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九·定计

一百五十九·定计

魏德胜被她说的哑口无言,一路上看到无数自己的人被打或是被杀,饶是他一直见惯了死人的人,也不由心里发寒----这也配是个女人!怎么会有这样心思冷硬的女人?!

他双手被反剪,苏邀对这位云南总兵,一地霸主没什么敬畏的意思,她手底下的人自然也都是会看眼色的,见魏德胜磨磨蹭蹭的,何坚便在他身后重重推了一把,阮小九见魏德胜对何坚怒目而视,便冷笑道:“干什么?难不成魏大人还想动手不成?”

现在哪里还有魏德胜说话的地方?

他只好抿抿唇,面色冷硬的被推搡着上了他们早已经准备好了的马车。

马车一行缓缓地到了初家,此时天已经完全亮了,初永诚等人昨天晚上被那巨大的爆炸声给惊醒,一家子几乎没把魂给吓掉,出事的方向可是楚风苑啊!他们忙不迭的跑来了,初老爷连鞋子都没穿,是光着脚跑出来的,但是大宅戒备森严,他们一时也进不去,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是怎么样了,急的连燎泡都起了好几个。

尤其是初永诚,初永诚他简直是死的心都有了。

他如今可是身家性命全都压在殿下身上了,若是殿下有个什么不是,那他可是头一个就没好果子吃的啊!

正急的要去撞墙,好在,初老爷颤抖着声音喊了一声:“苏姑娘回来了!那是苏姑娘的马!”

苏邀的马还是初家给找的,因此初老爷认得。

他们也知道,苏姑娘是永定伯的妹妹,人家是从京城来的,一看那样子就是很得殿下的重视的,她来了,初永诚都差点要在地上磕个头,着急忙慌的赶上去行了礼,求见苏邀。

苏邀坐在马上,见初永诚他们一家人都紧张惊慌,便点了点头:“殿下没事,只是如今事多,你们若是有事,晚些再来吧。”

她来的时候便已经听苏嵘说起过这个初家,也知道他们虽然功利心重了些,好在还算是知情识趣,而且确实帮了萧恒的大忙,此刻见他们眼巴巴的在这等着,也知道他们是担心什么,便径直让他们放心。

初永诚激动的眼泪都要下来,不敢耽误苏邀的事,朝着苏邀千恩万谢,又忙拉着老爹把路给让开了。

初老爷直到此刻才觉得脚底有些痛,哎呀了一声跳起脚来,又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我的老天爷,这回可真是把我给吓没了,好端端的.....”

这么大的爆炸声,几乎把半个小城都给炸的晃了晃,如果不是早有准备,怎么可能没事?

现在回过神来一想,初老爷和初永诚也猜到了这件事只怕是在殿下他们的预料之中,既是这样,他们也就没什么好再担心的了,在府门口等了一会儿,便回老宅去了。

而此时,初家内部一切都井然有序。

碧峰园里,苏嵘将瘦高个儿和几个剩下的活着的人一起给严严实实的捆了,带着他们一道去楚风苑见萧恒。

楚风苑被炸的面目全非,好在这一次是早有准备,所以并没有人员伤亡。

可是看着这建筑毁坏的程度,就知道昨晚若不是早有准备,今天会是什么样的惨状了。

苏嵘的目光愈发的冷下来,带着这群人绕过了楚风苑,到了边上建筑还算是完整的另一座院子,一进门,就见唐源他们正在院子里说话。

见了他过来,唐源忙迎过来,问他:“你这边也一起顺利吧?”

“还算顺利。”苏嵘言简意赅,朝着身后看了一眼,对唐源道:“所有人都在这里了,死了六个,只剩下四个了,都已经拔了嘴里的毒囊,把他们的下巴给卸了,寻不了死。”

唐源点点头,这帮人做事恶毒至极,刺杀钦差本来就是死罪,就算是当场把他们大卸八块也没什么,何况只是卸了下巴防止他们寻死?

苏嵘说完,便问他:“你们这边呢?殿下没事罢?”

他也知道必定是没事的,否则唐源怎么能这么悠闲地在这里呆着?果然,唐源也笑了:“别提了,那帮人还真以为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也不想想,那些木匠当初对着碧峰园和楚风苑虎视眈眈,瞎子才会看不见。我们早就已经派人跟着他们了,跟了这么多天,自然知道他们的行踪诡异,而且咱们布防加紧,他们在外头挖地道的事,自以为进行的隐秘罢了,可笑的是,炸完了以后,他们竟然还胆大包天,还想要确保殿下真的已经出事,还想装作咱们的人去楚风苑看热闹。”

若是真的炸成了,也说不得他们不会被发现。

可这不是根本没炸成吗?

这些人简直是自投罗网,他想想便忍不住觉得可笑。

苏嵘同样扯了扯嘴角,嘴角讥讽的露出个笑意来,道:“我进去见殿下。”

萧恒正在跟崔大儒商议接下来如何处置这些人。

他原本是想直接杀掉这些人的。

崔大儒却不赞同,他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语重心长的道:“原本,这些人本来也是死不足惜,杀了也便杀了。可是他们还能有更大的用处,为此,倒不如留着他们的命。”

萧恒若有所思,挑眉看向崔大儒:“先生您的意思是?”

“殿下,这云南,虽然说是大周的云南,可实际上,它并不是真的掌控在咱们朝廷手里。土人只服从他们的土司,而土司对朝廷的态度,就是土人对朝廷的态度,因此,哪怕这一次换个亲朝廷的土司上去,谁能保证他的下一代仍旧继续忠于朝廷呢?”

人人都说这次的乱子是因为木府嫡庶之争的乱子闹出来的,但是崔大儒不这么看。

崔大儒觉得,根本原因在于土司这个制度。

土司在土人里头相当于皇帝,他们对于土人有着天然的控制能力,不解决掉这个问题,云南的乱子没有办法彻底平息。

萧恒似有所悟,他终于明白苏邀为什么一定坚持要把崔大儒带着来云南了,崔大儒果然真是个宝贝。

.xbiquge.</p>:,,.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