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六·两空

一百五十六·两空

外头似乎还有巨响传来的余波,一阵阵的响声还时有传来,瘦高个儿聚精会神的听,仔细的盯着苏嵘和宋翔宇的脸色,想着看他们是如何的大惊失色,毕竟那可是皇太孙,皇太孙没了,这些人哪里能有什么好下场?

可他很快便不笑了----苏嵘和宋翔宇两人谁也没有大惊失色,更没有呼天抢地,两人都只是含笑看着他。

谁才是真的傻子,此时已经不言而喻。

还是崔四爷心肠稍微好些,啧了一声,便摸着下巴看着他们:“我们既然在这里都会布下圈套等着你们来钻,那你们倒是想一想,殿下那边,又如何会没有防备?”

此时,楚风苑地道中大量的火药被引爆,四处都充满了硫磺的呛人味道。

巨大的响动维持了有一段时间,楚风苑里的人仿佛是被震懵了,许久都没有动静,连惊呼声都很少传来。

一个年轻些的人灰头土脸的抬起头来,扑哧吐出一口灰,拍了拍自己身上,有些嫌弃的说:“这味儿也真的太呛人了,我都给呛得出了眼泪!”

他一面说,一面却也没有停止跟着爬的动作,蹲在墙根底下一会儿,有些茫然的问:“杨大哥,怎么没有听见什么动静啊?不会没炸死他们吧?”

他们这些天可一直都在外头挖地道,拼命的挖出了一条通往楚风苑正房的地道,又在地道里堆满了火药,为的就是今天。

新的土司上位,一朝天子一朝臣,以前的老顽固当然也有不服气不光彩尚未的土司的,那些人就滚蛋了,能继续留在大理的,自然是对新土司忠心耿耿的,杨将军奉命带他们出来截杀朝廷钦差,也就是那位据说是皇帝老爷新找到不久的孙子,他们得到了准确的消息,楚风苑是那位殿下的住所,而且也得到了确切的消息,那位殿下今天晚上也正在楚风苑。

杨将军也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确实没听见什么动静,不过他很快便又松开了眉头:“此时已经夜深,他们只怕是在睡梦中便被炸死了,再说,这不是已经有动静了么?”

果然,很快他们便听见有许多人马往楚风苑赶去。

这个时候,月黑风高的,又是正出了这么大的事的时候,那些人也乱了阵脚。

杨将军啧了一声,等到一行人又过去了,他想了想,便道:“咱们过去看看。”

他们本来就是得了命令来杀人的,虽然炸药已经是爆炸了,他们也觉得没有人那么命大,能从那么大的爆炸中逃出来,但是为了万无一失,回去瞧瞧也没什么。

正这么想着,他往前一段,才从参天大树的阴影下转出来,便见面前有一队人,正含笑打着灯笼站在边上的小路上等着他们。

被人发现了,杨将军惊慌了一瞬,急忙镇定下来:“兄弟,楚风苑出事了,我们也是急着过去救人的,你们也是么?”

被喊兄弟的年轻人笑了笑,似乎觉得很好笑,他将灯笼举得更高了一点,挑了挑眉说:“你不认识我?”

杨将军心里顿时咯噔了一声,心想难道是对方起了疑心?

他硬着头皮拱了拱手:“这....不知道您是哪里的兄弟?”

“京城来的,萧恒。”萧恒微笑着立着,语气温和淡定。

杨将军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在心里急的要命,不知道这个萧恒是什么官职,正不知道如何是好,后头跟着的最小的小金啊了一声,紧张的声音都变了调。

杨将军顿时回头猛地瞪了他一眼。

小金自来是个跳脱的性子,只是他偏偏又聪明的很,炸药只有他才懂得怎么配置,怎么弄,现在正在这个节骨眼,若是小金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那可就麻烦了----他们毕竟人少,对方人多,真要是打起来,占不了什么好处的。

小金却顾不得这些,他的面色已经变了,见杨将军还犹自不知情的在想着怎么糊弄过去,他面色惨白的摇了摇头:“.....杨将军,萧恒.....萧恒就是,.....就是皇太孙啊!”

他们要炸死的人,现在就站在他们面前!

杨将军不可置信的踉跄了一下,险些一头栽倒,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个笑盈盈的年轻人。

他竟还去问他们是哪里来的!

殊不知人家就是正主儿!

萧恒怎么没死?!

他怎么会在这里?

按理来说,他该是在楚风苑才是啊!

因为太过震惊,杨将军一时克制不住自己的往后退了好几步。

萧恒边上的三九恼怒的冷笑:“怎么,没炸死我们,你觉得很奇怪吧?”

正在此时,杨将军似乎是不经意的抬了抬手。

萧恒一把将三九给拽开了,一柄飞刀唰的一下擦着三九的耳朵飞出去,钉在了大树上。

三九惊魂未定。

萧恒已经摆了摆手,他身后的钦差护卫迅速将杨将军那些人围在其中。

杨将军他们抵抗的十分激烈,只是萧恒带来的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此时自然也不可能留手,因此没有费多大的功夫,便已经将场面给稳住了,把杨将军带领的一行三十六个人全数生擒。

这也是萧恒之前就示意过的,最好是活捉。

杨将军他们没料到对方这么难对付,本来便已经是强弩之末,被萧恒的人手压着打。

杨将军心中懊恼。

随即又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声魏德胜,他们给的消息竟然半点都不准,说什么没有什么护卫,说什么楚风苑就是皇太孙住的地方,可是现在呢?皇太孙根本不在里头,他们花费了这么多功夫去挖地道,弄炸药,结果炸了个什么?!

还把自己全都赔进去了!

魏德胜这个杀千刀的!

他们在心里诅咒魏德胜不可靠,魏德胜此时也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喷嚏。

属下立即便迎上来,给他倒了杯热茶,轻声喊:“总兵是在担心今天晚上他们是不是一切顺利吧?”

成败在此一举,怎么可能不担心?

魏德胜长出了一口气,缓缓摇了摇头:“该做的都已经做了,便是担心,又有什么用?只能看他们以后了。”

.xbiquge.</p>:,,.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