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篇 第二百一十六章 整个世界颠倒了

新篇 第二百一十六章 整个世界颠倒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https://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个青铜瓶,能有四寸高,瓶肚浑圆,截面直径能有两寸,瓶颈纤细,带着斑斑点点的铜锈。

它从数十里外的黑色海面上漂过,换个人根本不会注意到,但王焰的精神天眼看的清楚,能够观察到瓶身上的细密纹理。

那条火红色的还真鱼一闪而没,已经不见。

既然这样,那就先捞瓶子。他抛线,嗖的一声,划过淡淡的雾气,飞出去数十里,精准将那瓶子给缠上并钓回来了。

制于钓鱼嘛,不急,当知道这片海域中还有还真鱼后,王焰就彻底放心了,回头他要全力垂钓这种稀世奇珍。

青铜瓶不大,但是很精美。斑斑铜锈下有兽面纹,也有踏着浪花的仙子,相当的生动美丽,还有星河游涡,像是连着异世界,流动道韵。1

“这年头,哪都碰到漂流瓶,连异海中都有,不知道谁投的。“他颇感好奇。

王翻过来调过去地看,没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然后看了看瓶口那里,是铜质塞子,刻着一些密密麻麻的文字,似是某种封印纹理。

他皱眉,将杀阵图准备好,谁知道这瓶子中有什么。

他将御道旗当撬棍使用,先敲了敲青铜塞子,然后用枪尖部位尝试将它撬出来。

可以说,将违禁物品这么用,真的是最为质朴的方式,回归原始工具的使用状态。当然,被外人看到的话,估计会瞠目结舌。

在没有破坏青铜塞的情况下,砰的一声,路海将它给撬出来了。

瞬间,

一片绿雾冲了出来,爆发的很猛烈。符文赶紧退后,并严加戒备,别又是某种剧毒吧?

零气很浓重,一个绿发老者霎时间凝聚成型,能量波动很强烈,最起码应该是天级中后期的生物。

“道友你救我脱困了?”他开口问道,一副很激动的样子,拾头望天,叹道:“终于重回世间,道友,我一定要好好地报答你

“前辈,我也只是意外在水中发现青铜瓶,瓶塞本来就要脱落了,不敢居功。”符文说道。

“这样啊,你是一位真仙?”绿发老者问道,活动筋骨,周身妖族王焰流转,确实是天级中期后期的强者,在快速吸收超凡因子。1

“是的,见过前辈。“

然后,绿发老者直接就发难了,马虎感应并确定他的境界道行后,没有任何坚定,探出一只绿油油的大手,一把向着他的脑袋抓来。

“人族真仙,让我喜欢的气味儿,过来吧你,让我看看这么多年逝去,异海怎么样了。”

绿发老者恩将仇报,对符文下手,这明显是要直接搜魂。

他大笑道:“老祖我终于脱困了,哈哈…路海子不灭,坐等诸贤带领我等反攻!“

所有这些都是电光石火间的事,他所谓的开口说话,都是指微弱的精神波动,可在瞬间表达出来。包他大手临近符文的头皮了,毫无疑问,这是以一头非常凶悍的老妖魔出世,不是什么善类!

噗!

让他愕然,对面那个青年拎着一杆小破旗子,没什么剧烈的能量波动,只是轻轻一抖旗面,他的那只手臂没了。

接着,他被对方用旗面扇在脸上,当场半颗脑袋就破烂了,血混着碎骨与牙齿炸飞出去,极其恐怖。

他都接近天级后期了,是海中的一名大妖,但是却被这旗面压的动弹不得,让他震撼而又恐惧,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说说吧,你是谁,鱼骨殿什么来历,异海什么状况?”路海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直接逼问。

绿发老者艰难的咽下去一口唾沫,感觉身体都在发抖,那面没有复苏的旗子压制的他灵魂颤栗。

这和他预想中的情景完全不一样,不是大妖脱困,王者回归吗?怎么转瞬间他就成为了阶下囚,从人间被打落进十八层地狱。

“我是鱼骨殿的一位天妖,当年钓人的时候,不小心反被人钓了。结果对方看不上我的血肉,觉得没什么药性,将我封印,重新扔回异海中。”他半颗脑袋都没有了,但还是快速开口,模样有点惨。

符文一听就想打他,又是一个厌恶钓人的鱼?

他有些狐疑,这异海什么状况,这里的怪鱼似乎都在钓人?

“异海,怎么回事?”路海问他,对这里两眼一抹黑,什么都知道,而那坑人的手机奇物没一直出现。

绿发老者说了一些情况,在他的话语中,异海几乎就是天地的全部,是浩瀚无垠的一片大世界。

很快,符文得到一则惊人的消息,这群强大的怪物、鱼类等,厌恶在海中去钓璀璨星空中的生物。

一切都反过来了,这是一群钓人的鱼!

但是,灿烂的星海呢?符文抬头仰望,他可是压根就没有看到过一颗星星,飞上高空也没见到。

甚制,他发现了丝丝缕缕的混沌,没有日月星辰。

而且,他就是从那最高处掉下来的,开辟了一个混沌漩涡通道,直接被一条鱼给钓过来了。

“当然,星空中的那些生物,那些外来者,也在钓我们,彼此差不多。”绿发老者告知情况。

那些前来垂钓的外来者,疑似异人和他们的族群后裔!

符文一怔,怪不得叫异海,手机奇物曾经提醒与暗示过他,和出没的生灵有些关系。

路海子,是异海中一位很强大的异人的洞府,曾经和星海中的异人争斗过,彼此互有胜负。

“异人也亲自垂钓?”符文心头有些己者,这地方有些高深莫测了,万一遇上拎着超级违禁物品的异人,他会十分安全。

“争斗很多年后,异人已经很少下场了除非有顶级造化出现,比如残破的直圣宫殿倒塌,落入异海,或者旧时代的神圣器物出世,亦或是新圣的残骨从天外飞落下来,才会有异人出现,争先垂钓,以及血战等。”1

按照他所说,异海极其神秘,一些神圣奇物出世时,居然会有部分落入海中,连鱼骨殿的异人老祖都不明白。

平日间,大多都为海里的生物,以及异人族群后人等在异海寻机缘。

“璀璨星空在哪里,日月星辰呢,我怎么没有看到一颗?”符文问道,他可不想被困在这里。

“这是海底啊,肯定没有星月。”绿发老者诧异。

路海发呆,抬头望天,灰蒙蒙,有丝丝混沌,而脚下是岛礁,近处是一望无际的黑色汪洋,怎么觉得整个世界颠倒过来了?

趁他出神,遥望天外之际,绿发老者发很,他确定符文是真仙,所倚仗的只是那件没有复苏的旗子。

他想直接干掉这个人族真仙,制于小旗都没有激活,估计未被炼化吧?事后归他了他扑杀符文,浑身都是天妖路海。

噗的一声,符文条件反射,旗面一抖,将他震的四分五裂,天妖血迸溅,元神炸开,而后形神俱灭。

“坏了,还没问完话呢,就给打死了!”他跺脚一叹,颇为后悔。

“我…&!”绿发老者最后的一缕残念,感应到对方的悔意与精神波动后,简直是死不瞑目,他可是一代大天妖啊,就这样被人随意戳死了?

他的死真是微不足道,无声无息,他还想着破封印而出后,王者归来呢,有超绝世之志,不想瓶开即灭!!

符文叹息,就这么把人给弄没了,他还有很多事没问呢,比如岛礁上的五根钓竿什么状况?

还有,怎么安全的回去,他不想和异人撞上。

另外,那头银色怪鱼什么品种,他直接吃其血肉算不算暴殄天物,那火红的还真鱼在这片海域多吗?

他有一大堆的问题,可惜,痛失解惑者。

“唉,天妖啊,就这么没了,一路走好。”符文摇头。2

他顺手就要将青铜瓶扔进海里,但是想了想,捡起一块银色鱼骨,随手刻了些图文,放进瓶内,将青铜赛堵住瓶口。1

一朵浪花捡起,他将青铜瓶扔回海中,出乎他的预料,瓶子发光,荡起涟漪,而后嗖的一声沉下去了。

符文惊愕,赶紧以精神天眼追踪,但是,自从杀阵图发威后,这片海域明显深沉莫测了,他的天眼都望不穿了。

他只追踪到一小段距离,那青铜瓶是真的在发光,波纹流动,它直接向海底最深处钻下去了。

“老妖是被人钓上去后,又装进瓶子里给扔回海中,回到了这所谓的海底一侧,我现在扔出去瓶子,它是要到暗淡星空那一侧?”符文惊异。

接着他又皱眉,老妖在海底这边漂流了很多年才被他捡到,他扔出去的青铜瓶,不知道多少年后会被人重新发现。

事实上,有些意外,在海的另一侧,也就是所谓的“海面”上,星空己者,如水的银辉酒落在海面上,波光券券粼《,很有生气。

最近这些年,异海垂钓的生灵有增多的趋势,他们可不只是在钓异种神鱼怪物等,还有其他稀世奇物。

眼下这片海域就有一些人,不算冷寂,甚制称得上寂静。

这里所谓的垂钓者,什么生灵都有,有化成人形的,也有保留着本相的,如一头金色大鹏鸟,正在清点鱼获呢。

另一边,一头黑鹤快速起竿,引发一片惊呼声,它钓上来一座古洞府,残留着无比繁奥的王焰。

“造化啊,最近海水中偶现的虚空裂缝,不时出现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鹤兄好运气,这该不会是旧圣时期的洞府吧?”

有人无比美慕。

就在这时,-海下波纹荡漾,冲出来一片流光。

瞬间,在场的生物快速抛竿,甩开规则鱼线,去捕捉那发光物。

“哈哈,我的运气比较好,此物离得最近,归我了。”一个身材非常火爆,曲线起伏,但是却长着清丽面孔的女子笑了起来,无比苦闷。2

“咦,居然是一个青铜瓶,不知里面有什么。”她蹙眉,不是想象中的洞府,以及其他天材地宝等,略微不满。2

在所谓的“海底”世界,符文正站在岛礁上,周身发光,血肉中王喧密密麻麻,他一边修行,逐一运转各种制高经文,一边在垂钓火红的还真鱼,提升道行和捕获造化两不误。2

五月就要结束了,还有月票的书友别忘投出来,好吧,我昨天就想写的,给忘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