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7章 一个小兵的感想

第447章 一个小兵的感想

“你怎么来了?”

火甲满脸狐疑盯着于庆之。

往日都是派一个儿子来传递消息,今日却全家都出动。

看他一瘸一拐的样子,似乎腿部受伤。

而他的儿子个个都灰头土脸,神情颓废宛若丧家之犬。

于庆之没有理睬火甲怀疑,火急火燎道:“快带我去见头儿,霖州城有大事发生!”

听到霖州城有大事发生,火甲瞬间忘了怀疑。

这么重大的消息应该第一时间送出去,忙把于庆之等人让进门道:“头儿召会,正在里面发脾气,我带你们去。”

不过火甲也有点纳闷,于庆之的几个儿子看起来似乎有点不一样了。

然而和霖州城的大事相比,这种细节算个屁,忙紧闭大门,领着于庆之等人走向密室。

这是个大村落,都是些普通百姓,辉国将间谍窝点设置在此处,送消息方便,同时也增加隐蔽性。

间谍头子朗松正在密室咆哮,就听敲门声响起。

“笃!”

“笃!笃!”

“笃!笃!笃!”

一二三,只敲六下。

这是正常的敲门节奏,若是不符合这个节奏,或者多敲几下,就说明是火甲被胁迫敲门,里面人就会做好逃跑的准备。

现在节奏吻合,自然是火甲有事。

朗松突然被打断后,再都没有刚刚的那种骂人状态,不满道:“什么事?”

火甲小心翼翼道:“头儿,于庆之有急事,说是霖州城出了大事!”

密室门打开,于庆之等人进去,然后密室关闭。

火甲转身就走。

朗松正在火头上,免得迁怒于他。

走到外院,火甲后脑被重重一击,然后他意识一片混沌,慢慢倒地。

“都别动!”

刘波闪电一击,将朗松擒拿,刀尖点在喉咙处。

其余人拿出连弩,对准其他间谍。

事发太突然,间谍都没防备,被一下子镇住。

有两个人试图反抗,连弩声响起,二人瞬间倒下。

剩余几人乖乖束手。

朗松愤怒吼道:“于庆之,你这个叛徒!”

“啪!啪!”

于庆之挥起巴掌,甩了两个响亮的耳光,而后怒目道:“给我老实点,再多嘴多舌,割了你的舌头!”

这时候整个院落已被包围,屋内所有间谍均被擒住。

除了反抗杀死的,活着的共七人都被押进密室。

审讯就在密室进行。

拳脚自然制不服间谍,他们咬牙坚持,不肯招供。

刘波突然想起贴加官,便如法炮制。

他把火甲仰面绑在桌子上,先给贴了两张纸,也不招问,让其余间谍观看火甲痛苦挣扎的情景。

然后一刻钟贴一张,直至贴到第六张纸,火甲便不再挣扎。

朗松等人一直笼罩在恐惧之中。

纸成为杀人利器直接刷新他们的认知。

火甲痛苦的挣扎和身体的扭曲都达到恐怖的程度,让他们不自觉把受刑者想成自己。

火甲死后,刘波慢慢剥下他脸上的纸,一层一层展示,就像展示一件艺术品。

每一张纸都像极了一个面具。

刘波冷冷道:“谁还想试试?”

“我招!”

朗松恐惧上升到极值,心中的那根弦瞬间断了,第一个投降。

有投降的,自然也有死顽份子。

秦双不愿招供,刘波没有让他享受贴加官,而是晾在一边审讯。

审讯结束,刘波放开投降的间谍,把一把尖刀放在桌子上,让他们依次在秦双腹部捅一刀。

招供都招供了,自然不在乎捅这一刀。

一人一刀过去,秦双只剩下半口气了。

“你们也来!”

于庆之父子三人拿起刀,送了秦双最后一程。

双手染上同袍的鲜血便无退路,只能一条路走到黑。

这便是间谍的投名状。

接着刘波又率人摧毁了霖州城外好几个窝点。

到后来不用刘波说,那些死顽份子直接被投降的间谍砍杀。

这是在表态,也是杜绝后患。

死顽份子若是逃走,就会祸及他们的家人。

霖州城兵营校场内,正进行一场别开生面的列队。

孟青云、计文轩、廖彦文等官员坐在点将台上,士兵列队整齐站在校场。

“他叫邓士杰,之前是霖州一个默默无名的小兵,今天之后却是我霖州军中模范,你们且听听他做了什么”

谁都没有想到这就是孟青云的开场白。

而最先出场的却是一个小兵。

邓士杰超兴奋。

孟青云找到他,说让他在全军面前讲一讲他发现倒卖军械的过程,以及他的感想。

邓士杰构思好要说的内容,但在数万人面前,他顿时大脑一片空白,想好的话早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万众瞩目的场合,邓士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脸憋得比煮熟的螃蟹还要红。

没有逻辑思维便乱说一气。

“这次押送本来没有我,本来是赤兔马要去,谁知他闹肚子,便让我顶替。”

“赤兔马不是马,是个外号,他的真名字叫马图池,我们倒着念,便有了赤兔马。”

“有时候我们”

这说的都是啥呀?

尽说军中琐事,扯的太远了。

从军中琐事,邓士杰慢慢扯到重点。

“我一直纳闷,松木城在西边,胡秃子却把我们往南边领哦,顺便说一声,胡秃子也是外号,胡三通秃顶,我们私下里叫他胡秃子”

邓士杰东拉西扯,终于把经过讲到爬在土坡上看到的情景了。

“看到胡秃子把军械倒卖给辉国人,我浑身上下都是气,恨不得冲过去打他几个逼斗,质问他为什么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气归气,我也没有去送死,我要活着回去把这件事告给孟大人”

说到这儿邓士杰目光有点黯淡,“虽然越级报告我会受到严惩,但能把卖**揪出来,惩罚我就认了!”

“并不是我有多么高尚,我就是不想看到敌人拿着破虏弩,射死我们的兄弟。辉寇动不动就侵略我朝,多少无辜百姓和战友都死在他们的铁蹄下,我们要血债血还,而倒卖军械的人,他就不是个人”

正因为没有稿子限制,更显出真诚。

“我发现胡秃子倒卖军械的事,他的狗腿子乔柱便派翁戎和齐泰盛杀我。”

“当时我正准备悄悄回去,突然觉得脑后生风,忙滚到一边,齐泰盛的刀便砍偏我灵机一动,故意用言语搅扰他们,突然抱住翁戎的脚往坡下滚”

此刻邓士杰已经恢复正常,他讲得绘声绘色,士兵们瞬间被代入到惊魂动魄的场景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