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8章 又是一年

第538章 又是一年

一路上,不停有人向秦德威道喜,称谓从秦翰林升级为了秦学士。

原来也有地位比较低的人喊过秦学士,但那都是夸大其词的尊称,而且也不多。

但从今起,可以正儿八经的被称为学士了,侍读学士这么叫没问题。

走着走着,出了承天门,张学士和秦学士便分道扬镳。

一个向左走,出长安左门,去翰林院上班。一个向右走,出长安右门,回家养伤。

关于这个伤势,秦学士打算养到明年再说了。

张学士走了几步,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漏掉了什么,回头喝道:“你慢着!去翰林院,我还有话要问你!”

秦学士无奈,只能随着张学士进了翰林院,然后又去了没有外人的状元厅单独谈话。

张潮低声问道:“你刚才说了句,过了这两年朝廷若不太平,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秦德威随口答道:“没什么别的意思,朝廷里不太平的时候,总是比太平时候多啊,所以说未雨绸缪。”

张潮在当年,参与过大礼议,堵过左顺门,然后十年冷板凳,对涉及到嘉靖皇帝亲爹的相关问题很敏感。

“老夫刚才在路上,突然醒悟到你的居心叵测!”张潮严肃的说。

秦德威不满的回应道:“哪有老师这样说学生的?什么叫居心叵测?”

张潮没搭理秦德威的打岔:“你是不是故意提出献皇帝这样的新谥法,试探皇上的态度?

现在可能有些朝臣已经看明白了,在皇上心里,大礼议还没有结束!不然皇上也不至于为了献皇帝这三个字失态。

既然皇上心里的大礼议还没有完事,那迟早还会有风波纷争,所以你才会说,过两年朝廷不太平。”

秦德威很欣慰的点点头,称赞道:“看着老师大有长进,吾心甚慰啊,今后可以交给老师更多的重担了。”

张老师忍住了打人的冲动,他更想明确知道,秦德威所说的“重担”是什么意思,将来会不会有机遇。

现在的他可是一个正三品阁部候补人选!

在张老师充满期待的眼神里,秦德威就安排说:“现在有个重担,请老师你去推动吧!

皇二子降生,应当有大赦,老师你可以上疏说说这个事,想办法运作,把那冯恩赦免了。”

秦学士感知到,张学士的情绪出现了一些波动,为安全起见,便起身告辞了。

回到家里,恰好在大门遇见了曾后爹。

自从秋审完了后,刑部、大理寺这两个衙门就清闲多了,所以曾后爹每天也可以早早回家了。

走进前院,秦德威忍不住叹道:“曾老爷啊,你又挡我道了。”

曾铣莫名其妙,这又是什么怪话?

秦德威陈述了一个事实:“刚才在文华殿,皇上下旨,升了我做从五品侍读学士。

只说品级,距离曾老爷你这个正五品也只有半步之遥了。你再不努力,就要挡住我前进了,更别说我这是词臣。”

曾后爹瞠目结舌,这捡来的便宜儿子,究竟是个什么怪胎?

恍恍惚惚的回到内院,曾铣对周氏道:“这京城没法呆了。”

嘉靖十五年的最后一两个月时间,秦德威依然大隐隐于朝,手头各项事务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隔壁詹少卿已经搬走了,原有房屋还都挺新,秦德威也懒得重新装修了。

先雇人彻底打扫了一遍,然后打通了两边通道,陆陆续续开始各种搬迁。

秦德威带着徐妙璇往新家搬,王怜卿带着五个小娘子往旧家搬。

而且以后就有两个大门了,这边新家大门是秦府东府,原有的大门是曾府西府。

御马监开始清退近年来所侵占的土地,这批数目是二十万亩。

其中的永定河边一万五千亩地,被秦太监私吞了,又租借给锦衣卫指挥同知徐妙璟来开发。

徐小弟摩拳擦掌,正在积极招徕庄户,准备来年大干一场。

秦德威听了几次情况介绍,就撒手不管了。

因为他将来就算要用地,暂时也用不着那么大,干脆就让徐小弟先去折腾吧。

在不知不觉中,嘉靖十五年过去,嘉靖十六年到来了。

在秦德威的印象里,历史上的嘉靖十六年是非常特殊的一年。

这个特殊的含义,并不是说嘉靖十六年有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大事件。

甚至情况相反,嘉靖十六年乏善可陈,没什么值得一提的大事。

如果要搞个历史评选活动,选出嘉靖朝最平静的一年。秦德威估计,嘉靖十六年肯定会当选。

了解历史的都知道,嘉靖朝前期是政局不停折腾,首辅换过七八个;后期则是北有鞑虏、南有倭寇,争相入侵;大后期财政总危机爆发。

在这样的背景下,嘉靖十六年的平静,就是如此的难能可贵,这就是嘉靖十六年最特殊的地方。

想及此处,秦德威不禁暗暗感慨,如果时局一直能像历史上的嘉靖十六年这样太平安宁,也挺好的。

但很可惜,人的自私与欲望,是不会让朝堂永远平静的。

虽然没有大事,但也有秦德威比较关注的小事。

比如嘉靖十六年又是乡试之年,秦德威就琢磨着,自己如今身为侍读学士,地位也算够格了,要不要想办法回南直隶主持乡试?

以后探亲假很难请到,回南直隶主持乡试就是一次机会。

另外嘉靖十六年还有一个非常特殊的情况,嘉靖皇帝的绝大多数皇子都是在嘉靖十六年出生的。

这一年,嘉靖皇帝又生了五个皇子,只是大多数夭折,以后嘉靖皇帝就再也没生出皇子了。

后来继承大统的皇三子裕王,也是在嘉靖十六年正月出生的,也算是给庆祝新春的朝廷又增添了几分喜气。

在秦学士家里面,也出现了喜事,妾室王怜卿也有了身孕......同样让秦家这个新年更加喜庆。

徐妙璇虽然表现的很高兴,但她内心深处更焦虑了。

外室偏房一个个的都有了动静,让正房实在压力山大。

对此秦德威也无可奈何,他已经很努力了。

等找个机会,让专家小仙姑给徐妙璇再开点药,看看有没有效果,说不定就能化解了双方恩怨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