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梦魇(二)

第42章 梦魇(二)

“蠢货!”在他身边的蔡航吉心中怒骂了一声,不着痕迹的拉开了与他的距离,这样的人都是第一个死的,可不要牵连到他。

“现在的小伙子,没事就大惊小怪,想当年我年轻的时候,好多次出去工作,半夜回家都要经过乱葬岗,到现在出啥事过了?”那个拿着蛇皮袋老农调侃道。

“哼!”拿着公文包的西装男子不满的冷哼了一声,很显然他很讨厌赵思隽这个大惊小怪的样子。

苏沐乘机迅速打量了一下其余人的反应,面对刚才赵思隽的举动,除了西装男子和老农表态外,那民国时期的女子只是捂嘴淡淡一笑,病服少年则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脸上有着和年龄不符的成熟,至于司机也只是转过头看了一眼,继续开车上路。

当然苏沐也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在了最后面那个长发女子身上,然而从始至终,这个长发女人根本没有任何的动作。

这六人中最可疑的就是那长发女子,可是没有人敢冒险,万一这是凌九梦制造的陷阱,那岂不是中招了?

苏沐和许墨染坐在了一起,而另外三人则是分开坐了,毕竟那里可是有一个通缉犯,还有一个犯了忌讳的副总,可没有人自讨没趣的和他们在一起。

“呐呐,你觉得哪个最可疑?”许墨染悄咪咪的问道。

苏沐实话实话道,“要说最可疑的肯定是那个红衣女人,不论是外貌还是气质都是最值得怀疑的,不过我觉得不会这么明显,静等事件的发展吧!”

其余的人也都在静待变化的开始,不过令人感到意外的是,过了十分钟,危险虽然没有来临,就连原本还算镇静的苏沐都已经开始坐不住了,因为这简直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如今反而没有任何的举动,倒让他们慌了。

“啊,果然我还是最讨厌这样的氛围了。”最终还是许墨染没有坚持得住,率先打破了沉默,他站起身来朝着司机走去。

“你们若是一点都不行动,就准备一起死吧!!”许墨染瞥了一眼其他三人,冷哼了一声。

这一次路程也就半个小时,如今都过去三分之一了,虽然没有人死,但是一旦到终点站,全部都得死,而且还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死法。

“司机哥哥,人家好冷哦!”许墨染坐在了最前排,缩了缩身子,衣服孱弱的模样。

苏沐:“……”

许墨染不愧是许墨染,要找目标直接就找男人,除去那些女人,老农太老了,许墨染也下不了手,至于那个小男孩,还不如成年人来的有趣。

如果自己是凌九梦,肯定要埋伏一个陷阱下去。

“嗯!”

“师傅,我能拿你身边的衣服盖一下吗?!”许墨染说着就朝着司机身边的衣服抓去。

“别碰!”一道声音极为冰冷的声音响起,只见那正专心致志开着车的司机你转过头眼神冰冷的盯着许墨染。

许墨染眼眸微眯,他之所以去抓那件衣服,完全是因为那件衣服下面似乎覆盖着什么,很可疑,如今这司机的模样更加让他怀疑。

许墨染假装松开了手,司机见此也重新双手握向了方向盘,也是乘着这个瞬间,许墨染梦的出手,一把掀开了那件黑色的大衣,待看清楚下面盖着的东西时,不由微微一愣,因为那居然是一个骨灰盒。

这是一个通体血红的骨灰盒,许墨染待看到照片上的那一张老照片时,眼眸陡然间瞪大,心中就想默念恶灵的真实身份时,骨灰盒陡然间打开了,一只腐烂的手猛地从中伸出,瞬间就掐住了许墨染的脖子。

许墨染剧烈的挣扎着,但是这只手似乎蕴含着剧烈的尸毒一般,被解除的部位更是变得紫黑紫黑,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弥漫全身。

苏沐见到这一幕猛然起身朝着许墨染冲去,可是在他刚离开位置时,一只苍白的手突兀的搭在苏沐的肩膀上,这一只手很冷,明明有着衣服,但是却依然能够感受到那深入骨髓般的寒冷。

“别去……”站在苏沐身后的正是那个诡异的红衣女人,她的声音极为的幽冷和尖锐,听的苏沐耳膜发疼,不似人的声音。

苏沐很想挣扎,但是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在这一刻失去了掌控一般,僵立在原地无法动弹。

这一幕看的赵思隽等三人肝胆欲裂,大气都不敢出,自然是别想让他们来解围了。

“凌九梦,我曰你M!”许墨染似乎承受着巨大的疼苦一般,原本精致的妆容都因为疼苦扭曲的极为狰狞,没过几秒钟,许墨染便脑袋一歪,舌头吐在外面极为不雅观的彻底凉凉了。

而许墨染死后,骨灰盒中的手便缩了回去,重新盖上,而司机却仿佛没有看到旁边那许墨染的尸体一般,重新给它盖上了衣服。

一切都尘埃落定后,身后那红衣女子才松开了手,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重新坐好。

“走好兄弟!”苏沐远远地看着许墨染的尸体,默默地为他哀悼着,他怎么样也没想到许墨染居然是第一个被淘汰的。

“我知道谁是恶灵了!”那个名为蔡航吉的死刑犯激动的喊了一声,心中默念了那个人三次。

然而当第三次默念完成后,凌九梦那无情的声音在车厢内响起,“蔡航吉指认失败!”

“不……为什么,明明那个司机杀了那个小姑娘……”蔡航吉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无比,下一刻他感觉有液体在自己的脸上流下来,他摸了摸,结果竟然是满手的鲜血,他还未来得及惨叫,自己的意识便迅速的模糊了。

轰!

蔡航吉魁梧的身子轰然倒地,苏沐走过去给他检查了一下鼻息,惊恐的发现王天航已经死了。

蔡航吉猜测的应该是那个司机,许墨染是死在骨灰盒手中的,而骨灰盒又与司机直接挂钩,这么猜测自然也很正常,不过很显然也并非绝对,毕竟之前司机还阻拦过许墨染,掀开衣服是一条死路,可惜许墨染作死却没有领会司机的好意。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