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4章

第684章

他转身往院内跑。

“大总管,不好了......”

门房跑得又快又急,上气不接下气的拉开嗓音大喊。

“发生了什么事了?”

总管听到了喊声,板着脸从内院里走了出来。

门房见到大总管,用力的喘了一口气后,马上说道,“外面围了好多官兵。”

柳凤娟当年之所以会答应,那也是她心里的另一份小心思,想着答应他,往后他们在一起的日子还很长,她再一点一点的让他爱上自己的。

她的这番心思放在现在来看,就是一番笑话。

她无法憾动他的心。

“我说过的话是不会改变的。”

“你说过你会娶她,你实现了你的承诺了吗?”

柳凤娟忍不住反唇相讥。

凌景之听到她的话,脸色更是凝结成了霜。

“柳氏,我言尽于此,没有再多的话可说了。”

他已经没有心情再与她争论下去了,明知道没有结果,又何必再继续。

“不,我还没有说完。”

在柳凤娟看来,既然他们都已经将事情摊开来讲了,她今晚就必须得到一个结果,她不要再等了。

“合离书如果你现在想要,我可以马上写给你。”

尽管自己的脑袋还没有完全清明。

“我说过,我不要合离。”

不管是现在,以后还是她死去,凌丞相夫人的头衔她都不可以让给别的女人的。

说来说去,她就是想得到他的爱,哪怕是一点点,她都甘之如饴。

“同顺送夫人回去。”

再说下去,也不会有结果的。

凌景之捏了捏眉心。

“我不走。”

她还没有得到她想要的结果,她不要离开。

“我说过的话永远都有效,你想开了随时可以来取合离书。”

他还是那一句话。

自己很后悔当年没能及时向飘雪解释,他只是为了帮柳氏才答应娶她的。

可惜一切都太晚了。

有些事情好像是注定了一样。

明明自己心里爱的人是飘雪,却偏偏娶了别的女子为妻。

想起自己当初对飘雪的誓言,自己一样都没有做到。

他说:我今生只有一个妻子,那就是你。

他说:我们一定会幸福下去,长长久久。

......

许多海誓山盟的话,在现在已变得苍白无力了。

也许今生自己再也找不回她了。

“我不要走......”

柳氏的声音已经越来越远。

他的心也越来越冷。

经过刚才,他已经了无睡意了。

穿上了鞋子,下了床,走到了书案前,坐了下来,他从衣袖里取出了他珍藏的画卷,缓缓的展开。

双目盯着画卷娇俏可人的女孩,灵动狡黠的眸子似乎会说话一样。

“飘雪,你是对我失望了。”

他喃喃自语。

人有时候真的很奇怪,在认识她之初,也没有想过会发展到最亲密的关系,他一直想娶她为妻,却不想如他所愿。

在她离开之后,自己才彻底的慌了。

他请人去找她,才发现原来她的身份是假的。

假的代表什么?如果她的身份是假的,那她又是什么人?

记得她当时出现的时候总是来去匆匆,每一次都是她主动出现,后来她消失之后,才发现这个疑点。

再后来,他连她一点消息都没有了,飘雪好像不是真实存在的一样。

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他都在寻找她,又有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的意志也消沉了。

再后来他一举高中状元,娶了柳氏。

之后的日子里他都在官场里忙碌,只有在忙的时候,他才能暂时的将她给忘记,到了夜深人静的时间,他又相思若狂。

人到了中年了,他的心也慢慢地沉甸了,也比较能够控制自己。

“你知道吗?我见了一个与你长相很相似的小公子,看见他,我仿佛有一种错觉,好像你又出现在我的身边了。”

他对着画中的女孩轻声地说着自己心中的话。

许多心里话都没有人可以说。

“他的性子也好像当年你,如果你没有离开,我们的儿子与他也一般大了吧。”

“景之,你以后想要儿子还是女儿?”

两人相拥在榻上,飘雪仰头看着他。

“女儿。”

他不加思索的回道。

“为什么?你不喜欢儿子?”

“不是,我比较喜欢女儿。”

“你真偏心。”

忆起他们之前的对话,他忍不住轻叹。

不知不觉中,他合上了眼睛。

手上的画掉落到了地上。

同顺走进来时就发现主子睡着了,他脚步放轻,去床上拿了被子过来,盖在了她的身上。

低头发现地上的画卷,他弯腰捡了起来。

“这......”

他有印像自己见过她几回,每一回都出现的很突然,主子每日都会让人备点心放在他的房间里,后来他才知道这些都是给那位姑娘的。

同顺将画放到了桌上,静静地看着凌景之。

凌景之其实变化也不是很大,还是和以前差不多,只是头上似乎有好了一些银丝。

同顺走了出去,将门带上。

“你们看好了,不要让任何人进去打扰主子。”

“是。”

两名护卫是他临时调来的。夫人偷偷的敞进来,他不希望事情再次发生,所以才安排了人。

走回去的时候,他想起了一件事情来。

乐无忧告诉他,他也要离开了。

主子应该知道这件事情。

窗外的风吹了起来,案上的画又再次落在了地上。

凌景之还是睡得很沉,他梦见她了。

在对他笑。

他也在对她笑。

仿佛时间定格了一样。

乐无忧回到房间之后,躺在了床上,回想起今日的事情。

怎么也没想到,两位娘亲的相片。

娘亲到底与他是什么关系。

说白了,自己不觉得有太大的关系。

今晚大家都有不一样的心里。

乐无忧想了一晚,还是没有想出最好的办法。

凌景之也做梦了一晚。

不知不觉中,她也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入睡的。

另一方的柳氏被同顺强行的送回来之后,她一怒之下将所有的东西都摔了。

她的自尊心也遭受到了全所未有的煎熬。

第二日一早,下人端了水去敲门时,才发现柳氏划了自己的腕脉。

“不好了,夫人割腕了!”

丫鬟夺门而出,一路的喊叫。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