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六十六·圣旨

一百六十六·圣旨

有个官员跳出来勉强梗着脖子反问:“大人说他是叛贼木桐派来的奸细,有何凭证?”

这个质问便可见险恶用心了。

直指萧恒他们是用这一招来镇场子,死的人未必就是土人,更未必就是木桐的亲信。

苏嵘的目光立即牢牢盯住那人,挑眉冷笑:“这位大人不知官居何职?”

那人被苏嵘看的有些头皮发麻,却还是强撑着道:“下官云南参议陈小林!拜见皇太孙殿下!”

“很好,参议大人,你不认识这个在土司身边的杨将军情有可原,那么,有你认识的。”苏嵘冷笑一声,面色无波的又朝后扬了扬手,很快,便又有一队士兵押着一队人过来了。

苏嵘高坐在马上,马鞭一挥,朝着那些人点了过去,指着他们问早已经面无人色的陈小林讥诮的问:“土司的人你们不认得,那么,如今这帮人,你们可认得?你们若是不认得,便由本伯为你们指出,让你們认一认!”

崔大儒在后面摸着胡子,老怀安慰。

年轻人,便该如此有锋芒,魏德胜等人,的确就该留待这个时候用,正好,官职够,罪证本身也是确凿的,拿他来开刀,整治云南官场,正是再好不过。

他只不过是在昭通的时候略微提了一句,并没有给出具体的办法,可是萧恒闻一知十,能够做到如此地步,足可见萧恒是何等的机警,反应又是何等之快。

好,好的很!

那个参议陈小林已经是满头大汗,他怎么会不认识?

他不认识谁,也不可能不认识这位啊!

总兵大人,掌一省军权。

参议说不出话。

此时的廖经续虽然面上还是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但是心里却也已经掀起了滔天巨浪。

魏德胜竟然落在他们手里!

作为云南总督,原本廖经续本该是军政一把抓的,但是没有办法,魏德胜在云南扎根多年,他根本不能越过魏德胜把军权抓在手里,魏德胜此人,阴险狡诈,却偏偏会做人,尤其会说一口流利的方言,在当地百姓当中声望很高。

许多事,只有他出面才能摆平,许多事,也只有他才能做。

因此,当年的成国公对他也是十分信任的,并且也靠着他取得了不小的成果。

哪怕是后来成国公倒台,因着魏德胜在土人们心中的地位,和盘根错节的关系,他也没能抓住魏德胜的把柄。

其实,钦差在昭通遇袭的事,难道作为云南总督的廖经续不丢脸?他不憋屈?

但是,有什么办法,他哪怕是知道跟魏德胜他们脱不了关系,但是,他也不能自己跳出来,说这是魏德胜的主意。

没有证据,容易被人反扑。

而后,钦差脱险,要来昆明,他也是高兴的,太孙殿下没事,他身上的罪过总是小一些。

总之,他的情绪很是复杂。

但是,他全然没有想到,原来钦差已经收拾了魏德胜,把人抓住了!

主要是,抓住了魏德胜的事,钦差并没有在公文当中提到,让他们接驾的公文中,也并没有提到此事。

以至于,如今魏德胜忽然露了脸,廖经续等人是震惊有之,但是更多的还是叹息和臣服。

倒是陈小林他们,都是一张如丧考妣的脸。、

他们可是亲总兵大人的啊!

总兵大人这.....

陈小林已经是面色大变,见魏德胜被臭袜子堵着嘴巴,一副落魄狼狈的样子,迟疑再三,硬着头皮发问:“不知道魏总兵所犯何罪,伯爷怎的如此对待正三品大员?”

“什么正三品大员?”苏嵘早有准备,亮出一卷圣旨,环顾众人一圈,沉声喝道:“廖经续听旨!”

简直是一招接着一招,竟然还有圣旨!

廖经续面色僵硬,却还是二话不说的带着人跪了下去:“臣云南总督廖经续,接旨!”

他一跪,其他大小官员愿意不愿意的,也全都跟着跪了下去。

苏嵘便雷霆万钧的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云南总兵魏德胜,勾结叛贼,刺杀皇太孙,罪犯滔天,廖经续身为正二品总督,治下出此大奸,不能辖制,同样有罪!念及这些年你也算勤恳,如今令你戴罪立功,一切大事,由皇太孙裁决!”

廖经续还能说什么?

他早听说这位皇太孙跟先太子不同,为人杀伐果断,十分厉害。

如今一见,比他想象的还要厉害,还要算无遗策。

先是抛出杨将军,杀杨将军镇住场子。

而后再带出魏德胜,镇压住各大小官员。

最关键的,是萧恒已经将魏德胜的罪状查明,并且得到了元丰帝的圣旨!

有元丰帝金口说魏德胜谋逆,那魏德胜就是谋逆!就是勾结木桐的叛徒!

萧恒一出手,便杀一总兵,气势万钧。

这个下马威,才是真的下马威。

原先闹腾的土人们也不闹腾了,他们也不是傻子,钦差一开始看着好说话的样子,他们就表示表示愤怒,但是,当真正开始杀人的时候,他们也没有那么傻,这个时候冲出来当出头鸟。

而且,钦差他们是真的杀人呢!

廖经续双手举过头顶,认真接过圣旨。

钦差这一手霸气外露,人人都知道这位皇太孙殿下有勇有谋,也是真的能下狠手,这个时候,没有人再跟钦差唱反调。

廖经续接过了圣旨,恭敬的请皇太孙进城。

萧恒此时却已经下马亲自走了几步,将他给搀扶起来,温和的道:“大人为难,本宫都知道,只是,本宫也是身负皇命,要收复云南,任重道远,重任在身,多有得罪,大人不要见怪。”

真是能屈能伸。

廖经续怎么会见怪?

这位皇太孙有本事也能低头,看他这样子,是对云南的局势了如指掌,势在必得。

等到他携此大功回京,储君的位子,便真是舍他其谁了。

廖经续不傻,之前的那些想头,此时自然顺势都收起来,一脸诚恳的摇头:“殿下这么说,真是让臣无地自容了,殿下高义,能够将魏德胜擒获,实在是救了我等。”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