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0章 十年生聚

第1130章 十年生聚

王奇如今要做的,是进一步培养王祐,让王祐形成自己独立的人生观、价值观。不过要形成这些,不仅要熟悉朝政,接触更多事物,更要涉及到民间疾苦,了解百姓不易。

君主,不体恤百姓。

最终只会使得国破家亡。

王奇梳理朝政后,又在长安呆了一段时间。等进入十一月,天气进一步冷下来,就留下朱善长继续处理朝政,带着太子王祐,以及夏侯虎等少数禁卫离开长安。

王奇本身是大宗师,放眼天下,没有人是王奇的对手。夏侯虎这里,也是大宗师,加上少许禁卫在,一行人安全无虞。

为了历练王祐,夏侯虎带着的人,并未贴身跟随,而是远远吊在后面,能随吃驰援就行。一行人离开长安后,王奇没有选择坐火车,而是带着王祐,徒步了解地方上的情况。

对王祐来说,他是头一遭这般外出。

他出生后,就一直在长安,虽说也能跟着祖父王宗熙,了解一些地方上的情况。

可是外面的风景,却是不知。

如今,终于看到了地方上的情况。从长安离开到洛阳,王奇一行人白天赶路,晚上便借宿地方,实在是没地方住,便找破庙落脚。

这一路上,王祐终于见识到了地方上真正的情况。王祐能看到百姓顿顿都吃红薯,碗中没有米饭。也看到地方上的殷实之家,家境优渥。更见到地方上,仍然是有流民,四处流浪。

天下虽说平定,甚至堪称盛世,可实际上,任何盛世下,都不可能没有贫穷的人。

人分三六九等,处境也各自不同。所以这样的阅历认识,对王祐来说,是极为重要的。因为这样的观察,能让他知道,地方上许多的百姓,还很贫瘠,甚至无数人还仅仅只能不饿肚子。

距离不愁吃穿,还差得远。

甚至地方上几岁的孩童,没有所谓的不愁吃穿,乃至于朝廷虽说安排让孩子读书。实际上,仍有许多人不曾读书。

尤其是一些偏僻山村,大多数情况下,女子都被嫌弃,甚至有被扔掉的情况。

王祐看在眼中,眼中更多了悲悯。

他曾经,也觉得自己挺苦的。

虽说是皇子,虽说是储君,可是日日不得停歇,要不断学习,也没有父亲陪伴。这样的日子,他觉得很艰苦了。

见识到了地方上的一切,王祐觉得,这都不算什么事儿。

他那是矫情的苦楚。

真正的苦,是连基本的物质,都还没有得到保证,有了上顿没有下顿,朝不保夕。甚至,连生命安全都得不到保证。

王祐在游历中,渐渐不一样,身上多了坚韧不拔的韧性。

这是很重要的素质。

王奇自始至终不曾插手什么,他只是让王祐知晓。天下情况,不是朝中官员所说的模样,而是疾苦多得很。

甚至,天下疾苦,百姓最苦。

这是关键。

王奇和王祐父子一路往东,离开洛阳后,却是不曾南下去江南地区。江南富庶,百姓日子大多还算不错,且气候也还好,所以不适合游历。

王奇带着王祐,一路往东北方向去,转道冀州方面去。如今天气愈发的寒冷,冀州更是苦寒。恰是寒冷中,才能看到人间疾苦。

这一路走一路看,转眼进入永安八年,王祐再度年长了一岁,已经是九岁孩子。他身体很是精壮,只是相比于以往,还是瘦了一些,多了一丝的剽悍。

毕竟风雪侵袭,甚至他们路上,还曾遇到人劫道,这些都是王祐解决。

所以,王祐有了变化。

王祐如今的脸上,少了昔日的稚嫩,更多了一些成熟。

皇室子弟,本就成熟更早。如今跟着王奇见识到地方上的情况,更是如此。

王奇带着王祐继续北上,不过这时候的脚程,却是慢了下来。有时候抵达一座城池,便停下来住一段时间,观察地方上的情况。

王奇如今,全然不在乎时间。对王奇来说,培养王祐很重要。王祐小时候,王奇陪伴的时间很少,如今一一弥补,同时也是亲力亲为的教导。

也就是王奇有足够的能力和实力,能驾驭齐国,才敢这么培养王祐。再者,有朱善长等人在朝中,王奇也是放心。

王奇带着王祐北上,一路的足迹,从冀州开始,再到幽州,然后继续北上,进入昔日高句丽如今韩州的区域。再乘船出海,南下往倭州去。

王奇带着王祐在倭州逗留,任由王祐和倭州魏讽交谈,任由王祐了解倭州的一切,熟悉倭州的风土人情,以及异域的不一样。

王奇和王祐一行人,在倭州逗留三个月,又进入秋风萧瑟的时间。王奇、王祐和夏侯虎一行人,再度启程离开,乘船出海,走海上往象州去。

这一路途径永州岛、双鹤岛、平山岛三处补给点,每到一处,王奇也会讲解一番。因为这些地方,都是王奇亲自来过的。

最终,抵达象州。

此时又是十一月左右,距离王奇带着王祐离开,已经是一年时间。按照齐国本土的情况,北方已经是下雪,可是象州南方,却阳光明媚,甚至还颇为炎热。

这里的情况,让王祐更是新奇。

王祐经过王奇的培养和历练,如今更不一样。不论是谈吐,亦或是精气神,都是有了大变化,饶是如此,王祐也是觉得好奇。

如今的象州,却是大变样。地方上的百姓,已然开始到处都讲齐国的官话。甚至无数的百姓,已经归附了齐国。

只是,象州经济还有待提升,仍是有诸多不足。

王奇带着王祐继续北上,这一路北上,所见识到的情况,相比于齐国差了很多。因为整个象州、南州和北州的情况发展更差,百姓日子更苦一些。

毕竟地方开化不足。

王奇没有急着赶路,在象州、南州和北州三州地方,呆了大半年时间。一方面,王奇也可以了解地方,调整这些地方。另一方面,也是给王祐足够的时间接触认识。

又是有一年夏季来临,王奇带着王祐和夏侯虎一行人,进入了西域。

这是王祐头一遭来西域。

西域的风情、地理和建筑,是完全不不一样的。

一切,大为不同。

王祐看过了冀州、幽州,也领略过韩州、倭州的风情,甚至也见到过象州等地,即便王祐也自认为,有了开阔眼界,可是看到西域的风情,仍是有些好奇。

这一路王奇仍是走得很慢。

在西域这里,呆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

之所以在西域逗留一年,是因为西域之地,是齐国西边最重要的一片地方。

是需要有足够了解的。

所以,才呆了一年。

又是一年过去。

王祐在一点点的成熟,因为长时间在地方上到处游历,见识了人间疾苦,知道了地方上官员的运作和治理,更见识了官员欺上瞒下的跋扈,也见识了民众嗷嗷待哺的艰辛。

这一年夏季,王奇、王祐一行人进入凉州,回到齐国本土区域。

即将回到长安,王祐有些兴奋。

一路速度快了一些。

进入九月,秋高气爽时,王奇带着王祐、夏侯虎一行人回到长安,回到了宫中。

这一离开,差不多快三年。

三年时间,王祐已经是十多岁的孩子。他的身高看起来,已然像十八九岁的孩子。尤其这三年,对王祐心智、价值观、世界观的塑造,是不可估量的。

王祐更是成熟了。

毕竟三年左右的游历,让王祐见识了太多太多。

王奇的返回,使得齐国上下更是振奋。

王奇带着王祐一起,接见朱善长、周子山、诸葛丰等人,了解如今的朝政。齐国眼下进一步发展,不论是科技,亦或是教育,都是在稳步提升。

对外界海西帝国的打探,也有了更多的消息。

海西帝国如今,陷入了内斗,国内局面厮杀不断。

恰是如此,才会在这些年,一直不曾杀来。

王奇对于此,倒是乐见其成的,他仍是熄了出兵的心思,没有继续征伐,继续治理齐国,稳稳施政。王奇如今更多的,是慢慢的放权,让王祐参与到政务中来。

至于军队,暂时还未让王祐参与。

军队,是稳定一切的根本。

轻易动弹不得。

时隔一段时间后,周子山、诸葛丰等人,再度联袂上书,请求征伐海西帝国。

王奇依旧压下出征的请求,反倒是开始大刀阔斧的调整,大批调整象州、南州和北州的官员。这一次的调整,从国内调遣韩州、倭州和凉州的州牧前往任职,象州、南州和北州的州牧调回国内,在国内主政地方。

除此外,国内军队、官员也有大批的调整。整个国内的调整,以及国内的治理进一步加深,不断夯实教育、耕种上的基础。

在治理深入底层的基调下,时间一年一年的流逝。

转眼距离王奇当初从象州返回长安,已经过去了十年。

十年时间,王奇虽说年岁渐长,却是相貌依旧,仍是如三十岁左右一般,没有什么变化。反倒是王奇的精气神,更是内敛强横。他一身武艺,早已经是混元无碍,遂心如意。

太子王祐,已经是加冠成年。王祐这么多年下来,深得王奇的真传,甚至处理政务,手段老辣,性情稳重,很是不错。

最重要的是,这十年内,王奇隔三差五的,就带王祐到地方上去体验一番,了解地方上的疾苦,使得王祐知民间疾苦,不会是高居九重天不体恤百姓艰辛。

这一年,王奇禅位给王祐,由王祐登基继位,执掌齐国。

齐国,改元永兴。

永兴元年九月,王奇带着夏侯虎、诸葛丰、朱善长、周子山及三万精锐,离开长安,乘坐火车往凉州去,要借道凉州进入象州去。

这一次离开,王奇再度开启征伐,正式出兵讨伐海西帝国。

如今传回的消息,海西帝国方面的内耗已经结束。只不过海西帝国,分裂成了几个大国。所以王奇再度出兵,倒是合适的。

朱善长卸任内阁首辅,由蓝昱接任内阁首辅任职。至于诸葛丰、周子山离开也是卸任,却是由王祐笼络的心腹上位,执掌军机。

国内主要的位置腾出,都成了王祐的人。

唯有如此,王祐才能主政。

至于更多的调整,王奇也相信,王祐有这个实力。除此外,王奇这一次离开,除了诸多的儿子留在长安,他的妻妾全部都是带走。

十年间,他膝下子嗣不少,又生了五个儿子,三个女儿。皇室一脉,如今人不算少,有足够的人才。这些孩子的年纪不大,所以都留在国内,反正有王宗熙在,他愿意带孩子也愿意教导孩子。

火车的车厢中。

王奇和赵玉燕、糜贞、拓跋长歌以及其余的一众妃子,坐在一起说着话,看着火车外面的风景掠过,一众人都是笑意不断,各自说着话。

赵玉燕欣赏着车窗外的风景,感慨道:“夫君,如今离开长安,可真是脱得牢笼。这外面的风景,妾身早就想要看一看。”

糜贞也是一脸赞许,道:“不知道海西帝国,是何等的风景?”

拓跋长歌道:“我想去海上看一看。”

“对,海上肯定一片蔚蓝,极为壮阔壮观。只是海西帝国人生地不熟的,也不知道,那边是什么情况,吃食是否能习惯?”

一个个妃子说着话。

议论纷纷。

车厢中,莺莺燕燕的众女聊着天,气氛却是颇为热络,更有着对未来的崇敬。他们成为皇帝的妃子,一辈子都只能留在国内。

如今,终于出来了。

自是颇为兴奋。

王奇看着一众女,笑说道:“未来,肯定很精彩。我们如今不再拘束,可谓天高海阔,随意折腾了。”

这十年,他一直压制自己的心思,因为齐国需要稳定治理的时间。

不能急切,一切需要上正轨。

唯有一切正常运转,齐国根深蒂固,才能真正传承下去。

所以,王奇一直留下。

如今,终于出来了。

王奇的目光却是透过车厢,落在远处蔚蓝的天空中。目光中,一头雄健的苍鹰,振翅搏击苍穹。这一刻,王奇一双眸子中,也是浮现出熠熠光芒。

海西帝国,他来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