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誘人的滋味

第一百五十二章 誘人的滋味

夜晚香港的城市上空雖然霓虹燈仍在閃爍個不停,但路上的行人車子已經非常稀少。葉飛聽着車窗外滴滴答答得雨聲,把車子開得飛快,彷彿又回到了前世自己第一次開車時興奮的感覺,那時候自己可是偷偷得把老闆得車子在夜間得深南大道上開出來兜風,誰能想到現在自己竟然能開着屬於自己得勞斯萊斯幻影跑車,真的是恍如人生如夢。

雖然入秋已經是第三個月,氣溫還沒有降下來,特別是淅淅瀝瀝的下着秋雨,更多了幾分陰冷得滋味。聽到車聲,林青霞穿着紫色的超短款針織開衫,裏面是黑色抹胸,芥末綠色的緊身長褲,咖啡色的高跟鞋。綴著大粒的水鑽。雖然還是悠閑的家庭化的裝束,卻是葉飛許久未見的成熟性感,沒有以前在娛樂圈時的虛假與偽裝,一頭烏黑的披肩長發,俏臉如春,秀直的鼻樑,嬌艷的紅唇,胸部高高挺起,薄薄的緊身長褲將修長的美腿繃緊,眼睛看着就能感覺到驚人的誘惑彈性,葉飛貪婪的看了好一會兒,口水差點流出來。

「瞎看什麼?」林青霞伸手擋着葉飛的眼晴,笑靨嫵媚。「下着雨,還不快點進來。」

自從和葉飛的關係確定以後,林青霞就專註於自己的事業。當然對於一個從來沒有經過商得女人,錢賺的多少到無所謂,關鍵是心靈上有了些寄託,不會在一個人無聊得時候產生那麼的空虛與寂寞,這也是葉飛的心思。因此葉飛出資為林青霞開了一家時尚品牌服裝公司,因為這幾個月一直忙着美國那邊得事情,香港這邊確實疏忽了許多,不過美國帶來得禮品當然是少不了得。

「急什麼,好久沒看到你這麼迷人的打扮了,要不是美國那邊實在走不開,真的想早點回來看你。你知道嗎,每當下雨得時候,我總是想起李商隱得那首名詩「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人們常說歷經風霜成熟嫵媚得女人最有殺傷力,雖然早已不是第一次見面,但葉飛還是讓林青霞迷得有神魂顛倒,預先想好得許多情話竟然不知怎麼開口,葉飛窘迫的笑了笑,拉着清霞得手往屋子裏走去。

「阿飛,聽說你這次從美國頭回來,還拐帶了一個美少女,是不是真的?」林青霞眼眸里透著濃濃得笑意調侃葉飛道。

踩着屋檐下的石階往上走,走到門口合起傘,葉飛才笑着說道「霞姐,就算再美得少女在你面前也會黯然失色,你不知道我這次在美國碰到許多華人,還在打探霞姐你什麼時候出山呢?」

「臭小子。」林青霞在葉飛的胳膊上輕輕的擰了一下,臉上的笑意更勝,「你竟會說好聽話,我都息影七年了,還有多少人能夠記得我呢!」

看着林青霞說完稍顯落寞得神情,葉飛也不由得一陣感慨,同時代得女星裏面,劉嘉玲、張曼玉、梅艷芳都還活躍在影壇,如果林青霞不息影,這七年之中,不知會有多少佳作產生。「霞姐,梅花傲雪,荷花聖潔,您有何必自謙呢。「」葉飛一邊說着,冷不防伸過嘴去,在林青霞的臉上香了一口,「再說了,你要同意,咱們就拍部電影出來,受不受歡迎,不就一目了然了嗎。」葉飛又開始了誘導林青霞出山。

客廳的壁燈顏色橘黃,葉飛沒注意林青霞的臉紅了沒有。只聽她說道:「還是先好好拍你得電影吧,至於我還是讓我考慮考慮再說。」

看來林青霞還沒有完全放得開心中的鬱結,葉飛也順勢繞開了這個話題,他不想強迫林青霞做任何事情。

到了一樓的客廳里,林青霞替葉飛放好有些稍微淋濕的衣服,回過頭,黑色的眼眸竟流露出一絲淡淡的憂傷,「阿飛,陪我坐坐吧,咱們很久沒有好好地說說話了。還是我爸爸以前說得對,男人是不能放出去經商的,什麼時間都沒有了。」

聽她的聲音里有些怨氣,可這跟經商有什麼必然的聯繫嗎?葉飛沒說什麼。默默地陪着她走到了靠窗的沙發前,默默的望着雨打芭蕉的滴答聲。

深秋季節,天氣雖然不是太寒冷,但夜晚的寒意還是讓林青霞忍不住打了個寒顫。葉飛輕輕的走上前慢慢的擁抱着她柔若性感的身軀,他能感受到一個女人內心裏的孤獨滋味。作為一個享譽世界的藝人,明面上當然是無比的風光,可內心裏總是充滿這難言的孤寂。早在十幾年前的林秦戀也許是林青霞唯一真正全身心付出的戀愛經歷,可是受到得傷害也同樣是致命的。最好黯然嫁作商人婦,不同樣是對命運的一種妥協嗎?就算結識自己,可自己又能給她什麼名分呢?也許林青霞自己也不奢望在得到什麼,但自己難道就這樣毫無但當嗎。葉飛兩道劍眉緊皺着,望着窗外陷入沉思。兩個人就這樣親密得相擁著,都沒有說話,只有幾株芭蕉蓬鬆的枝葉還在倔強地透著綠色,給這潮濕的夜晚增添一些色彩。

林青霞輕輕挽著葉飛的胳膊,葉飛也伸手攬着她的纖腰。林青霞舒服地把身體倚在葉飛的肩上,顯得很滿足的樣子,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怎麼了,霞姐?」葉飛關心地問道。

「沒什麼,都好久沒有這種感覺啦。」林青霞的腦袋在葉飛的鼻子下面搖了搖,幾絲長發逗浮在葉飛的鼻子上痒痒的。

慢慢地踱行在窗前,一陣冷風吹過,林青霞打了個寒噤,把身子往葉飛懷裏靠了靠。更用力地抱住了葉飛,這是一種實實在在的感覺,在葉飛的懷裏,林青霞感到特別的充實,也許再強的女人都希望有一個真正喜歡自己的男人照顧。

「冷嗎,要不咱們就回去吧。」

「不,我還要再這兒待一會兒。」林青霞的口氣里沒有一點姐姐的意味,只是一個愛撒嬌的、惹人愛憐的小女孩。葉飛英俊的眼眸忍不住露出一絲笑意,輕輕脫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林青霞的身上。

林青霞揚起頭看了看葉飛,在四周微弱的燈光環繞之下,她的眼眸中顯著熠熠的光,絲絲柔情都要滲將出來。

葉飛忍不住低下頭去,吻上了她冰冷的唇。

沒有抗拒,也沒有羞怯,林青霞熱烈地回吻著葉飛,香唇很快就變得火熱,一聲輕「唔」,從嘴角邊緣溜了出來,雙手熱情地環上了葉飛的脖頸。

葉飛雙手緊緊地摟住了林青霞的腰身,只盼這一刻永遠也不要停止。

「放開呀,你想憋死我呀。」含糊的聲音響起。

葉飛不捨得移開了嘴巴,仔細回味唇齒之間的余香,回味時聲音太大,林青霞害羞地把頭埋在了葉飛的胸前。

「這種感覺好美,真希望能永遠如此。」撫著美人柔順的長發,葉飛微笑着由衷感嘆。

一隻小手輕輕地捶在葉飛的胸上,林青霞嬌嗔道:「貪心鬼。」

葉飛嬉笑着捉住這隻搗亂的手,放到嘴邊輕輕吻了一下,有點涼,用自己的手緊緊攥著。

半天,林青霞抬起頭來,「阿飛,再過幾年,我已經很老了,不好看了,你還會像現在這樣愛我嗎?」

「霞姐,你怎麼會這樣想呢?」葉飛低下頭疑惑的問道。

「還用問?你在外面怪騙了不少小姑娘,你以為我不知道呀?」林青霞說着手指在葉飛的腰間溫柔的擰了一下。

天啊,問這個。故意嗅了嗅鼻子,葉飛誇張的說道:「霞姐,我說今天有什麼味道怪怪的,原來是醋氣衝天呀?」

「哼,讓你笑人家!」林青霞停放在葉飛腰間的手力道有多加了幾分。

葉飛的心裏一動,想起了與林青霞相識在台北的經歷,一幕幕恍如電影一般,不斷在眼前閃現。林青霞為自己甘願拋開一切,自己又何必對她遮遮掩掩呢。

突然又想到了陳慧琳,也許只有她是港台媒體認定的自己得真實女友。至於小s、吳佩慈很少有人知道。就連自己都覺得自己以前做事太荒唐。因為其中參雜的**成分多了些,真正的愛情含的太少。於是把林青霞緊緊地擁在懷裏,葉飛就輕聲的訴說着自己的經歷,他真的不打算瞞着林青霞。

良久無聲,幽幽嘆了口氣,林青霞美麗的眼眸還是忍不住透出一絲水珠:「從認識你的那一天起,我就知道會有今天,我只希望你能珍惜身邊的每一個人,真誠的對待她們,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葉飛使勁點了點頭,對於這樣一個女人,身為男人,這一生還有什麼遺憾呢。

兩個人說出彼此的心裏話,心中的結打開了,彼此的笑容也多了起來。相擁著走進二樓的屋裏,一股熱浪迎面而來,「呀,好溫暖。」回頭看看林青霞,她脫去了外套,繡花的蠶絲內衣襯托出成熟嫵媚的性感身材。

看着葉飛邪邪的眼光,林青霞狠狠瞪了葉飛一眼,沒做任何解釋,嘴角邊上卻有一絲淺笑流露出來,關緊浴室的門,自己先跑去洗澡了。

好不容易等到林青霞洗完出來,葉飛進去快速的洗漱完畢,穿着四角的黑色短褲徑直走到林青霞的床前,踢去腳上的拖鞋,鑽到了被窩裏面。

「好姐姐,我想你了。」

「嗯」了一聲,林青霞卻沒什麼反應。

葉飛的雙手悄悄地從林青霞的睡衣下面伸了進去,到了她光滑的後背上,一種滑膩至極的感覺。

一股火「騰」地一下,從葉飛的心底升起。顧不上再溫柔地撫摸,手繞回來,一下子就到了那豐挺的胸上。

並不甚大,但用雙手卻無法掌握,那種充實,堅挺,似曾相識又有些陌生的感覺,讓葉飛忘掉了所有的一切。心頭火起,忍不住就用手蹂躪起來。

「別,阿飛,別這樣了,我會很難受的。」林青霞的呼吸也明顯急促起來身子也變得僵硬。

「我不管,我要你。」美人在懷,葉飛這廝怎肯放過。

夜晚香港的城市上空雖然霓虹燈仍在閃爍個不停,但路上的行人車子已經非常稀少。葉飛聽着車窗外滴滴答答得雨聲,把車子開得飛快,彷彿又回到了前世自己第一次開車時興奮的感覺,那時候自己可是偷偷得把老闆得車子在夜間得深南大道上開出來兜風,誰能想到現在自己竟然能開着屬於自己得勞斯萊斯幻影跑車,真的是恍如人生如夢。

雖然入秋已經是第三個月,氣溫還沒有降下來,特別是淅淅瀝瀝的下着秋雨,更多了幾分陰冷得滋味。聽到車聲,林青霞穿着紫色的超短款針織開衫,裏面是黑色抹胸,芥末綠色的緊身長褲,咖啡色的高跟鞋。綴著大粒的水鑽。雖然還是悠閑的家庭化的裝束,卻是葉飛許久未見的成熟性感,沒有以前在娛樂圈時的虛假與偽裝,一頭烏黑的披肩長發,俏臉如春,秀直的鼻樑,嬌艷的紅唇,胸部高高挺起,薄薄的緊身長褲將修長的美腿繃緊,眼睛看着就能感覺到驚人的誘惑彈性,葉飛貪婪的看了好一會兒,口水差點流出來。

「瞎看什麼?」林青霞伸手擋着葉飛的眼晴,笑靨嫵媚。「下着雨,還不快點進來。」

自從和葉飛的關係確定以後,林青霞就專註於自己的事業。當然對於一個從來沒有經過商得女人,錢賺的多少到無所謂,關鍵是心靈上有了些寄託,不會在一個人無聊得時候產生那麼的空虛與寂寞,這也是葉飛的心思。因此葉飛出資為林青霞開了一家時尚品牌服裝公司,因為這幾個月一直忙着美國那邊得事情,香港這邊確實疏忽了許多,不過美國帶來得禮品當然是少不了得。

「急什麼,好久沒看到你這麼迷人的打扮了,要不是美國那邊實在走不開,真的想早點回來看你。你知道嗎,每當下雨得時候,我總是想起李商隱得那首名詩「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人們常說歷經風霜成熟嫵媚得女人最有殺傷力,雖然早已不是第一次見面,但葉飛還是讓林青霞迷得有神魂顛倒,預先想好得許多情話竟然不知怎麼開口,葉飛窘迫的笑了笑,拉着清霞得手往屋子裏走去。

「阿飛,聽說你這次從美國頭回來,還拐帶了一個美少女,是不是真的?」林青霞眼眸里透著濃濃得笑意調侃葉飛道。

踩着屋檐下的石階往上走,走到門口合起傘,葉飛才笑着說道「霞姐,就算再美得少女在你面前也會黯然失色,你不知道我這次在美國碰到許多華人,還在打探霞姐你什麼時候出山呢?」

「臭小子。」林青霞在葉飛的胳膊上輕輕的擰了一下,臉上的笑意更勝,「你竟會說好聽話,我都息影七年了,還有多少人能夠記得我呢!」

看着林青霞說完稍顯落寞得神情,葉飛也不由得一陣感慨,同時代得女星裏面,劉嘉玲、張曼玉、梅艷芳都還活躍在影壇,如果林青霞不息影,這七年之中,不知會有多少佳作產生。「霞姐,梅花傲雪,荷花聖潔,您有何必自謙呢。「」葉飛一邊說着,冷不防伸過嘴去,在林青霞的臉上香了一口,「再說了,你要同意,咱們就拍部電影出來,受不受歡迎,不就一目了然了嗎。」葉飛又開始了誘導林青霞出山。

客廳的壁燈顏色橘黃,葉飛沒注意林青霞的臉紅了沒有。只聽她說道:「還是先好好拍你得電影吧,至於我還是讓我考慮考慮再說。」

看來林青霞還沒有完全放得開心中的鬱結,葉飛也順勢繞開了這個話題,他不想強迫林青霞做任何事情。

到了一樓的客廳里,林青霞替葉飛放好有些稍微淋濕的衣服,回過頭,黑色的眼眸竟流露出一絲淡淡的憂傷,「阿飛,陪我坐坐吧,咱們很久沒有好好地說說話了。還是我爸爸以前說得對,男人是不能放出去經商的,什麼時間都沒有了。」

聽她的聲音里有些怨氣,可這跟經商有什麼必然的聯繫嗎?葉飛沒說什麼。默默地陪着她走到了靠窗的沙發前,默默的望着雨打芭蕉的滴答聲。

深秋季節,天氣雖然不是太寒冷,但夜晚的寒意還是讓林青霞忍不住打了個寒顫。葉飛輕輕的走上前慢慢的擁抱着她柔若性感的身軀,他能感受到一個女人內心裏的孤獨滋味。作為一個享譽世界的藝人,明面上當然是無比的風光,可內心裏總是充滿這難言的孤寂。早在十幾年前的林秦戀也許是林青霞唯一真正全身心付出的戀愛經歷,可是受到得傷害也同樣是致命的。最好黯然嫁作商人婦,不同樣是對命運的一種妥協嗎?就算結識自己,可自己又能給她什麼名分呢?也許林青霞自己也不奢望在得到什麼,但自己難道就這樣毫無但當嗎。葉飛兩道劍眉緊皺着,望着窗外陷入沉思。兩個人就這樣親密得相擁著,都沒有說話,只有幾株芭蕉蓬鬆的枝葉還在倔強地透著綠色,給這潮濕的夜晚增添一些色彩。

林青霞輕輕挽著葉飛的胳膊,葉飛也伸手攬着她的纖腰。林青霞舒服地把身體倚在葉飛的肩上,顯得很滿足的樣子,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怎麼了,霞姐?」葉飛關心地問道。

「沒什麼,都好久沒有這種感覺啦。」林青霞的腦袋在葉飛的鼻子下面搖了搖,幾絲長發逗浮在葉飛的鼻子上痒痒的。

慢慢地踱行在窗前,一陣冷風吹過,林青霞打了個寒噤,把身子往葉飛懷裏靠了靠。更用力地抱住了葉飛,這是一種實實在在的感覺,在葉飛的懷裏,林青霞感到特別的充實,也許再強的女人都希望有一個真正喜歡自己的男人照顧。

「冷嗎,要不咱們就回去吧。」

「不,我還要再這兒待一會兒。」林青霞的口氣里沒有一點姐姐的意味,只是一個愛撒嬌的、惹人愛憐的小女孩。葉飛英俊的眼眸忍不住露出一絲笑意,輕輕脫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林青霞的身上。

林青霞揚起頭看了看葉飛,在四周微弱的燈光環繞之下,她的眼眸中顯著熠熠的光,絲絲柔情都要滲將出來。

葉飛忍不住低下頭去,吻上了她冰冷的唇。

沒有抗拒,也沒有羞怯,林青霞熱烈地回吻著葉飛,香唇很快就變得火熱,一聲輕「唔」,從嘴角邊緣溜了出來,雙手熱情地環上了葉飛的脖頸。

葉飛雙手緊緊地摟住了林青霞的腰身,只盼這一刻永遠也不要停止。

「放開呀,你想憋死我呀。」含糊的聲音響起。

葉飛不捨得移開了嘴巴,仔細回味唇齒之間的余香,回味時聲音太大,林青霞害羞地把頭埋在了葉飛的胸前。

「這種感覺好美,真希望能永遠如此。」撫著美人柔順的長發,葉飛微笑着由衷感嘆。

一隻小手輕輕地捶在葉飛的胸上,林青霞嬌嗔道:「貪心鬼。」

葉飛嬉笑着捉住這隻搗亂的手,放到嘴邊輕輕吻了一下,有點涼,用自己的手緊緊攥著。

半天,林青霞抬起頭來,「阿飛,再過幾年,我已經很老了,不好看了,你還會像現在這樣愛我嗎?」

「霞姐,你怎麼會這樣想呢?」葉飛低下頭疑惑的問道。

「還用問?你在外面怪騙了不少小姑娘,你以為我不知道呀?」林青霞說着手指在葉飛的腰間溫柔的擰了一下。

天啊,問這個。故意嗅了嗅鼻子,葉飛誇張的說道:「霞姐,我說今天有什麼味道怪怪的,原來是醋氣衝天呀?」

「哼,讓你笑人家!」林青霞停放在葉飛腰間的手力道有多加了幾分。

葉飛的心裏一動,想起了與林青霞相識在台北的經歷,一幕幕恍如電影一般,不斷在眼前閃現。林青霞為自己甘願拋開一切,自己又何必對她遮遮掩掩呢。

突然又想到了陳慧琳,也許只有她是港台媒體認定的自己得真實女友。至於小s、吳佩慈很少有人知道。就連自己都覺得自己以前做事太荒唐。因為其中參雜的**成分多了些,真正的愛情含的太少。於是把林青霞緊緊地擁在懷裏,葉飛就輕聲的訴說着自己的經歷,他真的不打算瞞着林青霞。

良久無聲,幽幽嘆了口氣,林青霞美麗的眼眸還是忍不住透出一絲水珠:「從認識你的那一天起,我就知道會有今天,我只希望你能珍惜身邊的每一個人,真誠的對待她們,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葉飛使勁點了點頭,對於這樣一個女人,身為男人,這一生還有什麼遺憾呢。

兩個人說出彼此的心裏話,心中的結打開了,彼此的笑容也多了起來。相擁著走進二樓的屋裏,一股熱浪迎面而來,「呀,好溫暖。」回頭看看林青霞,她脫去了外套,繡花的蠶絲內衣襯托出成熟嫵媚的性感身材。

看着葉飛邪邪的眼光,林青霞狠狠瞪了葉飛一眼,沒做任何解釋,嘴角邊上卻有一絲淺笑流露出來,關緊浴室的門,自己先跑去洗澡了。

好不容易等到林青霞洗完出來,葉飛進去快速的洗漱完畢,穿着四角的黑色短褲徑直走到林青霞的床前,踢去腳上的拖鞋,鑽到了被窩裏面。

「好姐姐,我想你了。」

「嗯」了一聲,林青霞卻沒什麼反應。

葉飛的雙手悄悄地從林青霞的睡衣下面伸了進去,到了她光滑的後背上,一種滑膩至極的感覺。

一股火「騰」地一下,從葉飛的心底升起。顧不上再溫柔地撫摸,手繞回來,一下子就到了那豐挺的胸上。

並不甚大,但用雙手卻無法掌握,那種充實,堅挺,似曾相識又有些陌生的感覺,讓葉飛忘掉了所有的一切。心頭火起,忍不住就用手蹂躪起來。

「別,阿飛,別這樣了,我會很難受的。」林青霞的呼吸也明顯急促起來身子也變得僵硬。

「我不管,我要你。」美人在懷,葉飛這廝怎肯放過。

夜晚香港的城市上空雖然霓虹燈仍在閃爍個不停,但路上的行人車子已經非常稀少。葉飛聽着車窗外滴滴答答得雨聲,把車子開得飛快,彷彿又回到了前世自己第一次開車時興奮的感覺,那時候自己可是偷偷得把老闆得車子在夜間得深南大道上開出來兜風,誰能想到現在自己竟然能開着屬於自己得勞斯萊斯幻影跑車,真的是恍如人生如夢。

雖然入秋已經是第三個月,氣溫還沒有降下來,特別是淅淅瀝瀝的下着秋雨,更多了幾分陰冷得滋味。聽到車聲,林青霞穿着紫色的超短款針織開衫,裏面是黑色抹胸,芥末綠色的緊身長褲,咖啡色的高跟鞋。綴著大粒的水鑽。雖然還是悠閑的家庭化的裝束,卻是葉飛許久未見的成熟性感,沒有以前在娛樂圈時的虛假與偽裝,一頭烏黑的披肩長發,俏臉如春,秀直的鼻樑,嬌艷的紅唇,胸部高高挺起,薄薄的緊身長褲將修長的美腿繃緊,眼睛看着就能感覺到驚人的誘惑彈性,葉飛貪婪的看了好一會兒,口水差點流出來。

「瞎看什麼?」林青霞伸手擋着葉飛的眼晴,笑靨嫵媚。「下着雨,還不快點進來。」

自從和葉飛的關係確定以後,林青霞就專註於自己的事業。當然對於一個從來沒有經過商得女人,錢賺的多少到無所謂,關鍵是心靈上有了些寄託,不會在一個人無聊得時候產生那麼的空虛與寂寞,這也是葉飛的心思。因此葉飛出資為林青霞開了一家時尚品牌服裝公司,因為這幾個月一直忙着美國那邊得事情,香港這邊確實疏忽了許多,不過美國帶來得禮品當然是少不了得。

「急什麼,好久沒看到你這麼迷人的打扮了,要不是美國那邊實在走不開,真的想早點回來看你。你知道嗎,每當下雨得時候,我總是想起李商隱得那首名詩「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人們常說歷經風霜成熟嫵媚得女人最有殺傷力,雖然早已不是第一次見面,但葉飛還是讓林青霞迷得有神魂顛倒,預先想好得許多情話竟然不知怎麼開口,葉飛窘迫的笑了笑,拉着清霞得手往屋子裏走去。

「阿飛,聽說你這次從美國頭回來,還拐帶了一個美少女,是不是真的?」林青霞眼眸里透著濃濃得笑意調侃葉飛道。

踩着屋檐下的石階往上走,走到門口合起傘,葉飛才笑着說道「霞姐,就算再美得少女在你面前也會黯然失色,你不知道我這次在美國碰到許多華人,還在打探霞姐你什麼時候出山呢?」

「臭小子。」林青霞在葉飛的胳膊上輕輕的擰了一下,臉上的笑意更勝,「你竟會說好聽話,我都息影七年了,還有多少人能夠記得我呢!」

看着林青霞說完稍顯落寞得神情,葉飛也不由得一陣感慨,同時代得女星裏面,劉嘉玲、張曼玉、梅艷芳都還活躍在影壇,如果林青霞不息影,這七年之中,不知會有多少佳作產生。「霞姐,梅花傲雪,荷花聖潔,您有何必自謙呢。「」葉飛一邊說着,冷不防伸過嘴去,在林青霞的臉上香了一口,「再說了,你要同意,咱們就拍部電影出來,受不受歡迎,不就一目了然了嗎。」葉飛又開始了誘導林青霞出山。

客廳的壁燈顏色橘黃,葉飛沒注意林青霞的臉紅了沒有。只聽她說道:「還是先好好拍你得電影吧,至於我還是讓我考慮考慮再說。」

看來林青霞還沒有完全放得開心中的鬱結,葉飛也順勢繞開了這個話題,他不想強迫林青霞做任何事情。

到了一樓的客廳里,林青霞替葉飛放好有些稍微淋濕的衣服,回過頭,黑色的眼眸竟流露出一絲淡淡的憂傷,「阿飛,陪我坐坐吧,咱們很久沒有好好地說說話了。還是我爸爸以前說得對,男人是不能放出去經商的,什麼時間都沒有了。」

聽她的聲音里有些怨氣,可這跟經商有什麼必然的聯繫嗎?葉飛沒說什麼。默默地陪着她走到了靠窗的沙發前,默默的望着雨打芭蕉的滴答聲。

深秋季節,天氣雖然不是太寒冷,但夜晚的寒意還是讓林青霞忍不住打了個寒顫。葉飛輕輕的走上前慢慢的擁抱着她柔若性感的身軀,他能感受到一個女人內心裏的孤獨滋味。作為一個享譽世界的藝人,明面上當然是無比的風光,可內心裏總是充滿這難言的孤寂。早在十幾年前的林秦戀也許是林青霞唯一真正全身心付出的戀愛經歷,可是受到得傷害也同樣是致命的。最好黯然嫁作商人婦,不同樣是對命運的一種妥協嗎?就算結識自己,可自己又能給她什麼名分呢?也許林青霞自己也不奢望在得到什麼,但自己難道就這樣毫無但當嗎。葉飛兩道劍眉緊皺着,望着窗外陷入沉思。兩個人就這樣親密得相擁著,都沒有說話,只有幾株芭蕉蓬鬆的枝葉還在倔強地透著綠色,給這潮濕的夜晚增添一些色彩。

林青霞輕輕挽著葉飛的胳膊,葉飛也伸手攬着她的纖腰。林青霞舒服地把身體倚在葉飛的肩上,顯得很滿足的樣子,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怎麼了,霞姐?」葉飛關心地問道。

「沒什麼,都好久沒有這種感覺啦。」林青霞的腦袋在葉飛的鼻子下面搖了搖,幾絲長發逗浮在葉飛的鼻子上痒痒的。

慢慢地踱行在窗前,一陣冷風吹過,林青霞打了個寒噤,把身子往葉飛懷裏靠了靠。更用力地抱住了葉飛,這是一種實實在在的感覺,在葉飛的懷裏,林青霞感到特別的充實,也許再強的女人都希望有一個真正喜歡自己的男人照顧。

「冷嗎,要不咱們就回去吧。」

「不,我還要再這兒待一會兒。」林青霞的口氣里沒有一點姐姐的意味,只是一個愛撒嬌的、惹人愛憐的小女孩。葉飛英俊的眼眸忍不住露出一絲笑意,輕輕脫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林青霞的身上。

林青霞揚起頭看了看葉飛,在四周微弱的燈光環繞之下,她的眼眸中顯著熠熠的光,絲絲柔情都要滲將出來。

葉飛忍不住低下頭去,吻上了她冰冷的唇。

沒有抗拒,也沒有羞怯,林青霞熱烈地回吻著葉飛,香唇很快就變得火熱,一聲輕「唔」,從嘴角邊緣溜了出來,雙手熱情地環上了葉飛的脖頸。

葉飛雙手緊緊地摟住了林青霞的腰身,只盼這一刻永遠也不要停止。

「放開呀,你想憋死我呀。」含糊的聲音響起。

葉飛不捨得移開了嘴巴,仔細回味唇齒之間的余香,回味時聲音太大,林青霞害羞地把頭埋在了葉飛的胸前。

「這種感覺好美,真希望能永遠如此。」撫著美人柔順的長發,葉飛微笑着由衷感嘆。

一隻小手輕輕地捶在葉飛的胸上,林青霞嬌嗔道:「貪心鬼。」

葉飛嬉笑着捉住這隻搗亂的手,放到嘴邊輕輕吻了一下,有點涼,用自己的手緊緊攥著。

半天,林青霞抬起頭來,「阿飛,再過幾年,我已經很老了,不好看了,你還會像現在這樣愛我嗎?」

「霞姐,你怎麼會這樣想呢?」葉飛低下頭疑惑的問道。

「還用問?你在外面怪騙了不少小姑娘,你以為我不知道呀?」林青霞說着手指在葉飛的腰間溫柔的擰了一下。

天啊,問這個。故意嗅了嗅鼻子,葉飛誇張的說道:「霞姐,我說今天有什麼味道怪怪的,原來是醋氣衝天呀?」

「哼,讓你笑人家!」林青霞停放在葉飛腰間的手力道有多加了幾分。

葉飛的心裏一動,想起了與林青霞相識在台北的經歷,一幕幕恍如電影一般,不斷在眼前閃現。林青霞為自己甘願拋開一切,自己又何必對她遮遮掩掩呢。

突然又想到了陳慧琳,也許只有她是港台媒體認定的自己得真實女友。至於小s、吳佩慈很少有人知道。就連自己都覺得自己以前做事太荒唐。因為其中參雜的**成分多了些,真正的愛情含的太少。於是把林青霞緊緊地擁在懷裏,葉飛就輕聲的訴說着自己的經歷,他真的不打算瞞着林青霞。

良久無聲,幽幽嘆了口氣,林青霞美麗的眼眸還是忍不住透出一絲水珠:「從認識你的那一天起,我就知道會有今天,我只希望你能珍惜身邊的每一個人,真誠的對待她們,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葉飛使勁點了點頭,對於這樣一個女人,身為男人,這一生還有什麼遺憾呢。

兩個人說出彼此的心裏話,心中的結打開了,彼此的笑容也多了起來。相擁著走進二樓的屋裏,一股熱浪迎面而來,「呀,好溫暖。」回頭看看林青霞,她脫去了外套,繡花的蠶絲內衣襯托出成熟嫵媚的性感身材。

看着葉飛邪邪的眼光,林青霞狠狠瞪了葉飛一眼,沒做任何解釋,嘴角邊上卻有一絲淺笑流露出來,關緊浴室的門,自己先跑去洗澡了。

好不容易等到林青霞洗完出來,葉飛進去快速的洗漱完畢,穿着四角的黑色短褲徑直走到林青霞的床前,踢去腳上的拖鞋,鑽到了被窩裏面。

「好姐姐,我想你了。」

「嗯」了一聲,林青霞卻沒什麼反應。

葉飛的雙手悄悄地從林青霞的睡衣下面伸了進去,到了她光滑的後背上,一種滑膩至極的感覺。

一股火「騰」地一下,從葉飛的心底升起。顧不上再溫柔地撫摸,手繞回來,一下子就到了那豐挺的胸上。

並不甚大,但用雙手卻無法掌握,那種充實,堅挺,似曾相識又有些陌生的感覺,讓葉飛忘掉了所有的一切。心頭火起,忍不住就用手蹂躪起來。

「別,阿飛,別這樣了,我會很難受的。」林青霞的呼吸也明顯急促起來身子也變得僵硬。

「我不管,我要你。」美人在懷,葉飛這廝怎肯放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猜您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