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新的人生

第一章 新的人生

这里是九龙油尖旺区的一个偏僻的小渔村,一栋简易的木板搭成的小屋,上面覆盖这一层厚厚的渔民们常用的帆布。

叶飞无力的躺在床上,眼睛直直的望着屋顶的帆布发呆。同学的离去并没有是他的视线转移,一个流着长发的女孩深深地望了他一眼,转过身和众人一起离去。一个三十多岁的少妇模样的人眼含着泪,站起身送他们出去。

在朦胧中,叶飞被一阵刺耳的叫声唤醒,只见一个十四五岁少女模样的女孩趴在叶飞的肩膀上,在哭泣着大声呼喊他的名字,“哥哥,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我是你妹妹叶欢啊!”

叶飞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头好像裂了一样。记忆深处的阀门好像也在慢慢开启,明明记得自己现在深圳打工,买了火车票,正准备回家看看父母,谁知突然间来到了两千年的香港。这里的自己任然叫叶飞,还有一个妹妹和母亲,一切全乱了。

在模糊的记忆里,现在的自己的前身,是一个性格懦弱的人。由于长了一张英俊非凡的脸庞,这成了他以后惹祸的根源。长的好看不是叶飞的错,但太招惹女孩子喜欢,就得罪了不少男同学,这也形成了他有点孤僻的性格。

特别是升入高中部以来,同班的卫风没少欺辱他,但是作为一个单亲母亲的叶飞,无权无势,而卫风人称卫少,是香港的名门望族,每次受到欺辱,前身的叶飞都选择了忍让,但这更助长了卫风的气焰,这次叶飞受辱,就是卫风为了在班花杜芊芊面前显威风,倒霉的叶飞又被暴揍了一顿,卫风一时打的兴起,抄起板凳砸在了叶飞头上,叶飞顿时混了过去,醒来后就成了自己。

在妹妹叶欢的哭泣声中,叶飞慢慢的清醒了过来,浮起身,用手指拭去叶欢眼角的泪水,微笑着说道:“好了,叶欢,都是哥的错,不要在哭了。”

“你记起我和妈妈了吗?”叶欢瞪着一双还含着泪水的大眼睛,惊喜的问道。

“当然,你没看,现在我已经好好的了,我以后不会在让我可爱的受委屈了。”叶飞轻抚这叶欢的头发说道。

“妈,哥哥好了!”叶飞刚说完,叶欢应经大声的叫喊了起来。

“知道了,快叫你哥哥起来吃饭吧。”一声非常柔柔的女声说道。

对于,现在的这个母亲,叶飞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那是很难琢磨的、即熟悉又陌生,骨子里还有点亲切,但是相比较以前的母亲,也许现在的这个太显年轻,也太过漂亮,叶飞叫起妈来,总觉得怪怪的。

客厅里,一张四方的桌子上,饭菜已经热腾腾的端了上来,一层层热气,环绕在桌子的上空。

“小飞,好些了吗?快坐下来吃点东西。”那漂亮的少妇边说边用手轻轻按在叶飞的头上亮了亮体温。

“嗯,妈,我已经好了,您也快坐下吃饭吧。”虽然还有些陌生,但那份亲情还是令叶飞感动。

坐下来,一股香味扑鼻而入,叶飞止不住问道:“哇,好香啊,今天做的是什么啊?”

“哥,你又犯傻了吧,这不是我们天天吃的鱼蛋汤吗,你以前不是不喜欢吃吗?今天怎末转了性子,又喜欢起来了。”叶欢手里摆放着碗筷,娇嗔着说道。

“你哥哥刚好,你就不要在说他了。”漂亮少妇用手指在叶欢前额上轻轻敲了一下,说道。

“妈妈,你怎么总是偏向哥哥?”叶欢撅着红红的小嘴不满的说道。

听着妹妹的戏言,叶飞有一种非常亲切的感觉,那是一种温馨的亲情,一种难言的,使你不管在痛苦时,还是在欢乐中,不论是富贵还是贫穷,都永远不会嫌弃的,家的感觉。

“哥,你又发什么呆呀,还不快吃饭。”叶欢调皮的用筷子敲着桌子说道。

“快吃饭吧,你明天还要上课呢。”那美丽少妇夹了个鱼蛋放到叶飞的碗里。

“好的。”叶飞埋头吃了一个鱼蛋,抬起头望着那美丽少妇问道:“妈,你现在越来越年轻,越来越漂亮了!”

“臭小子,我现在都快四十啦,那里还年轻漂亮。”虽然口里这么说着,但脸上的表情出卖了自己,那是一种愉悦的神情,没有人能拒绝别人夸奖,特别是女人。

“哇,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怎么一向木讷的哥哥,也学会口花花了。”叶欢用一种快张的表情说道,接着又叹了口气,“哎,如此以来,又不知又多少无知少女为哥哥日思夜想,为哥消得人憔碎啊!”

叶飞用食指刮了一下叶欢的鼻子,笑骂道:“就知道胡说,你才是红颜祸国,将来不知多少男孩子为你打架,曾风吃醋呢。”

“在多男孩子也没用,我只喜欢哥哥这样的,即英俊又温柔体贴。”叶欢双手搂住叶飞的脖子,撒娇着说道。

叶飞苦笑一声,真是拿这个调皮的妹妹没有办法。

夜晚已经来临,海风轻轻的从屋顶吹过,发出呼喇喇的声响。叶飞用心的品尝着正宗的香港鱼蛋。以前自己在深圳罗湖的街心公园也吃过,但口味和现在相比,那是差的太多了。现在吃的鱼蛋,使用正宗的鲨鱼肉做成的,非常有弹性,味道不咸,轻微有些辣,好吃极了。

吃过晚饭,叶飞回到自己的屋子,说是屋子,也只是简单的隔了一层木板,旁边两个小单间就是叶欢和那美丽少妇的卧室。

叶飞大量了一下这个房间,布置的非常整洁,也许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前身的叶飞肯定是一个非常勤快的人,里面收拾的非常整洁干净。屋子里放着一张单人床,床头一个写字台,上面放了一座台灯和厚厚一摞书。床边的墙上贴着一张海报,一张张国荣的经典剧照,哥哥虽然英年早逝,但他已成了香港的一段传奇,自己的今生不知能否见到哥哥呢。

叶飞笑了笑,不由得看向了床头桌上摆放的镜子,那是怎样的一张脸,乌黑的头发,两道剑眉,笑起来时坏坏的眼神,那英俊的堪比电影明星的长相,叶飞惊呆了,这真的是自己吗?

叶飞的心急速的颤动了起来,电影明星一直是前世的那个叶飞内心深处的梦想,可惜前世长相一般,天分才华都不具备,当时自己还遗憾了好久。现在的这个叶飞,绝对具备最基本的条件,至于天分什么的,当然有待时间检验。

叶飞激动的想要大笑,可惜木板隔音太差,叶飞憋住笑,深呼吸了几下,面目表情终于自然了起来。又抬头望向墙上的画像,不由得楞住了,又看一下镜子,终于恍然若是的笑了起来,原来如此,难怪自己看到镜中的叶飞总有些熟悉的感觉,原来叶飞长的和张国荣还真有些神视。

相通这里,叶飞刚刚平复的心又激动了起来,内心深处,突然产生一种想发泄的感觉,忙披上外衣,大步走了出去。

正在收拾屋子叶欢和美丽少妇惊讶的看着叶飞急匆匆的向外走去,叶飞露出一个自认为很灿烂的笑容,招了招手说道:“我出去消化一下今晚的美食,稍后就回来。”

叶欢和美丽少妇看着叶飞走出门去,都有一种错愕的感觉,内心深处都感觉到叶飞和往日好像有了很大不同,如果不是长相没变,真让人怀疑这是另外一个人。

这里是九龙油尖旺区的一个偏僻的小渔村,一栋简易的木板搭成的小屋,上面覆盖这一层厚厚的渔民们常用的帆布。

叶飞无力的躺在床上,眼睛直直的望着屋顶的帆布发呆。同学的离去并没有是他的视线转移,一个流着长发的女孩深深地望了他一眼,转过身和众人一起离去。一个三十多岁的少妇模样的人眼含着泪,站起身送他们出去。

在朦胧中,叶飞被一阵刺耳的叫声唤醒,只见一个十四五岁少女模样的女孩趴在叶飞的肩膀上,在哭泣着大声呼喊他的名字,“哥哥,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我是你妹妹叶欢啊!”

叶飞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头好像裂了一样。记忆深处的阀门好像也在慢慢开启,明明记得自己现在深圳打工,买了火车票,正准备回家看看父母,谁知突然间来到了两千年的香港。这里的自己任然叫叶飞,还有一个妹妹和母亲,一切全乱了。

在模糊的记忆里,现在的自己的前身,是一个性格懦弱的人。由于长了一张英俊非凡的脸庞,这成了他以后惹祸的根源。长的好看不是叶飞的错,但太招惹女孩子喜欢,就得罪了不少男同学,这也形成了他有点孤僻的性格。

特别是升入高中部以来,同班的卫风没少欺辱他,但是作为一个单亲母亲的叶飞,无权无势,而卫风人称卫少,是香港的名门望族,每次受到欺辱,前身的叶飞都选择了忍让,但这更助长了卫风的气焰,这次叶飞受辱,就是卫风为了在班花杜芊芊面前显威风,倒霉的叶飞又被暴揍了一顿,卫风一时打的兴起,抄起板凳砸在了叶飞头上,叶飞顿时混了过去,醒来后就成了自己。

在妹妹叶欢的哭泣声中,叶飞慢慢的清醒了过来,浮起身,用手指拭去叶欢眼角的泪水,微笑着说道:“好了,叶欢,都是哥的错,不要在哭了。”

“你记起我和妈妈了吗?”叶欢瞪着一双还含着泪水的大眼睛,惊喜的问道。

“当然,你没看,现在我已经好好的了,我以后不会在让我可爱的受委屈了。”叶飞轻抚这叶欢的头发说道。

“妈,哥哥好了!”叶飞刚说完,叶欢应经大声的叫喊了起来。

“知道了,快叫你哥哥起来吃饭吧。”一声非常柔柔的女声说道。

对于,现在的这个母亲,叶飞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那是很难琢磨的、即熟悉又陌生,骨子里还有点亲切,但是相比较以前的母亲,也许现在的这个太显年轻,也太过漂亮,叶飞叫起妈来,总觉得怪怪的。

客厅里,一张四方的桌子上,饭菜已经热腾腾的端了上来,一层层热气,环绕在桌子的上空。

“小飞,好些了吗?快坐下来吃点东西。”那漂亮的少妇边说边用手轻轻按在叶飞的头上亮了亮体温。

“嗯,妈,我已经好了,您也快坐下吃饭吧。”虽然还有些陌生,但那份亲情还是令叶飞感动。

坐下来,一股香味扑鼻而入,叶飞止不住问道:“哇,好香啊,今天做的是什么啊?”

“哥,你又犯傻了吧,这不是我们天天吃的鱼蛋汤吗,你以前不是不喜欢吃吗?今天怎末转了性子,又喜欢起来了。”叶欢手里摆放着碗筷,娇嗔着说道。

“你哥哥刚好,你就不要在说他了。”漂亮少妇用手指在叶欢前额上轻轻敲了一下,说道。

“妈妈,你怎么总是偏向哥哥?”叶欢撅着红红的小嘴不满的说道。

听着妹妹的戏言,叶飞有一种非常亲切的感觉,那是一种温馨的亲情,一种难言的,使你不管在痛苦时,还是在欢乐中,不论是富贵还是贫穷,都永远不会嫌弃的,家的感觉。

“哥,你又发什么呆呀,还不快吃饭。”叶欢调皮的用筷子敲着桌子说道。

“快吃饭吧,你明天还要上课呢。”那美丽少妇夹了个鱼蛋放到叶飞的碗里。

“好的。”叶飞埋头吃了一个鱼蛋,抬起头望着那美丽少妇问道:“妈,你现在越来越年轻,越来越漂亮了!”

“臭小子,我现在都快四十啦,那里还年轻漂亮。”虽然口里这么说着,但脸上的表情出卖了自己,那是一种愉悦的神情,没有人能拒绝别人夸奖,特别是女人。

“哇,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怎么一向木讷的哥哥,也学会口花花了。”叶欢用一种快张的表情说道,接着又叹了口气,“哎,如此以来,又不知又多少无知少女为哥哥日思夜想,为哥消得人憔碎啊!”

叶飞用食指刮了一下叶欢的鼻子,笑骂道:“就知道胡说,你才是红颜祸国,将来不知多少男孩子为你打架,曾风吃醋呢。”

“在多男孩子也没用,我只喜欢哥哥这样的,即英俊又温柔体贴。”叶欢双手搂住叶飞的脖子,撒娇着说道。

叶飞苦笑一声,真是拿这个调皮的妹妹没有办法。

夜晚已经来临,海风轻轻的从屋顶吹过,发出呼喇喇的声响。叶飞用心的品尝着正宗的香港鱼蛋。以前自己在深圳罗湖的街心公园也吃过,但口味和现在相比,那是差的太多了。现在吃的鱼蛋,使用正宗的鲨鱼肉做成的,非常有弹性,味道不咸,轻微有些辣,好吃极了。

吃过晚饭,叶飞回到自己的屋子,说是屋子,也只是简单的隔了一层木板,旁边两个小单间就是叶欢和那美丽少妇的卧室。

叶飞大量了一下这个房间,布置的非常整洁,也许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前身的叶飞肯定是一个非常勤快的人,里面收拾的非常整洁干净。屋子里放着一张单人床,床头一个写字台,上面放了一座台灯和厚厚一摞书。床边的墙上贴着一张海报,一张张国荣的经典剧照,哥哥虽然英年早逝,但他已成了香港的一段传奇,自己的今生不知能否见到哥哥呢。

叶飞笑了笑,不由得看向了床头桌上摆放的镜子,那是怎样的一张脸,乌黑的头发,两道剑眉,笑起来时坏坏的眼神,那英俊的堪比电影明星的长相,叶飞惊呆了,这真的是自己吗?

叶飞的心急速的颤动了起来,电影明星一直是前世的那个叶飞内心深处的梦想,可惜前世长相一般,天分才华都不具备,当时自己还遗憾了好久。现在的这个叶飞,绝对具备最基本的条件,至于天分什么的,当然有待时间检验。

叶飞激动的想要大笑,可惜木板隔音太差,叶飞憋住笑,深呼吸了几下,面目表情终于自然了起来。又抬头望向墙上的画像,不由得楞住了,又看一下镜子,终于恍然若是的笑了起来,原来如此,难怪自己看到镜中的叶飞总有些熟悉的感觉,原来叶飞长的和张国荣还真有些神视。

相通这里,叶飞刚刚平复的心又激动了起来,内心深处,突然产生一种想发泄的感觉,忙披上外衣,大步走了出去。

正在收拾屋子叶欢和美丽少妇惊讶的看着叶飞急匆匆的向外走去,叶飞露出一个自认为很灿烂的笑容,招了招手说道:“我出去消化一下今晚的美食,稍后就回来。”

叶欢和美丽少妇看着叶飞走出门去,都有一种错愕的感觉,内心深处都感觉到叶飞和往日好像有了很大不同,如果不是长相没变,真让人怀疑这是另外一个人。

这里是九龙油尖旺区的一个偏僻的小渔村,一栋简易的木板搭成的小屋,上面覆盖这一层厚厚的渔民们常用的帆布。

叶飞无力的躺在床上,眼睛直直的望着屋顶的帆布发呆。同学的离去并没有是他的视线转移,一个流着长发的女孩深深地望了他一眼,转过身和众人一起离去。一个三十多岁的少妇模样的人眼含着泪,站起身送他们出去。

在朦胧中,叶飞被一阵刺耳的叫声唤醒,只见一个十四五岁少女模样的女孩趴在叶飞的肩膀上,在哭泣着大声呼喊他的名字,“哥哥,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我是你妹妹叶欢啊!”

叶飞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头好像裂了一样。记忆深处的阀门好像也在慢慢开启,明明记得自己现在深圳打工,买了火车票,正准备回家看看父母,谁知突然间来到了两千年的香港。这里的自己任然叫叶飞,还有一个妹妹和母亲,一切全乱了。

在模糊的记忆里,现在的自己的前身,是一个性格懦弱的人。由于长了一张英俊非凡的脸庞,这成了他以后惹祸的根源。长的好看不是叶飞的错,但太招惹女孩子喜欢,就得罪了不少男同学,这也形成了他有点孤僻的性格。

特别是升入高中部以来,同班的卫风没少欺辱他,但是作为一个单亲母亲的叶飞,无权无势,而卫风人称卫少,是香港的名门望族,每次受到欺辱,前身的叶飞都选择了忍让,但这更助长了卫风的气焰,这次叶飞受辱,就是卫风为了在班花杜芊芊面前显威风,倒霉的叶飞又被暴揍了一顿,卫风一时打的兴起,抄起板凳砸在了叶飞头上,叶飞顿时混了过去,醒来后就成了自己。

在妹妹叶欢的哭泣声中,叶飞慢慢的清醒了过来,浮起身,用手指拭去叶欢眼角的泪水,微笑着说道:“好了,叶欢,都是哥的错,不要在哭了。”

“你记起我和妈妈了吗?”叶欢瞪着一双还含着泪水的大眼睛,惊喜的问道。

“当然,你没看,现在我已经好好的了,我以后不会在让我可爱的受委屈了。”叶飞轻抚这叶欢的头发说道。

“妈,哥哥好了!”叶飞刚说完,叶欢应经大声的叫喊了起来。

“知道了,快叫你哥哥起来吃饭吧。”一声非常柔柔的女声说道。

对于,现在的这个母亲,叶飞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那是很难琢磨的、即熟悉又陌生,骨子里还有点亲切,但是相比较以前的母亲,也许现在的这个太显年轻,也太过漂亮,叶飞叫起妈来,总觉得怪怪的。

客厅里,一张四方的桌子上,饭菜已经热腾腾的端了上来,一层层热气,环绕在桌子的上空。

“小飞,好些了吗?快坐下来吃点东西。”那漂亮的少妇边说边用手轻轻按在叶飞的头上亮了亮体温。

“嗯,妈,我已经好了,您也快坐下吃饭吧。”虽然还有些陌生,但那份亲情还是令叶飞感动。

坐下来,一股香味扑鼻而入,叶飞止不住问道:“哇,好香啊,今天做的是什么啊?”

“哥,你又犯傻了吧,这不是我们天天吃的鱼蛋汤吗,你以前不是不喜欢吃吗?今天怎末转了性子,又喜欢起来了。”叶欢手里摆放着碗筷,娇嗔着说道。

“你哥哥刚好,你就不要在说他了。”漂亮少妇用手指在叶欢前额上轻轻敲了一下,说道。

“妈妈,你怎么总是偏向哥哥?”叶欢撅着红红的小嘴不满的说道。

听着妹妹的戏言,叶飞有一种非常亲切的感觉,那是一种温馨的亲情,一种难言的,使你不管在痛苦时,还是在欢乐中,不论是富贵还是贫穷,都永远不会嫌弃的,家的感觉。

“哥,你又发什么呆呀,还不快吃饭。”叶欢调皮的用筷子敲着桌子说道。

“快吃饭吧,你明天还要上课呢。”那美丽少妇夹了个鱼蛋放到叶飞的碗里。

“好的。”叶飞埋头吃了一个鱼蛋,抬起头望着那美丽少妇问道:“妈,你现在越来越年轻,越来越漂亮了!”

“臭小子,我现在都快四十啦,那里还年轻漂亮。”虽然口里这么说着,但脸上的表情出卖了自己,那是一种愉悦的神情,没有人能拒绝别人夸奖,特别是女人。

“哇,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怎么一向木讷的哥哥,也学会口花花了。”叶欢用一种快张的表情说道,接着又叹了口气,“哎,如此以来,又不知又多少无知少女为哥哥日思夜想,为哥消得人憔碎啊!”

叶飞用食指刮了一下叶欢的鼻子,笑骂道:“就知道胡说,你才是红颜祸国,将来不知多少男孩子为你打架,曾风吃醋呢。”

“在多男孩子也没用,我只喜欢哥哥这样的,即英俊又温柔体贴。”叶欢双手搂住叶飞的脖子,撒娇着说道。

叶飞苦笑一声,真是拿这个调皮的妹妹没有办法。

夜晚已经来临,海风轻轻的从屋顶吹过,发出呼喇喇的声响。叶飞用心的品尝着正宗的香港鱼蛋。以前自己在深圳罗湖的街心公园也吃过,但口味和现在相比,那是差的太多了。现在吃的鱼蛋,使用正宗的鲨鱼肉做成的,非常有弹性,味道不咸,轻微有些辣,好吃极了。

吃过晚饭,叶飞回到自己的屋子,说是屋子,也只是简单的隔了一层木板,旁边两个小单间就是叶欢和那美丽少妇的卧室。

叶飞大量了一下这个房间,布置的非常整洁,也许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前身的叶飞肯定是一个非常勤快的人,里面收拾的非常整洁干净。屋子里放着一张单人床,床头一个写字台,上面放了一座台灯和厚厚一摞书。床边的墙上贴着一张海报,一张张国荣的经典剧照,哥哥虽然英年早逝,但他已成了香港的一段传奇,自己的今生不知能否见到哥哥呢。

叶飞笑了笑,不由得看向了床头桌上摆放的镜子,那是怎样的一张脸,乌黑的头发,两道剑眉,笑起来时坏坏的眼神,那英俊的堪比电影明星的长相,叶飞惊呆了,这真的是自己吗?

叶飞的心急速的颤动了起来,电影明星一直是前世的那个叶飞内心深处的梦想,可惜前世长相一般,天分才华都不具备,当时自己还遗憾了好久。现在的这个叶飞,绝对具备最基本的条件,至于天分什么的,当然有待时间检验。

叶飞激动的想要大笑,可惜木板隔音太差,叶飞憋住笑,深呼吸了几下,面目表情终于自然了起来。又抬头望向墙上的画像,不由得楞住了,又看一下镜子,终于恍然若是的笑了起来,原来如此,难怪自己看到镜中的叶飞总有些熟悉的感觉,原来叶飞长的和张国荣还真有些神视。

相通这里,叶飞刚刚平复的心又激动了起来,内心深处,突然产生一种想发泄的感觉,忙披上外衣,大步走了出去。

正在收拾屋子叶欢和美丽少妇惊讶的看着叶飞急匆匆的向外走去,叶飞露出一个自认为很灿烂的笑容,招了招手说道:“我出去消化一下今晚的美食,稍后就回来。”

叶欢和美丽少妇看着叶飞走出门去,都有一种错愕的感觉,内心深处都感觉到叶飞和往日好像有了很大不同,如果不是长相没变,真让人怀疑这是另外一个人。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