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飒飒东风细雨来,芙蓉塘外有轻雷

第224章 飒飒东风细雨来,芙蓉塘外有轻雷

在余小渔前去镇子后山之际,丫头许姑苏怯生生的上前一步,拽了拽他的衣角,眼神中的怯懦掩饰不住。

虽说许姑苏也算是在世面上颠沛的孩子,但终究也只是见过小场面。

遇到白鹿山这种杀气腾腾的场面怯场是自然。

余小渔徐徐走在前,许姑苏快步走在后。

镇子外的那处山坳很远,大概有十多里。

随着齐国国祚轰然炸碎,这个镇子也变得不同寻常起来,先是从函谷关外的阴阳家嫡传弟子追了过来,而后是堪舆家的大手谢青囊千里迢迢来收网而被截胡。

乍一看,像是一潭死水,殊不知早已经暗流涌动。

好在悄无声息之间,徐家三代人镇在此地,维持着表面的平静。

余小渔心中大概猜测出此地的不同之处所在。

等两人路过镇子外面坍圮的道观也就是徐家落脚之地的时候,不见徐家男丁,唯独剩下那正前后脚忙活的妇人。

妇人见到梳洗干净的许姑苏眼前一亮,善意一笑,后者眼神闪避,埋下头去。

等走出镇子,道途也变得崎岖不平起来,有掩映在草木间的羊肠小路弯曲迤逦朝着深山纵深处而去,不知尽头在何处。

“你的虫儿修养的如何?”

路上,余小渔开口问道。

许姑苏从袖口摸出那木匣子,打开后放在掌心处。

仅剩下的几只青蚨静悄悄趴在匣子里,振翅。

余小渔端详了一眼,笑道,“看起来已无大碍,再修养一段时间,应能飞了。”

许姑苏展颜一笑。

等将匣子收好之后,这才将眼神缓缓而震惊的投向了远处的群山之中,张大嘴,想说话却发现自己已然发不出任何声音。

余小渔训着她的眼神看去,这才蓦然发现,在群山掩映之下,绿屏之下,一道苍白头发,身材略显佝偻的衫衣老者正急速而行。

身形所过之处,草木为之伏倒,树梢下沉。

他的速度并不快,却不走小径,一路从山脚径直冲向山顶。

余小渔眯着眼,此人的境界当真是深不可测,至少四境之上,在这座天下几乎可谓是出类拔萃的存在,鲜有敌手。

深入山坳,群山遮蔽,青翠屏障宛若天际之间蔓延铺展的一束青丝。

愈发走入之后,气候竟逐渐变得寒冷起来。

余小渔也见识到了截然不同的一幕景象。

夹道的山腰之间,蓦然多出了许多木质房屋,多为朴素,也不乏亭台楼榭,别具一格。

建造这些木屋之人,大抵是避难而来,其中自然也有潜心修道的诸子百家高人,但屈指可数。

一路上山,景色别具一格,兴许是早春时节已悄然过去,沿路小径多出几分斑斓粉色点缀。

入了山坳,人影绰绰,周遭气氛也开始微妙起来,行人匆匆,多半是独行之辈,鲜有搭伙结伴,但其中不乏一些俊男靓女结伴而行,美其名曰闯荡江湖。

不过余小渔单从那花哨且质地一般的配剑不难看出,多半是一些打着游历幌子勾搭少女的富家子弟。

入了山坳,再过一个拐角,景色忽就变得截然不同起来。

山间石峰嶙峋,宛若一柄柄倒立指向天穹的剑刃,密密麻麻足足有数百根,高的大概数十丈,至于低矮的,只有一人高。

余小渔牵着许姑苏走在那一男一女之后,稍许拉开一些距离。

但听到那华服着身器宇不凡的年轻人边走边解释道:“情姐姐,此地传闻曾是齐国某个诸子百家中某个的发迹之地,只是至于是哪一家,已经无从考证,说来也是极为蹊跷,当年这个道统消失之前没有任何征兆,到现在也只能从蛛丝马迹之中揣测。”

年轻人与那身材婀娜纤尘不染的少女落下半个身位。

眼神之中除了掩饰不住的火热外,多出几分忌惮敬畏。

那配刀少女的身份并不简单,复杂到让年轻人说话之前都斟酌一番措辞。

年轻女子闻言,缓缓开口,轻声道:“毕竟是先秦时代的道统,距离眼下少说也有数百年的时间,不过从留下的遗迹来看,多半是兵家的祖地。”

兵家?

年轻人也未曾多想,拍马道:“还是情姐姐见多识广。”

女子神色如常未曾搭理,单手搭在刀柄上,走起路来别有一凡风韵。

等到形形色色的路人多起来,初见世面的许姑苏则显得怯懦起来。

远处路上,一略微佝偻的长衫老儒慢慢悠悠的走在前。

老儒的身边,有一个身材颀长气度不凡的年轻人,年轻人年纪大概二十上下,比起老儒高出一个头来,称得上是出类拔萃,一边随行,一边俯身倾耳垂听,态度虔诚。

那富家公子哥儿起初跟随在两人身后,和随着逼近,心中便觉得那同行的一老一少儒家之人堵了道。

加之身边有情姐姐作伴,也正好寻个机会出出风头。

可谁知那公子哥儿刚冲出半步,便是被一柄刀挡在了自己胸口前。

低头看去,却是见到心中暗许的情姐姐的一双美眸瞪着自己,当下不解问道:“情姐姐,你认识他们?”

女子摇头,低声道:“自然不认识,不过奉劝你别出风头。”

“情姐姐,在平陆都这片地,秦家可从不怕谁。”

女子破天荒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这个认识时间不长却没有在意过的纨绔子弟,当即冷笑道:“秦家?大火都烧到房檩了,这片地还能剩下几分威望?”

年轻人笑容僵硬,顿了顿,不敢再说下去,生怕情姐姐动气。

“你可知道,在七国之地,敢触秦家眉头的大有人在,一个能被白鹿山这种不入流的势力逼到绝境的氏族,还能容你招摇过市?”

女人看向身旁年轻人的眼神中带着几分怜悯。

终究是没跳出枯井的一只蛙,眼界也就肉眼可见那么大。

公子哥儿垂头丧气抿嘴不言语。

女人几步上前,和他拉开距离,意思不言而喻。

不多时,转过山坳的路口,景色也瞬间豁然开朗起来。

忽而听到前方老儒低声道:“飒飒东风细雨来,芙蓉塘外有轻雷。”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