优先指着站在最后方的眉千笑介绍,因为他是副队长。然后才逐一介绍其他人。

姜譲是见过董晟睿的,同为拱卫司七十二煞之一有过数次交集,也算彼此认识,遂转身朝眉千笑几人介绍:“这位是董晟睿董大人,不止是敦煌城驻地的总事,还是拱卫司七十二煞之首。这位才是真正的拱卫司栋梁啊!”

姜譲这话几乎是指着眉千笑说的,潜在意思是,这位总事是大人物,你给老子规矩一点,别丢了总宪的脸!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