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章 断奶行动

第449章 断奶行动

迷蒙山上的扈将军正是扈雷。

当日刘备告诉扈雷,敌占区腹地有一个去处十分安全,这个去处便是迷蒙山。

那时候三千骑兵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杀出重围回霖州城,谁都没有想到转变思维才是救命的根本。

刘备是斥候,遇到敌人便会想出各种办法躲避,他这个躲在敌人腹地打游击的想法简直太及时了。

敌人在满霖州追寻宇骑的时候,他们已经在迷蒙山扎根。

动手修建工事,建立营寨,并融合了周围好多义军,形成合力,不断袭扰辉军。

平日都是小打小闹,今天是第一次较有规模的伏击,结果是大获全胜。

扈雷给参战将士庆功,同时派出斥候不断侦察。

哪里有辉军的辎重队伍,哪里就是他们的战场。

义军戏称为“断奶行动”。

斥候不断来报,他们劫的是送往魂图城的粮草,纨绔杨沛禹大发雷霆,勒令三天之内送粮草和其他物资去魂图城,否则他将以缺粮为由撤军回国。

他是刘戚的小舅子,干出多出格的事,肯定是小事,但对其他相关人员来说就是大事,胡启凡赶紧筹集粮草物资,重兵护送。

要想在三天之内把粮草送往魂图城,黑石沟就是必经之地。

如果绕路的话,估计十天也到不了。

两千辉兵护送,这可是一场硬仗。

手里虽有五千多人,但真正能打硬仗的只有自己的两千骑兵。

义军说好听是拿着武器的百姓,说不好听就是乌合之众,打顺风仗还行,若是处于劣势,绝对会溃逃。

扈雷和李青峰等人反复斟酌,最后决定打这一仗。

投入所有兵力,在黑石沟再次伏击敌人。

伏击点仍然和上次一样。

一个地方连续设伏两次,前后不过七天。

这样的战术义军都觉得纳闷,辉军更是想破脑袋都不会想到。

这次辉军吸取教训,派五个营押送物资。

两个骑兵营一千骑兵,两个步兵营一千步兵,还有一个辎重营五百人,专门驾车押运。

这个阵势对付一群蟊贼,有点大炮打蚊子的感觉,但为了让杨沛禹这个纨绔不再发火,只有做到万无一失,胡启凡才能放心。

将军粟钟红作战经验丰富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为人谨慎持重,有他率队更有把握。

粟钟红果然谨慎,每到一处,但凡他觉得不对劲,就会让队伍停下,然后向两旁射箭,确认没有埋伏再前行。

步步为营确实安全,速度却慢下来,以至于第二天不得不加速赶路。

到黑石沟上次的伏击地,粟钟红只是看了看两侧,破天荒没有让射箭,而是下令大胆前行。

“将军为何断定此处没有伏兵?”

骑兵营指挥李荣是个十足的马屁精,他故意这样问,就是为了拍粟钟红马屁。

果然,粟钟红做出运筹帷幄的样子道:“如果你是贼寇,你会在七天之内,在同一地方设伏两次?这次重兵保护,一群乌合之众早吓破胆了,根本不敢前来。本将巴不得贼寇伏击,若是他来,定然死无葬身之地!”

切!

你那小心劲儿,像是巴不得贼寇伏击的样子?

吹牛不上税,你就使劲吹吧!

李荣心里鄙视,却满脸媚笑道:“将军料事如神,智略超世,用兵如神??????”

彩虹屁笼罩下的粟钟红十分受用。

辉军继续前行。

见两侧没有伏兵杀出,粟钟红更是得意。

辉军一条长龙,两营骑兵一前一后,两营步兵把辎重车辆架在中间。

当大部分队伍过了黑石沟后,突然斥候来报,迎面杀来一千大宇骑兵,看装备是正规军无疑。

哪来的正规军?

粟钟红顿时懵逼,看着斥候质疑道:“你可看得清楚?”

斥候道:“将军,绝对是正规军,整齐的衣甲和制式长刀,匪徒哪来的这种装备!”

“列阵!”

不管是正规军还是匪徒,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既然敌人都杀过来了,那就扎扎实实打一仗。

宇骑进入视野,粟钟红仔细一看,果然是大宇正规军。

怪事啊!

这是我军腹地,哪来这么多正规宇骑?

莫非是他们?

粟钟红突然想到那支烧了粮草,然后莫名消失的宇骑。

如果是他们,倒是很难缠。

不过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如果自己把这股宇骑消灭,那就是大功劳。

“冲!”

粟钟红先派二百骑兵打先锋,准备凿通敌军,然

(本章未完,请翻页)

后三百骑兵第二次冲锋。

然后步兵结阵前移,利用步兵消耗敌骑。

殿后的五百骑兵,就是终结宇骑的生力军。

粟钟红对辉骑有信心。

扈雷也不傻,这个道路上,骑兵多了就会拥挤,凸显不出骑兵多的优势。

他派三百骑兵迎战。

局部战斗的优势要体现出来,把这二百辉骑吃了再说。

宇骑呼啸而出,标志性的破虏弩发射,二百敌骑落马一半。

距离一瞬就成几十步,宇骑收弩抽刀迎上去。

马嘶人吼,刀落血溅。

战争最是无情。

用敌人的命换取自己活着。

敌人不死,你就得死。

一条血路,双方相互凿穿。

这时第二波三百宇骑再次杀出,穿过的辉骑硬着头皮迎战,不用说全被杀光。

这么厉害的宇骑,肯定是他们无疑。

粟钟红令三百辉骑迎上去,忙让步兵严阵以待。

现在还不急着让那五百骑兵冲锋。

等五百步兵消耗着差不多了再一鼓作气。

骑兵正在交战,却听两侧坡上呐喊声响起,瞬间埋伏在山坡上的义军居高临下冲下来。

粟钟红抬头巡视,两侧足足有三千人。

他们又在这儿设伏?

娘的!

知道这样,我刚刚就应该让将士们万箭齐发。

粟钟红不知道的是,就算他万箭齐发也伤不到半个义军。

他们都埋伏在弓箭射程之外,辉军的箭根本达不到。

义军冲到一百步之内,开始边冲边抛射。

刹那间,道路被箭雨笼罩。

交战的辉骑见两侧杀出伏兵,顿时心生怯意,很快被宇骑击杀。

宇骑直接对阵步兵,步兵却频频回头。

说不上啥时候后背就会被宇军砍一刀。

被包饺子的滋味太难受。

“李荣,率你的步兵营,向左侧冲锋,将来敌杀死在坡上!”

“流漠,率你的辎重营,向右侧冲锋,不能让敌人冲下坡!”

辉军冲向两侧。

粟钟红看了看,暗道自己聪明。

刚刚道路被辉兵和车马堵死,现在总算有缝隙了。

(本章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