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四章 传说中的肉渣

第七百二十四章 传说中的肉渣

第七百二十四章传说中的肉渣

“我真不知道要怎么形容女娲,她就是个笨蛋,一个恶趣味的婆娘。<>”金飞瑶站在小浮岛边,隔着光罩看着远处的风景骂道。

华宛丝不解的说:“现在不是很好吗?天也补起来了,整个渡天界半条雷也没有,想去任何地方都没有问题。而且只要不主动去招惹神族,也没有人会来对付三族。”

“这我当然知道,我不爽的是我补天这么久,最后竟然让女娲一块石头就弄好了。你说我辛苦了这千年是为了什么,怪不得别人都不管这事,纯粹就是白做工!”金飞瑶心中非常的不爽,任谁遇到这种事,也不会觉得开心起来。

那日布遥和王夜之战,一火一石折腾了之后,女娲石炸到了空中,花了三十几天就把整个渡天界的天空修补好了。那些刺眼的光芒退去后,金飞瑶看到天空全部给补好,心情非常的不爽。

她被打出去上千里,和所有的人都失散了,闭着眼在光芒之中用神识边飞边寻找华宛丝她们。但是完全找不到人在何处,最后只得回到了建天城所在的地方。

还以为建天城八成都变成了渣,念溪她们怕是都打成灰,连魂魄都寻不回来。却没想到天湖竟然保存了下来,房子什么的都没了,息壤住的那个湖却还在。原来她本来就是天地之物,这场爆炸虽然非常的猛烈,但是却在她这里被小范围的化解掉。

保不住别的东西,只能保住了这湖,而念溪和华夫人,外加小宛三人,连同一些修士都藏在了湖中。光芒退去之后,他们就从湖中出来,半点事也没有。

虽然找不到其它人去什么地方了,能有这三人陪着也是好事。只是因为爆炸太过厉害,灰尘烟雾久久不能散去,连补过的天空也被挡了起来,得飞出迷漫得铺天盖地的灰尘,才能看到刚补出来漂亮崭新的天空。

金飞瑶拿出小浮岛在天湖边住了下来,那些藏在天湖之中的三族修士,因为同样不清楚周围的环境,加上灰尘厚重影响视线,也在天湖边住了下来。有些扔出玲珑楼,也有人直接用芥子境域,只是摆个小禁制弄个出口,也形成了个小小的镇子。

反正也没地方去,大家就种种灵草,收拾一下疗疗伤等着认识的人过来。

这场烟雾和灰尘花了三年时间,才慢慢的退去,期间也有不少的三族修士回到建天城这里。房子没了,可湖还在,人越来越多形成了规模。神族军的事不知道要怎么解决,大家还是老实的待在一起,人数多杀起来也不会轻易成为目标。

金飞瑶等了很久,胖子和华宛丝终于前后脚回来了。华宛丝回来的早一些,而胖子不知去什么地方玩了一圈,足足走了三年的时间。

一家人团聚就是好事,然后就只能等着看看大乘期那些主事的人会不会回来,神族军的事到底要怎么解决。

太昊演没有回建天城,神农族的人也没有来,但是最后还是等到了消息。他们已经和神族军谈好了,因为神族军损失严重,没有什么可以再折腾的,轩辕族代替那些神族出来讲和。大家都是神族,也不能太过为难,还是保持实力和三族相互牵制为好。

所以,神族组成了三神会,由神农,伏羲和轩辕三族主事,主要就是保证神族的稳定和发展。

本来打三族的目的就是为了补天,现在天空被女娲石补好,天雷都没有,大家也不用争什么。而且息壤看到这片大地恢复了,马上就跑掉,所过之处就是绿草丛生,树木生长,连地下水都冒了出来。

渡天界一片生机勃勃,神族自然不闹了,连疯子般的共工族都找到一片湖,安心的住了下来。

当初四族混在一起谈的条件,金飞瑶后来也知道了,便是刮分地盘。为了保持和平,就得分清楚什么地方是谁的。只要你踏入我这里,那我不高兴就可以干掉你,但是种族之间不能以这个名义再发动什么战争。

魔族一大块,人族也是好大一块,妖族同样捞到了不少,而建天城就留在了中间。保留下了百里左右的地盘,谁也没分走,给了金飞瑶。

金飞瑶不知道自己应该是笑还是哭?房子一幢都没有了,集市还是修士自发组织起来,摆的地摊组成的。她甚至懒得再去造什么房子收租金,爱来就来,不来就算,建天城名为城,却成了个修士随便来去的野游之地。

这样甩手不干后,她发现日子好过多了,反正有三族说好,不准在建天城的地盘里面打斗,算是给金飞瑶辛苦补天一个面子。

随时日子一天天过去,熟人也出现的越来越多,建天城的露天交易市场,成了三族最大的交易地点,偶尔也会有神族过来买卖东西。不少的修士都在建天城周边住下,飞个几个时辰或是一二天就可以过来,方便又自在。

泷大人住在魔族的地盘中,离建天城却只有二个时辰的路程。布遥他们也回来了,这个家伙一出现,就被金飞瑶骂得狗血淋头。如果不是他们会错了意,自己干嘛还要干出补天这种傻事,纯粹就是欠骂。

布遥被金飞瑶一顿咒骂,就满脸委屈的哭着跑掉了。也不知是去找泷大人,还是去找梦云,或是去寻老相好。

竹虚无带着混沌选在了建天城边上住下,继续和童梦真人纠缠着师徒关系。这一和平,有些人就闲了起来,布自游在建天城最热闹的地方修了个房子,真的开起了世道经。暂时是接受大家的委托,那些重要的情报,他还等着下界世道经里面能空出人手,来几个兄弟后再做打算。

任轩之的家族走哪都不忘做双修的生意,女修士本来就不多,所以抓紧时间从别人手上抢道侣才是件最重要的事。

金飞瑶在小浮岛中发完了牢骚,就被华宛丝劝出去走走,让她去集市上看看,有没有什么便宜货买。

虽然没灵石收,但是视察自己的地盘还是件让人比较得意的事。集市就在天湖边上,大家三三两两的席地而坐,根本没有任何的规矩。

突然,金飞瑶看到远离众人的湖边,泷大人正坐在那,出人意料的削平了块石头,上面竟然摆了酒在独饮。于是她一脚闲,就走了过去。

“泷大人,你干嘛呢?一个人在吃独食啊。”金飞瑶往石块上看了看,除了酒连个下酒菜都没有,这也太寒酸了。

“我约了布遥,他刚走。”泷大人瞅了她一眼,低头继续喝着杯中的酒。

“真是的,百味楼毁成了灰,你们竟然就只能光喝酒了。来,我贡献点东西给你吧。”金飞瑶咂咂嘴,在乾坤袋里面摸了半天,翻出来小浮岛中种的水果,还有自己晒的魔兽肉干。折了几片湖边生长的大叶子当盘子,她大大方方的把东西摆在了石头上。

然后二话不说,坐下自己摸过杯子就开始吃起来。

看着她在大吃特吃,泷大人放下了酒杯,似乎被倒了胃口。金飞瑶才不管这么多,这前面是湖后面是集市,在闹中有静里吃个东西喝个酒,还是很不错的。更不要提这里是自己的地盘,爱怎么吃就怎么吃,谁也管不着。

“我很快就要飞升了,给你一点飞升的建议。”泷大人突然开口说道。

金飞瑶一听来了精神,飞升的建议那可是好东西啊,这种东西一般修士都舍不得拿出来告诉别人。看来这些吃的没有白贡献出来,虽然都是自己吃的,不过也不用计较这么多。

看到她聚精会神的看着自己,泷大人正色说道:“飞升时如果失败,差的就是元神寂灭,最好的下场也只能是逃脱一丝神魂,连夺舍都不容易,非常的危险。”

“嗯,这种人我见过,确实非常危险。”金飞瑶想起了云老,那老头还是自己用醒神花露弄死的。

见她听懂了,不用解释太多,泷大人继续讲道:“所以要用一切办法来提高飞升的机会,而你现在就有一件很影响飞升的事。”

“啊?不会吧,我可是连心魔都没有。”金飞瑶一惊,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泷大人冷眼扫了她一眼,金飞瑶赶快闭上嘴,认真的听着。这可是关系到飞升,要是出了差错可就没第二次了。

“你有没有发现,这里的修士不分男女,都有一个共同点。”泷大人缓缓讲道。

金飞瑶莫名其妙的回头看了看远处的集市,没发现他们有什么共同的地方,真要说起来,也就是都是修士吧。瞧了半天没瞧出来,她就摇了摇头,一脸诚恳的看着泷大人说:“泷大人,我没看出来,请你指点一二。”

“他们都没有元阴和元阳。”泷大人一本正经的说道。

“……”金飞瑶无语的看着他,半晌之后才不解的问,“这和飞升有什么关系吗?”

泷大人拿起酒杯轻饮一口,摆够了谱后,才淡淡的讲道:“有元阳和元阴,在飞升的时候容易被天雷劈,失败的机会高了别人五成。”

“……”金飞瑶十分怀疑的瞅着他,很不相信的说:“你骗人的吧,还有这种事?”

泷大人高深莫测抬起眼睛,坦然的看着她,“我有必要骗你?不会用自己的眼睛看看,整个渡天界的三族修士,有谁是有元阴元阳的。”

“童梦真人有元阴。”金飞瑶还真记得有个人一样有元阴,就随口答道。

泷大人轻哼一声,“所以她很着急。”那个小孩一样的家伙他自然是见过,整个渡天界的三族修士,也就是她和金飞瑶有元阴,只要一提就算不知道名字也知道说的是她。

“好像确实整天看到她很不爽,难道是因为胖子同样是小孩身子,却没有元阳。所以童梦真人就看他不顺眼,一直对他非常的凶?”金飞瑶摸着下巴,疑惑的讲道。

就在这时,泷大人突然站起来,转身要离去。金飞瑶赶快喊住他,“泷大人,你要去那?”

“酒已喝完,自然是回去。”泷大人没有回头,淡声应了一句。

金飞瑶看着他的背影说道:“哦,那你慢走。多谢你的指点,我回去好好的想想,这事听起来好玄啊。”

“好自为之。”泷大人扔下这句,便飞身离去了。

金飞瑶一个人坐在石头边上,对着湖面开始自吃自喝起来,似乎完全没有被刚才的事给影响到。

三日之后,她出现在了泷大人的住地。

泷大人没有使用玲珑楼,而是圈出了一百来亩地,把蘑菇山芥子境域的入口处放在中间,四周种上了灵草。

没有半点阻挡,金飞瑶直接走进了这个禁制,顺着药田来到蘑菇山的入口处,歪着头看了看就走了进去。

真是好怀念啊,看着眼前的熟悉的景色,金飞瑶很是感叹,这里果然什么都没有变。不过,仔细一看才发现,蘑菇山上的房子少了许多。只在第二层的地方多了一幢雄伟宽敞的宫殿,其它的地方只是有些亭子之类观景的地方。

笑了笑,她就慢悠悠的往蘑菇山走去。

泷大人正在修炼室中待着,身后是那堆了一地的靠枕。这时,修炼室的门被推开了条小缝,金飞瑶脑袋从门后探了出来,看着他眨了眨眼问道:“泷大人,你现在很闲吗?”

“何事?”泷大人眯起眼看着她。

金飞瑶笑眯眯的说:“泷大人,你要是闲着没事,我们来双个修吧。”

“……我好像不太闲。”泷大人淡淡的讲道。

“不要这样嘛,帮我个忙,要是我以后飞升的时候被天雷劈下来怎么办?你就助人为乐,牺牲一下,帮帮我。”金飞瑶笑容可掬的看着他,很真诚的讲道。

泷大人思量了一下,眯着眼说:“看在我们相熟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帮你这个忙好了。”

“泷大人,真是太谢谢你了。”金飞瑶呵呵呵的笑着,就从门后面钻出来,走进了修炼室中,随手就把门给关上了。

然后她站在修炼室里面,东张西望的看了看,一脸好奇的问道:“就在这里吗?”

“嗯。”泷大人手指轻轻得在靠枕上敲着,淡然的看着她。

“好吧,那就在这里好了。”金飞瑶笑了笑,翻手拿出一张水月草纸出来,然后仔细的看了看,嘴中还念念有词,“先脱衣服,动作要媚一点,然后帮对方也脱掉。”

在泷大人有些诧异得看着她手中的水月草纸时候,金飞瑶一点也不扭捏,麻利的就把衣服全脱了。然后又瞅了瞅手中的纸,她冲着泷大人笑了笑,大大方方的走到了他的面前跪坐下来。

用嘴叼着那张纸,她伸出双手开始帮泷大人脱衣服。泷大人眉头有点微微的皱着,半眯着眼看着她,任她的手在自己身上折腾。片刻之后泷大人被金飞瑶脱了个精光,两人就这样什么也没穿面对面的坐着。

“我看看,脱了衣服之后要做什么。”金飞瑶又把那张纸取了下来,舔舔嘴唇自语道。

泷大人面无表情的半靠在靠枕上看着她,反正也不冷,就慢慢等着好了。

“这样啊……要先这样,然后这样。嗯,知道了。”金飞瑶认真的点点头,把那张纸小心的放在了一旁,然后回过头冲着泷大人就笑起来。

她慢慢靠近泷大人,趴坐在他的面前,先笑眯眯的说道:“我舌头的腐蚀收起来了,你放心好了。”说完之后,她一低头就舔在了泷大人的脖子上,然后舔到了胸口,又滑到了耳边。

金飞瑶的舌头柔软又带着湿润,在泷大人的身上舔啊舔,突然咂了咂嘴小声嘟哝道:“表面没什么味道呢,要是能咬一口就好了。”

瞬间,泷大人的手捏了起来,牙根有些痒痒。

就在这时,金飞瑶一抬头直接坐到了他的腿上,搂着他的头小声的说:“让我亲一亲吧。”说完她就凑了上去,亲上了泷大人的嘴唇,她温柔的舔着泷大人,让他有些咬牙不爽的牙根放松开。

两舌交缠在一起,泷大人刚刚眯起眼睛,突然又猛的睁开。只见金飞瑶有些惊慌的把头移开,然后却又舔舔嘴唇上的血,很欣赏的讲道:“泷大人,你真好吃。”

泷大人深深的吸了口气,嘴中咸咸的,根本就没有什么好吃的。第二次了,这是她第二次咬人了。

而金飞瑶这时却一转身,重新拿起了放在一旁的纸条,歪着头又看起来。

“哦,接下来轮到亲这里,哇,这也太大胆了吧……”她边说边侧过头,眼神很****的看向泷大人,目光向下落在了他丹田下面,脸上露出了有些狡黠的笑容。

突然,泷大人猛的坐了起来,一把抢过她手上的纸条,往上面扫了一眼后顿时脸色铁青。魔气涌上手,几下就把水月草纸给撕成了碎片。他相当的愤怒,连平时用点法术也烧不烂的水月草纸,都给当场撕烂了。

看着纸屑落满一地,金飞瑶把手指放在嘴边咬着,不舍的嘟哝起来,“怎么就给撕掉了……”

“你耍我是不是!”泷大人突然起身一把把她按翻在靠枕上,语气不爽的问道。

“没有啊……我是真的来找你双修的,我只是想好好的伺候你嘛。”金飞瑶一脸坦诚的看着泷大人,很真诚的向他解释道:“我还特意找宛丝问了问,全抄在了上面,我都是照着做的。她说这样男人会非常的高兴,我可是全为了泷大人着想,总不能让你帮忙还要出力。”

“你早见过多少次了,还想骗我!”泷大人根本不听她的解释,死死的按住她。

金飞瑶把眼睛看向它处,小声的说:“没…没骗。”

“再说一次!”

“切,这么快就不让玩了。”金飞瑶看着近在咫尺的泷大人,挑挑眉就有些猖狂的讲道:“想要和我双修就明说,还要说什么有元阴的人飞升会被雷劈,让你骗我。”

泷大人掐住她的下巴,咬牙切齿的说:“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看来你很喜欢玩。”

“你可从来没有客气过。”金飞瑶笑了起来,突然就使用起溶术,力量大增猛的坐起一下把泷大人推倒。她坐在泷大人的身上,死死的压着他,尾巴在他的胸前扫来扫去,得意的笑道:“我说了我是来伺候你的,所以我在上面,你就不用客气好好享受吧。”

“找死!”泷大人目光一凛,身后猛的伸出那像鳄鱼鳞甲的尾巴,缠住金飞瑶腰直接就给扔了出去。

金飞瑶啪的砸在了墙上,屁股上瞬间就被他的尾巴狠狠的抽了一下,她一咧嘴摸了摸屁股。然后目露凶光,飞身跃起就扑了上去,一爪就抓了上去。泷大的胸口顿时出现几条血印子,她舔舔爪子上的血,狞笑道:“今天我一定要在上面,你骑我这么多次,这次也应该换我了。”

“有本事你就来试试,我连法术都不用。”泷大人抬起头,不屑的看着她。

“这可是你说的,不要后悔!”金飞瑶瞬间冲起,对着泷大人就扑了上去,却被他一拳就揍飞出去。

捂着肚子蹲在地上,金飞瑶嘴角抽了抽,开始腹诽起来:宛丝是不是在骗我,她不是说想在上面很容易的,男人最喜欢这个了。可为什么我被打成这样了,也没有机会在上面,而且泷大人根本不高兴啊!

管他高兴不高兴,抢上面才是最重要的!金飞瑶已经忘了自己来是想干什么的,脑中只想把泷大人给拿下,骑到他的身上再说。

修炼室中被他俩打得一片狼藉,泷大人那些靠枕被毁了无数,里面各式各样的材料撒落一地。两人什么也没穿的打得半个来时辰,金飞瑶终于敌不过泷大人,被按翻在了一地柔软的材料上。

她使劲挣扎了一会,这回是彻底输了,她喘着气不服的说道:“你修为比我高,赢了没什么了不起的,下次就是你输的时候了!”

“下次?”泷大人嘴角一翘笑了起来。

金飞瑶把头一歪,看着满地的材料不爽的说道:“哼,不敢了吧,大不了下次我去找别人。”

“胆子不小。”泷大人按住她就开始动起手来。

金飞瑶愣了一下,有些慌的嚷道:“你干什么,不要摸那里。”

“等等,你要做什么!宛丝给的纸条上没有这样写过!”

“痒死人了,哈哈哈哈。”

“闭嘴!”

“……”——

嗯…………下面真没了,下章是大结局,不要喷我,拉灯了…………

大结局因为字有点多,所以有可能会晚点更新。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