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生日礼物

第37章 生日礼物

夜千影沉默了一下,自己来的太匆忙了,一时半伙她也没想到该怎么解释她和苏沐的关系,只是揉了揉天孤谨的小脑袋,转移开了话题,“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别管这么多,你能不能送到晓……董晓晓手上?”

天孤谨虽然还想发问,但是看到夜千影明显是不想回答的,只得唯唯诺诺的接过了手串,同时抬起头来一脸希冀的盯着夜千影,“我应该可以办到,但是……千影姐姐,我也能要一串吗?”

看着天孤谨那希冀的目光,夜千影忍不住失笑了一声,她伸出手朝着自己的衣袖微微一扶,等手移开的时候,自己的那衣袖便少了一小截,露出了里面雪白的皓腕。

夜千影将手掌摊开,一枚红色且柔软的手环便静静地躺在了她的手掌心中化为了一副手环的模样,血色蒲公英拥有着幻术的能力,所以外表看上去根本看不出这是血色蒲公英所凝聚而成的,反而看上去如同泛着金属的光泽。

“今天来的匆忙,也没有给你带生日礼物,这个就算是我给你的生日礼物吧,虽然不是很贵重……”夜千影拉起天孤谨的手,亲手给他戴上。

这个手串相当于是一件报警器,一旦佩戴者发生了什么事情,她都能够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并且动用手串中的血色蒲公英进行保护和反击。

虽然手环上眷属们的数量有限,但是也总比什么都没有的好,而且她之所以给董晓晓一串,是因为她身处在皇宫之中,没点保护的东西还真不让她放心。

天孤谨一脸欣喜地打量着手中的手环,手环通体冰凉,似乎有增强体魄的功效,特使上面还有一些夜千影身上特有的味道,令人很心安。

现在自己也终于有了和夜千影有联系的交点了,天孤谨从未觉得自己这一生中有如此高兴过,虽然有苏沐这个败笔,但是依然不阻碍他的心情。

“时候不早了,我先走了,你也早点休息吧……”夜千影吃完了自己面前的蛋糕后,站起身来朝着窗户走去,轻轻一跃,脚下的血色蒲公英凝聚成了飞毯载着夜千影在黑夜中飞离此地。

强者从来都是不走寻常路的!

夜千影跳窗后,天孤谨默默地盯着那黑夜中渐渐消失的倩影,直至彻底看不见了,才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了床上,他的手指抚摸着冰冷的枕畔,这里不久前夜千影还躺过,不过他知道,今晚这样的机会在未来的很多年里都无法再实现了。

——————————

天孤王朝,覆海殿。

覆海殿位于茫茫无尽的云海之上,是一座漂浮着的湛蓝宫殿,这座宫殿如同水晶雕琢而成,而这覆海殿的东面是一大片稀疏翠绿的竹林,竹林之中有着一座极为奢华的竹林小筑,被粉色的烟雾所萦绕着,充满着Y靡的气息。

天孤绝汗淋淋的从少女的身上爬了起来,嘿嘿笑着看着那像一滩烂泥一样晕死在床上的少女,外面的阳光透过外边那粉色的烟雾,使得照射进来的阳光覆盖着一层暧昧的粉色。

“哈哈,真是痛快!”天孤绝喘息着看着身边的少女。

少女的眼角含着泪,疼苦的蜷缩在榻上,只见她眼皮微微一颤,嘴唇中溢出低低的声音,声音中掺和着几句呓语,不仔细听根本听不清楚。

“殿下,我们派去的刺客死了!”竹林小筑外,一道苍老的声音恭敬的传来。

天孤绝走下了床,随意的披了一件衣服便打开了门,不得不说天孤绝长的真的是超帅,一米七八的个头儿,身材修长,猿背蜂腰,眉毛英挺,鼻直口方,只是随便的披挂了一件衣服,就跟量身定做的似的。

“怎么死的?”天孤绝声的音云淡风轻,嘴角的笑漫不经心,很显然并没有将这个当一回事。

“血色蒲公英!”门外站着的是一个麻衣老者,身上的气息深不可测,但是在天孤绝面前就如同忠心耿耿的老奴一般,丝毫不敢外露一丝气息,唯恐惊扰到天孤绝一般。

天孤绝微微颔首,“那应该是你派出的人惊扰到了那个妖物,不过没关系,只是一个玄级天赋的小子罢了,不足为惧。”

麻衣老者赞同的点了点头,站在他们这个位置,苏沐的存在的确是如同蝼蚁一般,信手可灭之。

“殿下,洛霏雪毕竟是他国公主,可以还回去了。”麻衣老者眼角的余光随意的瞥了一眼屋内的场景,面色淡然,很显然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面。

天孤绝却是不以为意的嗤笑了一声,“只是一个附属小国的公主罢了,能够得到本皇子的宠幸,应该是她的荣幸才是……”

麻衣老者赞同的点头道,“殿下如果是平时你怎么玩都可以,但是现在这个时期很敏感,还是少惹事为妙。”

噗哧!

麻衣老者的肩头被一柄匕首直接贯穿,然而麻衣老者却是面色完全不动,似乎被刺到的不是自己一般。

天孤谨舔了舔溅在自己脸上的鲜血,眼神异常冰冷,更是显得幽深地诡异,深不可测,“知道错了吗?”

麻衣老者额头上渗出了几滴冷汗,轻微的闷哼了一声,“属下知错,属下僭越了……”

天孤绝微笑着松开了抓着匕首的手,“等会你就送回去吧,不过记得给她辅导辅导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是!”麻衣老者恭敬道。

“对了,找个时间把那个董晓晓叫过来,这种平民中出来的凤凰,我倒是很想尝一尝她是什么滋味的呢!”天孤绝舔了舔嘴唇,眼中闪过了浓浓的欲色。

“算了,董晓晓一直被父皇所关注着,等这段时间的风头过了再说吧,希望她还是完璧之身,不然可就没意思了。”天孤绝说着便关上了门,很快里面便传来了奇怪的声音。

麻衣老者很快的退了下去,颤抖着手拔出了自己肩膀中的匕首,很是熟练的疗起了伤,包扎好后便静立在门外,等待着里面的结束。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