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六十一·抉择

一百六十一·抉择

萧恒已经含笑朝她走过去,这一晚上其实来回奔波,应当是很累的,可苏邀脸上仍旧神采奕奕,没有半点颓然的样子,眼睛亮晶晶的,他便挑了挑眉:“要不要先去休息一会儿?”

苏邀摇摇头,她这个时候怎么可能睡得着?便朝后指了指:“魏德胜已经抓来了。”

抓住魏德胜,所有的事才能有解决的办法。

萧恒嗯了一声,说了声好,跟她说了崔大儒的意见,苏邀跟萧恒对视一眼,两人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赞同,她便也干脆的点头:“先生高见,那我们几时动身?”

“越快越好。”萧恒道:“已经让人去昆明传信了,我们这回过去,带着的可还有曲靖的几千府兵,这么多人浩浩荡荡的过去,断然不可能再有昭通驿站的事情重演,何况魏德胜已经在我们手里,时机已经到了。”

苏邀略一想也知道这已经是最好的机会,她下意识的看了苏嵘一眼:“我要一起去的。”

苏嵘果然立即就反对:“你去做什么?现在我们已经没事了,身边人手也足够,我已经决定了,让庆坤他们一道护送你回去。”

他心中有点不安,苏邀留在这里,固然是帮得上许多忙,但是到底苏邀是个女孩子。

而且,他总觉得苏邀跟萧恒之间,有什么东西不大一样了,他心里怪不安的。

萧恒还没有说话,苏邀已经先一步拒绝了,她认真起来的时候,素来是连苏嵘也没有法子的,见苏嵘板着脸还要说话,苏邀便睁大眼睛:“我来都来了,再说,来的时候能有明昌公主派的崔家的刺客,谁能保证回去的路上就没有呢?你放心我一个人回去吗?”

苏嵘还能说什么?

他对这个妹妹向来是没有法子的,他只好继续板着脸:“好好说话,像什么样子?行了,累了一晚上了,先回去换身衣裳吧,待会儿再出来吃饭。”

只要他不再坚持逼着她回去,这些小事苏邀自然也是肯听的,便急忙转身跑了。

把苏嵘闹的哭笑不得,在背后喊她:“你慢点儿,看背后有狗在追似地!”

大家都忍不住笑起来。

魏德胜被关在房里,因为被突然抓了来,他有些适应不了屋子里的光线,一时只觉得这间暗房黑的可怕,等到闭了闭眼睛,适应了好一阵子,才能勉强看得清屋子里有一张简单的床,他走到床边坐下,目光阴鸷冷淡。

从最初的慌乱中回过神来,他此时已经彻底醒悟过来,知道自己是上了萧恒他们的当。

要么是袁子健早已经出卖了他,招认了他还在昭通的消息,要么,要么袁子健已经死了,是袁夫人骗了他。

是他太过轻信这些人了,目光暗了暗,魏德胜听见外头传来轻微的响动,立即便打起了浑身的精神,死死地盯住了那道门。

在他香来,这个时候,正应当是萧恒该露面的时候,露面来好好的整一整他这个朝廷的叛徒,把萧恒害的在昭通过了二十几天躲躲藏藏日子的罪魁祸首。

可是房门打开,进来的却并不是萧恒。

是个女人。

魏德胜皱了皱眉,想到了之前那个带人在池塘边上堵着他的那个女孩子,一时心里对于这个女孩的身份更加疑惑,到底是谁,能在钦差护卫中有这样高的话语权?

不过,他很快便放下了这个困惑,因为他看清楚了来人的脸,顿时便板着脸冷哼了一声:“是你?”

他自然知道是有内奸。

否则的话,凡是知道他的住处的都是心腹中的心腹,便是死也不可能泄露他的行踪的,但是那些炸药却准确无误的瞄准了他的住处,并且,那些人还用火铳把前院的护卫都给镇住了,他的人手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便被掀翻了。

原来这个内奸竟是自己的弟媳妇。

想到之前他还让人去把袁夫人救了出来,而且还信了袁夫人的话,魏德胜饶是已经修炼的成了精,也止不住的骂袁夫人:“你竟然出卖我,出卖你自己的丈夫,你怎配当袁家妇?!”

袁夫人并没有因为这些痛骂而生气,甚至都没有动一动眉头。

她若是在意这些,就不可能答应苏邀,帮苏邀钓大鱼去做鱼饵了。

“姐夫这话说的,若是我不是被袁子健磋磨的不像是个人,我还真的要当你是哪里来的活佛了。他袁子健对我如何,你妻子又对我如何,别人不知道,难道你们心里也不知道?”袁夫人反唇相讥,她是巴不得袁子健死的,袁子健死了,对她来说就是一种解脱,尤其是魏德胜还一副她背叛了丈夫的嘴脸,便更是让她作呕:“他带我来云南是为什么,你们不知道吗!?拿我当靶子,拿孩子来演戏,设苦肉计,他想过我跟孩子的安危吗?他不把我们当人,但是殿下和县主却可怜我们,我没那么高尚,谁要我孩子的命,便是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怕!”

魏德胜不耐烦听她数落,他沉声冷笑:“那你今天来,就是为了来看我笑话,奚落我一番的?”

“不。”袁夫人在他不远处落座,不躲不闪的看着他:“我是来跟姐夫说,我知道姐姐他们在哪里。”

一开始魏德胜还能忍得住,听见袁夫人说了这句话,他却再也忍不住了,当即便跳了起来:“你混账!你姐姐他们全都是老弱妇孺,你可知道你做了什么?!”

袁夫人面无表情:“这句话不应当问我,姐夫应当问问自己,在决定做那些大逆不道的事情之前,有没有考虑过孩子,有没有考虑过家人。把他们害到如此地步的不是我,也不是任何人,正是姐夫你自己,和你的野心!便是现在,姐夫也仍旧有机会挽回的,只是看你自己愿不愿意了。我过来,把这件事告诉你,纯粹是想给你一个机会,让你自己选,到底是妻子儿女重要,还是你自己的那些野心重要,如何抉择,看姐夫你自己。”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