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四章 问鼎之轻重(下)

第七百零四章 问鼎之轻重(下)

夏首辅和严阁老之所以愤怒,就是因为有被突然偷袭的感觉,而且暴秦也太贪得无厌了!

你秦德威竟然还敢想预机务?除非从他们两个阁老身上踩过去!

被数十道目光聚焦的秦德威秦学士眼观鼻、鼻观心,站立如松,安静如鸡。

今天一直没说话的户部尚书王以旂忽然开口:“其实,詹荣所言,也是可行。”

兵部尚书王廷相对夏言递了一个“抱歉”的眼神,也开口道:“确实可行。”

部院七个正堂官,合称为七卿,是外朝的“七巨头”,瞬间就有两个出来支持秦德威了。

但公认的外朝之首是吏部尚书,许瓒许天官有点愤慨的说:“秦学士不要得陇望蜀!”

提名秦德威的詹荣便对许瓒说了句:“冢宰你也是入阁候选人,为避嫌疑,你还是不要说话,更不要直接点评其它人了,以免被人质疑为贪图权位。”

这话错倒是没错,也符合大明官场的潜规则。哪有一个候选人亲自抨击另一个候选人的道理?还要不要文人谦谦君子的表面功夫了?

心情大起大落了一个轮回的左都御史霍韬也想说几句,“我以为......”

詹荣连忙又堵住了:“总宪你一样也是被提名过的候选人,最好也别说话了!”

本来有资格打骂秦德威的礼部尚书张潮想了想,自己似乎也是“候选人”,同样失去资格说话了。

于是吏部尚书、左都御史、礼部尚书这些舆论上很强势的部院大臣,忽然间集体失声。

而其余四部尚书里,相对强势的户部尚书、兵部尚书,刚才已经表态支持秦德威“入阁”了。

又剩下两个有资格说话但是还没表态的尚书,分别是七卿里最弱鸡的两个,倒数第二的刑部尚书毛伯温、倒数第一的工部尚书甘为霖......

毛尚书和甘尚书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分别看向夏首辅和严阁老。

怎么才能装成主导舆论非常熟练的样子?在线等,挺急的。

刑部尚书加工部尚书,而且还不是一伙的,去打肯定一伙的户部尚书加兵部尚书,正常情况下完全没有胜算啊。

詹荣便也跟着看向夏言和严嵩,主动问道:“二位阁老是否打算极力反对秦学士到底?”

夏首辅和严阁老刚才只顾得愤怒,还没来得及多想,见到此情此景,忽然也懵了。

他们总算明白,为什么刚才隐隐然觉得不对劲,他们总算也明白,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了。

也难怪秦德威今天一反常态的不停装怂,怂来怂去反复横跳,结果几个强力外朝部院大臣都成了被提名的阁臣候选人!

然后在如今这个局面下,这些被提名的大臣就失去了话语权,相当于被前期拉锯战消耗掉了!这就是秦德威一直装怂的目的!

秦德威手里有三个尚书,消耗掉一个最弱鸡的礼部尚书还剩俩强势的;

而夏言消耗掉许瓒,严嵩消耗掉霍韬以后,他们各自就只剩一个了,而且剩下的还都是最弱鸡的!

本来秦德威是一对一有优势,但一对二打不过,现在变成一对二还占优了!

但无论如何,夏言和严嵩都不想让秦德威入内阁,天下所有人都可以入内阁,唯独秦德威不可!

正当夏言和严嵩组织语言,准备说话时,安静了好一会儿的秦德威这时候忽然开口道:

“我知道的,无论别人如何举荐,无论有多少人举荐,二位阁老于公于私肯定要反对我的。”

两人纵然有千言万语,顿时也噎住了。

如果外朝廷推秦德威真的成了声势,但所有在位阁臣却极力反对到底的话,那就有点类似于后世的国会和政府打架酿成“宪政危机”了。

说实话,在这个人没有明显劣迹的情况下,阁臣们还要死命反对外朝的廷推结果,其实也是有点“没品”和“犯规”的行为。

这里已经没法呆了!夏言作为首辅,已经掌控不住局面了,拂袖道:“我去觐见皇上,请圣意裁定此事!”

严嵩犹豫了片刻后,也说:“同去。”

“慢着!”秦德威一个箭步上前,拦住了两位阁老,劝道:“不至于!不至于!”

夏言狐疑的又看向秦德威,难道他想退让?

秦德威又清了清嗓子,对廊房里大臣们说:“本官自从入仕至今,经历过六次升迁,皆由皇上亲自简拔,从未曾假手于他人,也从未经历过推举!

君恩若此,本官自然倾尽所有以报君恩!是以本官也只接受皇上之雷霆雨露,皇上安排什么,本官也就做什么,不必领受其它推举了,也不会另有所求!”

这几段话仿佛突如其来却又恰到好处,让众人都有点麻了。

你秦学士是趁机装逼炫耀呢,还是借着时机表忠心呢?亦或兼而有之?

然后秦德威又对詹荣道:“詹大人的好意,本官也心领了,但是大可不必,本官并不需要被推举!”

夏言恍恍惚惚,秦德威这算是退让吗?还是有意试探,并在外朝大臣面前明确秀肌肉?

只怕过了今日,在天下官场的普遍认知里,秦德威会被认为等同于阁老的存在!没人再感觉什么水货大学士了!

而严嵩喃喃自语道:“楚子伐陆浑之戎,遂至于洛,观兵于周疆,问鼎之大小轻重焉。”

楚庄王问完鼎就退走了,但能说明楚庄王怕了吗?

自家儿子说得没错,就该死命专心的力挺礼部尚书张潮入阁!想别的都没用!

不该三心二意的私心杂念太多,绕来绕去的被秦德威所利用,成为了秦德威刷威望的背景板!

众人都无话可说的时候,又听到秦德威说:“至于推举阁臣,我看来看去,还是霍总宪最合适。无论从年纪还是资历来看,都最为恰当!”

已经放弃希望的霍韬猛得抬头,心里又剧烈的跳了几下,再看秦德威忽然又感觉眉清目秀了。

秦德威停了一下,让众人消化完自己的意见,便继续大义凛然的说:

“虽然我与霍总宪往日多有嫌隙,但向朝廷举荐人才还是要出于公心,本官向来也是秉持唯才是举的准则!

况且霍总宪于皇上有议礼大功,早就该入阁了,所以也是为君分忧,酬谢功臣!

我话讲完,谁赞同,谁反对?”

------题外话------

再次感谢大家!!!从没见过本书月票名次这么高的时候,终于有点准万订书的气势了!!印象里上次有这个名次时,还是七年前写大明官的时候!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