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偷情得夜晚

第一百五十一章 偷情得夜晚

周振业把精力放在珠宝业上,李嘉诚得和记黄埔和长江实业都是日赚亿金,而TVB虽然名声在外,但要想在这上面赚大钱,那是不可能得,这也是杨国强急着套现得原因。而这时的邵逸夫也对于这百分之十得股份不感兴趣。原因就是已经是大股东的邵逸夫一则不需要,二则邵氏电影近来有些江河日下,邵逸夫也没那么多闲钱要。在座人中,有足够钱又好像没用在什么正事上的也只有叶飞了。

看着他不情不愿的样子,邵逸夫笑道:“阿飞,你难道不是无线出来得人吗?怎么现在有钱了,看不起穷亲戚了是吗?其实你这个穷亲戚对于你在娱乐圈得发展还是大有裨益得,你旗下得艺人难道不需要推广宣传?”

我怎么觉得像是在诱拐小朋友?叶飞郁闷得暗道,不过想起自己一直想打造一个娱乐帝国,那电视台是少不了得,而无线作为香港得影视巨头,能让自己入股岂不是天赐良机。想着想着,却不由心动了动,他开始讨价还价:“单只做推广宣传么?我可不可以也去无线台玩?”

邵逸夫这时不好答应了,他不确定叶飞说的“玩”是真的好奇,还是想要无线董事会得管理权。前者好说,后者是绝对不行的。

看出他的顾虑,叶飞暗笑,忙补充道:“六叔您不要误会,我呢就是想回无线看看我的师弟师妹,不就是回娘家吗,没别的意思。六叔你说是吧?”做什么都无所谓,叶飞刚刚想起,他如果进了无线,就有大把机会见到还很年轻的陈豪、林峰、黎姿、梁洛施等等。

到此,邵逸夫笑道:“这个走没问题。”他自然不能真的让叶飞远离无线得董事会,毕竟百分之十得股份在任何一家公司都可以做一个常务董事,“这样啊,等你入股,就可以在无线挂一个职位,你有空就去玩喽。”这话说得很清楚了——就一安插闲人的闲职。他好像也觉得这样挺不好意思,续道,“华星那边,以后无线得艺人会优先和你们合作。”

明白了,就是说,现在自己还不能染指TVB,看来六叔对无线还是虎视眈眈,当年小超人就对无线企图已久,到最后还是不了了之,自己暂时也没有办法了。叶飞心头嘀咕,有问题啊。

“怎样阿飞?想好没有?”杨国强终于找到机会开口。

看我赚钱容易,一个二个都拿我当冤大头。叶飞暗暗感叹,却露出洁白的牙齿,灿烂笑道:“花1亿就能做无线第三大股东,这么好的事我怎么能不答应?”没了1亿,他还有六百亿,其实这也不过是小钱而已。而且无线将来会有怎样的发展他太清楚了,只是每年坐等的分红都已相当可观。

就这样,按照口头约定碧桂园10%的TVB股权就这么静悄悄地转到了叶飞得私人手里,虽然后续手续还要花点时间,但叶飞成为无线得第三大股东,并且进入董事会已经毫无悬念。

*****************************************************************

傍晚时分,在周振业家吃过晚饭,叶飞开车回去,周童非得跟叶飞一起出去逛逛,美其名曰送叶飞回家。叶飞无奈,回到油麻地得家中,喝了口茶水,又起身送周童回去,今天晚上,叶飞打算去看看林青霞,虽然已经通过电话,但久没见面,怪想她得。

在车上周童的心情恢复如常,不过这天的天气阴霾,鱼鳞一样的云层压得很低,轿车开着空调,但是听着车窗外的风声,心里还是感觉到一丝的寒冷。

在车上,周童抬头透过车窗望着天边的云层,若有所思的说:“可能会下雨呢。”

叶飞笑了笑,初中学过《看云识天气》的文章,但是他对这个完全不在行,云层压得这么低,也只以为要下雨,不过这两年香港得雨水也少了很多。侧身望着周童得一头秀发,叶飞压低声音说道:“东半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现在我还真希望老天爷开开眼,下场大雨才好呢。”

“瞎说,下雨有什么好得,出行多不方便,你以为全香港都像你一样有房有车?”

叶飞嘿嘿一笑,没有应周童的话。再过几年,或许是全球温室效应的影响,也或许是天气的周期变化,香港得冬季是越来越暖和,很少有零下的天气出现。就算是雨水,也很缺乏,记得自己在深圳工作得时候,一年到头,还真没下过几场大雨。香港和深圳一河之隔,气候当然相差不多了。

车出中环高速路口,阴霾的天空飘飘洒洒的下起了牛毛似得细雨。还没有到六点,云层比较厚的缘故,天空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路灯也及时亮了起来。雪花很大,在车窗外黑黢黢的,仿佛黑色的精灵在飘舞。

周童眼睛几乎贴到车窗上,凝视着车窗外的景色;叶飞看着同一侧,却凝视着车窗玻璃上周童地倒影。绝美无瑕的脸庞、清澈的眼神,对着车窗外的细雨有着莫名的渴望与向往。以前那个咋咋呼呼得小姑娘,竟然成了一个越发成熟迷人得小美人,这让叶飞越发得感慨女人真是水做的,温润可人。

“先送你回家?”叶飞望着周童得如水得眼眸问道。

“嗯,”周童点点头,或许连她自己都不明白到底自己对叶飞是一种什么得感觉,虽然上中学得时候自己就一直喜欢他,可是毕竟叶飞是自己最好得朋友杜芊芊得男朋友,友情或者爱情,这让她难以取舍。

两个人都默默得想着心事,车内一片静谧,只有雨滴打在车窗上发出滴答滴答得响声。

到周童的家门口后,好像犹豫了很久,周童并没有直接下车,而是很含情脉脉地看着叶飞羞涩说道:“阿飞,要不你到我家坐一下吧……”

叶飞暗自好笑,小女生真的很可爱,所以开了个玩笑说道:“童童,我记得某人两个小时前刚从你们家出来,现在进去我怕你父母会把我赶出来……”

见叶飞坏笑着眨了眨眼睛,周童的脸又红了红,娇嗔道:“谁稀罕你去呀?还不情不愿得样子……”

“好了傻瓜,我是跟你开玩笑的,等下我还有点事情要做,所以就不陪你进去了。”

见叶飞不打算到自己家,周童的神情有点失落道:“这样啊,那你自己开车小心点哦,如果喝了酒感到不舒服就不要自己开车了。”

周童越来越小女人了,而这样的细心和牵挂正是叶飞一直所渴望的,眼前的小女生会慢慢长大,然后守侯在自己身边一辈子,也许这样的爱才是最好的开始和结束吧,这也让叶飞对杜芊芊更加充满了期待,自己儿时青梅竹马得女友现在会有怎样得变化呢……

周童打开车门准备下车时,叶飞却轻轻呼唤了一声她的名字。因为他总感觉就这样的分离缺少点什么。

“童童……”

周童愣了愣,发现叶飞用着无比温柔的眼神望着自己,那么深情,仿佛要将自己融化在里面。

她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在等待,等待叶飞下一步的动作,然后自己主动闭起眼睛,去感觉恋人间的吻别,如果算恋人得话。

当叶飞湿热的唇贴上她的樱桃小嘴时,周童忍不住嘤咛着,被电流袭击却带着无限美妙的感觉滑过全身,这就是周童一直渴望的,虽然在书中看过千百次关于初吻的描写,亲身体验才明白其中的美妙,她那么满足着,因为自己的初吻给了自己最喜欢的男人,从上中学开始,周童就一直在默默喜欢着叶飞,从情窦初开,到思念,到甜蜜……

她那么配合着叶飞的动作,十分得投入,如云得秀发被浮在脑后。

叶飞的软舌扣上了她的玉齿时,周童忍不住发出一声嘤吟,她香口轻启,让叶飞的舌头有机可乘……

双舌瞬间缭绕,难解难分这一吻情深似海,周童迎合着她的热吻,小香舌配合着叶飞的缭绕,让他放肆吸嘬着自己的香津,这是自己的初吻,她将自己的初吻毫无保留的献给了心爱的男人,她允许他的贪婪,她容忍着他的放肆,唇舌已经被他完全的侵占,他的手已经抚上了自己的圣洁之峰,她没有阻止,她只是羞涩的颤抖,略微生涩的迎合他的侵犯

黑色的夜里,狭窄的位置上,叶飞和周童在摸索着,缠绕着,**四溢,叶飞贪婪的品尝着她柔唇内的香津玉液,手揉搓着她的饱满**,下身摩挲的动作更加强烈,俩人的鼻息声越来越重越来越急促,周童喉咙间连续发出荡人心魄的压抑呻吟,叶飞的热血在沸腾,他的另一只手情不自禁地滑向了她光洁而又修长的大腿

周童在颤抖,她快要迷失……

她的双手紧紧地搂着叶飞的脖子,她感觉到他的手已经深触到自己的大腿根部,那个最重要的位置,甚至都已经碰触到自己的小内裤,而周童并没有半点反感,相反微微将自己的双腿舒展开,去感受着这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快感,为这个男人,她愿付出自己的一起,甚至自己的第一次……

而在做这些行为的时候,叶飞在心里千百回的告诉自己,不能再侵犯下去,不能对周童那么放肆,可一到这种时刻,叶飞才发现自己的克制力是那么的差,**像是一旦燃烧,根本无法熄灭掉,周童天使般的身体抚摸起来快感超强,强到令自己无法自控,滑过白皙修长的大腿时,叶飞明白自己的手一直在颤抖,不是害怕,而是兴奋,亢奋到全身都有点在冒汗,当手指滑到那层薄纱内裤时,能感觉到那里已经微微潮湿着。

不一会儿,脸色绯红的周童已经羞涩地感觉到下身开始湿润了,而叶飞口含美人娇软香甜的玉舌,鼻闻这美女浑身上下那一阵阵如兰似麝的体香和汗香,不由得也欲火如焚。他又**挑逗了好一会儿,但见周童已是如星丽眸含羞轻合,瑶鼻娇哼细喘,桃腮晕红如火,丽靥娇羞不禁的样儿。

叶飞轻轻解开她的上衣,娇美绝伦的含羞佳人于是裸露出一对已经渐渐开始挺拔得小酥乳。他又轻轻解开她的乳罩扣,一对含娇带怯、娇软盈盈、坚挺玉润的樱桃椒乳弹耸而出,一双娇小可爱、嫣红娇嫩的玲珑剔透、晶莹玉润,在一片温香软玉般的雪白嫩乳顶端如含苞欲放的花蕊蓓蕾含羞初绽般娇傲地向他弹耸挺立。叶飞不由得伸出一手握住那娇软盈盈的柔嫩**,抚捏、揉搓¨么指和食指更是轻轻捏住一粒柔嫩无比的娇美搓弄起来。

见周童已舒服得神智不清,叶飞放胆的撩起她的上衣,缓缓伸手放在她修长圆润的大腿上,她滑腻的大腿肌并排夹得紧紧的抽搐着,叶飞的手顺着牛仔裤得缝隙轻探入她的大腿根,周童小巧的浅白三角裤底丝质布面上有明显的湿渍,她满脸通红,微喘着气,娇躯软软的靠在叶飞身上不敢看他。

叶飞用食指探按,果然粘滑腻稠,早已氾滥成灾。周童把大腿缓缓分开了,他的手抚到她内裤外凸起的花瓣上,感觉到花瓣早已**了,一小撮露在内裤外的毛发上沾满露珠般的**,周童全身传来从未体味过的不同快感,既想阻止叶飞的动作,又盼望他不要停止,芳心乱成一片。叶飞解开牛仔裤上面得扣子,右手顺势拉下细小的内裤,手指抚摸到她滑腻湿软的花瓣,手指顺利穿过裤边侵入潮湿的**。

另一边叶飞低下头,伸手托起周童俏丽挺拔得小酥乳得顶端颗粒吞入口中,熟练而狂热地亲吻吮吸吞吐,周童如被电击,抱住叶飞的头发低声的喘息,此时周童的秀丽的脸庞楚楚动人,及肩的秀发黑亮顺滑,两颊象染了胭脂般绯红,双眸里含**滴,鲜艳的朱唇微启,白皙的脖颈细长优美,随着呼吸不断起伏的酥胸饱满而挺拔,第一次和男人亲热得周童怎么会抵挡得了叶飞如火般得缠绵。

眼前的秀色让叶飞看得心中一荡,不由的再次紧紧地把周童揽在怀里,他抱着满怀的软玉温香,一边亲吻着她芬芳的柔发,一边用他男性膨胀的**有力的顶触着她平坦柔软的幽谷。

此时得周童已经意乱情迷,早已不知今夕何夕,身上得衣服散乱,她抬起头,用她那双仿佛要滴出水来的俏丽媚眼凝视了叶飞一小会,然后把她那娇艳欲滴的地双唇再次奉上,他们重又深深地长吻,这次叶飞吻得更加的轻柔,好像生怕打碎了珍贵的瓷器一般。

就在叶飞的手还想在一次进一步深入那片神秘的芳草地时,突然车后传来‘嘟嘟‘的几下车喇叭声,惊醒了即将迷失的两人。

周童赶紧整理了下自己凌乱的衣服,粉脸逼得通红,而叶飞则施施然打开车门,下车看个究竟,到底是谁在自己后面鸣喇叭,下车一看,六个八数字得的车牌很清晰地证明了对方的身份,是周童的父亲,九龙珠宝大亨周振业的车。

叶飞还没等周振业下车,就已经提前上去打起招呼。

“周叔叔……”

周振业抬起头,一看是叶飞,惊奇得笑着问道:“阿飞呀,你不是回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呵呵,不是要送童童吗?”叶飞略显尴尬得说道。

叶飞这样一说,周振业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恍然大悟道:“又是童童这个捣蛋鬼,阿飞,要不进去喝杯热茶再走吧?”

叶飞刚想回答,周童已经整理好衣服,脸色微红得从车上下来解释道:“爸,阿飞是送我回来的。”

周振业一见自己女儿的表情,似乎什么都明白过来,笑道:“我早就猜到了,你呀,也不让人清净……”

叶飞当然不会真的再去周童家喝茶,心里得**是再好得茶水也平息不了的,特别是被周童勾起得**,配合着今晚得蒙蒙细雨,越发显得强烈。给林青霞打了个电话,叶飞驾驶着那两蓝色的劳斯莱斯幻影,在雨中溅出一道道水线,急速向前驶去。

周振业把精力放在珠宝业上,李嘉诚得和记黄埔和长江实业都是日赚亿金,而TVB虽然名声在外,但要想在这上面赚大钱,那是不可能得,这也是杨国强急着套现得原因。而这时的邵逸夫也对于这百分之十得股份不感兴趣。原因就是已经是大股东的邵逸夫一则不需要,二则邵氏电影近来有些江河日下,邵逸夫也没那么多闲钱要。在座人中,有足够钱又好像没用在什么正事上的也只有叶飞了。

看着他不情不愿的样子,邵逸夫笑道:“阿飞,你难道不是无线出来得人吗?怎么现在有钱了,看不起穷亲戚了是吗?其实你这个穷亲戚对于你在娱乐圈得发展还是大有裨益得,你旗下得艺人难道不需要推广宣传?”

我怎么觉得像是在诱拐小朋友?叶飞郁闷得暗道,不过想起自己一直想打造一个娱乐帝国,那电视台是少不了得,而无线作为香港得影视巨头,能让自己入股岂不是天赐良机。想着想着,却不由心动了动,他开始讨价还价:“单只做推广宣传么?我可不可以也去无线台玩?”

邵逸夫这时不好答应了,他不确定叶飞说的“玩”是真的好奇,还是想要无线董事会得管理权。前者好说,后者是绝对不行的。

看出他的顾虑,叶飞暗笑,忙补充道:“六叔您不要误会,我呢就是想回无线看看我的师弟师妹,不就是回娘家吗,没别的意思。六叔你说是吧?”做什么都无所谓,叶飞刚刚想起,他如果进了无线,就有大把机会见到还很年轻的陈豪、林峰、黎姿、梁洛施等等。

到此,邵逸夫笑道:“这个走没问题。”他自然不能真的让叶飞远离无线得董事会,毕竟百分之十得股份在任何一家公司都可以做一个常务董事,“这样啊,等你入股,就可以在无线挂一个职位,你有空就去玩喽。”这话说得很清楚了——就一安插闲人的闲职。他好像也觉得这样挺不好意思,续道,“华星那边,以后无线得艺人会优先和你们合作。”

明白了,就是说,现在自己还不能染指TVB,看来六叔对无线还是虎视眈眈,当年小超人就对无线企图已久,到最后还是不了了之,自己暂时也没有办法了。叶飞心头嘀咕,有问题啊。

“怎样阿飞?想好没有?”杨国强终于找到机会开口。

看我赚钱容易,一个二个都拿我当冤大头。叶飞暗暗感叹,却露出洁白的牙齿,灿烂笑道:“花1亿就能做无线第三大股东,这么好的事我怎么能不答应?”没了1亿,他还有六百亿,其实这也不过是小钱而已。而且无线将来会有怎样的发展他太清楚了,只是每年坐等的分红都已相当可观。

就这样,按照口头约定碧桂园10%的TVB股权就这么静悄悄地转到了叶飞得私人手里,虽然后续手续还要花点时间,但叶飞成为无线得第三大股东,并且进入董事会已经毫无悬念。

*****************************************************************

傍晚时分,在周振业家吃过晚饭,叶飞开车回去,周童非得跟叶飞一起出去逛逛,美其名曰送叶飞回家。叶飞无奈,回到油麻地得家中,喝了口茶水,又起身送周童回去,今天晚上,叶飞打算去看看林青霞,虽然已经通过电话,但久没见面,怪想她得。

在车上周童的心情恢复如常,不过这天的天气阴霾,鱼鳞一样的云层压得很低,轿车开着空调,但是听着车窗外的风声,心里还是感觉到一丝的寒冷。

在车上,周童抬头透过车窗望着天边的云层,若有所思的说:“可能会下雨呢。”

叶飞笑了笑,初中学过《看云识天气》的文章,但是他对这个完全不在行,云层压得这么低,也只以为要下雨,不过这两年香港得雨水也少了很多。侧身望着周童得一头秀发,叶飞压低声音说道:“东半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现在我还真希望老天爷开开眼,下场大雨才好呢。”

“瞎说,下雨有什么好得,出行多不方便,你以为全香港都像你一样有房有车?”

叶飞嘿嘿一笑,没有应周童的话。再过几年,或许是全球温室效应的影响,也或许是天气的周期变化,香港得冬季是越来越暖和,很少有零下的天气出现。就算是雨水,也很缺乏,记得自己在深圳工作得时候,一年到头,还真没下过几场大雨。香港和深圳一河之隔,气候当然相差不多了。

车出中环高速路口,阴霾的天空飘飘洒洒的下起了牛毛似得细雨。还没有到六点,云层比较厚的缘故,天空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路灯也及时亮了起来。雪花很大,在车窗外黑黢黢的,仿佛黑色的精灵在飘舞。

周童眼睛几乎贴到车窗上,凝视着车窗外的景色;叶飞看着同一侧,却凝视着车窗玻璃上周童地倒影。绝美无瑕的脸庞、清澈的眼神,对着车窗外的细雨有着莫名的渴望与向往。以前那个咋咋呼呼得小姑娘,竟然成了一个越发成熟迷人得小美人,这让叶飞越发得感慨女人真是水做的,温润可人。

“先送你回家?”叶飞望着周童得如水得眼眸问道。

“嗯,”周童点点头,或许连她自己都不明白到底自己对叶飞是一种什么得感觉,虽然上中学得时候自己就一直喜欢他,可是毕竟叶飞是自己最好得朋友杜芊芊得男朋友,友情或者爱情,这让她难以取舍。

两个人都默默得想着心事,车内一片静谧,只有雨滴打在车窗上发出滴答滴答得响声。

到周童的家门口后,好像犹豫了很久,周童并没有直接下车,而是很含情脉脉地看着叶飞羞涩说道:“阿飞,要不你到我家坐一下吧……”

叶飞暗自好笑,小女生真的很可爱,所以开了个玩笑说道:“童童,我记得某人两个小时前刚从你们家出来,现在进去我怕你父母会把我赶出来……”

见叶飞坏笑着眨了眨眼睛,周童的脸又红了红,娇嗔道:“谁稀罕你去呀?还不情不愿得样子……”

“好了傻瓜,我是跟你开玩笑的,等下我还有点事情要做,所以就不陪你进去了。”

见叶飞不打算到自己家,周童的神情有点失落道:“这样啊,那你自己开车小心点哦,如果喝了酒感到不舒服就不要自己开车了。”

周童越来越小女人了,而这样的细心和牵挂正是叶飞一直所渴望的,眼前的小女生会慢慢长大,然后守侯在自己身边一辈子,也许这样的爱才是最好的开始和结束吧,这也让叶飞对杜芊芊更加充满了期待,自己儿时青梅竹马得女友现在会有怎样得变化呢……

周童打开车门准备下车时,叶飞却轻轻呼唤了一声她的名字。因为他总感觉就这样的分离缺少点什么。

“童童……”

周童愣了愣,发现叶飞用着无比温柔的眼神望着自己,那么深情,仿佛要将自己融化在里面。

她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在等待,等待叶飞下一步的动作,然后自己主动闭起眼睛,去感觉恋人间的吻别,如果算恋人得话。

当叶飞湿热的唇贴上她的樱桃小嘴时,周童忍不住嘤咛着,被电流袭击却带着无限美妙的感觉滑过全身,这就是周童一直渴望的,虽然在书中看过千百次关于初吻的描写,亲身体验才明白其中的美妙,她那么满足着,因为自己的初吻给了自己最喜欢的男人,从上中学开始,周童就一直在默默喜欢着叶飞,从情窦初开,到思念,到甜蜜……

她那么配合着叶飞的动作,十分得投入,如云得秀发被浮在脑后。

叶飞的软舌扣上了她的玉齿时,周童忍不住发出一声嘤吟,她香口轻启,让叶飞的舌头有机可乘……

双舌瞬间缭绕,难解难分这一吻情深似海,周童迎合着她的热吻,小香舌配合着叶飞的缭绕,让他放肆吸嘬着自己的香津,这是自己的初吻,她将自己的初吻毫无保留的献给了心爱的男人,她允许他的贪婪,她容忍着他的放肆,唇舌已经被他完全的侵占,他的手已经抚上了自己的圣洁之峰,她没有阻止,她只是羞涩的颤抖,略微生涩的迎合他的侵犯

黑色的夜里,狭窄的位置上,叶飞和周童在摸索着,缠绕着,**四溢,叶飞贪婪的品尝着她柔唇内的香津玉液,手揉搓着她的饱满**,下身摩挲的动作更加强烈,俩人的鼻息声越来越重越来越急促,周童喉咙间连续发出荡人心魄的压抑呻吟,叶飞的热血在沸腾,他的另一只手情不自禁地滑向了她光洁而又修长的大腿

周童在颤抖,她快要迷失……

她的双手紧紧地搂着叶飞的脖子,她感觉到他的手已经深触到自己的大腿根部,那个最重要的位置,甚至都已经碰触到自己的小内裤,而周童并没有半点反感,相反微微将自己的双腿舒展开,去感受着这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快感,为这个男人,她愿付出自己的一起,甚至自己的第一次……

而在做这些行为的时候,叶飞在心里千百回的告诉自己,不能再侵犯下去,不能对周童那么放肆,可一到这种时刻,叶飞才发现自己的克制力是那么的差,**像是一旦燃烧,根本无法熄灭掉,周童天使般的身体抚摸起来快感超强,强到令自己无法自控,滑过白皙修长的大腿时,叶飞明白自己的手一直在颤抖,不是害怕,而是兴奋,亢奋到全身都有点在冒汗,当手指滑到那层薄纱内裤时,能感觉到那里已经微微潮湿着。

不一会儿,脸色绯红的周童已经羞涩地感觉到下身开始湿润了,而叶飞口含美人娇软香甜的玉舌,鼻闻这美女浑身上下那一阵阵如兰似麝的体香和汗香,不由得也欲火如焚。他又**挑逗了好一会儿,但见周童已是如星丽眸含羞轻合,瑶鼻娇哼细喘,桃腮晕红如火,丽靥娇羞不禁的样儿。

叶飞轻轻解开她的上衣,娇美绝伦的含羞佳人于是裸露出一对已经渐渐开始挺拔得小酥乳。他又轻轻解开她的乳罩扣,一对含娇带怯、娇软盈盈、坚挺玉润的樱桃椒乳弹耸而出,一双娇小可爱、嫣红娇嫩的玲珑剔透、晶莹玉润,在一片温香软玉般的雪白嫩乳顶端如含苞欲放的花蕊蓓蕾含羞初绽般娇傲地向他弹耸挺立。叶飞不由得伸出一手握住那娇软盈盈的柔嫩**,抚捏、揉搓¨么指和食指更是轻轻捏住一粒柔嫩无比的娇美搓弄起来。

见周童已舒服得神智不清,叶飞放胆的撩起她的上衣,缓缓伸手放在她修长圆润的大腿上,她滑腻的大腿肌并排夹得紧紧的抽搐着,叶飞的手顺着牛仔裤得缝隙轻探入她的大腿根,周童小巧的浅白三角裤底丝质布面上有明显的湿渍,她满脸通红,微喘着气,娇躯软软的靠在叶飞身上不敢看他。

叶飞用食指探按,果然粘滑腻稠,早已氾滥成灾。周童把大腿缓缓分开了,他的手抚到她内裤外凸起的花瓣上,感觉到花瓣早已**了,一小撮露在内裤外的毛发上沾满露珠般的**,周童全身传来从未体味过的不同快感,既想阻止叶飞的动作,又盼望他不要停止,芳心乱成一片。叶飞解开牛仔裤上面得扣子,右手顺势拉下细小的内裤,手指抚摸到她滑腻湿软的花瓣,手指顺利穿过裤边侵入潮湿的**。

另一边叶飞低下头,伸手托起周童俏丽挺拔得小酥乳得顶端颗粒吞入口中,熟练而狂热地亲吻吮吸吞吐,周童如被电击,抱住叶飞的头发低声的喘息,此时周童的秀丽的脸庞楚楚动人,及肩的秀发黑亮顺滑,两颊象染了胭脂般绯红,双眸里含**滴,鲜艳的朱唇微启,白皙的脖颈细长优美,随着呼吸不断起伏的酥胸饱满而挺拔,第一次和男人亲热得周童怎么会抵挡得了叶飞如火般得缠绵。

眼前的秀色让叶飞看得心中一荡,不由的再次紧紧地把周童揽在怀里,他抱着满怀的软玉温香,一边亲吻着她芬芳的柔发,一边用他男性膨胀的**有力的顶触着她平坦柔软的幽谷。

此时得周童已经意乱情迷,早已不知今夕何夕,身上得衣服散乱,她抬起头,用她那双仿佛要滴出水来的俏丽媚眼凝视了叶飞一小会,然后把她那娇艳欲滴的地双唇再次奉上,他们重又深深地长吻,这次叶飞吻得更加的轻柔,好像生怕打碎了珍贵的瓷器一般。

就在叶飞的手还想在一次进一步深入那片神秘的芳草地时,突然车后传来‘嘟嘟‘的几下车喇叭声,惊醒了即将迷失的两人。

周童赶紧整理了下自己凌乱的衣服,粉脸逼得通红,而叶飞则施施然打开车门,下车看个究竟,到底是谁在自己后面鸣喇叭,下车一看,六个八数字得的车牌很清晰地证明了对方的身份,是周童的父亲,九龙珠宝大亨周振业的车。

叶飞还没等周振业下车,就已经提前上去打起招呼。

“周叔叔……”

周振业抬起头,一看是叶飞,惊奇得笑着问道:“阿飞呀,你不是回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呵呵,不是要送童童吗?”叶飞略显尴尬得说道。

叶飞这样一说,周振业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恍然大悟道:“又是童童这个捣蛋鬼,阿飞,要不进去喝杯热茶再走吧?”

叶飞刚想回答,周童已经整理好衣服,脸色微红得从车上下来解释道:“爸,阿飞是送我回来的。”

周振业一见自己女儿的表情,似乎什么都明白过来,笑道:“我早就猜到了,你呀,也不让人清净……”

叶飞当然不会真的再去周童家喝茶,心里得**是再好得茶水也平息不了的,特别是被周童勾起得**,配合着今晚得蒙蒙细雨,越发显得强烈。给林青霞打了个电话,叶飞驾驶着那两蓝色的劳斯莱斯幻影,在雨中溅出一道道水线,急速向前驶去。

周振业把精力放在珠宝业上,李嘉诚得和记黄埔和长江实业都是日赚亿金,而TVB虽然名声在外,但要想在这上面赚大钱,那是不可能得,这也是杨国强急着套现得原因。而这时的邵逸夫也对于这百分之十得股份不感兴趣。原因就是已经是大股东的邵逸夫一则不需要,二则邵氏电影近来有些江河日下,邵逸夫也没那么多闲钱要。在座人中,有足够钱又好像没用在什么正事上的也只有叶飞了。

看着他不情不愿的样子,邵逸夫笑道:“阿飞,你难道不是无线出来得人吗?怎么现在有钱了,看不起穷亲戚了是吗?其实你这个穷亲戚对于你在娱乐圈得发展还是大有裨益得,你旗下得艺人难道不需要推广宣传?”

我怎么觉得像是在诱拐小朋友?叶飞郁闷得暗道,不过想起自己一直想打造一个娱乐帝国,那电视台是少不了得,而无线作为香港得影视巨头,能让自己入股岂不是天赐良机。想着想着,却不由心动了动,他开始讨价还价:“单只做推广宣传么?我可不可以也去无线台玩?”

邵逸夫这时不好答应了,他不确定叶飞说的“玩”是真的好奇,还是想要无线董事会得管理权。前者好说,后者是绝对不行的。

看出他的顾虑,叶飞暗笑,忙补充道:“六叔您不要误会,我呢就是想回无线看看我的师弟师妹,不就是回娘家吗,没别的意思。六叔你说是吧?”做什么都无所谓,叶飞刚刚想起,他如果进了无线,就有大把机会见到还很年轻的陈豪、林峰、黎姿、梁洛施等等。

到此,邵逸夫笑道:“这个走没问题。”他自然不能真的让叶飞远离无线得董事会,毕竟百分之十得股份在任何一家公司都可以做一个常务董事,“这样啊,等你入股,就可以在无线挂一个职位,你有空就去玩喽。”这话说得很清楚了——就一安插闲人的闲职。他好像也觉得这样挺不好意思,续道,“华星那边,以后无线得艺人会优先和你们合作。”

明白了,就是说,现在自己还不能染指TVB,看来六叔对无线还是虎视眈眈,当年小超人就对无线企图已久,到最后还是不了了之,自己暂时也没有办法了。叶飞心头嘀咕,有问题啊。

“怎样阿飞?想好没有?”杨国强终于找到机会开口。

看我赚钱容易,一个二个都拿我当冤大头。叶飞暗暗感叹,却露出洁白的牙齿,灿烂笑道:“花1亿就能做无线第三大股东,这么好的事我怎么能不答应?”没了1亿,他还有六百亿,其实这也不过是小钱而已。而且无线将来会有怎样的发展他太清楚了,只是每年坐等的分红都已相当可观。

就这样,按照口头约定碧桂园10%的TVB股权就这么静悄悄地转到了叶飞得私人手里,虽然后续手续还要花点时间,但叶飞成为无线得第三大股东,并且进入董事会已经毫无悬念。

*****************************************************************

傍晚时分,在周振业家吃过晚饭,叶飞开车回去,周童非得跟叶飞一起出去逛逛,美其名曰送叶飞回家。叶飞无奈,回到油麻地得家中,喝了口茶水,又起身送周童回去,今天晚上,叶飞打算去看看林青霞,虽然已经通过电话,但久没见面,怪想她得。

在车上周童的心情恢复如常,不过这天的天气阴霾,鱼鳞一样的云层压得很低,轿车开着空调,但是听着车窗外的风声,心里还是感觉到一丝的寒冷。

在车上,周童抬头透过车窗望着天边的云层,若有所思的说:“可能会下雨呢。”

叶飞笑了笑,初中学过《看云识天气》的文章,但是他对这个完全不在行,云层压得这么低,也只以为要下雨,不过这两年香港得雨水也少了很多。侧身望着周童得一头秀发,叶飞压低声音说道:“东半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现在我还真希望老天爷开开眼,下场大雨才好呢。”

“瞎说,下雨有什么好得,出行多不方便,你以为全香港都像你一样有房有车?”

叶飞嘿嘿一笑,没有应周童的话。再过几年,或许是全球温室效应的影响,也或许是天气的周期变化,香港得冬季是越来越暖和,很少有零下的天气出现。就算是雨水,也很缺乏,记得自己在深圳工作得时候,一年到头,还真没下过几场大雨。香港和深圳一河之隔,气候当然相差不多了。

车出中环高速路口,阴霾的天空飘飘洒洒的下起了牛毛似得细雨。还没有到六点,云层比较厚的缘故,天空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路灯也及时亮了起来。雪花很大,在车窗外黑黢黢的,仿佛黑色的精灵在飘舞。

周童眼睛几乎贴到车窗上,凝视着车窗外的景色;叶飞看着同一侧,却凝视着车窗玻璃上周童地倒影。绝美无瑕的脸庞、清澈的眼神,对着车窗外的细雨有着莫名的渴望与向往。以前那个咋咋呼呼得小姑娘,竟然成了一个越发成熟迷人得小美人,这让叶飞越发得感慨女人真是水做的,温润可人。

“先送你回家?”叶飞望着周童得如水得眼眸问道。

“嗯,”周童点点头,或许连她自己都不明白到底自己对叶飞是一种什么得感觉,虽然上中学得时候自己就一直喜欢他,可是毕竟叶飞是自己最好得朋友杜芊芊得男朋友,友情或者爱情,这让她难以取舍。

两个人都默默得想着心事,车内一片静谧,只有雨滴打在车窗上发出滴答滴答得响声。

到周童的家门口后,好像犹豫了很久,周童并没有直接下车,而是很含情脉脉地看着叶飞羞涩说道:“阿飞,要不你到我家坐一下吧……”

叶飞暗自好笑,小女生真的很可爱,所以开了个玩笑说道:“童童,我记得某人两个小时前刚从你们家出来,现在进去我怕你父母会把我赶出来……”

见叶飞坏笑着眨了眨眼睛,周童的脸又红了红,娇嗔道:“谁稀罕你去呀?还不情不愿得样子……”

“好了傻瓜,我是跟你开玩笑的,等下我还有点事情要做,所以就不陪你进去了。”

见叶飞不打算到自己家,周童的神情有点失落道:“这样啊,那你自己开车小心点哦,如果喝了酒感到不舒服就不要自己开车了。”

周童越来越小女人了,而这样的细心和牵挂正是叶飞一直所渴望的,眼前的小女生会慢慢长大,然后守侯在自己身边一辈子,也许这样的爱才是最好的开始和结束吧,这也让叶飞对杜芊芊更加充满了期待,自己儿时青梅竹马得女友现在会有怎样得变化呢……

周童打开车门准备下车时,叶飞却轻轻呼唤了一声她的名字。因为他总感觉就这样的分离缺少点什么。

“童童……”

周童愣了愣,发现叶飞用着无比温柔的眼神望着自己,那么深情,仿佛要将自己融化在里面。

她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在等待,等待叶飞下一步的动作,然后自己主动闭起眼睛,去感觉恋人间的吻别,如果算恋人得话。

当叶飞湿热的唇贴上她的樱桃小嘴时,周童忍不住嘤咛着,被电流袭击却带着无限美妙的感觉滑过全身,这就是周童一直渴望的,虽然在书中看过千百次关于初吻的描写,亲身体验才明白其中的美妙,她那么满足着,因为自己的初吻给了自己最喜欢的男人,从上中学开始,周童就一直在默默喜欢着叶飞,从情窦初开,到思念,到甜蜜……

她那么配合着叶飞的动作,十分得投入,如云得秀发被浮在脑后。

叶飞的软舌扣上了她的玉齿时,周童忍不住发出一声嘤吟,她香口轻启,让叶飞的舌头有机可乘……

双舌瞬间缭绕,难解难分这一吻情深似海,周童迎合着她的热吻,小香舌配合着叶飞的缭绕,让他放肆吸嘬着自己的香津,这是自己的初吻,她将自己的初吻毫无保留的献给了心爱的男人,她允许他的贪婪,她容忍着他的放肆,唇舌已经被他完全的侵占,他的手已经抚上了自己的圣洁之峰,她没有阻止,她只是羞涩的颤抖,略微生涩的迎合他的侵犯

黑色的夜里,狭窄的位置上,叶飞和周童在摸索着,缠绕着,**四溢,叶飞贪婪的品尝着她柔唇内的香津玉液,手揉搓着她的饱满**,下身摩挲的动作更加强烈,俩人的鼻息声越来越重越来越急促,周童喉咙间连续发出荡人心魄的压抑呻吟,叶飞的热血在沸腾,他的另一只手情不自禁地滑向了她光洁而又修长的大腿

周童在颤抖,她快要迷失……

她的双手紧紧地搂着叶飞的脖子,她感觉到他的手已经深触到自己的大腿根部,那个最重要的位置,甚至都已经碰触到自己的小内裤,而周童并没有半点反感,相反微微将自己的双腿舒展开,去感受着这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快感,为这个男人,她愿付出自己的一起,甚至自己的第一次……

而在做这些行为的时候,叶飞在心里千百回的告诉自己,不能再侵犯下去,不能对周童那么放肆,可一到这种时刻,叶飞才发现自己的克制力是那么的差,**像是一旦燃烧,根本无法熄灭掉,周童天使般的身体抚摸起来快感超强,强到令自己无法自控,滑过白皙修长的大腿时,叶飞明白自己的手一直在颤抖,不是害怕,而是兴奋,亢奋到全身都有点在冒汗,当手指滑到那层薄纱内裤时,能感觉到那里已经微微潮湿着。

不一会儿,脸色绯红的周童已经羞涩地感觉到下身开始湿润了,而叶飞口含美人娇软香甜的玉舌,鼻闻这美女浑身上下那一阵阵如兰似麝的体香和汗香,不由得也欲火如焚。他又**挑逗了好一会儿,但见周童已是如星丽眸含羞轻合,瑶鼻娇哼细喘,桃腮晕红如火,丽靥娇羞不禁的样儿。

叶飞轻轻解开她的上衣,娇美绝伦的含羞佳人于是裸露出一对已经渐渐开始挺拔得小酥乳。他又轻轻解开她的乳罩扣,一对含娇带怯、娇软盈盈、坚挺玉润的樱桃椒乳弹耸而出,一双娇小可爱、嫣红娇嫩的玲珑剔透、晶莹玉润,在一片温香软玉般的雪白嫩乳顶端如含苞欲放的花蕊蓓蕾含羞初绽般娇傲地向他弹耸挺立。叶飞不由得伸出一手握住那娇软盈盈的柔嫩**,抚捏、揉搓¨么指和食指更是轻轻捏住一粒柔嫩无比的娇美搓弄起来。

见周童已舒服得神智不清,叶飞放胆的撩起她的上衣,缓缓伸手放在她修长圆润的大腿上,她滑腻的大腿肌并排夹得紧紧的抽搐着,叶飞的手顺着牛仔裤得缝隙轻探入她的大腿根,周童小巧的浅白三角裤底丝质布面上有明显的湿渍,她满脸通红,微喘着气,娇躯软软的靠在叶飞身上不敢看他。

叶飞用食指探按,果然粘滑腻稠,早已氾滥成灾。周童把大腿缓缓分开了,他的手抚到她内裤外凸起的花瓣上,感觉到花瓣早已**了,一小撮露在内裤外的毛发上沾满露珠般的**,周童全身传来从未体味过的不同快感,既想阻止叶飞的动作,又盼望他不要停止,芳心乱成一片。叶飞解开牛仔裤上面得扣子,右手顺势拉下细小的内裤,手指抚摸到她滑腻湿软的花瓣,手指顺利穿过裤边侵入潮湿的**。

另一边叶飞低下头,伸手托起周童俏丽挺拔得小酥乳得顶端颗粒吞入口中,熟练而狂热地亲吻吮吸吞吐,周童如被电击,抱住叶飞的头发低声的喘息,此时周童的秀丽的脸庞楚楚动人,及肩的秀发黑亮顺滑,两颊象染了胭脂般绯红,双眸里含**滴,鲜艳的朱唇微启,白皙的脖颈细长优美,随着呼吸不断起伏的酥胸饱满而挺拔,第一次和男人亲热得周童怎么会抵挡得了叶飞如火般得缠绵。

眼前的秀色让叶飞看得心中一荡,不由的再次紧紧地把周童揽在怀里,他抱着满怀的软玉温香,一边亲吻着她芬芳的柔发,一边用他男性膨胀的**有力的顶触着她平坦柔软的幽谷。

此时得周童已经意乱情迷,早已不知今夕何夕,身上得衣服散乱,她抬起头,用她那双仿佛要滴出水来的俏丽媚眼凝视了叶飞一小会,然后把她那娇艳欲滴的地双唇再次奉上,他们重又深深地长吻,这次叶飞吻得更加的轻柔,好像生怕打碎了珍贵的瓷器一般。

就在叶飞的手还想在一次进一步深入那片神秘的芳草地时,突然车后传来‘嘟嘟‘的几下车喇叭声,惊醒了即将迷失的两人。

周童赶紧整理了下自己凌乱的衣服,粉脸逼得通红,而叶飞则施施然打开车门,下车看个究竟,到底是谁在自己后面鸣喇叭,下车一看,六个八数字得的车牌很清晰地证明了对方的身份,是周童的父亲,九龙珠宝大亨周振业的车。

叶飞还没等周振业下车,就已经提前上去打起招呼。

“周叔叔……”

周振业抬起头,一看是叶飞,惊奇得笑着问道:“阿飞呀,你不是回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呵呵,不是要送童童吗?”叶飞略显尴尬得说道。

叶飞这样一说,周振业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恍然大悟道:“又是童童这个捣蛋鬼,阿飞,要不进去喝杯热茶再走吧?”

叶飞刚想回答,周童已经整理好衣服,脸色微红得从车上下来解释道:“爸,阿飞是送我回来的。”

周振业一见自己女儿的表情,似乎什么都明白过来,笑道:“我早就猜到了,你呀,也不让人清净……”

叶飞当然不会真的再去周童家喝茶,心里得**是再好得茶水也平息不了的,特别是被周童勾起得**,配合着今晚得蒙蒙细雨,越发显得强烈。给林青霞打了个电话,叶飞驾驶着那两蓝色的劳斯莱斯幻影,在雨中溅出一道道水线,急速向前驶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