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这是个什么世界

第1章 这是个什么世界

春阳洒落在充满青春气息的草坪上,和煦暖风吹拂着旗杆,撩拨着湛蓝色写着“中都学院高中部”的那面小旗。

一群高中生模样的少年正伫立在这块草坪上,他们的目光凝聚在前方高台上,全神贯注的听着台上的演讲,无比庄重严肃。

“......面对这动荡不安的世界,面对你们自己的未来......你们站在了人生的十字路口前,是在安全的城市里恇怯不前,还是奋力的向前一博......离高考还有一百天,这一百天比魔石还珍贵,比星辰还耀眼......”

在A班标牌后的队伍里,一名看起来消瘦俊朗的少年使劲摇了摇头,他感觉头晕目眩,头皮青筋突起,台上的讲话已经完全听不清楚,似乎有什么就要从大脑中破壳而出。

“啊!”

他大叫一声,突然捂着头倒下了。

整个队列变得慌乱起来,看见少年倒下的同学急忙想要扶起他,而听到声响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学生们纷纷议论起来,整个会场变得嘈杂而混乱。

“什么情況?”

“发生了什么事?”

“有个同学摔倒了,是谁?”

“压力太大了吗,还是过度用功,导致身体到达了极限。”

“安静!保持秩序!这就是你们这些精英的样子吗?站好不准讲话!”高台上戴着金丝眼镜,校长模样的老头子大声喊着,声音通过一道样式繁杂的法阵传导出来,压下了四周议论的声响。

“没事,我来处理!”一名蓝色长袍的中年导师,对校长说道,随即他手持一根乌木长杖走进学生队列,粗略查看了几眼。

接着一挥手,一股水流便顺着脚边,将倒下的少年包裹起来,轻轻托举到一旁阴凉处。接着他解开少年的劲装衣领,细细检查起来。

“好疼,发生了什么事?”少年捂着头,眼角的余光却看到了长杖上华丽的纹饰,之前发生的事情也渐渐浮上心头。

是了!昨日与多年未聚的好友相间,心情激动之下,不知是人醉酒、还是酒醉人。便多饮了几杯,很快便醉的不省人事,之后的事情便全然不知了。

早晨醒来,第一眼便看到高中时期常挂天花板上的努力二字,还有房间里无所不在的便签条,这是自己幼时便养成的好习惯,有错误和遗漏都会记载下来,贴在房间各处,随时都能加深记忆。

是回到过去了吗,经历短暂错愕之后就是无尽的惊喜。

沈辰,从小父母失踪,但他们却也给他留下了一处居所,足以保证生活无忧。

前一世的三十好几年,高考前因为沉迷游戏,最后发挥失利只考上了个二本。虽然大学里靠着努力,混上了一个211的研究生。

但本科太差决定了毕业之后依然难行,之后在一个小游戏公司里,成为了一名996的程序猿。虽然最后和高中女神再次相见,却也物是人非,前缘难续。

但是上天给了我一次重生的机会,自己的脑海里有着超前的程序代码和商业讯息,即使是做游戏,也定能闯出一片天地来。

他计划着,先凭着对高考题目的回忆,考上清北两所大学之一,自己在高考过后十分后悔,那些题目可是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的,虽然时间过去很久,但只要自己看到类似的知识点,应该就能记起来。

到了大学,一边创业,一边在大学里建立自己的班底,可以先写写小说、创作几首歌,

积累自己的第一桶金,从餐饮业或超市行业积累资本、获得地皮。

接下来杀入商海当中,提前布局网络,趁着金融危机大捞一笔,同时在地产行业横插一脚,等待时机,布局快递和网络线下实体产业。

等到那时候,一个横跨多个领域的巨大商业集团就诞生了,说不定互联网大佬都会是自己的手下一员呢?

沈辰望着天花板上的努力二字,陷入了无尽遐想之中。

可惜这不是都市穿越文,完美的想法都得回到现实当中,然而现实往往和想象有着巨大的差距。沈辰一边想着,顺手抽过手边的一个便签条。

“这是什么?离线步伐......获取有利的攻击角度?”

他惊得坐了起来,嘴唇哆嗦着,眼中的惊慌和失措正在迅速蔓延。

这也不怪他,虽然身体里是一个中年的,从信息时代而来的“现代人”,但人类的恐惧来自未知,这便签条上的内容,完全不符合他的认知。

“说不定这是玩游戏的时候,随手写下的玩笑呢?”沈辰侥幸的想到。

他立即将手边的另外几张便签条一把拽下,慌乱而仔细的看过去。

全是一些中世纪剑法和一些完全摸不着头绪的图画,但图画中间都有一颗菱形样式的东西。

沈辰歪歪斜斜的站起来,脚步不稳甚至需要手来搀扶,书桌上的书本摆得整齐,第一本上写着:基础魔石运用。

基础魔法纹路,进阶剑术技巧,游戏世界的攻略解析,游戏本源思考,游戏世界蕴含的规则和原理......他一把扒开那堆书,翻过去,都是一些能看懂,但组合在一起就摸不着头脑的东西。

“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沈辰渐渐冷静下来,虽然此时他的理智和意识都被踩踏的糜烂,“难道不是重生,而是穿越?”

随后更多的不同正朝着沈辰袭来,欧式布置的房间、魔石灯、门口的剑架、西式餐饮、自走魔导工具、充满异域气息的城市、魔法世界般的学院城堡!

“原来这里是个魔法,不,魔导世界。”沈辰意识逐渐模糊,浑浑噩噩的来到学校,行尸走肉般的随着人流来到大操场上,直到高考誓师的轰鸣声,才渐渐将他唤了回来。

“高考?这个世界也有高考,这到底是TM怎么一回事?”沈辰在树荫下思索着,眼角的木杖却提醒他,老师还在注视着他。

“清晰术!”

亚苏落正是将沈辰带到一旁的魔法导师,他是中都学院的一名教导主任,他平日里无比严厉的脸上却带着担忧和怜惜。

“可惜了这个好苗子,虽然遭遇大变,却依旧保持着积极向上的学习态度,太过用功导致身体不适吧!”

亚苏落暗中想到,他手上的动作不免又快速了几分,一股股蓝色光晕与沈辰的头部相映照。

“沈辰啊,我们知道你的情况,不就是修炼受损吗,听老师一句劝,就算今年不能考上大学,学院也会特批给你一个复读名额的,明年再来也为时不晚啊!你这样着急,只会糟蹋了你的身体和天赋的!”

亚苏落想来是误会了什么,以为沈辰是因为过度学习导致的身体不适,反而更加怜爱和欣赏了。

随着清晰术的魔力涌入大脑,沈辰觉得大脑的剧痛慢慢减弱下来,思维渐渐被梳理清晰,神志也恢复了正常。

“呼!”沈辰大口揣着气,我还在这个世界?我不是做梦!

“你没事吧!身体不好别逞强,在这里休息一会,不,你们班级和教务这边我都会帮你请假,这几天好好在家休息,明白吗?”亚苏落吩咐道。

沈辰迷茫的看着天空,他的心情在一早的时间里过了好几次过山车,现在全部转化成一腔酸楚,难以释然。

“难道真的回不去了?”

尽管沈辰从小就没有父母、兄弟,连亲戚都不知从何查起,在来到这个世界前,也没有一个足够谈婚论嫁的女友,但对朋友、对故乡、对那颗蔚蓝世界的眷念却让他意念难平。

既来之则安之,所有的念头最后都化为一声叹息,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代替了这具身体的主人而活,那就要活出个“地球人的样子来!”

亚苏落见沈辰半响没有回答,以为他并没有听进去自己的劝戒,语气也变得严厉起来:“你这个样子可不行,我不能让这么根好苗子埋没了,等大会结束,我亲自送你回去,这几天在家里好好休息,等身体康复了,再回来学校,这是命令,你听明白了吗?”

沈辰猛然一惊,这个导师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还是不得罪的为好,再说了看上去他还是很关心自己,至少是这具身体的。

于是他迅速回答道:“哦,我知道了。”

“这才像样,老师可是过来人,经历比你游戏世界的经验加起来还多,听老师的准没错!”

亚苏落见沈辰服了软,也就温和下来,“老师先去和校长商量一下,你就在这里休息,等会儿老师送你回家。”

???沈辰一脸懵B,游戏世界的经验?越说我越糊涂了。

亚苏落看了一眼沈辰,轻叹了一口气,希望他能迅速脱离出来吧。

此时高台上的讲话正逐步进入尾声,校长开始点评起此次月考的成绩来。

是的,月考。这个世界既然有高考,自然也有万恶的月考、联考和模拟考了,中都学院又是顶尖的大学,其高中部自然是输送人才的主力,眼下站在这个操场上的,全都是考场精英,别人眼里的学霸!

“这次我还是要特别表扬A班,他们的成绩再创佳绩,在此次月考中全班平均分572.4分,比去年高考录取线还要高30多分,而超过600分的同学有30多名,这意味着全国的顶级高校都任由他们挑选。同学们,这样的榜样就在你们身边,还有什么资格不努力吗......”

校长在台上唾沫纷飞,台下却有人窃窃私语。

在A班和B班队列中,有一伙人十分显眼,他们不是一个班级,却站在了一起。他们就是传说中的校园小集体,堪称学园一霸,不过究竟是学霸还是什么霸可就不好说了。

“老大,这次都怪沈辰那家伙拖了你们班的后腿,不然分数妥妥的超过中都二中,学校奖励的资源起码也要提升一倍!”一个壮硕的身影朝B班的队列中,挪动了几步,隐藏着自己,对隔壁的同学抱怨道。

“就是就是,不知道沈辰还有什么脸面呆在A班,看他那个成绩能去J班都不错了!”

在他身后的一名瘦高个也跟着说道,“还是老大厉害,A班第二,接近700分的成绩。”

可惜这马屁拍在了马腿上,他身边的一个小伙伴见‘老大’面色不虞,赶忙小说对瘦高个说道:“哪壶不开提哪壶,你这么说,不是捅了老大的痛处吗?”

小集体在A班的那人,正是这次月考全校第二的焦阳,他有着清秀的面容,一双细眼不经意间闪烁着几丝微光,一束刘海微微搭在额角,在微风间不停的撩动。

焦阳的确是一名精英、一名学霸,但却被笑称为万年老二。这是因为他在全校的排名总是第二,而每次压在他前头的,自然是那件事还没有发生之前,号称考霸的沈辰了。

这不光光是嫉妒或是简单的不甘,焦阳是世家子弟,从小顶尖和最优秀的名头和重担就压在了他的头顶。

但高中两年以来,沈辰稳居第一,焦阳无论如何都没有一次,将沈辰从那巅峰的位置上驱赶下来。

如果沈辰和他同样是世家子弟,那还好说。但沈辰却是一个普通市民,世家眼里的狗腿子家庭,连这样的竞争者都无法应对,如何支撑起家族的大业来?

于是,这不仅招来了母亲的失望眼神,父亲也对他感到失望,将家族中受到的打压,全都化作怒火,烧烤着焦阳。

而最大的打击来自于管家的老太尊,他逐渐不再关注焦阳,对他们一家的补助也一日不如一日,这是对一个世家子弟最大的打击了,这失落和不忿逐渐转换为了仇恨,埋藏与心底。

可惜,好不容易沈辰不再是第一,他却没能夺得那个宝座,现在焦阳已经可以想象,今日回家后的遭遇,过去沈辰第一,那是对手太强,现在又是怎么说呢?

不过既然沈辰已经堕落了,自己如果不趁此机会将他打入深渊,又怎么说得过去?

焦阳与小伙伴们的谈话,逐渐放声开来,就是要吸引台上的注意,“哼,虽然沈辰他遭遇大变,但还死皮赖脸的呆在A班,就是我们不能容忍和担待的了,一个废物还占据着这么优良的资源,这是对我们家,赞助学院资金的侮辱!”

“焦阳,你声音太大了啊,小心被校长听见了。”一名同学善意的小声提醒道。

另一名同学反驳道:“这有什么不能说的,只许州官放火...”

一掌拍在了后脑门上,“傻吧你!你又不是百姓!”

“下面那几位同学,你们在底下聊什么,来!上来给全校同学讲讲听听!看看你们都有些什么高见?”校长的实力非凡,早就注意到了焦阳几人,只是看在他成绩不错,又是世家子弟的面子上,没有发作。

但底下的议论声不断,已经严重影响了会场秩序,这就不得不点出来了。

“哈哈哈!”台下一片笑声。

“笑什么笑,焦阳他只是在为你们担心,沈辰他三百多分的成绩,拖了我们A班平均分接近10分,还厚着脸皮呆着不走!”

“是啊,是啊!凭什么!”焦阳的小伙伴们大声喊到。

整个会场霎时间闹成了一锅粥,沈辰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修炼出了差错,导致实力几乎退回到了原点,从铁板的全校第一,滑落到全校倒数第一。

“好像有点道理耶,虽然沈辰过去成绩优秀,为学校争夺了不少荣誉,但他现在这种成绩,再呆在A班就是给学校丢脸了啊!”

“真是可惜了,修炼出了岔子,怕是高考前都无法恢复了吧,最后只能读个文化学院。”

“说不定学校给他留了个珍贵的复读生名额呢,好好担心自己吧,别弄得自己跟他一个下场。”

“谁要是再在底下讲话,段原教务长,你把他们的名字记下来,回头一人交一个攻略论文!”一次誓师大会,被打断了好几次,校长也怒了,不能体罚,还不能玩些文化人的手段吗。

“焦阳,你有什么意见,可以上来说!”校长又将矛头指向了打搅他讲话的焦阳一群人。

“没什么,没什么!”焦阳觉得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至少沈辰的神话形象正逐渐在同学的心目中破灭。

可他的小弟们却还没领悟到,见校长都把注意集中到了这里,高声嚷嚷道:“学校的教育资金有很大一部分是焦阳家的吧,把这些资源给一个废材用,是不是有失公允了!”

“就是,凭什么让沈辰还在A班吃最好的资源啊!”其他的小弟也附和道。

校长皱了皱眉头,凝视着焦阳:“这是你要表达的意思吗,质疑学校的决定?如果你有不满,可以让你家焦尊人来学校,跟我商量商量,至于资金,你也可以随时撤回去,学校有的是资金来源!”

“没有这个意思,绝对不是!”焦阳恨恨的踢了脚刚才说话的小弟,草这个猪队友,这可是中都学院的附属院校,当初自己家里想要赞助都找了不少关系,要是真的断了这条线,回家有可能会被打死的。

“很好!”校长的压力让焦阳大汗淋漓,见他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终于露出了,算你识时务的笑容,“焦阳,你之后交一份游戏攻略上来,我就不找你家人了!誓师大会这么庄重的场合,不能由着你们这么闹......好了,我们继续......”

沈辰在操场一边却目瞪口呆,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都在盯着我看?攻略论文,资源又是什么情況?

“现在特别表扬一名同学。”台上校长又开始他的讲话了,“那就是这次月考的四校第一,苏雨桐同学,她705分的成绩足以傲视整个中都,今年的高考状元很有可能归属于她,北都大学、圣华大学都为她提前准备了录取资源条目,大家都应该向她学习,朝着她进行努力......

沈辰朝着同学们的目光,向A班最前列的举旗手看去,修长的大腿、玲珑有致的身躯、披肩的黑色长发露出隐约的一对尖尖耳朵,面容就像坠入人间的精灵,精致而优雅。

照沈辰的评价,即使是前世的什么世界小姐、各种花旦、维密超模、甚至PS大法女神,站在她面前都照样自愧不如。

苏雨桐视乎察觉到了沈辰的目光,一双秋水般灵动,又有着宝石般灿烂的眼珠看了过来。她对着沈辰露出担忧的眼神,灿烂明媚而温暖的气息,射得沈辰心脏怦怦直跳,而一股意念也在体内蠢蠢欲动,就要喷薄出来。

看来前身与这位天之骄子有着不浅的关系,通过身体的别样感受,和苏雨桐对这具身体完全不同的表情来看,似乎两人之间有着特别的羁绊,就是不知具体是什么。

不过这笑容似乎激起了什么隐藏的东西,无数画面扑面而来,无数记忆涌入心头,这具身体似乎与沈辰开始融合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