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三体(终)

番外 三体(终)

观众看的都绝望,何况片子里的人。

有开枪自杀,有纵欲狂欢,有暴乱残杀,有逃避躲藏,城市秩序荡然无存。

“这种事,政府怎么就不制止?”

王潜源骂咧咧道:“真不如让水滴把它撞掉算了。”

”怎么制止,他们完全合法,如果采取行动,犯罪的是政府,这个时候,警察和军队什么也干不了。”

叶秦冷漠中透露着无奈,仰望天空,“我必须走了,要不这座城市真的要毁灭的。”

“为什么?”

“因为水滴是来杀我的!”

叶秦毫不犹豫地驾车离开,因为交通已经瘫痪,拥挤堵塞,驱车沿着空中高速公路全速行驰。

“北半球注意!北半球注意,水滴减速时亮度增强,现在你们用肉眼能看到它!”

车上的电视机里,水滴呼啸而来。

人类地面的防空力量束手无策,在强烈的电磁波干扰下,高精尖的武器沦为没有眼睛的破铜烂铁,在释放的假信号里,各地相互残杀。

电视中的图像突然模糊起来,声音也变得嘶哑不清,与此同时,群鸟从山中惊飞,荒野里的野兽玩命逃窜。

抬头一瞅,才发现水滴就出现在自己的上空,巨大的火球,裹挟浓浓的烟雾,拖长浓烟的长尾。

叶秦干脆把车开到一个三面有山的U形谷地中,把电视机从车上拿下来,带着它走到空旷的沙地上坐了下来,静静地等待死亡。

然而,水滴没有攻击,没有坠落。

突然,触底反弹一样的转向,当着叶秦的面,开始向太阳发射出强烈电磁波,频率则覆盖了能够被太阳放大的所有波段。

叶秦痴痴一笑,像被抽去了什么,软瘫地躺到沙地上,喃喃道:“完了,完了。”

“罗老弟,什么完了?”

“它不是来杀我的,是来封死太阳的。”

“太阳?”

王潜源望着落日的余晖,满腹不解。

但此时,叶秦已经疲惫不堪,重新回到车辆,跟王潜源返回城市,就在返程途中,沙漠变成了一张璀璨的光毯,密密麻麻地闪烁着,仿佛是萤火虫的海洋。

车灯一照,才发现全是人。

“主啊,救救我们吧!”

人群全都高呼罗辑是救世主,并跪在车前祈祷。

”我们的神,拯救世界吧!伟大的代言人,主持宇宙的正义吧!救救人类吧!”

人群的最前头,是两个人。

一个是杰西卡查斯坦,一个是卷福。

“咒语生效了?”他试探着问。

人类在绝望之际,翻找任何可行的计划,甚至那个古代的笑话——面壁计划,恒星诅咒是真的。

卷福严肃道:“面壁计划被重新启动,你是唯一的面壁人。”

这一刻,全世界都聆听着罗辑的声音,守在前面的媒体们迫不及待地渴望传播叶秦的圣训。

他在要求城市恢复秩序,在一片寂静的夜空之中,对王潜源揭开黑暗森林法则。

画面不由进入宇宙星空,伴随叶秦的画外音:

“宇宙就是一片黑暗森林,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像幽灵般潜行于林间,连呼吸都小心翼翼。

他必须小心,因为林中到处都有与他一样潜行的猎人,如果当他发现别的生命,不管是不是猎人,能做的只有一件事。”

“猜疑链、技术爆炸,总结起来,一、让你知道我的存在。二、让你存在下去,对我来说都是危险的,都违反第一条公理。”

“你很聪明,大史。”

“这一开始我的脑瓜还是能跟上你的。”

叶秦在黑暗中沉默了很长时间,他的脸在火星的微光中浮现了两三次,“已经结束了。”

“结束?你说的宇宙文明图景呢?你在得知我的存在后……”

“交流和沉默都不行,只剩一个选择。”

叶秦语气凝重道:“开枪消灭它,在这片森林中,他人就是地狱,就是永恒的威胁,任何暴露自己存在的生命都将很快被消灭。”

“操,黑,真他吗的黑!”

画面一切,叶秦在出席的听证会,也揭示了黑暗森林法则,然而,没有太阳,他没法发射诅咒。

与会代表以苏醒他的妻儿为要挟,想用利用救世主威望来推动一个耗资巨大的项目,雪地工程——

为了追踪三年后即将到来的其余9颗水滴,地球舰队联席会妄图利用恒星级氢弹和海王星的油膜物质,围绕太阳制造一圈太空尘埃云,以便水滴穿过这片云层时,会像踏过雪地一样留下脚印。

于是,叶秦只能答应,而且一干就是两年,在完成之际,当着全人类宣布“雪地工程”,结果人们发现,单纯的探测任务却提不出更新的人类救世计划。

“这就是全部?”

“我之前在面壁计划听证会中已经解释过了,由于水滴屏蔽了太阳,我无法发射咒语。”

“你是个骗子!”

“大骗子!”

人们把他推上神坛,又把他狠狠地拉了下来,大量的媒体、自媒体诋毁、质疑,甚至人身攻击。

叶秦狼狈又颓废地回到住宅,但家里一团糟,不时有人群聚集在楼下,起哄嘲骂,还向他的窗子扔石块。

而且也收到社区红头文件,被新生活五区的居民代表会议驱逐出小区。

颓丧无力地坐在沙发,然后背起备背包、拿着铁锹,淋着雨走上马路。

一辆车的车主好心地让他上车,一块逃难,车里放着音乐,响起了《山楂树》。

小孩无意中看了一眼,然后惊讶道:“呀,他好像是面壁者,那个罗,罗呀……”

“罗辑。”叶秦坦然地承认。

车立刻停了下来。

“下去。”父亲冷冷地说。“没有救世的能力不是你的错,但给世界以希望后又打碎它就是一种不可饶恕的罪恶!”

但男人还是好心地把他送到公交车站,公交车来了,叶秦付费上车,但又被公交车的人认了出来。

“我已经输入信用点买了票,有权坐车!”

“那我就还给你。”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掏出两枚金属硬币,砸在他脸上,然后掉在地上滚了一段路,一直滚出车外。

他被轰出了车。

好事者拉开窗户,探出脑袋嘲讽:“面壁者,你背把铁锹干什么?”

”为自己挖墓。”

叶秦的话,引起了车里的一阵哄笑。

“哈哈哈!”

迎着嘲笑,叶秦背起背包,向前走去,走了约半小时后,走到陵园,在叶文洁和杨冬的墓碑旁,挖好自己的墓地。

当他挖好的时候,天晴了。

“我要对三体世界说话。”

他举起自己的左手,那是雷迪亚兹的“摇篮系统”。

“一端连接着自己的心脏,而另一端是两年时间里雪地工程在太阳轨道上布置的3614枚核弹。

“如果我的心跳停止,核弹就会引爆,太阳就会被油膜物质的星际尘埃包围,云层下的太阳会时隐时现,不停闪耀,它会像一座灯塔,在全宇宙频闪发出三张图形,就是三体星系的位置,当然,也会标记出我们的位置。”

说完,举起一把枪,抵在下巴,“想不到吧,这都是计划的一部分,现在我只给你们30秒!”

很快,在前方的半空中出现三个球体,共同显示着两个字“住手”。

在展开的智子面前,叶秦提出三个要求。

水滴停止向太阳发射电波,另外9颗水滴离开太阳系,以及最重要的,三体舰队立刻调头转向,从此不可越过奥尔特星半步。

在智子的另一头,三体人第一次出现在观众们的眼前。

“你们的孩子不怕落日的黑暗吗?”

“也许我会是两个文明的罪人,但不怕,因为她知道,明天的太阳会照常升起。”

叶秦浑身湿透,沐浴在阳光下。

以凡人之躯,战胜神明。

人类世界从危机纪元,跨越进威慑纪元。

三体舰队不得不折返,浩浩荡荡的三体军队出现在银幕当中,真真切切地让观众们感受到,如果没有罗辑,地球文明,弹指之间就会灰飞烟灭,真的是从完全被动毫无希望,彻底翻盘!

“罗辑牛皮。”

男友已经压抑不住激动,大呼过瘾,在画面渐渐变黑,影厅的灯光再次亮起,从椅子上站起来,双手拍掌。

“哗哗哗。”

顿时间,观众毫不吝啬送上掌声。

如潮水般,淹没整个电影院,久久没有停歇。然而,就当以为电影结束之时,末尾又一次出现彩蛋。

三体舰队在太空中,捕获到探测器。

里面,是一颗大脑,在激活活性,读取记忆以后:

“你好,三体人,我是云天明。”

微小的显示屏里,出现胡哥的样子。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