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第八十一章

宁凡一记白眼丢过去:“我说小晴,你知道原始森林里那些美丽妖艳的花是干什么的吗?”看来钟晴也是贪图美色的家伙,想必她那个天才男友的事也该变淡了吧。

钟晴被她那种表情惹得呵呵直笑:“你太夸张了!他们哪有你说得那么恐怖~!哎?你还别说,很多女人都渴望能被他们吃掉呢!听说有很多灵能美少女们都喜欢他们的。”此吃非彼吃,大家都懂的~!

经常听那些女孩们怀着无限敬仰的口吻说,连外面都有很多名媛淑女们如飞蛾扑火般对自家老大趋之若鹜,只可惜他们连眼角都不动一下而已。由此可见她们这些在飞龙工作的人是多么的幸运,身在他们的英明领导下,偶尔可以光明正大地盯着他们(开会时)看,好命点的还可以说上一两句话(表现较特出时,不论好坏!)呢。

“啧啧~!你坏了,思想不纯洁~!”宁凡听罢揶揄她说,人皆有爱美之心,不跟她争辩。

钟晴不让她岔开话题,满脸不信地问她:“难道你看着他们就一点想法都没有?”不理痴心妄想什么的,最重要是的女子遇到这种情况当时的心态,那种暧昧与期待都是女人值得回味与分享的。

宁凡瞄她一眼,斩钉截铁地说:“有!”说完抬起左脚用力往地上一踩,磨着牙说,“有机会就这样给他来一下!再那样来一下!”顺便抬起另一只脚往一边再踩。这个希望比较渺茫,也只能这样YY一下以泄心头之恨。

钟晴哧哧地笑着拉了她一下,头上各层楼的走廊说不定有人正在往下看呢,宁凡现在这种幼稚的动作会被人笑话的。

“哎小凡,说真的,你打算将来找个什么样的人啊?你年纪也不小了,没想过找个男朋友吗?要不要我介绍个给你啊?”钟晴半开玩笑地说,她知道宁凡还是单身,只是不知她是受伤太深而忌讳再找,还是要求较特别才没找到,如果是想找与她有共同话题的,飞龙里就有很多。

如果是后者,日后她在公司里帮她打听一下哪个精英才子单身,毕竟她比宁凡进公司早,认识的人多;如果是前者,那就只能等时间来给她疗伤了,就像自己一样!想到这里心里有点黯然,但很快就被她掩饰过去,脸上依然微笑地看着宁凡。

“我呀~!”宁凡努力保持一脸慎重地想了想说,“反正不能跟我一样老实的!夫妻俩都被人欺负就悲剧了!唔,其他方面只要互相能看对眼就都不是问题!”

“那要找跟你一样有那种能力的吗?”钟晴追问,心里有了一些小想法。

“最好不要!我只想过得平静些,要每天都防着那些非人类的家伙,做人岂不累死!唉~~!”宁凡一脸不妥地说,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就烦,她想要平静,但别人却不管你怎么想。还有那颗丢不掉的海灵珠,看来她想过那种生活是不可能了!

“真的?那好,去完旅游我要回家一趟,到时候我介绍个朋友你认识。”钟晴笑眯眯地说,她在学校工作时认识的一个老师就很精明,还有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居也不错,现在也是个年青才俊,她得回去慢慢筛选一下才行。

“好!那我的终身大事就交给你了!”宁凡神色凝重地拉过钟晴的手,很严肃认真地托付她。

一说完俩人就嘻嘻哈哈地笑开了,看看时间不多,赶紧回宿舍午休去了。

只是宁凡一边走一边想着那颗被绑定的灵珠,有它在一天,她过得就不安心,整天提心吊胆地怕惹来杀身之祸,还会连累身边的人。不行!这个麻烦一定要想办法甩开,等哪天再入梦时尽可能地控制自己,将它拿出来丢掉,那海灵娜说过她可以拿出来的。

唔,就这么定了!一定要想办法控制梦中的自己!宁凡暗暗下定决心。

俩人嬉闹着进了一楼的电梯,并没留意到周围是否有人在暗中观察着她们。

在二十楼的走廊边,一张冷凝着的面孔正紧盯着一楼的小庭园,刚才她们的对话,正好一字不漏地传入他的耳中。

他不是故意出来听的,只是凑巧想出来吹吹风,顺便观察一下公司职员的精神面貌,却不料看到那个怨恨自己的女人走出来与人闲聊。而他听力很好,将她们的对话全收进了耳内。

老实?龙逍皱眉,这词由她嘴里说出来真是令人别扭!这表里不一的女人还敢说他如食人花!也好!既然她早对他有偏见,那他就不必藏着掖着怕她反感了,将计划提前吧!她只是体能差些,身怀灵力的她应该可以接受得了特训安排。

龙逍再次扫了刚才她们嬉笑的小庭园一眼,便冷着脸转身返回自己的办公室。

正坐着电梯上宿舍楼的宁凡冷不防打了个喷嚏,一股冷意从脊梁骨升起,她又打了个冷颤。

怎么回事?要感冒了?等下回去要吃点感冒药预防一下!她暗忖,钟晴也在旁边说她穿得薄了什么什么滴,在这凉风习习的秋天。

却不知道某人要算计自己的方案正在密锣紧鼓地进行中……!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

“啊?!送符咒去训练场?就我一人?”宁凡站在姜雨琳的办公桌前惊讶地望着她,“这,要怎么送?太多的话我怕拿不动!”

“不重!只有一小箱,而且还是不透水的布箱,很轻的,你绝对拿得动。”姜雨琳温和地安慰她说,眼里不时闪过几丝笑意。

“哦!”宁凡有些闷闷地应了一声,然后走出办公室回到自己的位置,将下午尚未派发完的任务名单交给姜雨琳,说是要转给行政助理去分发的。这她就管不着了,她将急需今天完成的事情交出后就要赶到门口,今天刚巧有批锻炼器材要运去训练场,顺便载上她,也好让她认一下路,日后可就要她自己去了。

而且以后她是要骑自行车去,因为那里没公交车到!一听就知道是在些僻远的地方,连公车都不到还能指望它近么?呜呜~!要骑那么久的车,她会累死的!家中谁不知道她除了有几分力气外,就只是个四肢不勤的懒虫?!

还要每个星期去三次!她承认自己鸵鸟,一想到这个她又想辞职了!

但也不好马上,苦总还是要捱几天的,而且辞职要提前一个月!啊~!就是说即使辞职也还是要捱一个月的苦!她在心里抓狂。

算了,还是尽量习惯吧!她认命了。

因为家人也希望她留在飞龙,前几天她打电话回去,老爸特意再次详细问了她所在的公司名称和性质。末了语重心长地劝她留下,说这里的气场适合她,日后有事没事都不要离开。这是他那修道的师兄交代的,他查过飞龙的实力和信誉,比较适合作她的归属地,还劝她最好也是在这里找男朋友,因为在里面的大多是实力强劲的人,能保护她什么的拉七杂八地说了一大堆。

晕~!敢情是叫她卖断一生呆在这里了!宁凡每次想到这个总有股翻白眼的冲动。除非那人不再算计她,否则只要她甩了那颗破珠马上离开,谁耐烦呆在一个整天恐防被人算计的环境?哪怕这里的待遇再好也是不行滴~!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