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突破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突破

和杜明德喝完这顿酒之后,已经是深夜,夏平安告别杜明德,直接返回到自己在天乙岛的洞府。

夏平安前脚刚刚落在洞府门口,收起自己身上的禁忌战甲,一个声音就在他耳边响起。

“这位朋友请了,我们都是住在这小岛上的人,这位朋友若是不嫌弃,不妨过来喝两杯,大家交个朋友!”

声音从两百多米外天乙岛高处的一座亭子中传来,此刻,那亭子内灯火通明,正有两个人在亭子里喝酒,那两个人,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笑意盈盈风度翩翩,另外一个体型微胖,一脸和气,倒像是一个做生意的掌柜的,这两人,正是天乙岛另外两个洞府这段时间搬来的新租客,夏平安只是和他们见过一两面,却没有打过交道。

开口叫夏平安的,正是那个三十多岁看起来风度翩翩的男人。

“哈哈哈,大家难得同是这岛上的住客,有缘万里来相见啊,我和这位辜老弟也是刚认识,这位兄弟何不过来一叙,过两日那永生地宫门户大开,不如大家一起联手进去闯荡一番如何?”那个体型微胖的家伙也举起酒杯,开口邀请道。

气氛看起来还不错,别人也是热情相邀,心意拳拳!

“多谢两位朋友好意,我习惯独来独往,就不打扰二位的雅兴了!”夏平安只是平静的回了那两人一句话,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就打开洞府的大门,进入到洞府之内,完全的高冷做派。

那两个人或许也是好意热情。不过呢,对于老江湖来说,这种临时的组队,隐患重重,随时有可能为了利益反目成仇,搞不好自己被人卖了都不知道,而且,那两个人说是刚刚认识,万一这就是一个局呢,别人磨刀霍霍正等着肥羊上门。

而且这两个人看样子都是散神一族,按照杜明德的说法,这次地宫大开,这些没有什么背景的半神,最多就只能当围观群众了,根本没有进入地宫的机会,所以夏平安也懒得和这种陌生人去凑。

进入到洞府,夏平安检查了一下自己放在洞府门口的禁制,发现自己走后没有人进来过,他在洞府门口安置了一个阵盘护住洞府,这才来到密室之中,在密室内又放置了一个护身阵盘和做了一些必要的措施,这才拿出今天得到的这颗界珠来,准备融合。

这天乙岛是风炉战团的地盘,外面的人不敢乱来砸风炉战团的招牌强闯洞府,这洞府本身就带着守护阵盘,不过夏平安还是做好了应对一切可能的准备。

“不知道这次的巨变带来的是什么?”看着手上的这颗新得到的“何易于”的界珠,夏平安心中也有些期待起来,这颗界珠一旦融合成功,自己的神力妥妥的应该会超过三万点了。

夏平安也不知道自己这次融合界珠需要多长时间,因为秘密坛城的神力上限一旦突破三万点大关,秘密坛城就会迎来一次巨变,这巨变的时间,有可能会是一天乃至数天的时间。

而不同的半神强者,在这次秘密坛城巨变中得到的好处也不一样,最常见的秘密坛城的巨变就是会增加神力上限,比如之前是三万点的神力上限,巨变后就变成三万五千点,或者四万点,不一而足,甚至神力上限直接翻倍的都有,神力上限则暴增对召唤师来说是最实惠的。

除了神力上限的暴增之外,还有的秘密坛城在这次巨变后会增加一些特殊而稀有的坛城建筑,这些坛城建筑会赋予召唤师不同的能力。还有的就是秘密坛城的面积会增加,或者是巨变后坛城中的召唤物的能力会得到提高强化乃至变异。

总而言之,这秘密坛城三万点神力大关带来的巨变千奇百怪,各有不同,这也是召唤师的核心机密。

从指尖逼出一滴鲜血融入到这颗“何易于”的界珠之中,只是眨眼之间,夏平安就被一个光茧给包围了起来,整个人也进入到了界珠的世界之中。

别人不知道这个“何易于”为何能青史留名,夏平安却是太清楚了,这颗界珠其实非常好容融合,那些不能融合这颗界珠的,只是没想到何易于能干出这种事来而已。

……

夏平安睁开眼,就发现自己坐在县衙官署之内,手上正拿着一份公文,一个师爷模样的人正规规矩矩的站在他旁边,脸上还有一丝兴奋之色。

不用看,他就知道自己此刻所处的时代是唐朝,所在地方是四川益昌县,自己的身份,正是这益昌县的县令何易于。

此刻窗外春光明媚,鸟语花香,正是春耕时节。

手上的公文,是利州刺史府下发的,公文上说利州刺史崔朴三日后会坐船到益昌游览风景,让宜昌县令征召民夫,在益州与绵谷交界之处,为刺史大人拉纤。

“大人,刺史大人难得来益昌游玩,这次大人正好抓住这个机会,在刺史大人面前表现一番,务必要让刺史大人玩得痛快和尽兴啊,除了准备民夫之外,我们还可以准备一点益州的特产饮食之物安置在刺史游览沿途,以备刺史大人所需,大人也可以趁把东西送上船的时候,和刺史大人见上一面……”旁边的师爷有些兴奋的说着,官场上下级接待上级,县令接待刺史,都是这个套路,务求周到细致,不出丝毫纰漏,这可是地方官场上的大事,招待得好了,让上官舒服了,给上官留下一个好印象,这好处懂的人都懂。

夏平安却摇了摇头,“不用征召民夫了,三日后,本官自己会去应付!”

“啊……”那师爷一下子都傻眼了,不征召民夫,这是要干嘛,刺史府的公文上已经说得很清楚了,需要民夫去拉纤,你一个人去应付,这是准备把刺史大人晾在船上不管么,这未免也太大胆了,“大人,你……”

“我意已决,按我的吩咐去办吧!”

“是!”师爷只得点头。

……

三日后,刺史崔朴和几个友人坐在一艘船上,顺着嘉陵江而来,一路饮酒弹琴作诗,一路欣赏沿途春,好不快活,船走了一早上,等到了中午,这船就已经到达了吉柏津,船稍停了片刻,外面的绵谷的纤夫就在这里要和益昌的纤夫换班。

起初坐在船上的崔朴并未发觉有什么异常,只是片刻之后,他才一下子发现,这船怎么不走了,而且还在一点点的往后退。

船舱里的宾客一个个都面面相觑,崔朴也是感觉奇怪,就和船上的宾客一起走出船舱,来到船头,发现那岸边只有一个穿着短打扮的民夫正在拉纤,怪不得这船不走,还反而后退。

“怎么回事?拉纤的民夫去哪里了?”崔朴奇怪的问船上的手下。

那手下也无语,“大人,刚刚已经到了益昌县,之前的那些拉纤的民夫已经换班走了,这益昌只……只派了一个民夫过来给大人拉纤……”

一听这话,感觉自己在朋友面前一下子没有了面子的崔朴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怎么回事,搞什么鬼,刺史府没有给益昌县下发公文么?益昌县不知道我要来么?怎么只派了一个民夫过来拉纤?”

“大人,刺史府的公文三日前已经下发到了益昌县,这个……益昌县怎么只派一个民夫过来……我也不知道原委!”

“把船停下,把那个民夫叫过来,我要亲自问问看,何易于怎么连这点事都办不好……”崔朴压抑着怒火说道。

片刻之后,船靠岸停了,岸边正在拉纤的民夫已经走了过来,崔朴原本一肚子鬼火,一看那个拉纤的民夫,却一下子大惊失色,那个民夫不是别人,正是益昌县令何易于。

此刻的何易于,也就是夏平安,已经换了一身短衣,披胸露怀,满头大汗,和拉纤的民夫没有什么两样。

“何大人,你这是干什么?”崔朴惊讶的问道,“为什么是你来拉纤?”

夏平安抱歉的笑了笑,“还请大人见谅啊,大人难得来益昌游览,原本我应该派人来给大人拉纤,只是此刻正值春耕,县内人人都在忙碌,连牛马都到了田间,男人忙着耕种,女人忙着养蚕,整个县衙只有我一个闲人,所以只有我来给大人您拉纤了!”

让县令给自己拉纤,皇帝都不敢做这种事,更何况一个刺史。

崔朴一听,只觉得自己脖子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哪里还敢坐在船上,但也无法责怪夏平安,只能一脸尴尬的连忙和宾客下船,骑上马,连忙走了。

崔朴这一走,界珠的世界也就粉碎了。

秘密坛城新增神力上限36点,正式达到了30010点。

在坛城的神力上限突破的这一瞬间,夏平安的整个秘密坛城开始剧震,整个凌霄城就被笼罩在一片彩虹色的光圈之中。

除了秘密坛城发生巨变之外,夏平安身上的神灵之躯的血脉也发出一道道的金光和秘密坛城的光华交织在一起,特别是他胸中的那一颗古神之心,此刻更是像一下子苏醒过来,古神之心内的那一个无尽的血海,直接沸腾了起来,整个血海漂浮在虚空之中,无数金色的秘符从血海之中升腾而起,进入到了夏平安的秘密坛城之中,与秘密坛城共鸣起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