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暴躁美女

第8章 暴躁美女

柳悄悄一米六出头的个头,在女孩子里头算一般,作为男孩子来比对的话,更是较小。刚才那美女比柳悄悄高不了多少,看上去很适合小鸟依人的个头。

但她散发出来的气场非常强大,明明是很可爱的五官,偏偏眉宇轻皱眼神锐利,所过之处所有的工作人员地低头不敢与之对望。

然而,她走进了“拱卫司”的会场。

“难道……她就是拱卫司的指挥使,李梦瑶?!”眉千笑忽然惊道。

“李梦瑶是谁啊?”柳悄悄好奇地问道。

虽然她最近也常在中原武林飘,但她也并没有多详细地了解到各种资讯。而且拱卫司的性质属于朝廷,渗入江湖后也顶多算半个正道门派,对他们的了解更少。

“拱卫司指挥使,是一位超级大美女,貌似是皇上力排众议钦定了,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拱卫司的第一位女性指挥使。”

越仔细打量眉千笑越笃定自己没猜错,那美女身上的衣服有漂亮的飞鱼纹,腰间一把古色古香绣春刀……飞鱼纹那玩意可不是什么品级的锦衣卫的官服都能纹上去的,绣春刀更是越高级的锦衣卫佩戴得越高档。

“指挥使是什么意思?”

眉千笑忽然觉得脑子疼,连最基础的东西柳悄悄都不知道:“指挥使在拱卫司里面的意思就是大BOSS,所有锦衣卫的顶头上司。对于锦衣卫来说,要比她还要大的话,就只有皇上了!这里的‘大’指的是职位,不是三围哦,目前我还没有见过上围有她大的……”

“明白了,笑哥,我不至于会误会在这个点上,你不必做这种多余的解释。”柳悄悄青葱玉指轻轻拍了拍眉千笑的脑袋,这是一个习惯,每当柳悄悄觉得眉千笑脑子出问题的时候都会这么做,反正以前她遇到很多东西出故障都是这样拍好的。

“肤浅……所以我就说,大多数人都如此肤浅!心里都YY有个巨那个啥的美女上司作伴,生活和工作各种香艳是吧?”眉千笑指了指瞬间少了将近一半人的东厂队伍,这些人全跟在那美女的身后冲进了拱卫司的招聘会场,“做人啊,还是有些自知之明比较好,美女上司和自己过着没羞没躁的生活这种事情回家看看小黄书自己幻想一下就好了,现实和幻想是两码事!”

“我说笑哥,那我们可以回去东厂那边的队伍了吗?”柳悄悄拽了拽眉千笑的衣服,指了指东厂那边明显已经少了很多人的大门,他们现在过去已经不需要排队了。

“嗯?我们怎么会在这里?”眉千笑这才发现自己站在拱卫司的会场之内。

“刚才第一个跟在那大美女屁股后面跑进来的就是你啊笑哥!”

什么!我竟然这么不要脸!都怪这三条腿啊,总是那么放荡不羁不假思索!

眉千笑脸色有些尴尬,正想带柳悄悄出去,一回头,正好看见拱卫司会场大门关闭。外面所有人都已经进入三司的分会场了,自然要把分会场的大门关闭。

“笑哥,我们不是要去加入东厂混吃等死和维护世界和平么?”柳悄悄有些不高兴,美目横瞪流光千转,双手抓住眉千笑的手臂一晃一晃。

“算了,当锦衣卫也一样可以混吃等死和维护世界和平。而且按照工作职能来看,锦衣卫维护世界和平的情况更多一些,便宜你了。”

“原来如此,那我们就当锦衣卫吧!”

嗯,我们家悄悄多乖,摸摸头。

……

今年又是这样。

李梦瑶雪白的长腿交错,快步到了拱卫司招聘分会场的边上,那里已经准备好两张华贵的椅子,她上去气呼呼地坐在了真皮座椅上,双腿不怎么淑女的一个大咧咧的交叉盘坐,顿时会场上许多男生都随那交叠的白花花的大美腿歪了半边身子,好似稻草被割倒似得。

每隔三年的一次大招聘,他们锦衣卫总是人数寥寥。虽然要比旁边“影都府”好很多,但全部人都去东厂是几个意思?东厂那边干的是什么事?一天到晚监督群臣疑神疑鬼,今天上报圣上那个臣子疑似受贿,明天上报圣上这个将军金屋藏娇,真要发现些什么到头来还是他们锦衣卫帮忙打生打死,大部分功劳还全TM被他们掠去……这种不务正业的地方去来作甚?

他们锦衣卫,圣上的主力武士部门,战斗力爆表,精忠报国不辞劳苦劳苦功高,反倒没有东厂受欢迎,这些江湖武士脑袋都坏掉了吗!

其实正是大家都明白锦衣卫“不辞劳苦”,所以才很少会选择报效锦衣卫。现今武林,真正还抱着“为正义而生”的抱负的侠士还有多少?学成武功,成就侠名,大多都是逐名追利之人罢了,而且来朝廷应聘的,更多是江湖上混不出名堂打算换个场所试试的求出人头地之人。

皇家朝廷只要有任何大事小事,首先点名派出的就是锦衣卫,先头部队是锦衣卫,主力军是锦衣卫,连殿后或者护驾的都是锦衣卫……一天到晚忙到死,连死了都不知道能不能出名。

他们选择吃皇家饭,自然都想去容易升官或者帮自家门派长脸拉关系的地方,锦衣卫人才济济,想出头可不容易,不想拼死拼活最后还只是个百户千户的小头头,高不成低不就一辈子。

“呵呵呵……”

一声压尖嗓子的笑声好似绣花针一般刺入李梦瑶的耳膜,难受得她浑身起鸡皮疙瘩。

“难怪我说来我们东厂应聘的人突然消失大半,原来是李梦瑶指挥使出头了……小小一个招聘工作,竟然要让指挥使出马,不知道该说你们锦衣卫一丝不苟,还是该说你们小题大做好呢?”李梦瑶身后不远有一处侧门,后面是三司府衙可以互相走动的共通大院子,从那侧门走入一个妖娆的身姿,用仿佛捏尖了的嗓子笑着说道。

那人一头长发分成数绺,两拨绕在肩前,脸上五官还算精致,脸上涂了一层厚厚的白粉末遮瑕。身姿妖娆是很妖娆,但风情万种的身段在胸前是莫名其妙的一马平川,大约和柳悄悄差不多吧。再看那身大内公公才穿的华服,大约都知道这位是什么人了,约莫是东厂的什么人物。

听谈话内容,锦衣卫和东厂的关系如街边传闻一样,气氛似乎不大好。

眉千笑站在会场最边缘几乎是门边的位置了,但只要他想听,运起内功相隔五十米外的简单谈话他还是能听到的。不过这次李梦瑶和那阴阳人的谈话,连柳悄悄都能听得清楚,无需什么功力。

因为他们的音量非!常!大!

“我说……关你鸟事?不对,你又没有鸟,当然不关你事。”李梦瑶一张嘴便是匪气十足,惊爆全场,但那些拱卫司的工作人员似乎见怪不怪,“另外,邵督主,本指挥使全名是你喊的吗?”

“你……哼,李指挥使,好一个美人计,没有人想来锦衣卫,你就不惜用美色来勾搭……”

邵督主的话没说完就被李梦瑶打断:“李指挥使是你叫的吗?我是指挥使,和你们家厂公同级,你只是一个督主公公,你该喊我什么?”

“李大人……早上好……”

督主,也就是东厂的二把手位置了,竟然一下子被李梦瑶的气焰压了过去,连三回合都撑不过去就低头拱手。职位差了级,是该做好礼节。这也是他们之间平时互怼惯了忘了这茬,在朝里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不会计较这事,告到圣上哪去也懒得理。但这里众目睽睽,传出去反倒坏了名声,所以邵督主只能按照礼数先做礼再说。

这个李梦瑶也不是省油的灯,对方拿自己这边大官参与小工作嘲讽,她直接就用大官有职别优势把对方压回去。那个督主怕是想不到自己本以为能借机冷嘲热讽一番,结果自己的后台厂公不在没靠山给他撑腰,直接被怼得跟狗一样。

“嗯,乖……打过招呼了就给老娘滚回去你们那边!”李梦瑶拎起面前的桌子上的茶杯直接往东厂督主身上砸过去,“没有经过我批准,谁让你们过来了?没看见这边是我们锦衣卫的地盘吗,我们正在进行机密要事,你擅自闯进来是不是想泄露当场拱卫司的内部机密!”

拿杯子而且杯子里还有热茶来砸人实在有点过分了,东厂督主本来可以借题发挥发作一下,结果没想到李梦瑶直接一顶泄露拱卫司内部机密的大帽子扣下来!内部个鬼的机密,鬼不知道今天三司都在搞招聘啊!但这顶帽子实在有点大,督主也不顾吃了大亏,连忙从侧门跑走了。

天啊,这两司不是关系不好,简直就是生死不共戴天的仇家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