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诱人的滋味

第一百五十二章 诱人的滋味

夜晚香港的城市上空虽然霓虹灯仍在闪烁个不停,但路上的行人车子已经非常稀少。叶飞听着车窗外滴滴答答得雨声,把车子开得飞快,仿佛又回到了前世自己第一次开车时兴奋的感觉,那时候自己可是偷偷得把老板得车子在夜间得深南大道上开出来兜风,谁能想到现在自己竟然能开着属于自己得劳斯莱斯幻影跑车,真的是恍如人生如梦。

虽然入秋已经是第三个月,气温还没有降下来,特别是淅淅沥沥的下着秋雨,更多了几分阴冷得滋味。听到车声,林青霞穿着紫色的超短款针织开衫,里面是黑色抹胸,芥末绿色的紧身长裤,咖啡色的高跟鞋。缀着大粒的水钻。虽然还是悠闲的家庭化的装束,却是叶飞许久未见的成熟性感,没有以前在娱乐圈时的虚假与伪装,一头乌黑的披肩长发,俏脸如春,秀直的鼻梁,娇艳的红唇,胸部高高挺起,薄薄的紧身长裤将修长的美腿绷紧,眼睛看着就能感觉到惊人的诱惑弹性,叶飞贪婪的看了好一会儿,口水差点流出来。

“瞎看什么?”林青霞伸手挡着叶飞的眼晴,笑靥妩媚。“下着雨,还不快点进来。”

自从和叶飞的关系确定以后,林青霞就专注于自己的事业。当然对于一个从来没有经过商得女人,钱赚的多少到无所谓,关键是心灵上有了些寄托,不会在一个人无聊得时候产生那么的空虚与寂寞,这也是叶飞的心思。因此叶飞出资为林青霞开了一家时尚品牌服装公司,因为这几个月一直忙着美国那边得事情,香港这边确实疏忽了许多,不过美国带来得礼品当然是少不了得。

“急什么,好久没看到你这么迷人的打扮了,要不是美国那边实在走不开,真的想早点回来看你。你知道吗,每当下雨得时候,我总是想起李商隐得那首名诗“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人们常说历经风霜成熟妩媚得女人最有杀伤力,虽然早已不是第一次见面,但叶飞还是让林青霞迷得有神魂颠倒,预先想好得许多情话竟然不知怎么开口,叶飞窘迫的笑了笑,拉着清霞得手往屋子里走去。

“阿飞,听说你这次从美国头回来,还拐带了一个美少女,是不是真的?”林青霞眼眸里透着浓浓得笑意调侃叶飞道。

踩着屋檐下的石阶往上走,走到门口合起伞,叶飞才笑着说道“霞姐,就算再美得少女在你面前也会黯然失色,你不知道我这次在美国碰到许多华人,还在打探霞姐你什么时候出山呢?”

“臭小子。”林青霞在叶飞的胳膊上轻轻的拧了一下,脸上的笑意更胜,“你竟会说好听话,我都息影七年了,还有多少人能够记得我呢!”

看着林青霞说完稍显落寞得神情,叶飞也不由得一阵感慨,同时代得女星里面,刘嘉玲、张曼玉、梅艳芳都还活跃在影坛,如果林青霞不息影,这七年之中,不知会有多少佳作产生。“霞姐,梅花傲雪,荷花圣洁,您有何必自谦呢。“”叶飞一边说着,冷不防伸过嘴去,在林青霞的脸上香了一口,“再说了,你要同意,咱们就拍部电影出来,受不受欢迎,不就一目了然了吗。”叶飞又开始了诱导林青霞出山。

客厅的壁灯颜色橘黄,叶飞没注意林青霞的脸红了没有。只听她说道:“还是先好好拍你得电影吧,至于我还是让我考虑考虑再说。”

看来林青霞还没有完全放得开心中的郁结,叶飞也顺势绕开了这个话题,他不想强迫林青霞做任何事情。

到了一楼的客厅里,林青霞替叶飞放好有些稍微淋湿的衣服,回过头,黑色的眼眸竟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忧伤,“阿飞,陪我坐坐吧,咱们很久没有好好地说说话了。还是我爸爸以前说得对,男人是不能放出去经商的,什么时间都没有了。”

听她的声音里有些怨气,可这跟经商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叶飞没说什么。默默地陪着她走到了靠窗的沙发前,默默的望着雨打芭蕉的滴答声。

深秋季节,天气虽然不是太寒冷,但夜晚的寒意还是让林青霞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叶飞轻轻的走上前慢慢的拥抱着她柔若性感的身躯,他能感受到一个女人内心里的孤独滋味。作为一个享誉世界的艺人,明面上当然是无比的风光,可内心里总是充满这难言的孤寂。早在十几年前的林秦恋也许是林青霞唯一真正全身心付出的恋爱经历,可是受到得伤害也同样是致命的。最好黯然嫁作商人妇,不同样是对命运的一种妥协吗?就算结识自己,可自己又能给她什么名分呢?也许林青霞自己也不奢望在得到什么,但自己难道就这样毫无但当吗。叶飞两道剑眉紧皱着,望着窗外陷入沉思。两个人就这样亲密得相拥着,都没有说话,只有几株芭蕉蓬松的枝叶还在倔强地透着绿色,给这潮湿的夜晚增添一些色彩。

林青霞轻轻挽着叶飞的胳膊,叶飞也伸手揽着她的纤腰。林青霞舒服地把身体倚在叶飞的肩上,显得很满足的样子,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霞姐?”叶飞关心地问道。

“没什么,都好久没有这种感觉啦。”林青霞的脑袋在叶飞的鼻子下面摇了摇,几丝长发逗浮在叶飞的鼻子上痒痒的。

慢慢地踱行在窗前,一阵冷风吹过,林青霞打了个寒噤,把身子往叶飞怀里靠了靠。更用力地抱住了叶飞,这是一种实实在在的感觉,在叶飞的怀里,林青霞感到特别的充实,也许再强的女人都希望有一个真正喜欢自己的男人照顾。

“冷吗,要不咱们就回去吧。”

“不,我还要再这儿待一会儿。”林青霞的口气里没有一点姐姐的意味,只是一个爱撒娇的、惹人爱怜的小女孩。叶飞英俊的眼眸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轻轻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林青霞的身上。

林青霞扬起头看了看叶飞,在四周微弱的灯光环绕之下,她的眼眸中显着熠熠的光,丝丝柔情都要渗将出来。

叶飞忍不住低下头去,吻上了她冰冷的唇。

没有抗拒,也没有羞怯,林青霞热烈地回吻着叶飞,香唇很快就变得火热,一声轻“唔”,从嘴角边缘溜了出来,双手热情地环上了叶飞的脖颈。

叶飞双手紧紧地搂住了林青霞的腰身,只盼这一刻永远也不要停止。

“放开呀,你想憋死我呀。”含糊的声音响起。

叶飞不舍得移开了嘴巴,仔细回味唇齿之间的余香,回味时声音太大,林青霞害羞地把头埋在了叶飞的胸前。

“这种感觉好美,真希望能永远如此。”抚着美人柔顺的长发,叶飞微笑着由衷感叹。

一只小手轻轻地捶在叶飞的胸上,林青霞娇嗔道:“贪心鬼。”

叶飞嬉笑着捉住这只捣乱的手,放到嘴边轻轻吻了一下,有点凉,用自己的手紧紧攥着。

半天,林青霞抬起头来,“阿飞,再过几年,我已经很老了,不好看了,你还会像现在这样爱我吗?”

“霞姐,你怎么会这样想呢?”叶飞低下头疑惑的问道。

“还用问?你在外面怪骗了不少小姑娘,你以为我不知道呀?”林青霞说着手指在叶飞的腰间温柔的拧了一下。

天啊,问这个。故意嗅了嗅鼻子,叶飞夸张的说道:“霞姐,我说今天有什么味道怪怪的,原来是醋气冲天呀?”

“哼,让你笑人家!”林青霞停放在叶飞腰间的手力道有多加了几分。

叶飞的心里一动,想起了与林青霞相识在台北的经历,一幕幕恍如电影一般,不断在眼前闪现。林青霞为自己甘愿抛开一切,自己又何必对她遮遮掩掩呢。

突然又想到了陈慧琳,也许只有她是港台媒体认定的自己得真实女友。至于小s、吴佩慈很少有人知道。就连自己都觉得自己以前做事太荒唐。因为其中参杂的**成分多了些,真正的爱情含的太少。于是把林青霞紧紧地拥在怀里,叶飞就轻声的诉说着自己的经历,他真的不打算瞒着林青霞。

良久无声,幽幽叹了口气,林青霞美丽的眼眸还是忍不住透出一丝水珠:“从认识你的那一天起,我就知道会有今天,我只希望你能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人,真诚的对待她们,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叶飞使劲点了点头,对于这样一个女人,身为男人,这一生还有什么遗憾呢。

两个人说出彼此的心里话,心中的结打开了,彼此的笑容也多了起来。相拥着走进二楼的屋里,一股热浪迎面而来,“呀,好温暖。”回头看看林青霞,她脱去了外套,绣花的蚕丝内衣衬托出成熟妩媚的性感身材。

看着叶飞邪邪的眼光,林青霞狠狠瞪了叶飞一眼,没做任何解释,嘴角边上却有一丝浅笑流露出来,关紧浴室的门,自己先跑去洗澡了。

好不容易等到林青霞洗完出来,叶飞进去快速的洗漱完毕,穿着四角的黑色短裤径直走到林青霞的床前,踢去脚上的拖鞋,钻到了被窝里面。

“好姐姐,我想你了。”

“嗯”了一声,林青霞却没什么反应。

叶飞的双手悄悄地从林青霞的睡衣下面伸了进去,到了她光滑的后背上,一种滑腻至极的感觉。

一股火“腾”地一下,从叶飞的心底升起。顾不上再温柔地抚摸,手绕回来,一下子就到了那丰挺的胸上。

并不甚大,但用双手却无法掌握,那种充实,坚挺,似曾相识又有些陌生的感觉,让叶飞忘掉了所有的一切。心头火起,忍不住就用手蹂躏起来。

“别,阿飞,别这样了,我会很难受的。”林青霞的呼吸也明显急促起来身子也变得僵硬。

“我不管,我要你。”美人在怀,叶飞这厮怎肯放过。

夜晚香港的城市上空虽然霓虹灯仍在闪烁个不停,但路上的行人车子已经非常稀少。叶飞听着车窗外滴滴答答得雨声,把车子开得飞快,仿佛又回到了前世自己第一次开车时兴奋的感觉,那时候自己可是偷偷得把老板得车子在夜间得深南大道上开出来兜风,谁能想到现在自己竟然能开着属于自己得劳斯莱斯幻影跑车,真的是恍如人生如梦。

虽然入秋已经是第三个月,气温还没有降下来,特别是淅淅沥沥的下着秋雨,更多了几分阴冷得滋味。听到车声,林青霞穿着紫色的超短款针织开衫,里面是黑色抹胸,芥末绿色的紧身长裤,咖啡色的高跟鞋。缀着大粒的水钻。虽然还是悠闲的家庭化的装束,却是叶飞许久未见的成熟性感,没有以前在娱乐圈时的虚假与伪装,一头乌黑的披肩长发,俏脸如春,秀直的鼻梁,娇艳的红唇,胸部高高挺起,薄薄的紧身长裤将修长的美腿绷紧,眼睛看着就能感觉到惊人的诱惑弹性,叶飞贪婪的看了好一会儿,口水差点流出来。

“瞎看什么?”林青霞伸手挡着叶飞的眼晴,笑靥妩媚。“下着雨,还不快点进来。”

自从和叶飞的关系确定以后,林青霞就专注于自己的事业。当然对于一个从来没有经过商得女人,钱赚的多少到无所谓,关键是心灵上有了些寄托,不会在一个人无聊得时候产生那么的空虚与寂寞,这也是叶飞的心思。因此叶飞出资为林青霞开了一家时尚品牌服装公司,因为这几个月一直忙着美国那边得事情,香港这边确实疏忽了许多,不过美国带来得礼品当然是少不了得。

“急什么,好久没看到你这么迷人的打扮了,要不是美国那边实在走不开,真的想早点回来看你。你知道吗,每当下雨得时候,我总是想起李商隐得那首名诗“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人们常说历经风霜成熟妩媚得女人最有杀伤力,虽然早已不是第一次见面,但叶飞还是让林青霞迷得有神魂颠倒,预先想好得许多情话竟然不知怎么开口,叶飞窘迫的笑了笑,拉着清霞得手往屋子里走去。

“阿飞,听说你这次从美国头回来,还拐带了一个美少女,是不是真的?”林青霞眼眸里透着浓浓得笑意调侃叶飞道。

踩着屋檐下的石阶往上走,走到门口合起伞,叶飞才笑着说道“霞姐,就算再美得少女在你面前也会黯然失色,你不知道我这次在美国碰到许多华人,还在打探霞姐你什么时候出山呢?”

“臭小子。”林青霞在叶飞的胳膊上轻轻的拧了一下,脸上的笑意更胜,“你竟会说好听话,我都息影七年了,还有多少人能够记得我呢!”

看着林青霞说完稍显落寞得神情,叶飞也不由得一阵感慨,同时代得女星里面,刘嘉玲、张曼玉、梅艳芳都还活跃在影坛,如果林青霞不息影,这七年之中,不知会有多少佳作产生。“霞姐,梅花傲雪,荷花圣洁,您有何必自谦呢。“”叶飞一边说着,冷不防伸过嘴去,在林青霞的脸上香了一口,“再说了,你要同意,咱们就拍部电影出来,受不受欢迎,不就一目了然了吗。”叶飞又开始了诱导林青霞出山。

客厅的壁灯颜色橘黄,叶飞没注意林青霞的脸红了没有。只听她说道:“还是先好好拍你得电影吧,至于我还是让我考虑考虑再说。”

看来林青霞还没有完全放得开心中的郁结,叶飞也顺势绕开了这个话题,他不想强迫林青霞做任何事情。

到了一楼的客厅里,林青霞替叶飞放好有些稍微淋湿的衣服,回过头,黑色的眼眸竟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忧伤,“阿飞,陪我坐坐吧,咱们很久没有好好地说说话了。还是我爸爸以前说得对,男人是不能放出去经商的,什么时间都没有了。”

听她的声音里有些怨气,可这跟经商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叶飞没说什么。默默地陪着她走到了靠窗的沙发前,默默的望着雨打芭蕉的滴答声。

深秋季节,天气虽然不是太寒冷,但夜晚的寒意还是让林青霞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叶飞轻轻的走上前慢慢的拥抱着她柔若性感的身躯,他能感受到一个女人内心里的孤独滋味。作为一个享誉世界的艺人,明面上当然是无比的风光,可内心里总是充满这难言的孤寂。早在十几年前的林秦恋也许是林青霞唯一真正全身心付出的恋爱经历,可是受到得伤害也同样是致命的。最好黯然嫁作商人妇,不同样是对命运的一种妥协吗?就算结识自己,可自己又能给她什么名分呢?也许林青霞自己也不奢望在得到什么,但自己难道就这样毫无但当吗。叶飞两道剑眉紧皱着,望着窗外陷入沉思。两个人就这样亲密得相拥着,都没有说话,只有几株芭蕉蓬松的枝叶还在倔强地透着绿色,给这潮湿的夜晚增添一些色彩。

林青霞轻轻挽着叶飞的胳膊,叶飞也伸手揽着她的纤腰。林青霞舒服地把身体倚在叶飞的肩上,显得很满足的样子,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霞姐?”叶飞关心地问道。

“没什么,都好久没有这种感觉啦。”林青霞的脑袋在叶飞的鼻子下面摇了摇,几丝长发逗浮在叶飞的鼻子上痒痒的。

慢慢地踱行在窗前,一阵冷风吹过,林青霞打了个寒噤,把身子往叶飞怀里靠了靠。更用力地抱住了叶飞,这是一种实实在在的感觉,在叶飞的怀里,林青霞感到特别的充实,也许再强的女人都希望有一个真正喜欢自己的男人照顾。

“冷吗,要不咱们就回去吧。”

“不,我还要再这儿待一会儿。”林青霞的口气里没有一点姐姐的意味,只是一个爱撒娇的、惹人爱怜的小女孩。叶飞英俊的眼眸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轻轻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林青霞的身上。

林青霞扬起头看了看叶飞,在四周微弱的灯光环绕之下,她的眼眸中显着熠熠的光,丝丝柔情都要渗将出来。

叶飞忍不住低下头去,吻上了她冰冷的唇。

没有抗拒,也没有羞怯,林青霞热烈地回吻着叶飞,香唇很快就变得火热,一声轻“唔”,从嘴角边缘溜了出来,双手热情地环上了叶飞的脖颈。

叶飞双手紧紧地搂住了林青霞的腰身,只盼这一刻永远也不要停止。

“放开呀,你想憋死我呀。”含糊的声音响起。

叶飞不舍得移开了嘴巴,仔细回味唇齿之间的余香,回味时声音太大,林青霞害羞地把头埋在了叶飞的胸前。

“这种感觉好美,真希望能永远如此。”抚着美人柔顺的长发,叶飞微笑着由衷感叹。

一只小手轻轻地捶在叶飞的胸上,林青霞娇嗔道:“贪心鬼。”

叶飞嬉笑着捉住这只捣乱的手,放到嘴边轻轻吻了一下,有点凉,用自己的手紧紧攥着。

半天,林青霞抬起头来,“阿飞,再过几年,我已经很老了,不好看了,你还会像现在这样爱我吗?”

“霞姐,你怎么会这样想呢?”叶飞低下头疑惑的问道。

“还用问?你在外面怪骗了不少小姑娘,你以为我不知道呀?”林青霞说着手指在叶飞的腰间温柔的拧了一下。

天啊,问这个。故意嗅了嗅鼻子,叶飞夸张的说道:“霞姐,我说今天有什么味道怪怪的,原来是醋气冲天呀?”

“哼,让你笑人家!”林青霞停放在叶飞腰间的手力道有多加了几分。

叶飞的心里一动,想起了与林青霞相识在台北的经历,一幕幕恍如电影一般,不断在眼前闪现。林青霞为自己甘愿抛开一切,自己又何必对她遮遮掩掩呢。

突然又想到了陈慧琳,也许只有她是港台媒体认定的自己得真实女友。至于小s、吴佩慈很少有人知道。就连自己都觉得自己以前做事太荒唐。因为其中参杂的**成分多了些,真正的爱情含的太少。于是把林青霞紧紧地拥在怀里,叶飞就轻声的诉说着自己的经历,他真的不打算瞒着林青霞。

良久无声,幽幽叹了口气,林青霞美丽的眼眸还是忍不住透出一丝水珠:“从认识你的那一天起,我就知道会有今天,我只希望你能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人,真诚的对待她们,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叶飞使劲点了点头,对于这样一个女人,身为男人,这一生还有什么遗憾呢。

两个人说出彼此的心里话,心中的结打开了,彼此的笑容也多了起来。相拥着走进二楼的屋里,一股热浪迎面而来,“呀,好温暖。”回头看看林青霞,她脱去了外套,绣花的蚕丝内衣衬托出成熟妩媚的性感身材。

看着叶飞邪邪的眼光,林青霞狠狠瞪了叶飞一眼,没做任何解释,嘴角边上却有一丝浅笑流露出来,关紧浴室的门,自己先跑去洗澡了。

好不容易等到林青霞洗完出来,叶飞进去快速的洗漱完毕,穿着四角的黑色短裤径直走到林青霞的床前,踢去脚上的拖鞋,钻到了被窝里面。

“好姐姐,我想你了。”

“嗯”了一声,林青霞却没什么反应。

叶飞的双手悄悄地从林青霞的睡衣下面伸了进去,到了她光滑的后背上,一种滑腻至极的感觉。

一股火“腾”地一下,从叶飞的心底升起。顾不上再温柔地抚摸,手绕回来,一下子就到了那丰挺的胸上。

并不甚大,但用双手却无法掌握,那种充实,坚挺,似曾相识又有些陌生的感觉,让叶飞忘掉了所有的一切。心头火起,忍不住就用手蹂躏起来。

“别,阿飞,别这样了,我会很难受的。”林青霞的呼吸也明显急促起来身子也变得僵硬。

“我不管,我要你。”美人在怀,叶飞这厮怎肯放过。

夜晚香港的城市上空虽然霓虹灯仍在闪烁个不停,但路上的行人车子已经非常稀少。叶飞听着车窗外滴滴答答得雨声,把车子开得飞快,仿佛又回到了前世自己第一次开车时兴奋的感觉,那时候自己可是偷偷得把老板得车子在夜间得深南大道上开出来兜风,谁能想到现在自己竟然能开着属于自己得劳斯莱斯幻影跑车,真的是恍如人生如梦。

虽然入秋已经是第三个月,气温还没有降下来,特别是淅淅沥沥的下着秋雨,更多了几分阴冷得滋味。听到车声,林青霞穿着紫色的超短款针织开衫,里面是黑色抹胸,芥末绿色的紧身长裤,咖啡色的高跟鞋。缀着大粒的水钻。虽然还是悠闲的家庭化的装束,却是叶飞许久未见的成熟性感,没有以前在娱乐圈时的虚假与伪装,一头乌黑的披肩长发,俏脸如春,秀直的鼻梁,娇艳的红唇,胸部高高挺起,薄薄的紧身长裤将修长的美腿绷紧,眼睛看着就能感觉到惊人的诱惑弹性,叶飞贪婪的看了好一会儿,口水差点流出来。

“瞎看什么?”林青霞伸手挡着叶飞的眼晴,笑靥妩媚。“下着雨,还不快点进来。”

自从和叶飞的关系确定以后,林青霞就专注于自己的事业。当然对于一个从来没有经过商得女人,钱赚的多少到无所谓,关键是心灵上有了些寄托,不会在一个人无聊得时候产生那么的空虚与寂寞,这也是叶飞的心思。因此叶飞出资为林青霞开了一家时尚品牌服装公司,因为这几个月一直忙着美国那边得事情,香港这边确实疏忽了许多,不过美国带来得礼品当然是少不了得。

“急什么,好久没看到你这么迷人的打扮了,要不是美国那边实在走不开,真的想早点回来看你。你知道吗,每当下雨得时候,我总是想起李商隐得那首名诗“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人们常说历经风霜成熟妩媚得女人最有杀伤力,虽然早已不是第一次见面,但叶飞还是让林青霞迷得有神魂颠倒,预先想好得许多情话竟然不知怎么开口,叶飞窘迫的笑了笑,拉着清霞得手往屋子里走去。

“阿飞,听说你这次从美国头回来,还拐带了一个美少女,是不是真的?”林青霞眼眸里透着浓浓得笑意调侃叶飞道。

踩着屋檐下的石阶往上走,走到门口合起伞,叶飞才笑着说道“霞姐,就算再美得少女在你面前也会黯然失色,你不知道我这次在美国碰到许多华人,还在打探霞姐你什么时候出山呢?”

“臭小子。”林青霞在叶飞的胳膊上轻轻的拧了一下,脸上的笑意更胜,“你竟会说好听话,我都息影七年了,还有多少人能够记得我呢!”

看着林青霞说完稍显落寞得神情,叶飞也不由得一阵感慨,同时代得女星里面,刘嘉玲、张曼玉、梅艳芳都还活跃在影坛,如果林青霞不息影,这七年之中,不知会有多少佳作产生。“霞姐,梅花傲雪,荷花圣洁,您有何必自谦呢。“”叶飞一边说着,冷不防伸过嘴去,在林青霞的脸上香了一口,“再说了,你要同意,咱们就拍部电影出来,受不受欢迎,不就一目了然了吗。”叶飞又开始了诱导林青霞出山。

客厅的壁灯颜色橘黄,叶飞没注意林青霞的脸红了没有。只听她说道:“还是先好好拍你得电影吧,至于我还是让我考虑考虑再说。”

看来林青霞还没有完全放得开心中的郁结,叶飞也顺势绕开了这个话题,他不想强迫林青霞做任何事情。

到了一楼的客厅里,林青霞替叶飞放好有些稍微淋湿的衣服,回过头,黑色的眼眸竟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忧伤,“阿飞,陪我坐坐吧,咱们很久没有好好地说说话了。还是我爸爸以前说得对,男人是不能放出去经商的,什么时间都没有了。”

听她的声音里有些怨气,可这跟经商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叶飞没说什么。默默地陪着她走到了靠窗的沙发前,默默的望着雨打芭蕉的滴答声。

深秋季节,天气虽然不是太寒冷,但夜晚的寒意还是让林青霞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叶飞轻轻的走上前慢慢的拥抱着她柔若性感的身躯,他能感受到一个女人内心里的孤独滋味。作为一个享誉世界的艺人,明面上当然是无比的风光,可内心里总是充满这难言的孤寂。早在十几年前的林秦恋也许是林青霞唯一真正全身心付出的恋爱经历,可是受到得伤害也同样是致命的。最好黯然嫁作商人妇,不同样是对命运的一种妥协吗?就算结识自己,可自己又能给她什么名分呢?也许林青霞自己也不奢望在得到什么,但自己难道就这样毫无但当吗。叶飞两道剑眉紧皱着,望着窗外陷入沉思。两个人就这样亲密得相拥着,都没有说话,只有几株芭蕉蓬松的枝叶还在倔强地透着绿色,给这潮湿的夜晚增添一些色彩。

林青霞轻轻挽着叶飞的胳膊,叶飞也伸手揽着她的纤腰。林青霞舒服地把身体倚在叶飞的肩上,显得很满足的样子,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霞姐?”叶飞关心地问道。

“没什么,都好久没有这种感觉啦。”林青霞的脑袋在叶飞的鼻子下面摇了摇,几丝长发逗浮在叶飞的鼻子上痒痒的。

慢慢地踱行在窗前,一阵冷风吹过,林青霞打了个寒噤,把身子往叶飞怀里靠了靠。更用力地抱住了叶飞,这是一种实实在在的感觉,在叶飞的怀里,林青霞感到特别的充实,也许再强的女人都希望有一个真正喜欢自己的男人照顾。

“冷吗,要不咱们就回去吧。”

“不,我还要再这儿待一会儿。”林青霞的口气里没有一点姐姐的意味,只是一个爱撒娇的、惹人爱怜的小女孩。叶飞英俊的眼眸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轻轻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林青霞的身上。

林青霞扬起头看了看叶飞,在四周微弱的灯光环绕之下,她的眼眸中显着熠熠的光,丝丝柔情都要渗将出来。

叶飞忍不住低下头去,吻上了她冰冷的唇。

没有抗拒,也没有羞怯,林青霞热烈地回吻着叶飞,香唇很快就变得火热,一声轻“唔”,从嘴角边缘溜了出来,双手热情地环上了叶飞的脖颈。

叶飞双手紧紧地搂住了林青霞的腰身,只盼这一刻永远也不要停止。

“放开呀,你想憋死我呀。”含糊的声音响起。

叶飞不舍得移开了嘴巴,仔细回味唇齿之间的余香,回味时声音太大,林青霞害羞地把头埋在了叶飞的胸前。

“这种感觉好美,真希望能永远如此。”抚着美人柔顺的长发,叶飞微笑着由衷感叹。

一只小手轻轻地捶在叶飞的胸上,林青霞娇嗔道:“贪心鬼。”

叶飞嬉笑着捉住这只捣乱的手,放到嘴边轻轻吻了一下,有点凉,用自己的手紧紧攥着。

半天,林青霞抬起头来,“阿飞,再过几年,我已经很老了,不好看了,你还会像现在这样爱我吗?”

“霞姐,你怎么会这样想呢?”叶飞低下头疑惑的问道。

“还用问?你在外面怪骗了不少小姑娘,你以为我不知道呀?”林青霞说着手指在叶飞的腰间温柔的拧了一下。

天啊,问这个。故意嗅了嗅鼻子,叶飞夸张的说道:“霞姐,我说今天有什么味道怪怪的,原来是醋气冲天呀?”

“哼,让你笑人家!”林青霞停放在叶飞腰间的手力道有多加了几分。

叶飞的心里一动,想起了与林青霞相识在台北的经历,一幕幕恍如电影一般,不断在眼前闪现。林青霞为自己甘愿抛开一切,自己又何必对她遮遮掩掩呢。

突然又想到了陈慧琳,也许只有她是港台媒体认定的自己得真实女友。至于小s、吴佩慈很少有人知道。就连自己都觉得自己以前做事太荒唐。因为其中参杂的**成分多了些,真正的爱情含的太少。于是把林青霞紧紧地拥在怀里,叶飞就轻声的诉说着自己的经历,他真的不打算瞒着林青霞。

良久无声,幽幽叹了口气,林青霞美丽的眼眸还是忍不住透出一丝水珠:“从认识你的那一天起,我就知道会有今天,我只希望你能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人,真诚的对待她们,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叶飞使劲点了点头,对于这样一个女人,身为男人,这一生还有什么遗憾呢。

两个人说出彼此的心里话,心中的结打开了,彼此的笑容也多了起来。相拥着走进二楼的屋里,一股热浪迎面而来,“呀,好温暖。”回头看看林青霞,她脱去了外套,绣花的蚕丝内衣衬托出成熟妩媚的性感身材。

看着叶飞邪邪的眼光,林青霞狠狠瞪了叶飞一眼,没做任何解释,嘴角边上却有一丝浅笑流露出来,关紧浴室的门,自己先跑去洗澡了。

好不容易等到林青霞洗完出来,叶飞进去快速的洗漱完毕,穿着四角的黑色短裤径直走到林青霞的床前,踢去脚上的拖鞋,钻到了被窝里面。

“好姐姐,我想你了。”

“嗯”了一声,林青霞却没什么反应。

叶飞的双手悄悄地从林青霞的睡衣下面伸了进去,到了她光滑的后背上,一种滑腻至极的感觉。

一股火“腾”地一下,从叶飞的心底升起。顾不上再温柔地抚摸,手绕回来,一下子就到了那丰挺的胸上。

并不甚大,但用双手却无法掌握,那种充实,坚挺,似曾相识又有些陌生的感觉,让叶飞忘掉了所有的一切。心头火起,忍不住就用手蹂躏起来。

“别,阿飞,别这样了,我会很难受的。”林青霞的呼吸也明显急促起来身子也变得僵硬。

“我不管,我要你。”美人在怀,叶飞这厮怎肯放过。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