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章 朕不会姑息养奸

第451章 朕不会姑息养奸

电掣被噎的说不出来话,燕喆出来帮腔道:“无论如何说,孟翰林的做法未免也太恶毒了,同朝为官,就算他官大,也不能强人所难。当着满城百姓的面,强迫钤辖吃屎,这让他以后如何抬得起头来??????”

“你这话听起来怎么就这么刺耳,什么叫强人所难?什么叫太恶毒?他俩签有契约,按契约走程序,何来恶毒和强人所难之说?要我说这就是荒吉洛自吞苦果!”

沈权出班厉色道,“霖州乃边关,战争就在身边,非常时期,得用重典。我觉得孟翰林做得对,既然签订契约,就得履行契约,否则人人效仿,霖州城岂不乱了套?”

“难道尔等希望孟翰林既要和敌人周旋,还要和此类官僚伤神?这种无理取闹的人,就该如此!以我看吃屎都轻了!”

“孟翰林多次说大宇薯亩产可达到五千斤以上,就连陛下都说等成熟后再做评论,荒吉洛却步步紧逼,逼迫孟翰林立下这种恶心的赌约,还在霖州城大肆渲染,要将孟翰林名声搞臭??????试问,这是一个下属该做的事吗?”

“如今大宇薯已成熟,亩产超过七千,当初怀疑的人不在少数,还有人以此弹劾孟翰林,请问,那些以此弹劾他的人,现在可曾有一点愧疚?”

“没有!他们不以为耻,反而变本加厉,在鸡蛋里挑骨头,捕风捉影来弹劾??????”

沈权越说越气,厉言斥责。

电掣、燕喆等言官开始反驳,沈彦等支持孟青云的官员开始反击,口水仗又起。

盛桢双眼微闭,他实在懒得听这种浪费时间的口水仗。

这时候范弘光出班,开始深刻剖析这次赌约。

说孟青云明知大宇薯就埋在土内,却故意不说明真相,设下陷阱诱惑荒吉洛入套??????一番剖析后得出,孟青云心术不正,如果以后当上大官,就会成为口蜜腹剑的奸臣??????

一般情况下,喷孟青云最多的是周兴朝,不想今天高官中范弘光却打响第一炮,强势诋毁孟青云。

范弘光心里恨死了孟青云。

他是一只脚踩进中枢的官,就因为孟青云揪出他的小辫子,这扇门就被堵死。

所以碰到弹劾孟青云,他必须帮腔。

有范弘光带头,言官对孟青云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攻击更加狠了。

双方吵得不可开交,一个尖细的声音响起,大殿内顿时静下来。

“陛下,霖州边关加密急奏!”

这机加密急奏来的太及时了,盛桢睁开眼睛兴冲冲道:“呈上来!”

边关急奏一般是先到枢密院,枢密使看完后再呈给皇帝,若是大事还得召重臣商议。

但加密急奏是大宇第一机密,必须先送到皇帝跟前。

皇帝先了解内容,再做进一步处理。

加密急奏有两份,而且非常厚。

开来内容不少。

盛桢逐一打开,看完神色都没有变化。

众臣很惊讶。

密奏上是啥屁事?

陛下既不高兴,也不愤怒??????若是平庸的消息,何必加密?

其实盛桢心里早愤怒到了极点,他平静是为一会儿彻底爆发做准备。

当然也有阴人的准备。

盛桢淡淡道:“朕记得不错的话,荒钤辖是范枢密使极力举荐,范相也保证了他品行高尚,为官清廉??????”

“是臣举荐!”

范弘光不清楚盛桢何意,心里嘀咕是不是荒吉洛惹啥祸了,不过看到皇帝的表情不像是惹祸了,但不论荒吉洛犯了啥事,举荐的事实却赖不掉。

“老臣确实说过这些话!”

范贤没有抵赖。

荒吉洛是他兄弟俩推出去的后起之秀,等以后做了京官,自然会照拂范家一门。

盛桢平静点点头,又道:“朕记得索勇曾由于战场犯错,官降三级,后来范枢密使和当时还在枢密院的唐希不断提意,又升了两级??????”

“陛下,索勇在边关连续立功,升官与他立功有关。”

范弘光小心翼翼道。

他也不知道情况,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这一次荒吉洛和索勇确实立了大功??????”

盛桢神色平静,把急奏递给汪忠道:“念!”

一听二人立了大功,范弘光和范贤松了口气。

第一封密奏,是荒吉洛在位期间,索勇等人倒卖军械八次,这次居然倒卖破虏弩,做为兵马司钤辖的荒吉洛,居然和辉国间谍同床共枕数年??????

这可是卖

(本章未完,请翻页)

国罪。

范弘光急了,忙奏道:“陛下,臣有罪,臣识人不清??????”

盛桢摆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话。

汪忠接着念第二封密奏。

如果说刚刚是一枚重磅炸弹,现在就是一枚核弹。

大殿内顿时被炸的寂静一片,众臣不由看向范弘光,跟前的官员甚至把脚步移开几步。

“陛下,臣冤枉啊!”

范弘光扑通跪下道,“铁子石战场抗命是荒吉洛送来的急报,臣对此事一概不知??????”

“好一个一概不知!难道你不加调查就直接下结论?”

盛桢突然怒冲冲道,“你看看索勇写给你的信,再看看边关将士的万人书,还有他们的供词??????荒吉洛等人就在押回来的路上,等他们来京后,你对他们也说一概不知!”

“来人!摘下范弘光官帽,押到龙城府审理!”

早有军士上前,将范弘光官帽摘下。

完了!

范弘光瘫软在地。

“沈府尹,鲁枢密使!”

“臣在!”

“此案着你两人审查,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朕不会姑息养奸!”

“臣遵旨!”

??????

几日后,荒吉洛等人押回京城。

经审理,与奏折上写得一样。

只是挖的更细,把一些私密的事情也挖出。

范弘光彻底无话可说,只好招认。

整个京城震惊。

百姓甚至堵在龙城府门口声讨卖国贼。

最终御批,荒吉洛等人以叛国罪全都斩首弃市。

索勇到死才明白着了孟青云的道。

与此两件事有关官员全部追责。

范贤罚俸半年,范弘光抄家,并贬到琼州当县丞。

从从二品高官直接撸到正八品,这是从天上打到地狱。

两支快骑带着圣旨迅速奔向两个地方。

一支到唐希服刑的地方,唐希罪加一等判死刑。

一支去了梧州,铁子石父子平反,释放并嘉奖其妻和幼子。

(本章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