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3章 缴枪不杀

第853章 缴枪不杀

镇公所大院,一个亮着灯的屋里。

一个治安军站在桌子旁边,歪脖子夹着话筒,一只手按着电话机,另一只手使劲的摇动电话摇柄刷刷响。

另一个治安军背对着门口,坐在凳子上喘气儿喝水。

屋里还有第三个人,一个年青女人,面向门口,坐在喝水的治安军桌子对面,正磕着瓜子儿…应该是接线员。

听到外边传来的声音,半天没摇通电话那位转头看向门外:“什么声音?是谁在外边鬼叫?”

喝水那位头也不回:“你耳聋了么?那守门的倒霉蛋崴了脚。”

问话的治安军收回目光转回头,继续摇电话…

女接线员忽然抬头,看向门口:“哎?你谁啊?”

女人对面那治安军抬头,诧异的看着女人:“你说啥?”

女人没理会这货,继续看着他背后:“哎…我说你聋了么?”

门口站着一直紧随着治安军的侦察员,他没有直接跟进屋,在门口观察了一下,直到看清了屋里的情况后,手中的驳壳枪平放,正准备大叫缴枪不杀...

年轻的侦察员虽然参加过很多次行动,但却很少...跟女人说话,被那女人这么一问,竟然着了急,脑子开始发懵...

驳壳枪机头也忘了压下来,鬼使神差之下还顺口答了一句:“呃…我是...吴中昌派来...打电话的…”

两治安军一转头、一回头,立即看到门口站着的年轻人竟然把枪口对着屋里,吓了一跳,立即警惕,正要喝斥...

“吴中昌?那狗东西?...怎么?你们又接到了大买卖?”女人听到侦察员的话,眼珠子立即发亮,语气中带着惊喜,连珠炮似的问话生生将治安军喝斥声憋了回去。

侦察员咬了咬舌头,总算回过神来,立即明白了这女人把他当成吴中昌的同伙,说明这女人肯定跟吴中昌有啥关系。

侦察员好呆经过大狗手下的人训练,并且还上过战场,胆量、随机应变能力都不差,关键是九营搞到的电话也全上缴到了团部,所以,他除了看到过平原上的电话线...压根儿就没见过什么是电话!

更没见到有人在“打”那叫电话的那什么玩意儿...

“哎...问你话呢小子!你看着姑奶奶发什么愣?”

得先弄清楚情况再作打算,侦察员脸上忽然挂了个笑容:“呃...他刚刚...倒确实接了个大买卖...”

女接线员点了点头:“那你得排队等会儿,等这电话打完了,姐姐就给你摇电话...”

排队?侦察员愣了一下,老子来...就是要让你们打不成电话…

老子是要来抢电话的...

可是电话...在哪呢?

院里怪叫声不断,后边的老兵被跟上来的敌人缠住,自己一个人对付三个...

俩治安军的步枪都靠在墙边,现在动手的话...那女的暂且抛开不算...倒是直接开枪将屋里的个敌人打死,然后再审问这女人,好像是个好办法!

屋里三位都以为他是吴中昌一伙的,根本不理他,侦察员觉得正是动手好时机,立即抬起枪口,酝酿了一下…咳咳…准备扯嗓子叫这几位不许动...

此时,跟在他后边又窜过来一位。

这位应该是镇公所某个小官,正准备进门,见有人背对着自己挡在门口,直接伸手,一把将在门侦察员推了个趔趄:“你挡在门口干什么...”

桌子上的电话被摇得快冒烟,焦急的治安军不断对着话筒,喂喂了半天也没接通。

刚进来那位抢了门口位置,根本没理会被他推到一边提着驳壳枪的侦察员,直接对打电话的那位嚷嚷:“哎哎...电话打通了没有?”

“没有,俺觉得,可能是电话线被游击队给破坏了。”站在桌子边旁边治安军继续摇电话,嘴里赶紧回答。

门口那位皱眉:“我马上安排人去查看线路!”

说完,一阵风似的转身离开。

完全将提着驳壳枪的侦察员直接晾在一边。

脖子上夹话筒的那治安军仍然不死心摇电话。

背对门喝完水的那治安军,这时候竟然开始对女人打趣:“我说四嫂子,你就真不担心四哥他们?”

“有什么好担心的,在这一带,有谁敢打俺当家的主意?”女人继续嗑瓜子,也没理会门口那提着驳壳枪的侦察员。

“四哥他被游击围了!”见这女人还不知道情况,坐着的那位心里似乎...有些得意。

“被游击队围了?你扯吧...游击队敢跟俺当家叫板?”女人根本不相信。

屋门外院子里嘶吼怪叫声继续传来,摇了没电没摇通电话的治安军心情不好,对门外吼了一嗓子:“俺说这大半夜的鬼叫了这么久,你就不能消停一会儿?”

回答他的...

却是一声重物跌倒声与惨叫声,那叫声凄凉而悲壮。

坐着的那位忽然意识到那叫声不大对劲,立即转身,顺手将他身后刚站稳抬起的驳壳枪一巴掌给推开:“你小子玩个破枪可别把枪口对着老子!”

说完直接跑到门口,还没等他来得及探头查看状况,一个黑影踉跄着直接冲进他的怀里。

一股血腥气扑面而来,这货吓了一跳,这大半夜的尽出怪事,赶紧把来人推开。

借着屋里光线,看清摔倒的这位面孔...这不是治安军的国术教官么?

下意识对地上满身上血的教官敬礼:“教官好!”

说完后才发现他扯着的教官双手正捂着脖子,有些惊讶地问:“哎,我说你崴个脚怎么搞得脖子上出了个喷泉?”

紧接着,黑暗中又冒出个人影,一把刺刀带着一串血珠划了过来,直接划过站在门口说话的这位脖子。

两个身影先后摔倒在门口,看呆了屋里的一男一女。

直到一个满身是血的陌生面孔出现在门口,看了看了屋里情况,直接质问门口提着驳壳枪那位:“你都进屋半天了,愣在这里干什么?看热闹当观众?”

在屋里还活着的两个人惊异目光中,门口年轻有些不好意思:“嘿嘿,我看了,院里除了这其他屋好像没别的人,那电话线应该是被李响他们给剪了,我就是看看...看他们...能玩出什么花样!”

拿着刺刀的侦察员厉声:“赶紧干活,你忘了老子平时怎么跟你交待的?很多人都是占了上风后,没有及时动手弄死敌人反而死在敌人手中。”

“那好吧!”在屋里剩下的一女两男惊恐的眼神中,年轻的这位终于举起驳壳枪:“都别动,老子是八路军!嘿嘿,眼下...这里由老子接管了!”

电话哐当一声掉在桌子上,摇电话的那位举起手瑟瑟发抖,那女人更是直接吓得瘫坐到地上。

刚进来的老兵怒了:“老子让你弄死他们!你鬼叫什么缴枪不杀?”

“你看...他们都投降了,老秦说了,咱们不杀俘虏!”

“老秦?他好像没在吧?”

“没在也不行!”

“刚才捅吴中昌的是谁?”

“那时候...他还不是俘虏!”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